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96章 风雨凄凄 1
    元谦来探监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了,示威游行的人将警察局围得水泄不通。元谦一行人费了好大劲儿才出来,而他们的一举一动被各方势盯着,甩开那些人也颇费了些心神。

    路上下起了雨,这几日上海的天气也是变幻莫测,早上还阳光明媚,晚上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为了躲避那些人,承宇特意绕了些弯路,而此时暴雨突至,路又泥泞,车子就抛锚了。

    承宇等人下去修车,元谦坐在车里小憩,一闭上眼睛全是陶陶惊恐无助的表情。他叹息一声,望着被雨刷洗的车窗,漆黑的夜什么都看不清楚,他做了这一生最艰难的抉择。

    他曾经所经历的一切,就算父亲去世,被驱逐出商务书局,卖掉明生,他都没觉得害怕过,但这一次,他怕了。他怕的不是被放冷箭,不是被诬陷,而是被时局所左右的无奈,还有身不由己。更害怕的是连保护一个人的能力都没有。

    车外大雨倾盆,车内他忧心忡忡,南京的电报一日一日崔得紧,母亲病情加剧,永谦已经做了最坏得打算,之谦也在回来得路上了,他却被困在这走不开......最迟也就这一两日了,他必须得回去了。

    承宇带着一身雨水上了车,即使穿了雨衣,但还是被浇透了。元谦从后座递给他一条手帕,他看了眼帕子上绣的槐花就没敢用。“不碍事的少爷......我这.....”他说着就扯起衣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就没事了。”

    元谦也没再强迫什么,收起了手帕。拿出怀表看了眼时间。不早了,事情也该解决了。合上怀表前他又看了眼怀表上的那张小相,里面的人笑靥如花,冲他微笑着。他还记得她看上了他的怀表要抢走,他怕自己的那点儿心思被她知道所以就是不肯给。两个人因为一块表还打做了一团。后来,他还是买了一块一模一样的送给她,却被她嫌弃。这块表陪着他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光,陪他度过了无数个相思的日子。如今,就还给她吧......

    在监狱里待了十天的陶陶,已经不像刚进来时候那么害怕了,就是每天都要被请进审讯室问同样的问题,而她又是同样的回答。好在是她害怕的严刑逼供没有用在她身上。就在她以为自己可能要在这待很久的时候承宇来了。

    “小姐,我来带您出去。”

    他说他会想办法的,就还是想法的。即使是他不相信她。他没有来,陶陶不觉得惊讶,也不觉得失望。毕竟他都不信任她了......

    什么手续都没办,她想承宇早就办好了。他还贴心的带来了她的衣服,出去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雨,承雨替她撑着伞。她推开了他,好久没有这麽痛快的呼吸新鲜的空气了。

    “小姐,我们还是快些吧,再晚些恐怕就.......来不及了。”

    陶陶伸手捧着滴落的雨水,任雨水从头顶浇透全身,也冲刷掉她的不堪。“我们要去哪?”

    “去美国。”

    “嗯?”怎麽这麽突然,她还什么都没准备。况且她还没和母亲道别呢。“他就这麽急着赶我走?”

    “不是的。”承宇解释着。

    “那带我去见他。”陶陶伸手去开车门。

    “少爷不在上海。”

    陶陶开车门的手一顿,也是,他这会儿应该回渝都处理美琳的后事了吧。

    “那我等他。”

    “小姐......”承宇心急如焚,他们是从警察局的后门出来的,耽搁久了恐怕就功亏一篑了。

    “小姐,少爷回南京了。”

    陶陶心里一惊,他这会儿回南京,恐怕就是大事了。

    “那我去南京找他。”正好她也是打算回南京看望母亲的。

    “小姐......”承宇叹息一声,带了哭腔。他今日穿了一身黑色西服,颤抖着手从衣兜里拿出一份叠的四四方方的一份报纸给她“您看看这个......”他也是迫不得已。

    陶陶展开报纸,一份声明被圈了出来......

    她上车后身体还在发抖,不知道是被雨水淋得透心凉,还是因为发自心底的寒冷。她脸色惨白惨白,一言不发,眼泪像泉水一般喷薄而出。雨越下越大,却还是没能掩盖了她的哭声。

    码头上人来人往,诉说着多少悲欢离合,承宇拎着行李箱走在前,陶陶六神无主的跟在他身后,手里是那份早被雨水淋湿的报纸。有急着赶路的人撞了下陶陶,她就摔倒了。承宇放下行李去扶她,陶陶拽着他的胳膊"他有没有说什么?”她还是不肯死心,满眼泪水的看着承宇。

    承宇这才小心翼翼的从衣服兜里拿出了怀表放到她手上。

    陶陶看着怀表,眼里溢出了光彩,这是他一直带在身上,不肯让她碰的那块怀表。他把最珍贵的东西留给了她?她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怀表,当看到里面的人时,她目瞪口呆。

    那是她,是什么时候照的了?没记错应该是他刚得到相机时拍得。那会儿他当宝贝似的。还给家里的每个人都拍了照片,也给她单独拍了很多张。但是她却一张单独的照片都没有,他说单独的没拍好。她还挺惋惜的,说了些他技艺不行的话来抢白他。

    可再看这照片,哪是技艺不行,分明是拍的很好。她笑得多甜呢。那会儿好像是槐花开得正盛的时候呢。

    她颤抖的合上怀表,将它捧在手里,捧在心窝上。承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知道还有话。

    “少爷说......少爷说”承宇实在是不忍心,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少爷说,若是以前还有点儿什么心思,今后也不会了。”这句话就像一把刀扎在了陶陶的心上。这让她很久之后都不曾忘记。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上的船,又是怎麽走到甲板上的。船快开了,行人陆续的上船,她站在加班上,看着天空,望着远处,倾盆大雨中一辆黑色的轿车远远的停在码头一隅。那又是送谁的车呢?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她又变成了一个孤儿,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他在声明里说,她是裴家领养的孩子,这麽多年裴家对她仁至义尽,裴家和她恩断义绝,她不再是裴家的五小姐了。是啊!她不是了,她又变成了罗陶陶,无依无靠。

    她还记得,她进裴家时,裴夫人就十分欢喜,裴老爷还找人给她测了名字,是他在众多的名字里选得这个晗字。裴家的三个哥哥更是对她极尽的疼爱。虽然之谦不常在国内,可却也总是给她寄新鲜的玩意。而他对她更是不一般,教她画画,弹钢琴,书法。把最好的都给了她。她害怕时,生病时他总是陪在身边。她第一次为他做菜,第一次教他跳舞,第一次亲吻他......第一次将自己的心交付给他。她把这十多年的心都给了他,她的命是他救的,她就为了他一个人而活。

    随着轮船的启航,码头上的人和车渐渐的越来越远了,她知道,这一次她是真的要离开了,远踏重洋,离开故土,去陌生的国家重新生活,她一个人,前路茫茫,踏上这条船,就代表着她也要和过去切割了。可,真的容易割断吗?那十多年的生活早已伴随着她入骨入心。而那份声明,还有他的话就相当于将她剔骨扒皮一般。“若说以前真有点儿心思,今后也是不会的了。”

    她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一张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可心针扎的疼提醒着她那不是梦,如果真的是梦也就好了。

    “你醒了?”女人摸摸她的额头,“好在是退烧了。”

    陶陶想起来,她阻止她“你快躺着,这儿是你的房间,我们是在甲板上发现你的。这都烧了好些天了。”

    陶陶虚弱的说“谢谢。”

    “不客气,你是不是一个人?”

    陶陶点点头。

    “难怪呢,叫正哥找了两天都没找到有寻人的人。”

    陶陶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哎呀,你快别哭了。你还这麽小,家里人......”女子又顿住,“这样吧,我们的房间离得也近,我就来照顾你。”

    陶陶很想拒绝,可是她现在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就只能和人家说谢谢。

    “船开了两天?”

    “是啊,开了两天,你也昏迷了两天。”

    “姐姐......”陶陶踟蹰着,“我能叫你姐姐吗?”

    “当然可以。”女人爽快得答应。

    这时候门开了,进来一位男人看到陶陶醒了,倒是一愣。

    女人忙给陶陶介绍:“他叫陈正,是我未婚夫。”在说到未婚夫二字时,女人脸上带了一抹红霞。“我叫林亦君,你可以叫我亦君姐。”

    陶陶叫人,她还是挣扎着起来,“谢谢你们。”

    林亦君扶着她“快别这样,来日方长......”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