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瘟疫医生 > 第五百三十章 人可以掐死自己吗?【求月票,求订阅】

第五百三十章 人可以掐死自己吗?【求月票,求订阅】

    第八天,任务完成度73.2%

    第九天,任务完成度81.6%

    第十天,任务完成度90.1%

    任务剩余时间还有49个小时,如果能继续保持过去十天的增长速度,那不需要全部的十五天时间,到第十二天,顾俊就能完成这个解剖学任务。但是当第十天的时钟走完最后一秒,“全力以剖”技能效果结束了。

    一次全力以剖,最多只可以连续十天,就会到达人体的极限。

    什么连续一个月每天只睡半小时,每天凌晨四点起床……那可能存在,却不是全力以剖能给的力量。

    全力以剖结束之后,顾俊再一次想要留在解剖台边,但骤然涌袭全身的强烈疲惫让他还是不得不摇摇欲坠的走向那一张休息长椅,有气无力的对其他人说道:“记得12个小时后叫醒我……”

    他早已备好了方案,自己会先睡12个小时,那么还剩下37个小时。

    然后就是最后的冲刺时刻了,视乎身体状态和完成进度而定冲刺节奏,大概每解剖10个小时再休息1小时。

    那样算来,应该是够了的。

    当走到休息长椅的时候,顾俊已经快睁不开眼睛了,头脑发胀,整层头皮紧绷起来,再要转过一个念头,都得花费比平时多几倍的力气,不行了,真的到极限了啊……

    当顾俊往长椅躺下,倒头就睡。

    记事以来,第一次可以睡得这么快。

    朦胧,无梦,毫无知觉。

    顾俊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脑海才逐渐恢复了一点点生机,一些浮光掠影在涌现,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真实。

    过去的真实?此刻的真实?是幻象吗……

    他好像看到了,一只手掐住了脖子,狠狠地重重地掐着,那被掐着的脖子在挣扎,发出着痛苦的呜鸣声,用尽了全身的死力,却还是无法挣动,直至被掐得全然无法呼吸,缺氧,失去力气,失去意识……

    但这只手,以及这个脖子,都属于同一具身躯。

    骤然间,顾俊浑身感到一股刺骨的寒冷,继而是应激的热汗,意识猛然苏醒。

    他倒吸了一口大气,睁开了眼睛,看到的还是解剖室那略显陈旧的天花板。

    “阿俊?”那边传来了蛋叔的声音,却是发现他醒了,没在解剖的蛋叔当即走了过来,还有吴时雨、王若香和于驰,很多人都在,于驰的脸色十分焦急,“顾队,睡够了吗?”

    顾俊一看到于驰的这张脸,听到这句问候,就知道自己睡过头了。

    “我睡了多久?”他问道。

    “16个小时。”于驰一边急声说着,一边上前扶起顾俊,“都快17个小时了。过了12个小时之后,我们就每隔一个小时叫你一次,但怎么都叫不醒,急死人了,时间不多了啊。”

    其实尽管大家都心急,全程最急的还是于驰,每次叫唤顾俊最出力的也是他。

    还想着要不要给顾俊来一次除颤,不过因为顾俊的生命体征都没问题而没得到同意。

    于驰又听祖各吉利说上次顾俊深入昏迷多月后醒来,很可能是因为吴时雨的一吻之威。

    然后于驰就窜掇着吴时雨再来上演一次,把顾俊给吻醒,吴时雨不愿意,于驰就想自己亲身上阵,被冯佩倩拦下来了,“于队,你这么做,顾队长可能会做恶梦,更糟糕!”但于驰还是想试试,做恶梦的话,不是会醒得更快吗?

    吴时雨不愿意倒不是因为大家在周围看着,清场就行了,不清场也行,当众吃盐而已,没什么好害羞的。

    她是因为觉得咸俊这一觉睡得真不算久,平时就算没肝上十天,她都可以一觉睡个16个小时,神清气爽。

    但如果想睡16个小时却只睡了12个小时的话,那就一整天昏昏沉沉的了,没睡够就是没有力气。

    所以就算急着把咸俊叫醒也没用吧,还不如让他多睡一会,睡饱点,起床后效率高点。

    吴时雨这番话的确是道理,因此于驰和其他人都静候下来了,直到了现在。

    “我现在恢复大半了……还算有时间。”顾俊起身后,活动了一下手脚,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只有五六成左右,咸雨的策略是对的,否则只能撑着不睡着而已。

    但现在也只剩下最后的30个小时,必须试试一口气完成冲刺。

    这既考验意志、体力,也考验膀胱。

    在重新上解剖台之前,顾俊先去了一趟卫生间。

    一路上,他都在思索刚才那个朦胧而残缺的幻梦,人可以掐死自己吗?

    肯定是不能的。正如一心求死的溺水者也会挣扎,这是身体机能的本能。人不需要控制自己才能呼吸,人一直都在呼吸。掐得难受了,接近缺氧了,手自然会松开。他们医学狗以前讨论过这个问题,老师都说不信的不妨试一试。

    最后大家推举之下,蔡子轩试了一把,最后只是满脸通红的感慨力不从心,但又是从心。

    可是在幻梦中,那只手掐死了自己。

    那只手,短短胖胖的,看着有点熟悉。

    在走回解剖台的旁边时,顾俊望着已是被解剖得更为残缺的黑山羊幼崽羊腿,却想起了几张照片来。

    都是谭金明的照片。

    想到可能已经在某地发生了的一个恶果,顾俊沉沉的深呼吸了下。

    那只手有古怪,那只手……不像只是普通的黑暗侵蚀。

    两天时间了,异常婴儿的数量还在每天新增,而在昨天,东州地区又发生了十宗异常凶杀案,受害者们还是同样的死因,嫌犯人还是同样的“负选择”,同样作案后失踪了。

    调查组和祖各们找到些线索,却还没抓捕到哪个嫌犯人。

    这在现今遍地监控、满天卫星的时代,要找一只蚂蚁都好找的,这些嫌犯人不管最后出现的地方是野外山林还是城市角落,他们的踪影都不应该消失得如此彻底。

    “开始吧,最后30个小时。”

    此时,顾俊接过蛋叔递来的卡洛普解剖刀,面对着羊腿,凝起双目,继续之前未完的足部脚背区的解剖。

    最后30个小时,没有全力以剖,但是有万剖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