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 > 26 沃里克归属
    “您是?”

    “缪局,您怎么来了?陈园长,你们这是…”

    林业局和市动物园联袂而来,叶明轩瞬间猜到原因,动物园里的动物项圈上都有定位系统,能找来并不奇怪。

    “黄叔何叔,这是市林业局缪局长,动物园陈园长,缪局,陈院长,这是黄老师何老师。”

    “哈哈哈,不用介绍,都是大明星,认识,叶先生,老缪我就直说了,今天和陈院长一起过来,是为了它!”

    缪局一指白狼沃里克,眼中惊奇闪过,不过想到叶明轩那本奇特的饲养繁殖许可证,缪局便不在疑虑。

    民间奇人异士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就如眼前这位,年纪轻轻,林业部关于他的档案,缪局都只能查阅部分。

    “沃里克?”

    叶明轩点了点头,引着众人在凉亭里坐下,有意无意的抚摸着沃里克的耳朵。

    “缪局陈园长,还没吃饭吧,小黑妞~”

    “吃过了吃过了,小姑娘不用忙活了,说两句就走。”

    讲道理,动物园的动物跑出来,不管谁抓到,归属权无可争议都是动物园的,可现在情况有点特殊。

    首先叶明轩有证件,有饲养保护动物的权利,其次,叶明轩回家长承包山头的事儿,是上头直接批复的,任何条件都没有,怪就怪在这里,这几年国家对自然环境的监管力度越来越大,上头的批复是同意叶明轩无条件使用这片山林,那些条件还是市林业部门害怕上头反悔,可意加上去的。

    可叶明轩的家庭上查十八代,那也是老老实实的农民,琢磨不透啊!

    这也是两人一来,并没有开口强要白狼的原因。

    “这条白狼是市里动物园的,昨天中午不怎么的跑了出来,万幸没有造成损失…”

    “昂,然后呢?”

    叶明轩也是个人精,他没那么傻,主动搭话白狼沃里克的事儿就复杂了,还不如装傻充愣,反正我有证,铁了心不承认,又能如何?

    “这…”

    缪局一时语塞,这小子咱不安套路出牌啊,这还怎么开口?

    “白狼是动物园的,应该归还!”

    老缪不靠谱,还得自己来,三线地级市,动物园的动物本来就不多,这条白化西伯利亚平原狼是动物园的镇园之宝,就这么拱手让人,老陈心有不甘。

    “啊?是吗?陈园长,您不会认错了吧?这是我养的哈士奇!”

    叶明轩翻着白眼,这都绑定了,说啥也不能给啊,你说是白狼就是白狼?我觉得这就是哈士奇。

    睁眼说瞎话的叶明轩让两人无奈,本就心有顾虑,两人也不敢强要,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小轩,缪叔托大。你看啊,你这地方这么多人,紧挨着就是村庄,养条狼,不安全是吧?万一伤了人,谁也负担不起啊!”

    叶明轩突然踢了白狼沃里克一脚,不耐烦的训斥道:“去去去,回屋里去,看着你就烦!”

    委屈的沃里克根本不明白主人为何突然训斥自己,又没做错什么,低声呜咽,可怜巴巴的偷看叶明轩一眼,爬上树屋,就在外门口趴下,像个犯错的小孩一样盯着叶明轩。

    这一现象让缪局也疑惑了,转身询问的目光盯着陈园长,不确定的问道:“确定它就是那天丢了的白狼?”

    “我…”

    特喵的,真的是狼啊,你特喵的是狼啊,委屈个毛线。真是活见狗了,这叫什么事儿啊,完全不符合你白狼的人设啊!

    “那什么,你陈伯可能记错了吧,要是有白狼的消息,记得打个电话给我们。”

    “这不行啊,缪局,平白少了一只狼,我怎么向上级交代啊!”

    陈园长也是左右为难,他也不想与叶明轩闹出矛盾来,可少了一只珍贵的白化西伯利亚平原狼,没个说法怎么行?

    “陈园长,要不您看这样行不,我打个申请,白狼就算被我认养了,这样您也好交代!”

    这话基本上算是承认了白狼就在他这儿,叶明轩实在不忍心,缪局对自己不错,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着也不能让人难做,但是想带走白狼,那不可能!

    “叶先生,真不能还给我们?”

    “抱歉陈园长,我的证件里有写,可以向动物园认养二级及一下任何保护非保护动物,沃里克真不能还给您,抱歉!”

    这事儿算是自己欠下动物园一个人情,可白狼真的不能给。

    “我不信有这样的证件?饲养繁殖保护动物都是某科里的一种或亚种,不可能有这样证件!”

    “老陈,不是跟你说了,来了就得听我的嘛?担责也是我承担,我都不怕你怕啥?”

    林业部门是动物园的主管部门,上下级关系,缪局都不担心,陈园长也不知道为啥就是不松口。

    “市里动物园的猛兽不及马戏团多,你说我怕啥?白狼本来就是动物园的镇园之宝,孔雀猴子有几个人来看?”

    陈园长也有苦衷,小动物园生存艰难,难保不会有人因为白狼特意来动物园。

    一直趴在蔷薇藤上的阿狸不紧不慢从树屋里叼出一本证书来,放在桌子上打开,指着里面的内容拍桌子。

    好聪明的火狐狸,陈园长心中感叹,这人果然有几分本事,看他的态度,似乎没希望了,不如…

    “白狼留下也不是不可以,这只狐狸归动物园,怎么样?”

    “嘎嘎嘎~”

    叶明轩还没搭话,激动的阿狸,锋利的爪子揪住陈园长的衣领,小拳拳锤你胸口哦!

    “陈园长在开玩笑吧?阿狸是我的私人财产,并不属于动物园,恕我难以从命,您要是怀着这种想法,那小子只能送客了!”

    伸手抱过阿狸,责怪的点了点阿狸粉色的鼻尖,叶明轩和逊的笑容中透着冷冽。

    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安妮从小黑妞的怀中立起,沃里克一跃而下,矫健的身姿危险的眼神,缓缓的踱步。

    熟悉动物性情的陈园长惊出一身冷汗,这是猎食动物捕猎的信号。

    “快离开,危险…”

    “回去!”

    叶明轩一声呵斥,沃里克和安妮慵懒的躺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现场除了叶明轩和陈园长,谁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陈园长为何突然这么害怕。

    “哥,它真的是狼吗?”

    明明是一只狗狗啊,哪有这么听话的狼,这位伯伯肯定是认错了。

    沃里克摇着尾巴蹲坐在张奶枫身边,鼻子不住的嗅着,被安妮一爪子打的老实了,趴在地上捂着鼻子。

    “抱歉,它是一只哈士奇!”

    “哈哈~小轩啊,可能它确实是一只哈士奇,你们忙,缪叔先走了。”

    缪局为人比陈园长圆滑,眼见事不可为,拉着不甘心的陈园长果断离开。

    目送两人离开,众人一肚子疑问,而叶明轩看向远方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