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85章 风波前的宁静
    “哼!如今这东三省是毁了,这裴永谦那小子也不帮忙?眼瞅着被日本人占了便宜。”

    “你懂啥......”

    “你又懂了......我也不和你辩驳了。”老太太推门出去,扔下大爷一个人叼着烟袋沉思。

    承宇听着二老在那数落着赵康平,没有言语。这一次,赵康平是够憋屈的,可谁不憋屈,就连乡下的两个老人家都知道憋屈,赵康平如果不将日本人赶出去,恐怕再也无言面见江东父老。

    承宇看看元谦,仍在守着陶陶,他本想劝几句,但还是没有放声,而是悄悄的退了出去,还是留给他们一点空间吧。这回到上海,还不知道要怎麽样呢,陶陶不日将赴美,而元谦又能舍得吗?这一去二人恐怕就真的.......想到这他就叹息一声。

    陶陶睡得并不安稳,噩梦不断,再加上膝盖疼痛,也是一会醒,一会睡的。每次醒来,元谦都在她身边,她才能安心。后来吃了药,她便睡得安稳了些,到后来就发了汗,烧也就退了。

    陶陶醒来的时候,元谦正倚在炕上的柜子睡着了,陶陶看着他冒起的胡茬,略显疲惫的脸,忍不住要伸手摸一摸他的脸,可又怕打扰他,就忍住了恶作剧,而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看着看着,心里一阵酸涩,眼泪就掉了下来,六年前是他,现在还是他,每次遇难都是他第一时间出现,她真的不敢想象若是没有他,她的命运又会怎样。

    她要出国去,离开他了,到了那面,另外的新世界,她又该怎末办?本来都下定决心再也不依赖他,和他断了关系的,可是如今他又在眼前,她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的。

    他结婚了,她就收起心思,藏的严严实实,不敢被人知道。也特意疏远他,结交新的朋友。她试过了,可,还是不行。

    知道他的婚姻被背叛后,她开始心疼他,后来听说他要离婚的消息后,心里总算轻松了许多,可还是不敢表露心迹。看着别的女人接近他,她就嫉妒,也变着法儿的引起他的重视。

    也不知道是从甚麽时候开始,她心里对这个男人,不只是依赖,还有了别的心意,那就是要做他的女人。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还是他结婚的时候。她是真的嫉妒陈允和,也羡慕她。

    历经种种,他们还是不能在一起,多少个日夜,她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念着二哥,二哥.......断舍离,既容易又是艰难。

    许是睡得不舒服,元谦脑袋一耷拉,就醒了。他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的就见陶陶一脸泪水的看着他。

    见他醒了,陶陶忙用手擦了擦眼睛,掩饰自己的失态。可却被元谦逮了正着。

    “怎麽了?是膝盖还疼吗?”元谦说着就俯下身来要检查她的膝盖。却被陶陶躲开了。

    元谦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倒也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忙掩饰的咳嗽了一声,“我让大娘来帮你换药。”

    他说着就起身下了地,陶陶却叫住了他,“二哥......”

    “嗯。"

    "不疼了。”

    “那还发烧吗?”

    陶陶摇摇头。

    “既然醒了,那就喝点粥,一会把药喝了。”

    “好。”陶陶答应的痛快。

    但是元谦也听出了她嗓音的沙哑。

    听见陶陶醒了,承宇忙就窜进来了,“陶陶小姐,您可算醒了。少爷可担心坏了。”

    陶陶微微一笑,嘴唇却干裂难受。趁着元谦出去洗漱的功夫,她询问承宇,“就你和我二哥过来的?”

    “是啊,也不知道会遇到这事。早知道该多带几个人的。省的提心吊胆的。”

    想想发生在奉天城的事情,陶陶也顿时后怕起来,如今一想起来,后背都冒冷汗。

    “那你们是怎麽知道我在这的?”

    承宇挠挠头,嘿嘿的笑了。

    “你们跟踪我?”

    “啊......不是”

    陶陶瞪着他,“是......派人跟踪了您。”

    陶陶倒也没有怪罪承宇的意思。

    承宇见她不说话,又接着解释道:“少爷担心您,您一个人回老家,他怎麽能放心呢。”

    陶陶不语,经历这番事故,她到是一点理也没有了。

    这时洗漱一番后的元谦又进来了,此时倒是比先前精神了许多,只见他端着脸盆进来了。

    他亲手拧了毛巾,递到陶陶的手中,陶陶到显得不好意思起来,哪就有那麽娇气了。

    撑着身子要起来,就被元谦拦住了,“你的膝盖还没好。”

    见他态度强硬,陶陶也只能听从。这会儿,承宇早就不在屋内了,也不知道甚麽时候溜了。

    她擦了脸,又洗了手,他就在眼前看着,她的脸飞速的就红了,哪又这样盯着人的。

    她洗好后,他取走了水盆后不一会儿又折了回来,手里端着一碗白粥,她伸手去接,却被他挡了过去,盛了一勺递到她的嘴边。

    这是要亲自喂她了,她张开嘴,接过了粥,他就这麽一勺一勺的喂给她。

    她就那麽的看着他,他认真做事的样子真好看。

    “乡下粮食有限,这点粥也是承宇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的。”

    “哦。”听他这麽说,她就觉得这粥这麽珍贵,她但无挑剔的道理,所以即使没有胃口,还是吃完了整整一碗。他似乎很满意,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过一会儿,大夫再来诊脉,若是没有变化,我们今天晚上就走。”

    “嗯。”她知道,耽误不得,不说他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就是他们也不能再这里停留太久,毕竟夜长梦多。

    他后来又喂了她药也是一勺一勺的,一滴都没有浪费,这也是这麽多年来,她吃中药最乖顺的一次,碗底的药渣她都喝了精光。

    他又扶着她让她再休息一会儿,养足精神,晚上赶路,她听话的点点头。

    她躺下后,闭上眼睛,他就站在地下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才离开。他走后,她就睡不着了,不是不困,而是有一丝害怕。在这个陌生的屋子里,不大的房间,她却觉得空落落的,为甚麽刚才他在的时候她没有那种感觉呢?

    如果刚才她说怕,他应该不会离开的。可是因为心里愧疚,做了亏心事,所以不敢从容的面对他。

    其实,他若是能大骂她一通,她还能感觉舒服些,因为毕竟是她闯了祸,若不是来奉天城也不会贪上这件事,如今又把他牵连进来,如果永谦知道了,恐怕是必定是胆战心惊一番。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从醒来到现在,一句责骂的话都没有,她甚至还不曾忘记,他见到她那会儿的眼神,欣喜的,心疼的,那是他对她的关爱。

    老妇人进屋来收拾东西见她醒着,就过来说几句话。

    “看你这气色,多半是好了。”

    陶陶点点头。

    “也多亏了你哥哥没日没夜的照顾,有个这样的哥哥多好。”

    “哦。”以前生病,他也不是没照顾过她,如今却又感觉不一样了。

    “谢谢您大婶。”

    “哎呀,不用客气,你哥哥该说的,该给的都给了。你就放心歇着。”

    老太太笑呵呵的走了。

    老太太走后,陶陶又躺下了,这一次倒是安心的睡了。

    元谦再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看着她恬静的睡容,他才觉得安心,多日来心中积压的阴霾也一扫而光了。

    他坐在炕沿上,看了她好一会儿,光滑的小脸,长长的睫毛,还有那晶莹剔透的嘴唇。之前还苍白的,这会喝了药,吃了饭,到又恢复了血色。

    他鬼使神差一般,居然低下头就亲在了她的唇上。这是他失而复得的宝贝,他不能再失去了,因为只有他知道这无异于剜心。

    他软软的唇印下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但她却仍假装熟睡,心里其实已经砰砰的跳个不停......

    元谦,陶陶和承宇在老人家的帮助下,辗转几个城市,最终做上了开往北平的火车,最后才回到了上海。

    这期间,陶陶高烧反反复复,不过到了上海,就好了,唯一的还是膝盖上的伤没有好利索。走起路来还是不顺利。

    元谦,怕她伤到骨头,又带她去慈济检查了一次,才放心。陶陶请了病假就待在元谦住的酒店里。养着腿伤。

    白天里就和刘美琳吵吵嘴架,晚上就等元谦回来。自从陶陶住进来后,元谦倒是比以前回来的早些。不过他在上海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也该回宜都了。

    只是却不知道要和陶陶怎麽开口。其实陶陶的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一直以此为借口留在他的身边,赴美的事情更是决口不提的。二人就这麽磨蹭着,谁也没有先开口。

    就在陶陶养病期间,陈允和,借着探病的名义来了这里。陶陶一见到她心里就有抵触的情绪。因为她和张楚逸抱在一起的样子,她实在是难以忘记。

    她的嘘寒问暖,对陶陶而言,全是虚情假意,可自那次之后,陈允和就时不时的过来。

    陶陶明白,她其实是来堵元谦的,有时候她运气好,赶上元谦在,然而元谦却也并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有一次两个人还大吵一架,陶陶也不是故意听的,实在是因为声音太大了,她在楼下坐着,腿还不方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所以还是听了大概。

    好像是允和以元谦的名义出席了商务书局的股东大会,而且还在股东大会上表露了要元谦回商务书局任职的意思。元谦知道后当然不乐意,因为商务书局的股权是他自动放弃的。而回商务书局,确实是他的夙愿,其实不得已放弃股权后,他一直悄悄的购买书局的股票,毕竟那是他裴家的家业,如今落到别人的手上,他怎麽能甘心呢,但是他只希望通过自己的手段拿回来,而不是假借他人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