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 > 16 趾高气扬的傻鸟
    两小只被熊孩子们困在了路上,而这边何老师与黄老师也不怎么顺利。

    话说原本只是买个菜,并且已经买完了,都准备走了,想起了叶明轩交代的狗狗玩具,然而小镇上也没啥宠物店之类的,随便找了个卖小孩玩具的,黄老师正讨价还价呢,何老师就闯了祸。

    小店门边有个地摊,小摊老板是位身穿少数民族服饰的壮汉,这壮汉呐,在本镇还挺有名的,早年间也是个有本事的,去过大城市打过工,后来染上了赌博,身家输的一干二净,为了躲债,不得已再次回到了穷乡僻壤的小山村。

    听说隔壁卧龙村来了大明星,本想去村里看看有没有机会弄两个钱,而卧龙村几乎都是叶姓本家人,他的名声早就臭大街了,村都不让进,再者那卧龙村叶明轩是位神鬼莫测的高人,之前为了溜进村,差点没被那群天杀的松鼠吓死,自打那次以后,他也慢慢绝了去节目组弄钱的想法。

    巧不巧,今天来镇子上碰碰运气,嘿,老天爷给机会啊,大包小包摄像机的,为了稳妥期间,专门看了一下,并无叶家人跟着,叶明轩那个煞材也不在,瞅准了才把地摊摆在了黄老师一行人进去的店门口。

    何老师也是倒霉,黄老师在店里谈价钱,何老师觉得无聊,就想出来走走,倒霉就倒霉在这儿了,那赖皮壮汉故意将一个粗糙的红玛瑙手工艺品放在了何老师的脚下,一个不注意,踢出去摔得稀碎。

    “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儿吧?”

    何老师也吓了一跳,进门的时候这儿明明没人啊,这突然冒出来的地摊和壮汉吓了一跳,在看看一地的红色玛瑙碎片,何老师心中一突,脑袋都大了,尤其对方还穿着少数民族服饰,万一是啥祭祀用品或者贵重物品,那可就难办了。

    “哟…我认得您,马桶台一哥何老师是吧?真不巧啊…”

    这人有个汉族名字,叫黄三,这黄三啊也是个通透人,知道摄影机录着,也不撒泼打滚,一脸笑意,细长的眼睛泛着精光。

    “鄙人黄三,今儿个真对不住了,您踢碎了鄙人家传的鸡冠红翡玻璃种笔筒摆件,您看您…”

    黄三没有直接说要多少钱,而是很有礼貌的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鉴定证书,这玩意儿不值钱,这儿也偶尔有富商或富人游玩,本是准备坑那些有钱的游客的,这不是碰上了吗?明星好啊,好面子,再说了就算闹到派出所又能怎么样,这儿认识翡翠的可没有,证书是真的证书,只不过并不是这件的证书。

    “啊?怎么会呢!我…”

    何老师本想解释,然而看着地上的碎片语塞,真是自己踢到的,这一点想不承认都不行。

    店里买东西的黄老师也发觉了不对劲儿,赶了过来,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何老师逐渐焦急,节目组跟过来的副导演希希,挤进人群,在工作人员口中了解前因后果后,稍微安心了点,只要能用钱解决的,就不算多大事儿,人没事儿就行。

    …

    “这是来咱们这儿拍节目的吧?”

    “可不是,倒了血霉了,遇到黄三这个赌鬼。”

    “造孽啊,家底儿输了个精光,老婆也跟人跑了,还不知悔改,唉…”

    “这是玉吧?”

    “不认识,不过我倒知道黄三以前发达的时候家里确实有不少好东西,至于这个是不是,那就不清楚了!”

    …

    围观的人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这人啊,赌博认识了一帮子地痞流氓,镇上的商户们都是以和为贵,谁愿意惹这个青皮,来买东西的就更不敢了,被着家伙惦记上,能有啥好事儿?

    眼瞅着人越聚越多,何老师也有点心慌了,这要是主持什么节目遇到啥突发情况,那何老师得心应手,生活中何老师真真个儿是个小白,往好点说,比小白强不了多少。

    “黄三是吧?你说怎么办吧?”

    黄老师皱着眉拍拍何老师肩膀,站了出来,接过鉴定证书仔细的看着,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按鉴定书上说的,这玩意儿每个三五十万买不下来,可谁会在这种地方卖这种东西?知道他是骗人,可你没证据啊,并且,时间咱拖不起。

    “黄三石黄老师,幸会幸会,鉴定证书您瞧了吧?正宗的满血红翡,市场价60万,这样,您呐,今儿个拿出三十万来,这事儿就算了了,您要是不给,咱就法院见。”

    当然不是真就要去法院,这样做只不过是让黄老师何老师觉得他的东西是真的,不怕走正规程序,也能给两人一个压迫感。

    何老师一急,正要说什么,被黄老师拦住了,盯着黄三的眼睛说到:“值不值三十万不是你说了算,我们节目组就在这儿,东西我带走鉴定,该是多少钱一分不少,赔您!”

    “那可不行,东西不能带走,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掉包?我满血玻璃种翡翠给我换成不值钱的鸡血石或者红玛瑙,我找谁说理去?谁不知道你们明星有钱人脉广?这事儿对你们来说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儿?”

    眼瞅着僵持不下,而蘑菇屋的客人还等着呢,黄老师也有些焦虑了,三十万他和何老师都拿的出来,可就这样被人讹走三十万,谁心里都不舒服不是?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

    “黄三…”

    正僵持着,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在黄三耳边炸响。

    “谁他娘的吓唬劳资?想死的站出来?”

    黄三吓了一跳,这声音仿佛就在自己耳边,太近了,又这么突兀,能不害怕吗?

    “这儿呢!”

    傻鸟落在何老师肩膀,自顾自的梳理着羽毛,对地上的碎片不削一顾。

    “操…是…是是是你?”

    黄三说话都带着颤音,心虚的看向四周,生怕那个神鬼莫测的家伙也在这儿。没看到叶明轩的身影,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你你你又能怎么样?你们踢碎了我的宝贝,必须得赔钱!”

    傻鸟落在地上,扒拉两下碎片,再次回到何老师肩头,轻松的说到:“何老师,拿钱!”

    黄三心中一喜,果然是只傻鸟,看来很有机会还清赌债还能剩一些,又能逍遥两天了。

    “这…”

    “什么这呀那呀的,它都说了拿钱,还等什么呢?”

    这时候的黄三有些心急了,财锦动人心呐,这可是三十万呢!

    “三十万…这…我需要时间转账…”

    “错了错了错了。”

    傻鸟啄了一下何老师的脑袋,怒其不争:“是三百块,三百块,快给他,回家回家回家,没意思没意思!”

    “三百?”

    何老师心中一动,啥情况?三十万和三百万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啊!

    “不可能,三十万,必须三十万,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瞅着三十万变三百,黄三急了,煮熟的鸭子还能让它飞了?

    “最差的一星红玛瑙,某景区的纪念品,三百块是本鸟看你可怜,破石头多的是,咋滴要不要请专业鉴定师来?诈骗三十万,下半辈子可就没喽!”

    傻鸟舒展着羽毛,得瑟的在何老师肩膀跳来跳去,别的它不懂,这识玉的本事,比吃饭难不到哪儿去。

    “不…不可能,三十万,我就要三十万!”

    “哟哟哟…狗急跳墙了?打电话打电话,报警,顺便叫老板来处理!”

    傻鸟才不怕他,不进不怕,还吹着口哨挑衅黄三。

    一听咬报警还要叫那个煞材来,黄三一下慌了神,三百都不要了,抄起地摊上的零碎就跑。

    “你…你给我等着…”

    “别认错地方了,千万要来啊!”

    傻鸟一扬脑袋,趾高气扬的飞起来吹着口哨。

    黄老师何老师对视一眼,活的不如一只鸟?他娘的什么道理?三言两语吓走泼皮无奈,早知道这样废什么口舌?

    不过,庆幸小轩让带着鹦鹉,要不然今儿个铁定麻烦了,不赔钱也得赔上时间啊!录制一期节目的成本,可不止三十万呐!

    “瓜子,火龙果,香蕉,买买买…”

    “导演,您看着…”

    “算节目组的,给买吧,但是是买给鹦鹉的,你们不能吃!”

    希希耸了耸肩,悄悄收起手机,这事儿呐,多亏鹦鹉,要不然今儿一天得搭进去,弄不好节目组名声都得败了。

    傻鸟趾高气扬的指挥何老师买买买,迫不及待想要回去跟阿狸和安妮炫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