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 > 28 初生羊羔不怕狼
    再说小羊羔出了羊圈,四蹄生风,上窜下跳。

    也许安妮觉得无聊,也许别的原因,追着小羊羔满院子的乱跑。

    沃里克明白自己的处境,羡慕的看着安妮和小羊羔,脑袋随着两只的身影摆动,阿狸晒了一早上太阳,这会儿躺在屋檐下,昏昏欲睡,看样子应该是不打算和大家去种树了。

    调皮的小羊羔偷偷靠近苗圃,啃食着叶明轩刚挖出来的树苗,叶明轩故意跺脚,小羊羔迅速跳开,大眼睛看了一会儿叶明轩,又跑过来吃树叶。

    “咩咩咩…小羊小羊过来鸭,我给你吃好吃的!”

    张奶枫摘了几片树叶,蹲在地上,软声细语的诱惑着小羊羔。

    小羊羔对张奶枫视而不见,自顾自的玩耍着,或许沃里克的毛色与它相仿,小羊羔谨慎的靠近,沃里克还没动呢,小羊羔像是被下到一样跳开,似乎没觉得危险,低着头又靠近。

    沃里克倒是表现的挺友善的,摇着尾巴。

    小羊羔胆子大了一些,靠近沃里克后闻闻这儿闻闻哪儿,沃里克也由着它,一动不动。

    小羊羔后退两步,头一低加速冲着沃里克的屁股就撞了过去。

    遭受突然袭击,沃里克被吓的瞬间爬起,小羊羔觉得好玩,又撞了一下。

    小羊羔体重不足二十斤,能有多大力道?疼倒是不疼,但是一只狼的尊严被一只小羊羔如此挑衅,那哪儿能忍?

    小羊羔再次撞来时,沃里克迅速闪开,一爪子按住小羊羔的脖子,将它扑倒在地。

    “哥哥哥,它咬小羊羔,你赶紧管管啊!”

    张奶枫扔下东西扑了过来,扯住叶明轩的衣服焦急的呼喊,衣服领口都给扯的变形了。

    沃里克按住小羊羔当然不是想咬死它,只是限制小羊羔的行动,好歹也是只食肉动物,凶残的猛兽,被一只小羊羔撞来撞去的,太有损威严了。

    被按倒的小羊羔也不老实,低着头对准沃里克的鼻子duangduangduang就是三下。

    一时间沃里克还被顶的手忙脚乱,“嗷~”的一声惨叫放开小羊羔,爪子捂着鼻子。爬到叶明轩脚边呜咽着求安慰,那怂样完全没有一点狼的霸气和凶狠劲儿。

    “你还委屈了?怂样儿,去去去边儿去,忙着呢!”

    沃里克垂头丧气的走开,要不是你不让伤害任何生物,我堂堂狼王沃里克会被一只羊欺负?

    “你的狗是真的怂!”

    再次回到劳动的队伍中,夏雪自然看不出任何异常。

    “是挺怂的!”

    何老师点点头表示认可,并且十分怀疑黄老师早上的判断,要是一只狼,不可能这么好脾气吧?

    叶明轩瞅了一眼被小羊羔追着跑的沃里克。

    “是挺怂的,二十几课,差不多了,干不完不能吃饭!”

    今天就不带老牛了,人多,水也不带,下午抽空浇水跟得上,黄叔不是说彭彭要来吗?免费的劳动力,一群娇弱女生能干啥?啥也不是!

    “那我是不是也得去?”

    黄老师扶着腰撑着铁锹,上山下乡老胳膊老腿的,真有点吃力,不受这个罪了,镜头多给点年轻人。

    “让黄老师休息吧,还要做饭,万一来客人还有人接待,我陪你们去!”

    何老师略一思考,决定让黄老师留下,一来呢他们干活回来也能有口饭吃,二来有客人黄老师也能接待,当然最主要的是黄老师腰不好,一天到晚围着锅灶也挺累的。

    “走吧!”

    扛起铁锹踢了一脚又围在他裤腿边的沃里克,打着口哨悠哉的出发了。

    何老师和三女傻眼了,二十几棵带土的树苗,这也带不走啊!

    “喂,别光顾着自己,能不能搭把手?”

    夏雪叉着腰,冲着叶明轩的背影大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好意思吗?”

    “我是不是男人用得着你怀疑?要不然找个隐秘地儿试试?”

    叶明轩翻着白眼返回,将铁锹塞进夏雪怀里,分出一半树苗,用塑料包住树根,在张奶枫的衣服上擦了擦手。

    “走了,小黑妞还是个小屁孩,剩下的你们分了,小黑妞,咱们出发!”

    “咦~真埋汰,脏不脏啊!”

    “要不你来抗?”

    “我扛不动!”

    “那就闭嘴,乖乖当好你的花瓶!”

    看着两人一狼一羊逐渐走远的背影,黄老师嘴角抽搐,扔下工具转身离开了,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声音太小听不清楚,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剩下何老师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即撸起袖子,大气的说道:“我也是男人,交给我了,我还就不信了!”

    “何老师你行不行啊?”

    李心默默的扛起三棵树苗,她自认为地位不如夏雪,也不像夏雪那样多少和蘑菇屋有点渊源,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付出,可不想因为怕累而毁之一旦。

    “没事,嘿…我还就不信了,能有多重!”

    何老师眼中露出赞许,果然还是我们马桶台出来的艺人,就是会心疼人。

    学着叶明轩的样子,何老师搓搓手,将地上七八棵树苗一下甩到背上,踉跄几步,不过还是稳住了。

    “也…没多重嘛!”

    额头青筋都起来了,何老师强撑着,催促两女赶紧出发,再不走…

    “噗~不行,背是能背起来,走不了几步,分担几个吧!”

    最终还是平分了,每人四棵,虽然累点,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

    叶明轩和张奶枫先到了山顶,不等何老师他们过来,两人先干了起来。

    张奶枫扶着树苗,叶明轩填土,两人配合默契,速度不慢。

    “哥,能不能不要叫我小黑妞了?”

    看着汗流浃背的叶明轩,张奶枫没由来的有些心疼,这位哥哥说的难听,每次也都让她们干活,但最后都是自己做的最多,只不过他的毒嘴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劳动成果。

    “不叫你小黑妞叫啥?”

    叶明轩头也不抬,干涸的土坷垃风一吹尘土飞扬,像张奶枫那样,很容易眯眼睛。

    “叫名字叫妹妹都可以呀,反正不能叫小黑妞。”

    填埋好树苗,张奶枫将土踩实,不满的娇嗔道:“首先我不小,我十九了,还有,我不黑鸭!”

    “不小?你很大吗?”

    叶明轩抬头扫了一眼张奶枫胸前,撇着嘴不屑的问道:“有核桃大吗?”

    “小黑妞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的,小说明你年轻,黑说明你健康,妞就不用解释了吧?”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反正不行!”

    “随便你,扶稳别歪了!”

    张奶枫愤愤不平的跺了跺脚,瞪了叶明轩一眼,刚好一阵风吹过,尘土飞扬,张奶枫避之不及,进了沙土。

    “呀…”

    “眼睛里进沙子了吧?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笨?”

    扔下铁锹掰开捂着眼睛的手,帮她吹眼睛,吹眼睛嘛自然离得非常近,远远看着就像叶明轩在亲张奶枫的额头。

    好巧不巧,何老师何老师一行人偏偏这个时候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