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84章 相见于枪林弹雨中
    楼上楼下脚步声慌乱迭起。时不时的还夹杂着哭声,妇女孩童的。在这一方天地里,昔日的繁华有序就像一场梦一样。

    “您怎么不走?”陶陶望着眼前的这位服务员,较于其他服务人员,这个人明显岁数大了一些。

    “我的家就在这里,又能去哪呢?”这无奈又悲怆的一声叹息,搅动着陶陶的心。

    时局紧张,国之不国,山河破碎,在国家大事面前,他们又是何等的渺小。箭在弦上,一触即发,这是她从那些激进的学生代表那听来的。眼下,箭已离弦,未来局势就不是谁能左右的了的了。

    她在学校没事的时候也会去听听这些言论的,但是却从来都不敢参与的,因为这一点是被元谦勒令禁止的。她知道因为她的身份的关系,不能给永谦或是裴家招惹来麻烦。就算是她再调皮不懂事,有些事她也是绝对不能碰的。

    她转身回了房里,衣服也顾不得换,拎起自己的箱子就往外跑。一个人没有依靠,只能随着人群跑,刚出酒店门口,一声枪响,又吓得人胆战心惊。

    “日本人进城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转眼就变天了。”伴随着这一叹息,陶陶身边的一个妇人跌倒了。

    陶陶本要伸手去帮她一把,却被身后涌上来的人踢了一脚,这一下,她身体前倾,膝盖磕在了地上,丝袜磨坏了,血瞬间就流了下来。钻心的疼痛,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她瘸着腿,走不快,很快就被队伍落了下来。她对这里陌生,完全就是迷茫了,耳边炮火声不断,她想向人求助,可每个人都在仓皇出逃,哪有功夫顾得上她呢。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磕到骨头了,刺骨的疼痛,她最后实在是走不动了。跌在地上,无助的望着黑暗的前方。

    此刻她很后悔来这里,恐怕最后也会随着这座城市一起葬送在日本人手中。日本人的行径,她是听说过的,恐惧,疼痛交织着。

    眼前又浮现出六年前她藏在黑暗的床底下,耳边枪声不断。她害怕极了,也不敢有任何的奢望。若不是裴家父子的到来,若不是元谦发现了她,她又怎么会还在人世。裴夫人,常和她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一直说她是个有福之人。可,如今即将葬身于异乡,她又何来的福气。

    她沮丧的锤着腿,既焦急又惊恐,前途未卜,生死不明,她该何去何从。然而天公不作美,此时大雨倾盆,这对于她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可她真的就不尝试下吗?就这麽硬生生的落入到日本人的魔爪中吗?她不甘心,因为,今生欠裴家的,欠元谦的,她还没还,想到此处,她就硬撑着,向黑暗的角落逃去……

    火车还未进奉天城,车上就已经收到了消息,日本人占领了北大营,正向奉天城挺进。这一消息对元谦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

    在来奉天的路上,承宇就已经将陶陶落脚的饭店报告给他了,如今形势有变,他害怕和她失去联系。

    火车并没有在奉天停靠,元谦还是用了特殊的手段,和承宇辗转来到了奉天城。他一刻也不能耽搁,哪怕是就此泄露身份行踪也在所不惜。这样的局势,他在奉天城现身,落入日人手中无疑是尴尬的。最坏的还会招来杀身之祸。

    此刻奉天城炮火纷飞,逃亡的人络绎不绝,人家都是恨不得逃出去,只有他逆向而行。

    有好心的人提醒他一句,小伙子,日本人打过来了,奉天城早晚都被占领,还不早点逃出去,又回来干什么呢。

    他一笑而过,没有理会,因为这里有他最重要,最牵挂的人,他必须要找到她。此刻他的脑海里没有民生,那是他最为重要的事业。没有裴家,那是他最为重要的家人。仅有的也只是那个娇小的身影。六岁那年他带她走出黑暗,就答应过她将永远守护她。如今枪炮齐鸣,硝烟弥漫,他闯过枪林弹雨,势必要找到她。

    奉天城内已毫无秩序可言,手无寸铁的百姓只能选择逃命,也不乏趁乱投机的人。到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

    元谦的目标很明确,他穿越人海,冒着炮火硝烟,和承宇一起来到了鹿鸣饭店。然而,此时的鹿鸣饭店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

    元谦打算硬闯,却被承宇拼了命的阻止了.他抱着元谦,苦苦哀求:“少爷,您这么进去,若是泄露了身份……要是陶陶小姐没见到,您再…..还请少爷三思啊。”

    元谦看着跪在雨中,抱着他的腿,阻拦他进去的承宇,心里焦躁烦闷。“我都来了这里,哪有不进去的道理,况且……”

    “我去……”承宇打断他,“少爷,不到万不得已,您一定不能进去。”承宇呼天抢地一般。

    看着他这麽真心为他的份上,元谦实在不忍心伤他,僵持了好久他才勉强松口:“有消息就来通知我。”

    见他终于松口了,承宇松了一口气,起身站了起来,也顾不得自己狼狈的样子就冲了出去。

    “多加小心。”元谦不忘叮嘱。

    “放心吧,少爷。”承宇回头,咧嘴笑了。

    承宇进去后,元谦只能找个角落等他的消息,雨水浇注到他的身上,刺骨的凉,此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然而他却没有时间考虑这些。等待是漫长的,焦灼的。他只希望能有个好结果。

    过了一会儿,枪声歇了,他听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整齐划一,他知道那是日军的部队,他大气不敢喘,躲进更深的黑暗里。

    又过了一会儿,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元谦怕是承宇,便一步一步的走出黑暗。承宇低声的,叫着:“少爷……”元谦应了一声,他这才松口气。

    “少爷,好消息是陶陶小姐不在这里,坏消息是,跟着的人消息也断了。目前没办法判断他们在哪。”

    承宇不敢看元谦的眼睛,低着头自责起来。

    “我知道了,我们再想办法。”

    “可是少爷……要是等日军完全占领奉天城,咱们再出城就麻烦了。”

    “我何曾不知道。”元谦此刻是心急如焚,人也烦躁了起来。

    “这黑夜的,怕就怕我们在城内,小姐出了城。”

    元谦焦躁起来,“跟着的人可还有别的联络方式?”

    承宇支支吾吾的道:“这…….恐怕也得明日才能知道。”

    “就怕夜长梦多……”元谦又四下看了一眼四周,黑漆漆的,炮火声倒不似先前那么强烈了。然而,这并不能称为好事。恐怕是奉天城的警察也多半是牺牲了。

    “我们先在附近找找……若无踪迹也只能从长计议。”顷刻间他就做好了长远的打算。

    眼下没有办法,承宇虽然想劝,却也只能由他去,不让他试一试怎么能行呢。只是期盼老天保佑,陶陶小姐平安无事。

    陶陶实在是走不动了,大雨倾盆更是加重了负担。六岁那年的恐惧之感再次袭来,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让她倍感胆战心惊。

    她听见了走近的脚步声,蜷缩在一处,身子瑟瑟发抖,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她恐怕是真的要葬身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元谦是怎么也没预料到他的运气会这麽好,他和承宇为了躲避日本人,特意选择黑暗的胡同走。一道闪电划过夜空,他看到了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陶陶。

    他是真的不敢相信,如果他没有走那条路,他还会不会碰到陶陶。那种失而复得的欣喜之情,全被眼前她胆战心惊的样子而取代。他疼惜的望着她,心里百转千回。他一句话都没说,走近了她,单膝跪下去拥抱住她。

    还是承宇吃惊的叫了声“陶陶小姐。”

    陶陶也不可置信一般,刚刚还在心里想着念着的人,这会儿就如同天兵神将一般,站在了她的眼前。

    她痛哭出声,最后的那一点力气也被她消耗光了,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有不断的痛哭,哽咽......

    他的哭声搅动着元谦的心,揪着一般的疼。他弯腰将她抱在怀里,心底柔软的一塌糊涂,她是他失而复得的宝贝,他一定要加倍的呵护。

    此刻,她在他的怀里,泪水模糊了视线,她从没觉得自己的运气是这麽的好,她贴紧了他的胸膛,千言万语,都难以表达此刻的激动。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一般,什么都没说,就只是对她微微一笑。

    哪怕这辈子的好运气都被消耗掉,他也心甘情愿,因为只有他知道,找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是多麽的踏实。

    看到这一幕的承宇也默默的流下泪水,要知道失去陶陶消息时的元谦的那种焦躁,无助,恐惧,煎熬他都感同身受,如今感谢上苍,让他们就这麽的相遇,他不知道要感谢谁,甚至是在心里将所有能想到的神仙菩萨都拜谢了遍。人说种善因,得善果。或许是因为他得少爷一直做好事,感念苍生,老天爷不忍心折磨他,所以才让他不费力气得找到心爱之人。

    他还沉浸在相遇的激动之中,元谦已经抱起了陶陶,“去医院,陶陶发烧了。”

    “少爷......”承宇忙拦下了他,“现在去医院......恐怕......找到小姐,我们应该先出城。"

    元谦犹豫了一下,将手覆到陶陶的额头上,很烫。陶陶此刻虚弱的道:“我想回家。”这里她是一刻也不想待的。

    “还能熬住吗?”元谦柔声询问。

    陶陶点点头。

    “好,我们先出城,出城后,二哥就带你去看医生。”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