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迹娱乐圈的御兽师 > 9 勇敢的心
    就在叶明轩的手即将触碰到疯牛的瞬间,急促的警笛声传来。

    不知谁报了火警,本应该是一件好事儿,可叶明轩与疯牛尽在咫尺。

    警笛声刺激了疯牛脆弱的神经,舒缓的喘息声加剧成急促的呼吸,叶明轩本能的心中一突,暗道不好。

    疯牛头一低,后腿发力冲撞而来,叶明轩眼疾手快,身形一矮,连滚带爬堪堪躲过致命一撞。

    村民的队伍瞬间嘈杂起来,张奶枫一声惊呼,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救轩娃子,快~”

    “我没事,别过来!”

    摸了摸肩膀,疼的叶明轩龇牙咧嘴,却是刚才躲避的时候在水泥路面上蹭了一下。

    疯牛失去目标,转身冲向村民的队伍,叶明轩顾不得疼痛,大吼一声:“躲开~”

    “嚇…”

    安妮嘶吼一声,从黑暗里闪电般冲出,一爪子打再疯牛鼻尖,落在地上,躬身屈背,张牙舞爪,小小的身躯却是寸步不让,真有一种大型猫科动物的威势。

    任何动物,鼻子都是脆弱的,牛也不例外,安妮这一抓看似毫无作用,实则不然,猫科动物天生的狩猎本能让老牛察觉到了危险,一牛一猫,就这样在马路上对峙。

    狞猫,本来就是一种猛兽,在某些地方,狞猫是作为狩猎伙伴,帮助猎人抓捕猎物的,饿极了的狞猫,狼都能咬死,当然咬不咬的死牛,那就另说了。

    安妮的叫声不像以前那么慵懒温顺,听着十分凄厉,每叫一声,疯牛气势便弱一分,趁着疯牛与安妮对峙的瞬间,叶明轩扑上去,瞬间发动治愈术,同时,一发镇静剂扎在了疯牛的颈部。

    “哞…”

    老牛摇摇晃晃,不过几秒钟倒地不起,而安妮功成身退,返回张奶枫身边,变回了温顺无害的样子。

    “轩娃子,你没事儿?”

    村民们一拥而上,捆住疯牛四肢,二爷拉着叶明轩的手,一脸的担忧。

    “老三家的,伤到哪儿没?”

    “二伯,我没事。听说村里有人受伤,情况怎么样?”

    “没啥大毛病,卫生所就能处理,轩娃子,七叔家就这一头牛值钱,你给看看到底是咋回事,中午还好好的,晚上突然发疯了。”

    川渝省的乡下,常有野生动物出没,当地林业部门的麻醉枪都是常备的,解决了疯牛,消防队和林业部门的麻醉师在村民的感谢中离去。

    叶明轩和村里壮年人抬着疯牛去了七叔爷家里,蹲在田里的司机师傅颤颤巍巍爬上来,看着被撞的不成样子的汽车欲哭无泪,可千万别让自己赔啊!

    张奶枫紧紧跟着叶明轩,生怕他再次扔下自己,到了村里,明亮的灯光让张奶枫安心不少。

    七叔爷九十多岁了,儿子老伴儿都走了,孙子在外地打工,家里挺困难的,就指望这头牛活着,如今出了这事儿,老人家老泪纵横,眼瞅着养了五年的老牛出气多进气少,老人家心都在滴血,牛死了就不值钱了,要是得病死的,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娃儿啊,你是村里的大学生,你可得救救我的牛啊,它要是死了,我…我还怎么活啊!”

    七叔爷身体不错,能干点轻活,打小儿,可没少给他好吃的,老人家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求过人,这会儿要不是叶明轩拉着,老人家真就跪下了。

    卧龙村穷啊,以前路不通,村里的山货出不去,节目组刚给村里修了路,大伙的生活有了指望,有了希望,开春的时候七叔爷还跟他说,等路通了,卖掉小牛犊,在城里给他带一包小时候最爱的果丹皮。

    七叔爷慈祥的笑容仿佛就是昨天,如今满是沟壑风霜的脸上老泪纵横,叶明轩怎么忍心拒绝?

    “叔爷,您放心,保证给你弄的妥妥的!”

    “是啊,七叔,轩娃子是啥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大学生,搁古代那就是状元郎啊,状元郎说的话您老还信不过?”

    “他叔爷,您老啊好好歇着,这也忙了一天了,您在这儿,小辈们也放不开手脚不是?”

    “娃啊,叔爷信你,可千万要给治好了啊!”

    老人家抹着眼泪,知道自己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被几位同辈的老人带进了卧室。

    七叔爷一走,叶明轩松了口气,别看老人家普普通通的,当年也是为国家流过血负过伤的,在村里说一不二威望颇高。老人家辈分又高,村里几乎都是沾亲带故的,多多少少都给些面子,他在这儿,叶明轩压力挺大的。

    “二爷,让大家都回去吧,聚在这儿不利于通风,我也放不开手脚。”

    “成,他四叔,二伯留下帮忙,其他都散了吧。谁家火还烧着给娃弄口吃的!”

    二爷一声吆喝,各回各家,二婶应了一声,说中午蒸了肉包子,热了给送过来。没几分钟,一屋子人走了个七七八八,几个放心不下的留着,万一出了意外,也能帮得上忙。

    …

    “轩娃子真是出息了,帮咱们村修了路,还能给牛看病,真不愧是大学生,懂得就是多。”

    “二姑,轩娃子是不是还没谈对象?”

    “哟…你有人啊?”

    “你们俩别瞎操心了,抱着猫的那姑娘长的跟仙女儿似的,轩娃子能看的上别人?”

    “他姨,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可听说了,人家那姑娘是大明星来着,能看的上咱们山里人?轩娃子是有本事,可还不是跟咱们一样,是个苦哈哈?”

    “别说,还真有可能,你看那小姑娘,看咱们轩娃子的眼神,从进屋视线就没离开过!”

    “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

    “怎么没可能!我跟你说啊…”

    …

    农村就这点不好,晚上人都闲着没事儿干,哪里有个事儿,能谈论好几天,尤其是妇女,甭管是真是假,在她们嘴里,那就是既定事实。

    土胚房隔音效果几乎是没有,妇女的嗓门又大,屋子里安静坐着的张奶枫小脸羞的通红,抚摸安妮的力度不自觉的加重了许多。

    “喵?”

    安妮挣脱张奶枫的怀抱,蹲在叶明轩疑惑的盯着张奶枫,不明白这个好闻的两脚兽怎么下这么重的手,都弄疼它了。

    认真工作的样子,确实很帅啊!

    呸呸呸,想啥呢,张奶枫将帽沿拉的低低的,好羞耻啊,怎么会想到这个?

    “小…小妞,给黄老师打电话,让他在我房间把医疗箱拿来!”

    “啊?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