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 > 19 和鹦鹉吵架?
    黄老师大包小包的进了院子,来不及放下东西,先跑到小铁锅边,好奇的看了看。

    回家不用做饭,就有东西吃,还有这么好的事儿,要是能下碗面条那就更完美了。

    “哟…出去一趟回来就有好吃的,谁做的啊?”

    何老师紧随其后,比黄老师还要惊讶,这几个人里,能做饭在蔷薇藤下躺着,三个不会做饭的,一脸的污秽,黑一块白一块的,倒像是她们动的手。

    两人回来了,却唯独不见傻鸟,叶明轩也不问,傻鸟野的很,不用问都知道,又去村里骗吃骗喝了。

    “小黑妞做的,马马虎虎还不错!”

    “何老师黄老师,好久不见!”

    如懿传火的时候可没少上快本,李心和何老师挺熟的,自然是先与何老师打招呼。

    “心心,就是你点的拍黄瓜吧?”

    “哈哈哈…对呀,是我,看过往期的节目,点菜点多了黄老师会不高兴,不敢多点!”

    夏雪和黄老师熟悉些,这还是因为宋长英的缘故。

    两女加上张奶枫,三女接过两人的大包小包,叶明轩躺的跟大爷一样,动都不动一下。

    黄老师屁股刚粘上凳子,叶明轩悠悠的说道:“饿了!”

    “这孩子,让黄老师歇会儿呗!”

    “得了,我看我是坐不住了,少爷小姐们,给您做饭去,大少爷,您今儿个吃点啥?”

    早上就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都饿了,也该做饭了,黄老师喝了口泉水,精神一震,砸吧砸吧嘴,真不错。

    “黄叔,现在大家都饿了,就别搞花样了,填饱肚子,晚上您在大显身手,搞几个硬菜。”

    估摸着板栗也凉的差不多了,过滤掉盐巴,装进果盘里,摆在桌子上。

    蘑菇屋的家长一回来,夏雪明显老实多了,连话都少了许多,年轻演员里,不怕黄老师的,真不多。谁让人家是北电的授课老师呢!

    “彭…轩啊,帮忙烧火!”

    喊彭彭喊习惯了,一开口才想起来,彭彭还没来呢,让客人烧火不合适,何老师…算了吧!

    抓两颗板栗壳也不剥扔进嘴里,小跑进厨房,帮着烧火。

    “小轩,今儿个多亏了傻鸟!”

    黄老师一边做着饭一边聊天,能尽快吃到肚子里的,面条最合适,面条有现成的,切好配料,炸好酱,面条一煮完事儿。

    “小事儿,出去买东西最好还是带上傻鸟,尽管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就是这样,哪儿都有不怀好意的人,傻鸟也算是地头蛇了,对当地物价也了解,说句大话,我叶明轩在本地还是有点面子的!”

    点了点头,叶明轩添着木柴,当年毕业执意承包山头,没少和十里八乡的小混混打交道,靠着过人的体魄和一群小帮手,基本上无往不利,小混混们每次都铩羽而归,次数多了,名声也就传出去了,当然青皮混混们也就不敢再来了。

    “别整天傻鸟傻鸟的,我看人家挺聪明的!”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受了傻鸟的好处,黄老师开始为傻鸟打抱不平。

    “得了,您说啥就是啥,我没意见!”

    “它有名字吗?”

    “没有,反正我是一直叫它傻鸟,以前啊是真的笨,后来才聪明了点,我叫习惯了,也懒得改了,黄叔,您要是觉得不好听,取个名字也可以!”

    叶明轩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也不知道傻鸟这次出去干了啥,黄叔这么维护它!

    “那…叫小白吧?”

    “呃…我记得蘑菇屋有只鸡叫小白吧?”

    这么敷衍吗?小白这种烂大街的名字,还不如傻鸟叫着舒服。

    “鸡都死了,说起来蘑菇屋动物不少,可家禽却没有了,彩灯也走了。”

    鸡黄老师不怎么在意,彩灯走了有些伤感的,打小看着它一点点长大,陪伴了向往节目组三年,走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聊着天,叶明轩一摸木柴,摸了个空,一看没有了,正做着饭呢。

    “黄老师,我们来帮忙了,有啥要做的吗?”

    夏雪李心洗了手,主动询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摘几根葱,洗个圆白菜,豆芽也摘下!”

    “小黑妞!”

    张奶枫蹲坐在叶明轩身边,看着他烧火,吵架归吵架,可在坏家伙身边莫名的比较安心。

    “看着点火,没柴了,我去弄点木柴!”

    “没柴了?”

    做饭前没注意,叶明轩一提醒,黄老师发现还真是,火肯定是不能停,指望何老师劈柴是指望不上的,唯有叶明轩能胜任。

    “赶紧的,弄点柴去,别一会儿面糊了还是生的!”

    煮面条用不了多少柴,十多公分粗的劈开,一节就够用了,三两下搞定,抱着木柴回到厨房,几分钟的功夫,干干净净的张奶枫就弄了个大花脸。

    放下木柴,叶明轩突然捏住张奶枫的脸,认真的说道:“别动!”

    张奶枫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了,还傻乎乎的问怎么了?

    伸出手指给张奶枫脸上抹匀了,叶明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嗯,好看多了!”

    “有吗?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啊?”

    “小屁孩懂什么,去去去,摘菜去!”

    吃上这顿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一堆人围在凉亭里,闻着花香吃着炸酱面。

    “终于吃上饭了,不容易啊!”

    女孩子们吃的都不多,叶明轩就没想过控制体重,盛面的碗大的像盆,吃相跟饿死鬼投胎似的,没胃口的人看他吃饭,也能吃下一大碗。

    “板栗板栗…”

    众人抬头一看,傻鸟和阿里安妮一前一后回来了,安妮脏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小狐狸也强不到哪儿去,鱼塘里洗干净,路上沾染了不少灰尘,火红色的皮毛成了土褐色。

    傻鸟落在桌子上,直奔板栗而去,完全无视正在吃饭的众人。

    “你好你好!”

    夏雪就是个闲不住的,刚扔下筷子,忍不住又去逗鸟,她只当傻鸟比一般鹦鹉聪明点,也没当回事儿。

    傻鸟吃东西爱学人吧唧嘴,而且还是故意的,夏雪只当有趣,忍不住逗着傻鸟。

    “何老师快看,鹦鹉吃东西也会吧唧嘴,吃相和它主人一样难看呢!”

    说完还瞪了叶明轩一眼,在饭桌上,这家伙应该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吧?

    也不用叶明轩怼她,自有鸟怼。

    “管你什么事儿?喝黄河水长大的?管这么宽?吃饱了闲着是不?”

    得,说话的语调,那不屑的眼神,和叶明轩如出一辙。

    乍听此话,夏雪明显呆了呆,被傻鸟一连串的问题问懵了,回过神来指着傻鸟质问叶明轩。

    “看看你,好好的一只鹦鹉,跟着你都学坏了,还骂人!”

    “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骂的你,夏雪,我告诉你别自己找不自在啊!”

    叶明轩翻着白眼,我吃饭一句话没说碍着谁了?谁说你找谁去,跟我有毛线的关系!

    “怎么跟你没关系,肯定都是你教的,你不教它,它怎么可能会这样?”

    “哟呵,还不服气?叫上夏冰雹一起我都不怕你。”

    叶明轩埋头嗦面,傻鸟有的是时间,小爪子一指夏雪,高傲的像只孔雀。

    “好好吃饭,别吵架!”

    黄老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没底气的,傻鸟不是叶明轩,叶明轩可能会看在他是明星或者帮村里修路的份儿上给几分面子,傻鸟就不一定了,万一被它撅了话,面子上过不去。

    “嘁~”

    中午的夸奖还是有用的,蘑菇屋里黄何二人高看它一眼,傻鸟还是很受用的,在它看来,两人就是自己的小迷弟,不能不给面子不是?

    “我跟你主…老板商量了下,给你换个名字,叫小白怎么样?”

    “小白?”

    “对,小白!”

    “可以,老板?可以吗?”

    “随便你!”

    眼瞅着夏雪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张奶枫拉了拉夏雪的衣服,低声说道:“夏雪姐,它和我们一样聪明,所以你可千万别把它当成普通的鹦鹉,它能听懂我们说话!”

    “真的假的?鹦鹉说话不都是学主人吗?还能懂其中意思?”

    一百个不信,哪有这么聪明的鹦鹉,也就张奶枫年龄小,好骗,她夏雪谁啊?截拳道二十八段五彩缤纷带呐,脑子里长肌肉的金刚芭比?

    不对,是肌肉里都长脑子的学霸,会相信这个?虾扯蛋!

    “小白?”

    “干嘛?忙着呢!”

    夏雪眼睛一亮,小白这名字刚刚才取的,这都能记住?有点意思啊!

    “你认识我吗?”

    “夏东海的女儿夏雪,夏冰雹的梦中情人,你脑子没问题吧?不知道自己是谁?”

    看着夏雪和傻鸟吵架,似乎还挺有意思?之前阻止是怕夏雪当真生气,看来她自己乐在其中,黄老师也就听之任之了。

    自己洗干净的阿狸蹭蹭叶明轩的裤腿求抚摸,粗壮的尾巴盘着叶明轩的脚腕,咧着嘴看着像是在笑。

    “老板老板,阿狸和安妮救了小橙子!”

    阿狸和安妮不会说话,但是傻…小白会啊,村子里什么事儿能瞒得过它那张碎嘴?

    “小橙子?怎么回事儿?”

    小白叽叽喳喳的说些阿狸和安妮的丰功伟绩,那样子似乎比自己做了好事儿还要高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