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 > 52 百日宴
    村里喜宴,满月酒,

    拿了手机,本以为陈园长会打电话,再不济也会发个短信,然而并没有,倒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学妹发了几条消息,毫无营养,最后一条说是她今天早上回京城了。

    懒得理她,刚想给大伯打电话,还没等他翻出大伯的手机号,二伯倒是打了过来。

    一番交谈后,叶明轩面露喜色,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才还发愁午饭吃什么呢,现在安心了,吃饭有着落了。

    “彭彭~”

    怪不得安妮阿狸小白一上午都没人影,这是跑山下去了啊。

    “咋了?”

    叶明轩声音好,还有些急,彭彭和妹妹以为出啥事儿了,火急火燎的围到树屋下,彭彭收拾好了行李,都准备要走了。

    叶明轩面带喜悦:“中午有吃宴席,去不去?”

    “这…不好吧?我们毕竟不是这里的,又不认识人家,不好吧?”

    如果是喜宴还罢了,不是喜宴,去了不是添堵吗?几个陌生人,人家悲悲切切的,几个陌生人却一脸笑意,大吃特吃?怕不是想挨揍?

    从树屋上一跃而下,拍了拍彭彭的肩膀,怂恿着说道:“没事,谁说你们不是村里的?咱们是朋友嘛!百日宴,本来就是喜庆事儿,你们要是能去给个祝福,我想主人家巴不得呢!”

    农村的辈分一个人一个算法,按叶明轩的父亲来算,对方应该是自己的平辈,但是要按他奶奶的关系算,对方还是自己的侄子辈儿呢。

    对方与自己年龄相仿,人家早早结了婚,本来是在外地打工的,这不给孩子过百日,特意回来的。

    “哥,那我们得准备点礼物吧?”

    一听是喜宴,彭彭放心了,至少不会被赶出来,妹妹考虑的多,参加宴会不得准备点礼物?总不能白吃白喝吧?

    “好像也没啥送的啊!”

    不了解这边习俗,也不敢乱送东西,川渝省山区里少数民族众多,也许隔一座山民俗就不同,万一有什么忌讳,惹恼了人家,自己也过意不去。

    直接随份子给红包,基本上都是外人,这儿还不流行这个,宝宝百日宴,基本都送一些宝宝的东西,婴儿床宝宝衣服之类的,老人会送一些白糖或者亲手做一件衣服,叶明轩该送什么?思来想去…只有借花献佛了!

    “彭彭,你去问问蘑菇屋一共还有多少牛奶,燕麦片也算上。”

    送个十箱八箱的纯牛奶,实用面子里子都有,毕竟广告商送来的纯牛奶可不便宜,燕麦片更贵,宝宝的东西没有,不过送给需要补充营养的新妈妈,也是挺好的。

    “对了,我记得还有几个工作人员,叫上他们一起,扛上摄像机,送一份儿纪念影像也是珍贵的。”

    彭彭吞着口水,两眼放光,耽搁半天没事儿,吃饱了再走。

    农村的酒席又多吸引人,只有吃过的才明白,彭彭也是农村出身,自然明白,对吃货就是无法抗拒的诱惑,干活都积极了。

    “咱还有燃气灶,嘿嘿~”

    “等等我啊,换身衣服。”

    百日宴也算是重要场合了,怎么着也得换身得体的衣服吧,再画个妆什么的。洗完澡出来,赵灵儿有些着急,红毯没少走,农村百日宴第一次参加,感觉比走红毯还紧张。

    张奶枫看看赵灵儿,再看看身上的休闲服,想了想也跟着跑上楼。

    叶明轩拦住想换衣服的彭彭,无语的说道:“你以为这是在干嘛呢?大老爷们儿,都是农村人,穿那么正式干嘛?”

    “这不是显得庄重点嘛!”

    彭彭摸了摸脑袋,他也觉得没必要,只不过妹妹和灵儿姐都换,他要是不换感觉有点格格不入。

    “还有多少纯牛奶?”

    “还有十几箱呢,要全部搬下去吗?”

    “嗯,去了别给钱,能高高兴兴的说几句祝福话就行了,给钱还见外了!”

    沈默是就下来工作人员里的小队长,导演负责人不在,暂时由他负责,变相销售广告商的植入,得先给导演请示,万一不可以呢?

    当然结果是好的,一点东西而已,千八百块,录一段参加宴会的视频做为节目彩蛋,想必没人有意见。

    一番折腾,等的叶明轩都快不耐烦了,两女迤迤然下了楼,张奶枫还好,本来就是一档体验农耕生活的真人秀,怎么可能带礼服,就是换了一身衣服而已,赵灵儿就比较夸张了,一身红色长裙晚礼服,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换身居家服吧,你穿这个去?太正式了点,信不信别人不会跟你说一句话?朋友就别搞这些虚的!”

    这里是农村,穿晚礼服像什么样子?格格不入,并且还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咱呐,既然是以朋友的身份,就别搞这些。

    八个人两辆车,席面摆在街道中间,做饭的也是村里的男人,女人则是帮厨,杀鱼剁鸡摘菜,前来送祝福的人络绎不绝,礼物多是一些小孩子的用品。

    见惯了大场面的三位竟然有些紧张,工作人员一下车,就把摄影机支了起来。

    “现在干嘛啊?用不用帮忙?”

    “把牛奶搬进去吧!”

    主事人是二爷,指挥着忙忙碌碌前来帮忙的妇女们,看见叶明轩招了招手。

    “三儿!”

    “二爷,您老少抽点劣质旱烟,磊子这儿有好烟,咋不抽那个?”

    农村过事儿,最费的就是烟酒,窗台上,门前桌子上,有一整条拆开的烟,无论谁想抽,都可以拿。

    “嗨,习惯了,不说这个,你把电视里的大明星带来了?”

    二爷摆摆手,老爷子抽了一辈子旱烟,不习惯盒装香烟,还是旱烟得劲儿。

    二爷眼神看向车边不知道干啥的几位明星,和善的笑了,老二媳妇儿不错,有眼色,拉着那位身材高挑的女孩帮忙,那个小丫头上次见过,也没冷落,倒是那位帅小伙一个人尴尬的不知所措。

    “昂,二爷,今儿个有啥活尽管说,来了是朋友,没明星,不能吃白食,您说是吧?”

    “是个屁!”

    二爷抬起烟袋锅就是一下:“咱们都是泥地里刨食庄稼人,人家是什么人,你就知道人家真的愿意参加这种不上档次的席面?”

    “二爷,您老多虑了,真是朋友,您看他们不都挺高兴的嘛!没事儿!”

    “你小子是咱村有出息的,无论如何不能丢了面子,行了你去吧,小磊屋里呢,看看去!”

    “那行,二爷您忙着。”

    “嗳对了,小磊孩子都有了,你啥时候结婚啊?”

    看着落荒而逃的叶明轩,二爷摇头笑了笑,不行,得给这孩子把把关,明星…乱着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