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83章 姐妹情断
    元谦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前,桌上一张化验单,是永谦从南京寄来的。母亲的病情并没有想象中的好,永谦怕她承受不住还一直瞒着她。

    想着母亲曾经那么美的一个人如今就上了年纪,身体更是不如从前,而他们却还没来得及尽孝。永谦的意思是要让之谦回来的,来征询他的意见。

    他将这个化验单拿给了一位专科医生看,对方建议他保守治疗,虽无治愈的可能,但最起码可以控制。而给之谦写信的事就交给他了。

    元谦趁着空闲的时间写好了信,他拿起怀表本想看一眼时间的,可照片上的人儿正冲着她微微笑着。他记得,他成人礼的生日礼物,父亲买了一部照相机送给他。那会儿这东西可不易得得,他跟个宝贝似的。最先想到得就是要给陶陶看看。

    两个人捣鼓了一阵子,他拍了好多的照片,下人的,父母亲的。等到照片洗出来的时候他悄悄得留下了一张。陶陶还问他不是给她单独拍了好些张吗,怎麽一张也没有她单独的。他骗她说拍的不好,照相馆的师傅没给洗出来。她还失望了好一会儿。

    然后那张被藏起来的照片被他做成了小照片放在了怀表中,跟随他这麽多年。有一次陶陶非要抢他的怀表,他吓坏了,怕她发现,不惜得罪了她,因为这件事她还和他赌气了好久。即使最后他买了另外一块一模一样给她算作赔罪,她还是记着这件事。

    她就是这样的,看起来是大大咧咧的性子,但其实也是十分记仇的。就像那天发生的事,他到真的希望她会生气,和他吵和他闹。然而,她却一点都不在乎。她那天的笑容确实是刺痛了他。那完全不在乎的样子,让他顿时绝望起来......

    永谦来信说陶陶已经报考了美国的韦尔斯利女子大学,这其中少不了韵宜的牵线搭桥,他知道,韵宜就是从这所学校毕业的。

    他不知道该说甚麽,永谦的意思是既然她已经决定了,不能因为母亲的病情耽误了陶陶的前程。这个时局能出国也不见得不是一件好事。

    他心底是赞同的,但却总觉得难受,他知道他可能真的要失去她了......他的心硬生生的就被挖了一块儿,怎能不痛......

    他正兀自消沉的时候,有人来敲门,他收起了怀表说了一声,“进来。”

    “二哥哥......你这会儿还没睡呢。”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已经传进来了。刘美琳端着茶碗,推门进来了。

    见到她,元谦到吃了一惊,“这会儿了,你怎麽来了?”元谦起身去接她手里的茶。

    刘美琳没做惯这种事,端着的茶碗颤悠悠的,元谦生怕这丫头一个不小心摔了杯子。

    元谦接了过去后,美琳甩甩手,还挺沉的,看来得多练习几次。她心理盘算着,然后才开口回话:“亦昭哥哥来干妈家里,说你最近忙得紧,身边没有人伺候着,正好我放假了就和他讨了这份差事。”

    “你别听邵亦昭胡说,我这不缺人得,既放了假就回去看看你父母亲。”

    “其实不是的,是我自己有私心,我的国画没及格,想让二哥哥帮忙指点指点。我知道你忙,我保证,绝对不捣乱,有空的时候我再来找你。”

    元谦思忖了一会儿,“既然这样,那就每日的清晨,我教你一个时辰的国画。”

    “太好了。”美琳高兴的险些就要手足舞蹈起来了。

    其实,这是承宇和既明商量的的结果,两人害怕元谦一直这麽消沉下去就想着给他个人说说好。左思右想想起了刘美琳,毕竟这小姑娘在元谦那也是能说上话。所以二人也就没耽搁,去找了邵亦昭。

    这小姑娘倒是没有令人失望,自她来后元谦每日的清晨都会准时的教她一个小时的国画。小丫头也很有办法,元谦倒是比先前乐观了一些,话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陶陶回到上海后就开始忙了起来,之前大嫂介绍的几个学校,她最后选择了韦尔斯利女子大学,在韵宜的帮助下,报名很顺利,只是接下来要准备入学考试。

    她语言不过关,所以特意去请教系里的美国教师。平时放假她就去老师家里补课。为了练习口语,她的老师偶尔也带她出席一些联谊活动。

    一次在大世界的活动,她也跟着去了,其中一个美国外交官几杯酒下肚后就来了兴致,非要点歌,还指明要大世界的当家头牌。

    大世界自然是不敢得罪这样的贵客,所以急忙的去请。陶陶并没有放在心上,装傻充愣的陪在老师的身边不言不语。

    不一会儿的功夫,大世界果然派人来,门哗啦的开了,进来了一位打扮妖艳的舞女。看到来人,陶陶拿在手里的筷子险些掉在了地上。

    她是怎麽也不会想到这人居然是孟瑞华。孟瑞华见到她也愣了一下,不同于陶陶的惊讶,她倒是很快就恢复了神色。提着裙子深深一福。然后就唱了起来。她的歌声确实是动听的,也不怪人家都称她为小黄莺。才几日的不见,她就似变了一个人。那摇曳的舞姿,时不时抛出来的媚眼,与美国教授大方的互动,甚至也不排斥别人的劝酒。而对于旁人若有似无的揩油,她也能处变不惊。

    陶陶实在是坐不住了,这还是那个曾帮助她不惜砸了自己饭碗,也不让人伤害她分毫的孟瑞华吗?

    陶陶待不下去了了,她趁着别人不注意,悄悄地躲出去了,而她的离去却也没能逃掉孟瑞画的眼睛。她眼里闪过狡黠,心里暗自发誓,她的不痛快,她会让裴家的人加倍奉还。

    两人的嬉笑声,还在耳边飘荡着,可如今她们却陷入了如此尴尬的境地。看到她的搔首弄姿,陶陶万分心疼。她的好姐妹却沦落到这般境地,她没有姐姐,裴家是三个兄弟,所以总是将孟瑞华当作亲姐姐一般对待。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她们也是.......可人生又哪有南无多如果呢?

    她的二哥那么克制的人,怎末会?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她是怎麽也不会相信。那天的情形,二人衣衫不整.......心又被撕扯了一下。那样的情景即使甚麽都不做,也逃不掉,推脱不下去的。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使得孟瑞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她本想问一问的,可她又以什么样的身份来问呢?又有什么理由可以干涉。而她又能帮助到她什么呢。

    她不知自己站了多久,寒意透骨,脚都冻得的麻木了,就在她想着要离开的时候,一件大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她个子矮些,大衣罩在她的身上到显得她更加的小了。以前,她就是喜欢穿元谦的衣服,他大大的衣服穿罩在她的身上,那熟悉的味道覆在她的身上,既有安全感又温暖。而这个时候,他就微笑着宠溺的摸摸她的头。扯着长长的袖子将她提起来。他的笑就印在了她眼中。

    如今这怎麽也不会是元谦,因为衣服上那股子味道沾着脂粉,还有香烟的味道,陌生又清冽的。她微微微皱了眉。

    一回身,张楚逸叼着香烟,眼中带着笑意正看着她。

    陶陶退后了一步,对于他,虽然见过几面,但是却从没有交谈过,而那一日那拥在一起的身影又浮现在脑海中,还有报纸上那些传说的手段,让她怎麽也不会觉得他是良善之人。他那**裸的打量的神色,令她想到了危险,她就不想和他有片刻的交集。

    她忙扯下了那衣服,和他保持距离。张楚逸也不恼,好像早就料到了她会这麽做一般。迈步向前,伸手就接过了他的衣服。

    他掐灭了香烟,只拿在手里,“裴小姐,好像是很怕我?”

    还不待陶陶开口,他一低头然后看看夜空,咧开嘴角就笑了,“裴小姐怎的如此好兴致......这也无清风明月的,是什麽入了佳人的眼?”

    他都在那观察她好一会儿了,烟都抽了三四支了,她还没发现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他是一个没有耐性的人,身后的侍者本打算过去赶人的,因为他的这位老板近来心情不好,大多数时候都喜欢独处,很不喜欢别人的打扰。

    他挥挥手,阻止侍者,饶有性质的观察起了眼前的美人。这个让裴元谦魂牵梦绕,让陈允和妒忌发狂的女人,到底有什麽出奇之处呢?

    美,倒是美的,却不是他中意的,他的心早就被陈允和收了去,想起陈允和,他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那个女人,他一见倾心的女人,居然为了别的男人流泪,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放她离开。

    他这一番话听在陶陶耳中,带着挑衅和调戏,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儿了。她又看了看他,淡淡的一句:“失陪了,张先生。”

    张楚逸到没有阻拦,还很绅士的示意她随意。陶陶没有预料到他居然就这麽放她离开,想到他的危险,她就加快了脚步。

    可她才刚走了几步,他的话就传了过来:“收下小黄莺,是我最近做的为数不多的几件事中最正确的一件。”孟瑞华给他的大世界创造了不少收益,她是一个很会利用自己的女人。

    陶陶顿住,回身看他,胸口已经堆积了愤懑,他又说:“裴元谦也真够狠的,不过一个女人罢了。”

    陶陶不想再听到更难听的话了,她加快脚步离开。今日穿的礼服,又特意配的高跟鞋,因为仓惶,不小心崴了脚。这一下真的是痛彻心扉,眼泪都掉了下来。可她并没有停留,跌跌撞撞的走了.......

    张楚逸看着那一瘸一拐的背影消失,眼中露出杀意,他的计划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