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89 章 不可能实现的 “梦”
    他一回来,似乎每个人都安心了,原本应该嫉妒的,但是陶陶却没有,那似曾相识的场景好像是很多年前。

    或许是因为刘美琳在,空气中到没有一丝的尴尬。甚至于,他还能和她开着玩笑。还说要检查她的作业。她撅起嘴来撒娇的样子,一如曾经的自己,撒娇耍赖,让他无何奈何。

    三个人坐下来吃饭,美琳问起了元谦什么时候回宜都,他说近期就会回去。估计也是要把这面的事情解决完吧。

    “哦,那这次陶陶姐姐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我……”还在听他们说话的陶陶,突然就被问住了,她还没反应过来。

    两个人都看着她,在等着她的答复。

    “我……”她还没想好。但,好像似乎也没有留下的理由了。

    “明天我去见下闫校长…尽量还是要早一点。”元谦怕她不好意思开口,也知道这时候她是不肯走的,但是他不能耽误她,其实他这麽说,也是想试探下她的意思。

    “嗯。”这是她的回答。

    没有暴怒,没有借口,甚至是一丝留恋的眼神也没有,平静的就似那没有涟漪的湖水。

    刚才还热闹的饭桌,此时静的出奇。不知为何刘美琳也沉默了,为了打破这份陈静,陶陶缓缓开口:”二哥,我想回南京看看母亲。”

    “好,我让承宇安排。”元谦没有拒绝

    “不急的,等……等这场风波过后的。”

    “好。”

    元谦起身离开餐桌后,美琳就追了上去。就留下陶陶一个人,她看着满桌的饭菜开始叹气。好像气氛又因为她而僵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不想给再给他填加任何的麻烦,但是好像突然间好转的关系就又拧巴了。

    她又坐了一小会儿,才起来,出了餐厅,想回房间。经过他的房间前里面传来了浅浅的钢琴声。

    他还是真的没少教刘美琳,国画,练字,钢琴……这些好像她也都会,只是不精进。还埋怨他的严厉。如今倒是有个小丫头可以任他摆布,倒也给他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一丝色彩。

    如今,她也不得不走了,因为真的就没什么牵挂了......

    陶陶跨步离开了,她刚走,既明就过来了,其实他已经站在这有一会儿了,看到陶陶在,才停了下来。当然也听到了那钢琴声。

    他敲门进来,刘美琳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也对着她点点头。就像以前似的,他和元谦汇报工作,叮咚的琴声传过来,偶尔他也会认真的听一下。他知道那琴声伴着少爷熬过了最难熬的时光。

    只是……哎,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也只能叹息,帮不上什么忙。

    “怎么样了?”

    元谦没有避讳刘美琳,既明压低了声音:“孟小姐想见您一面。”

    “不见。”元谦态度很坚定。

    “二少奶奶......"

    元谦瞪了他一眼,既明忙改口:“允和小姐和张楚逸见了面。”

    既明见他沉默不语又接着说道:“亦昭少爷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方便,他想去见见孟小姐。”

    “我知道了,你安排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去下沪上师范。”

    既明得了命令很快就退了出去,安排第二天的事情......

    清晨的沪上学院很安静,孟瑞华包裹地严严实实,带着一身风霜来见那个她朝思梦想的人。

    见面地点选在学院,这是孟瑞华要求的,因为她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她最近被张楚逸盯的紧,轻易不允许她外出的。其实,她能做什么?不过是他手上的棋子罢了。

    她没想到这件事成为张楚逸报复元谦的契机。在大上海也听了一些关于张楚逸和陈允和之前的感情纠葛。

    虽然她恨裴元谦狠厉,但是也不想陷害他,更不想沦为别人的棋子。尤其是最近张楚逸和日本人往来频繁。她就算是一粒沙,也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想方设法的和元谦的人取得联系,只想和他见一面。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是她一直坚信的,所以特意约了她最熟悉的沪上师范学院。天还灰蒙蒙的,她就起来了,躲过眼线,暗哨,悄悄的溜出了大上海。

    上海的冬天有些冷,却不像老家的冬天那么彻骨,虽然逃离了家乡的窘境,但是她对家乡还是有一些思念的。虽然这里繁华似锦,却没有那的喧嚣更少了一丝烟火之气。

    像她们这样的人,还是适合烟火之气的。毕竟,上流社会,名利场,不是她这样的人所能踏破的。

    在大上海的这些日子她过得不算好,哪有真心的人,说出嘴的话都要斟酌再三,而且但凡你表现的好一点,就有那些自以为资历老练的人给你上课,美其名曰指导,其实就是变相的惩治你。要出头,没有人撑腰哪那么容易。

    她上台的次数有限,虽然起初张楚逸也给了机会,但是她无权无势,又怎么是这些人的对手。这里的舞女,哪一个没有金主撑腰的。她在这里步履维艰。勉强的混口饭吃而已。想要闯出一片天,难上加难。

    如今又传出了这样一件事,这些人在背后嚼舌根子,当面给她难堪。说什么的都有,而有些不怀好意的客人甚至是点名叫她,她早就和张楚逸说过,来这里只卖艺不卖身的。她去找他理论,可是他非但不管,甚至还说他装清纯。还说了些难听话,那意思就是,裴元谦碰得,别人就碰不得了?

    他还要对她用强。好在是后来她喊了陈允和的名字,他才停止了强迫的动作。只是从那会儿开始,他就把她监视起来,好在并没有限制人身自由。可能他觉得以她这渺小的力量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吧。

    她出来的时候费了一番周折,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些,她到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他等在那了。她松了一口气,他真的来了。

    她心里是雀跃的,不管怎么说,只要他肯来,她就会讲出实情的。因为她不想他被伤害。

    她还未走近就叫了声“二少爷。”心里的喜悦是无法掩藏的。

    他转了身,摘下礼帽冲她笑了一下,她才看清楚,原来来的不是裴元谦而是邵亦昭。他的朋友。

    “孟小姐,好久不见。”邵亦昭微微一笑。

    孟瑞华难掩失望之色,还向他的身后望了望,确定他是一个人后不免沮丧起来。却还是不死心的,和他确认:“亦昭少爷是一个人来的吗?”

    “当然。”

    “是裴少爷让您来吗?”她必须要确认邵亦昭来这的目的。

    邵亦昭不想隐瞒,因为面前的这个女子在看到他失望的神色之时他就猜到了她要做的事,此刻他到有一丝庆幸,庆幸元谦没有来。

    “他,本来就没打算来,是我非要来的。”

    “真的?”孟瑞华不相信,反复确认。“他怎么说的?”

    “孟小姐,他怎么想的是他的事,我来就是想听你是怎么想的。”

    “我只和他说。”

    邵亦昭哼了一声,“那你要这麽坚持我也无话可说,元谦不来自有他的不来的道理,况且这件事……他其实也是留了余地给你。”邵亦昭一边说一边注意她的表情,看她由最初的抗拒到现在的不可置信,他又继续道:“元谦从来都不是要借别人的手来为自己争取利益的人,至于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他一步一步的逼她,“这件事的真相对他已经不重要了。”

    他的一番话,将孟瑞华堆砌的坚强彻底打败。

    “他至今不发表态度……”孟瑞华摇摇头,她不相信的。只要现在她站出来一句话,风向就会变的。凭什么他说不重要。难道他就不想知道真相吗?还是说……

    “你觉得你是那改变时局的钥匙?你的言辞是关键,但如今无论你说什么,大众都不会相信了。反正就是真话最后也变成假话,假话最后依然是假话。而元谦不屑。还有,不论你说什么,最后受伤的都是你。”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在为我着想?”

    “那到不一定是,但是我听说当初你为了保护陶陶小姐,还被人打过。我想,他这也是帮助陶陶小姐报恩吧。”

    谁稀罕这样的报恩。怎么可能呢,为了一个女人他连自己的名声也不顾了?

    “他是对陶陶小姐好,但是……这关乎……他不可能连民生也不要了。”孟瑞华几乎喊了起来。

    “看来你知道的也不少。既然明白还要装糊涂,你难道还想让他妥协不成?”邵亦昭倒是有些惊讶,这个女孩子完全不是不懂。而是什么都明白。

    “我只想帮帮他,并没有……”没有要他妥协什么。其实她来之前是做了心理建设的。也想过他不肯妥协,但是只要他一句示弱的软话,她心甘情愿。看来她想错了,裴元谦依旧是裴元谦。

    他的温柔,他的微笑,还有……他那温暖的胸膛.她想哭,却不想在邵亦昭面前泄露自己的软弱。

    像星星一样耀眼的人,那是她黑暗世界里的光亮,在他面前她总是慌乱的,自卑的,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可天知道那双眼睛有多麽的好看,还有一笑起来就能让人沉浸的笑容。曾经她离这颗心很近,近到都可以窥探到他的心,可是因为私心,因为爱而不拔的无力,她做了让自己远离这颗星的举动。如果说在今天以前她还抱着一丝幻想,但是今天她知道,她的梦彻底碎了。她的光消失了……

    “接下来元谦要做什么,也是他的事,至于孟小姐这里,我希望你就好好做你自己就好。”这是邵亦昭对她的忠告。

    孟瑞华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她高兴而来,失望而归。

    “还有……”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邵亦昭叫住了她。

    “大上海那里,能离开就趁早离开吧……”

    失魂落魄的孟瑞华转身看了一眼邵亦昭,这是他的意思吗?她想问问的。可是她突然间就笑了,还有什么意义吗?谁的意思已经不重要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