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94章 山雨欲来 5
    陶陶醒来时看着周遭陌生的一切,心里开始发慌,漆黑的墙壁,灰尘遍地,她身下的破被恶臭的令人作呕。

    她试着去推那铁门,却推不开,她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狱警过来带她问话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哪里。

    她被带到审讯室,墙壁上挂着的令人胆寒的刑具,一想到这些东西有可能用在她身上,她腿都打颤。

    “为什么要杀刘美琳?”

    陶陶不可置信,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美琳,倒在血泊中,握着她的手说谢谢,还说了好多好多,她都记不清了。她只记住了她说这样也算解脱了。帮我和二哥哥道歉,我食言了......

    陶陶湿了眼角,泪水不断落下,她不明白的是,她怎么就到这儿了。

    见她不说话,审讯的人又接着道:“裴小姐,人证物证,你就是不说话也抵赖不掉。”

    “我要见裴元谦。”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事情发生的那么突然,明明是有人撞过来的,怎么会变成她?但是她不能开口,没见到元谦,她什么都不能说。

    “裴少爷,这会儿恐怕没那个时间。况且他能不能进来也不一定。”陶陶不懂他这话的意思。

    “他身边的承宇也可以。”

    “裴小姐,你好像还没弄明白,现在不是我们不让你见他们,而是他们根本进不来。”

    陶陶不明白他的意思,心里却更加的恐慌了,“我没有杀人。”

    她记得当时一片混乱,远远的看见有很多人向这里跑过来,二身后跟着的人也涌了过来,她和美琳备被包围了起来,她记不清是谁将美琳从她身上抱起来的,更记不得是谁叫了一声陶陶。她的脑海害里全是血腥的场景,染红了衣服,染红了大地,染红了她的记忆。

    隔壁有人上了刑具,那叫喊,嘶吼声传来,压抑的陶陶喘不上起来。她的手抖个不停。审讯的人看着她的样子,一个这么美丽的女子就算是穿着囚衣也遮盖不了她的光彩,因为害怕而发抖的样子到真的让人想怜香惜玉。现在事态不明,他不敢也不能擅自做主,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寻真相。

    自从他进来,各方势力都表在关注着,他还真的觉得三生有幸,能遇到这样的一个案子,让这个小小的警察局蓬荜生辉。上面的领导也备受压力,哪方势力也得罪不起。若说哪方势力不想趁着这件事拖裴家下水那也不是不可能,本来裴元谦之前的绯闻就闹得沸沸扬扬的,如今再加上个裴家五小姐,况且性命攸关的事情,解决起来倒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若不闹大,这件事也好解决,不管裴家小姐有没有做过,她也不用遭受这牢狱之灾。以裴家的势力,轻松就解决了。但是,现在闹得满城风雨,各种势力之间的博弈,还有学生上街游行将这件事上升到一定程度,痛斥官僚主义,资本主义,痛骂裴家,要求警察局给予公正的审判,大有不将裴小姐绳之以法誓不罢休的决心。案件的真相似乎已经不重要了,不论这裴五小姐有没有杀人,受诟病的都是裴家,还有南京**。

    但,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那个死去的女孩儿,还有眼前的这个,她们难道就该死吗?

    陶陶低着头,咬着手指,又冷又怕,身上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她从没单独面对过这样的场景。发自心底的惧怕。可又不敢哭出声,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默默的......

    审讯的人见她这样子就又命人将她送回了监狱,那股子潮湿的气味迎面扑来,陶陶险些就吐了。她头发早就松了,头上的发卡也不见了踪影。她瑟瑟发抖,想找取暖的东西可那令人作呕的被子,她想想就放弃了。

    她蜷缩成一团倚在角落里,抱着双臂自己为自己取暖。之前因为担心美琳,落了病还没好利索,如今又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忧心之下就又加重了。

    元谦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陶陶会对美琳下手的,但是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她百口难辩,又有人利用舆论大搞事情,他不方便,也不能去狱中探望。就连解救她都成了问题。成为裴家人也不知道是她的幸还是不幸......

    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如此突然,没人能说得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扎在美琳身上的那把刀,也只能证实是医院的,但被谁拿走了没人知道。偌大的医院混进来很容易,逃走更容易,混在医生护士中查也查不出来。

    他只记得那一天,他拼了命的冲过来,此时再想起也是脊背冰凉,真到生死攸关的那一刻,他才真的认清自己的心。

    美琳没有抢救过来,陶陶就在他面前被带走,承宇带着他的人和警查局的人打了起来,他不想事情闹大才同意的。如今想来,没闹大,也闹大了。是有人早就挖了坑等着她往里跳。只是又一次的害的美琳。

    刘家二老整日的以泪洗面,美琳的后事要回渝都办理,而他肯定要亲自前往的,但是此刻陶陶还在狱中,他必须要走去渝都之前解决这件事。

    然而屋漏偏风连夜雨,陶陶的事传到了母亲的耳中,本就身体不好的她这次就重病不起了。永谦来电报催他尽快带陶陶回南京。

    他何曾不想,可眼下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邵亦昭深知他的处境,美琳的后事也不能耽误,二老在上海一天也不想待下去。元谦答应着要给二老一个交代,恐怕元谦同意陶陶的入狱多少也算是给二老的一个安慰。他是不相信手无缚鸡之力的陶陶会去做伤害美琳的事情,他们都知道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却都无能为力,因为没有足够证据。然而更让人伤怀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

    在邵亦昭的多番劝说下,元谦暂时同意了由他替他办理美琳的后事。邵亦昭带着刘家二老扶灵回渝都,一行人刚走不久,元谦便想方设法去了趟警察局。

    她在狱中见到他时已经是七天以后了,整整七天,她天天掰着手指头数,从来没有过的那么的期盼一个人的到来。这些日子就像小时候一样,恐惧,黑暗包围着她。唯一不同的是那时候她不知道希望,更不知道会有人来救她。单纯的她只记得母亲的话藏起来,不要说话。

    而这一次,同样的黑暗,同样的恐惧,她却期盼着他的到来,期待着他带给她一束光......

    她散乱的头发,破旧的衣服,红肿的双眼,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终于爆发,哭出了声:“二哥......这里太可怕了,你怎么才来?你是来带我回家的?”她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大有一种神抵降临,终于获得希望的感觉。

    元谦心如刀割,她满眼泪水,憔悴不堪。自从来到裴家,来到他的身边,他们何曾让她受过这般罪。平时的小痛小痒他都恨不得替她受过,如今这样的委屈,让他如何看得下去。那种前所为用的无能为力之感侵蚀着他,让他焦虑不堪。

    他今天不该来看她的,恐怕今天的举动会令他,令裴家处于被动的地位。承宇劝着他,但是他选择听从自己的心所以还是来了。

    “小姐......少爷有不得已的苦衷。”承宇怕她多想,替他接了话。听了承宇的话,她缓缓的松开了他,她怔怔的看着他,眼里有怀疑、失落、惊惧还有无助。

    看着她刚有一丝光彩的眼睛瞬间失去了神色,他的心钝痛一般,在她转身的瞬间,他握紧了拳,下定了决心。割裂未尝不是一种解救。

    “是我对你太纵容了,如今才会一步错步步错,美琳......”他的话还没说完,她就似受惊了一般,推开他,瞪着一双大眼望着他,原来他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这就是他将她丢在这里不闻不问,整整七天的原因?

    “你也这样认为?”她张开干裂的嘴唇,眼中噙满了泪水,又指向他身后的承宇,“你们都这样认为的?”

    承宇刚要回话就被元谦打断了,“是或不是都改变不了你毁了一个人生命的事实。”他的话像一把刀扎在陶陶的胸口,疼得无法呼吸。

    “我......没有,不是我做的。”她近乎卑微的低吼。

    元谦再也受不了,转身离开。“救救我......这里我真的待不下去了......”她看见他转身就急了,跑过去要抓住他,然而牢门就被关上了。她站在牢房门口,看着他的背影,从未有过的绝望。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