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 > 20 灌溉
    饭后,正是一天中最适合干活的时间,五点钟过后,太阳没那么晒人了,而夏天天黑的迟,最少还有三个小时。

    按叶明轩的想法,不用考虑,统统拉上山种树,有啥可想的。

    但黄老师何老师不这么想,他们还要考虑收视率,和节目的娱乐性,单单种树可不行。

    “有别的活吗?都是女孩子,要体谅体谅。”

    黄老师靠近叶明轩的耳朵,小声说道:“下一期彭彭就来了,让他种树,种多少我都没意见!”

    “那~行吧,换上胶皮雨衣跟我下山吧!”

    行,那就给彭彭兄弟留着吧,对了劈柴也是他的活,正好这几天要灌溉,山间梯田铁定不行,平地应该没问题。

    “又要干活啊?能不能不去啊?”

    夏雪脸色垮了,这哪儿向往的生活,简直就是周扒皮的长工生活啊。

    好在这会儿没那么热了,尽管抗拒,夏雪不情不愿的换上衣服,嘴里碎碎念着。

    “扎死你扎死你。”

    如果说夏雪心里有个小人叫叶明轩的话,那必定是千疮百孔。

    “要不还去种树?”

    叶明轩帮张奶枫整理好雨衣,自己却什么都没换,竹篮交给张奶枫,李心和夏雪一人一把铁锹。

    “傻鸟留在家里,阿狸安妮,咱们走!”

    大手一挥,气宇轩扬的出了门,张奶枫冲安妮招招手,跟上叶明轩的步伐。

    “小心点啊,小轩你别老欺负妹妹,她比你小,让着点啊!”

    何老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目送四人出了门。

    看了一眼吧唧吃着板栗的小白,何老师眨了眨眼,黄老师微微点头。

    “睡会儿去!”

    两人上了楼,关上门,等了一会儿何老师这才说道:“我看了咱们不在家他们的回放,我觉得吧小轩挺有综艺感的,有没有兴趣签下来?”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事儿啊?还以为啥事儿呢,有啥见不得人的!”

    难得有空休息,黄老师躺下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闭上眼睛说道:“那不是综艺感,这小子性格就是这样,不认识的时候好冷,三言两语就变逗比,他性格其实和丫头挺像的你没发觉吗?”

    “和妹妹像?没有吧,他那张嘴,把夏雪说的都自闭了,妹妹才不是那种性格呢!”

    何老师不认同黄老师的说法,他们俩在家还好,中午出去一趟才知道叶明轩那张嘴是真的欠,不说人家是大明星,单单人家是女孩儿,一般人或多或少都会让着点,他可到好,三句话不怼别人一句好像浑身难受似的。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黄老师打了个饱嗝。

    “我不是说这个,小轩你看着挺成熟的,其实吧和丫头一样,特单纯,不能看表面,回放我看了一点,丫头说她手受伤的时候,小轩下意识的保护动作你注意到没?”

    “骑牛回来那段也很好解释,小轩爱护动物你比我更清楚,老黄牛受了伤,上山的时候是因为李心体力不行,回来的时候是心疼丫头,生气我估摸着是因为心疼牛。”

    “动物的第六感比咱们要敏感多了,你有没有发现,几乎所有靠近叶明轩的动物,都和他很亲近,丫头我一直当亲生闺女,要是别的圈内男生这么对丫头,我能不说?”

    何老师越听越觉得有道理,到底是表演老师,观察力就是细致,不得不服啊!

    “我就说嘛,妹妹和一个刚认识两天的男生眉来眼去你能不生气,原因在这儿呢?”

    “鬼话,啥叫眉来眼去?小孩子玩闹而已,别瞎说!”

    眉来眼去这词让黄老师颇为不爽,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瞪了何老师一眼。

    “这不是都叫叔了嘛,急啥,这孩子,我觉着吧不太适合娱乐圈,心眼太直了,情绪都在脸上堆着,真有这心,那可得好好考虑。”

    黄老师看的清楚,人家小轩志不在此,没看他根本就没拿嘉宾当明星吗?该干活干活,绝不手软啊,要不是他们拦着,李心和夏雪下午就得挑水去。

    “我睡会儿,六点钟喊我,给他们准备晚饭~”

    …

    叶明轩领着三女来到了二伯家的蔬菜地,地头干活的人不少,看着几个女孩,村民们不敢贸然打扰。

    “叔,水井还用不?”

    “轩娃儿啊,要浇水吗?”

    和二伯家菜地挨着的,也是村里的地,干活的人脸上沟壑纵横,看着十分苍老,精神头不错,叼着烟袋锅。

    “二孃说顾不上菜地,这不是录节目体验生活嘛,闲着也是闲着,干点活也让她们这些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大明星知道,一餐一食来之不易。”

    随手摘了一颗西红柿扔给张奶枫,自己也摘了一颗,洗也不洗,在衣服上蹭蹭就吃。

    “想吃自己摘,没农药!”

    菜园子挺大的,蔬菜种类也不少,除了叶子都有些蔫儿吧唧的,菜倒是长的水灵水灵的。

    干活的大叔迟疑了片刻,十分怀疑这三位城里的丫头片子能看好水吗?

    “水井好着呢,钥匙在你二爷哪儿,开了水记得锁上门,可别伤到那家皮猴子!”

    借了大叔的二八大梁,去村里拿了钥匙和水带,铺设好水袋,故意不提醒三女先弄好田垄。

    看着水花奔腾向菜园子,三女只有兴奋,叶明轩和大叔坐在地头。

    这边一灌溉,大叔肯定不能干活了,说不定一会儿还要给大叔也把地给浇了。

    “轩娃儿,这能行吗?”

    “让她们玩呗,不指望她们浇好地!”

    三女在田里大呼小叫的,菜园子长时间没灌溉,土都结块了,水一进田里,泊泊发出声响。

    “叔,今年修了路橘子应该好卖了吧?”

    “嗯,是方便了点,不赚钱啊,一年到头饿是不饿不着,想攒两闲钱难啊!村里和你一般大的青年人,你看看还有吗?都出去打工了,你们这一代,谁会种地?”

    大叔恨恨的吸了口旱烟,烟雾缭绕中全是忧愁,现在都弄什么互联网,要是没人种地吃啥喝啥?

    这话叶明轩也不敢接,打小儿农村长大的也不敢说就会种地,新苗嫁接,老树修枝,那可是个技术活。

    正要说什么,夏雪一声惊呼,玩的忘乎所以,淤泥陷住了脚,摔倒在水中。

    老人心疼孩子,大叔看着一帮仙女似的大明星在田里折腾,于心不忍,按灭了烟袋锅,起身想帮忙,被叶明轩拦住了。

    “没事儿,让她们自己折腾。”

    田垄都是干的土坷垃,水一泡就透了,张奶枫刚扶起夏雪,就发现漏水了,都漫进大叔的田里了。

    不知所措的看着地头的叶明轩,慌乱的问道:“坏…哥,漏水了怎么办?”

    “堵上!”

    叶明轩言简意赅,手里拿着铁锹却在那儿干着急。

    “快快快堵上堵上!”

    夏雪本就是风风火火的性格,不在意身上的泥污,抱着铁锹一铲子下去,大腿盯着铁锹把吃力的抬上来,然而全是水。

    浸泡透的泥土吸力很强,成年男性在水里铲泥土也得用巧劲儿,三个女孩的力气又小,累的满头大汗也没堵上一处漏水的田垄。

    “不行啊,别看着了,帮帮忙啊!”

    真不是夏雪偷懒,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没一点用,只能求助那个坏家伙。

    “叔,抱歉了,您家地也得浇了!”

    田垄几乎都冲塌了,现在堵肯定是堵不上了,泥地里三女虽然狼狈,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给了围观的吃瓜群众带来了欢乐。

    眼看着差不多了,叶明轩脱下鞋子袜子,卷起裤腿,下了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