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 > 32 狼王沃里克
    “都住手。”

    还好陈园长即使赶到,阻止了越发凝重的气氛。

    陈园长毕竟年龄大了,一路小跑过来累的够呛。

    趁着陈园长解释的时间,叶明轩跟随沃里克来到狼舍外,目之所及之处一片狼藉,血腥的场面让叶明轩忍不住胃中翻腾。

    沃里克的出现让群狼陷入暂时的安静,随着沃里克一声长啸,群狼顿时欢腾,狼嚎生此起彼伏。

    狼舍从游客通道是进不去的,沃里克倒是聪明,领着叶明轩绕过笼子从另一侧的清洁入口,大门从外面锁着。

    “陈园长。”

    “叶先生,你不会想进去吧?”

    群狼正常的时候,熟悉的饲养员也能进去,现在是什么情况?狼群发疯一样互相攻击,连同类都咬,更不用说人了。

    “放心,它和我一起进去。”

    拍拍沃里克的脑袋,叶明轩信心满满,相信沃里克,更相信系统,不会让他失望的。

    而且这些受伤的狼都需要救治,有几只已经在死亡的边缘,出气多进气少了。

    “园长哪儿找来的人?”

    “他不要命了吗?现在进狼舍,铁定完蛋。”

    “这么年轻,怕不是骗子吧?”

    “胆子真大啊!”

    “你怎么知道他就不是虚张声势?”

    “别吵了,禁声,麻醉枪还有子弹吗?一旦出现异常,不用等命令,直接开枪救人!”

    领头的安保人员眼睛紧紧跟着叶明轩的身影,手指扣着扳机随时准备射击。

    别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唯独一人,紧张的五官都拧在一起,十指紧紧的绞住,咬着嘴唇大气也不敢喘。

    她叫田小雨,是叶明轩的学妹,比叶明轩小两岁,叶明轩大学期间,也曾是响当当的人物,老师口中的学霸,同学口中的笑面虎。

    也是唯一一个没毕业,就被动物园录取的准饲养员,田小雨很少关注学习以外的事儿,宿舍姐妹说的多了,田小雨也就记住了叶明轩这个人。

    两年过去了,田小雨以为叶明轩在某个动物园里工作,曾经还打听过,只是渺无音讯,没成想,毕业后第一次见面竟会是这种情况下。

    狼舍里群狼自打叶明轩和沃里克进去后,都安静了下来,想象中的血腥画面并未发生。

    沃里克比其他狼大一号的身躯威风凛凛的站在叶明轩身侧,狼群匍匐着,半数露出肚皮,叶明轩忍着腥臭味,逐个儿检查群狼的伤势。

    一只脸上有抓痕,比其他狼略大,比沃里克小一号的狼,在角落里警觉的低吼着,眼中露出嗜血的凶光。

    起初叶明轩并未在意,毕竟他是陌生人,狼生性奸诈多疑,对他有戒备心也在情理之中,可随着时间推移,角落里那种狼越发的焦躁了,无论叶明轩怎么释放友好信号,却并未收到任何回应。

    不对,叶明轩心中一禀,按说犬科动物阵营亲密冷漠友善,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更何况狼王沃里克在身边,就更不应该了。

    狼群的等级森严,除非狼王老去或者战斗力大减,否则狼群其他成员是不敢挑衅狼王威严的。

    沃里克没有伤痕,且正直壮年,就离开了一两天,不应该出现这种事儿。

    角落里脸上有抓痕的刀疤脸(且这么称呼吧)低吼着,尖锐的狼牙透着让人胆颤的寒气,攻击意图越来越明显。

    叶明轩紧张了,第一次出现了呼唤系统没反应的情况,而叶明轩不敢赌自己比狼的速度快,唯有沃里克能给叶明轩一丝安全感。

    “嗬~”

    刀疤脸猛然一声咆哮,张开血盆大口直扑沃里克。

    “开枪,救人!”

    连续三声枪响,连大象都能麻醉的剂量,竟然不起任何作用,对刀疤脸的行动没有任何影响。

    “小心~”

    “要死人了!”

    胆小的都捂住了眼睛不忍再看,接下来的场面必是血腥而暴力的。

    然…沃里克也不是吃素的,对于狼群里老二的挑衅十分不爽,若不是叶明轩压制着沃里克的兽性,早就想给它一个深刻的教训了。

    狼的攻击方式相较于猫科动物来说很单一,独狼的攻击方式无非扑咬撕咬,群狼会使用策略方法,独狼再聪明,攻击方式始终还是单一了。

    沃里克是个例外,锋利的爪子对着刀疤脸的耳朵就是一记狠狠的爪击,在动物界,大多数(PS:大多数,也有例外)情况下体型就是战斗力,沃里克体重占优势,这一抓势大力沉,打的刀疤脸一个趔趄,脸上鲜血淋漓。

    血液的刺激让刀疤脸的凶性更甚,低吼着契而不舍的撕咬沃里克,两只猛兽斗做一团,打光了麻醉剂也没任何作用,狼舍外的人慌了神,里面还有人呢!

    “非要进去非要进去,进去送死吗?”

    队长咒骂着,顺手抄起旁边铲屎的铁锹,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也不想这么冒险,错就错在,陈园长还想保住这些狼,没有选择报警。

    狼群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纷纷拖着伤残的身躯冲着刀疤脸咆哮威胁着。

    沃里克再厉害,两狼争斗,不受一点伤那是不可能的,没一会儿沃里克脖颈间的毛被咬掉一大片,刀疤脸更惨,后腿被沃里克咬穿,一只耳朵也被咬掉了,丧失大半战斗力的刀疤脸仍旧不肯放弃,跛脚都想攻击沃里克,但很快就被沃里克打翻在地,动弹不得。

    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刀疤脸依旧不死心,冲着沃里克咆哮,沃里克普通猫科动物一样挥爪就打,刀疤脸每一次不服气的咆哮,换来的都是沃里克毫不留情的狼爪,如此反复七八次之后,刀疤脸终于服软了,而它的脑袋,被沃里克打的不成样子了。

    “嗷呜~”

    打赢的沃里克仰天长啸,群狼好像是在欢呼,又好像是在迎接沃里克回来,皆仰天狼啸!

    没有了威胁,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绿色能量并不多,只能先治疗受伤严重的,为掩人耳目,特意要了一些药物。

    尽管叶明轩一再强调没有危险了,可不放心的陈园长强硬的要求叶明轩先出来。

    将刀疤脸单独关在笼子里,简单处理过狼群的伤势,叶明轩累的满头大汗,靠着狼舍的大门坐在地上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