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77章 宴会上的心里暗示
    孟瑞华看了一眼元谦,他也正沉浸在小宝的琴声中,要知道,小宝也算是他手把手亲自教出来的,如今,这个孩子进步这麽大,他应该很欣慰吧。

    乐器方面,她是没有这个天赋的,本来生活就困难了,家里能让她来念大学已经实属不易了,学个乐器,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了。

    她看看身边的陶陶,又看看元谦,她又怎麽能和他们相提并论呢,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一开始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了。所以这也就是为甚麽那么多人挤破了脑袋也嫁入豪门的原因。即使做妾也在所不惜。

    元谦会弹钢琴她是听陶陶说的,他还不懂元谦的心意,所以总是埋怨元谦对她的苛刻,其实现在想来,那会儿她提起他语气中就带了一丝不一样的情愫。

    虽然是在控诉,但是也夹杂着一丝甜腻。如今想来,她说的讨厌,其实就是情人间的嬉笑怒骂吧。

    真正的亲眼看见元谦弹钢琴是在渝都的一家酒店。那会儿因为商务书局对涪陵小学的赞助有一些细节,需要和他沟通一下。

    她因为公司里的事来晚了,她害怕他等急了,特意花了昂贵的租车费来这的,下了车,她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和他约定的地方,却不见他的人,此时正好大厅里传来了熟悉的钢琴曲,这首曲子,她常听的,因为陶陶最爱弹的就是这首曲子,水边的阿狄丽娜。

    她和她说过,这首曲子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曲子,这首曲子,似乎于她而言包含着无尽的往事,这段曲子背后的故事,也是她讲给她听的。

    在希腊神话里有一个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孤独的国王,他雕塑了一个美丽的少女,每天对着她痴痴的看,最终无可避免的他爱上了那个雕像,他向众神祈祷,期盼着爱情的奇迹。他的真诚和执着感动了爱神,赐给了雕塑生命。最后国王和少女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是一个美丽又充满希望的童话故事,可如今她远远的望去,他一个人孤独的背影,不禁让人心疼。她不懂,但是也能听得出那琴音里的寂寥和迷茫。

    她很想冲过去去给他一些鼓励,但是碍于身份的关系,她就只能远远的看着,也更不敢胡乱的揣测。只是在一次次的接触后,她才真正的明白了他心底的热忱。这份热忱于她无关,全都是远在上海的陶陶,他的事情很多,多的几乎没有一点私人的时间,但是一旦遇见她,总是会想法设法的聊上几句,其实她知道,他只是想从她口中知道陶陶的消息。

    一开始,她还很乐意和他说一些陶陶在信里说的趣事,有时候甚至还是会当着他的面读一读陶陶的来信。其实,他们二人都在想方设法的通过她来了解彼此的信息。

    她读信的时候,他总是微笑的认真的倾听着,时光就仿佛静止了一般,他的笑是那么的好看,又让人心动......

    如今,陶陶来了,他不说,但是她知道他心里一定是高兴的,因为她才是他心底的那份牵挂。

    一曲终了,雷鸣般的掌声送给了小宝,邵亦昭推推元谦,“还是你有眼光。”

    元谦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小宝向观众致谢后,就小跑着来到了陶陶的身边,“陶陶姐姐,我带你去看母亲。”

    “好呀。”陶陶当然乐意。

    她和允和,瑞华说了一声抱歉,就被小宝牵着去了酒店的后方。这个孩子这麽做是不符合礼数的,元谦都没有说什麽,陶陶更是愿意配合,谁也没有拦阻。

    这时又有人过来和元谦打招呼,允和就和孟瑞华怕干扰元谦所以就离开了。孟瑞华本打算去找自己的同事,允和却叫住了她。

    “孟小姐......我们聊聊?来这好久了也没机会和你单独谈谈。”

    陈允和天之娇女,怎麽会想和她聊一聊,孟瑞华明白她这是摆明了有话说,所以也就没有拒绝,回身微微一笑,“好啊,二少奶奶。”

    两个人寻了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随陶陶叫我二嫂就好。”

    孟瑞华微微一笑,并没有这麽叫,允和看的出这也是一个有想法的,所以也就没有勉强。

    “元谦忙,在家的日子很少,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你们这些合作伙伴们多。不管怎样,还是要替他说一声谢谢的。”

    “您客气了,二少爷是做大事的人,我们也不过是尽绵薄之力而已。”孟瑞华回答的天衣无缝。

    “但是,他在外面还是要有个人照顾的,虽然既明和承宇都是自己人,对他也极为上心,但毕竟是男人,总是不如女人心细。”

    允和拿起桌上的红酒晃了晃,抿了一小口。孟瑞华淡定的样子,到是让她不得不刮目相看。

    “如今虽然也主张一夫一妻制,但是,你看不还不是三妻四妾的,不说别人就说我那哥哥,不也是刚刚纳了个小妾。我虽然是受西式教育的,但是这一点还是看得通透的。”

    孟瑞华心里紧张了起来,她不知道允和和她说这话的意思是试探她还是有别的意思,但为了不让自己太过失态,她坐的绷直,听她把话说下去,

    “将来若是元谦看上了谁家的姑娘,不管出身如何,我也是赞同的。”允和的一番话,在孟瑞华的心上起了涟漪。

    此时一阵喧哗声传来,是刘湘和他的夫人到了,元谦和邵亦昭正将他请进来。跟在刘夫人身边的正是北涪村村长的女儿刘美琳。

    刘美琳比陶陶还小两岁,平时也是二哥哥的叫着,孟瑞华是十分讨厌这个女孩子的,因为元谦对这个女孩似乎是很宠爱,起初她以为是因为她是村长女儿的关系,元谦在北涪立足,还要仰仗刘家,但是慢慢的相处下来,她才知道,似乎并不是。

    许是因为她的单纯,年幼,元谦才会多了一份耐心。有时候他对她的耐心让陶陶看了都会吃几口飞醋,更别说是她了。

    允和也看过去,自言自语的叹息一声,“年轻就是好.......那个女孩子,你也认识吧?”

    孟瑞话点点头。如今的渝都又有谁不认识这个女孩子呢,其父因为和刘湘同宗,再加上北涪的建设,被刘湘破格提拔。正因为元谦对她特殊的关系,刘夫人大小宴会都带在身边,大有作为女儿对待的意思。

    “我初见这孩子也十分的欢喜,总觉得亲切,却也说不出缘由了,后来承宇提醒,我才恍然大悟,这孩子倒是有些地方和陶陶很像。”

    孟瑞华醍醐灌顶,好像所有的不可思议的画面都解释的通了。

    “你也知道,陶陶自小就和他二哥哥亲近,元谦又是个念旧的人,这孩子又和陶陶年纪相仿,总是有共同话题的......”

    允和的一番话,就像是一根刺扎在孟瑞华的心上,她终于明白了允和的意思,她是不在乎元谦纳妾填房,但是不管怎样也轮不到她,因为眼前还有个刘美琳,而她却甚麽都不是,一个破落户而已,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允和,拿起酒杯,示意孟瑞华,“听人说你个极能干的丫头,像你这样的人在元谦的身边,我才放心。若是摆个花瓶,不但帮不了他,还要他时时的分心来照料,这是才是让人头疼的。”

    孟瑞华震惊的眼神看着允和,她说了那麽一堆,她本以为是给她难堪的,可如今她的意思好像又是鼓励她的意思,她实在是看不懂这个女人了。

    就在她犹豫之时,允和站了起来,“刘夫人来了,我得过去了,你去找陶陶吧,这酒喝多了就容易醉,今日的话你就权当是我一时的醉话吧。”

    孟瑞华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允和和刘夫人贴面打招呼,举手投足间一派女主人的气派,她哪是喝醉了酒,恐怕此时,最清醒的人就是她了。

    她还来不及思考允和为何会和她说这些话,又为何会选择她,陶陶就过来了,“瑞华,想甚麽呢?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了。”

    “哦.......”孟瑞华知道自己失态了,忙咳嗽了一声掩饰,“二少爷今天好像喝了不少的酒。”

    “是吗?我才走了一会儿,他不是一向不胜酒力的,怎麽也不怕喝醉了?”

    “高兴吗,你看看今天来的都是甚麽人,一个温泉公园的奠基仪式,就吸引了这麽多上流人士,还不是冲着裴元谦这三个字。”

    “哎呦.......你说话的语气好像我二嫂啊。”陶陶一句无心的话,却让孟瑞华心虚了起来,她看了眼远处的允和,她自信端庄,游刃有余的样子,确实是她无法企及的。

    “我们去跳舞吧。”陶陶拉着孟瑞华,走出角落。

    “你去跳吧,我刚才吃了酒,有些头晕。”

    她是没那个心情了,允和的话敲在她的心上,让她难以消化,她得出去透透气,消化消化。

    “好吧。”陶陶扫兴的松开了她的手,恰此时邵亦昭过来邀请她跳舞,她这才放了孟瑞华。

    “我二哥都喝了一晚的酒了,亦昭哥哥你也不拦着点。”

    “我怎麽没拦着,拦不住啊,今儿他心情好,就让他去吧。”

    “哎,我二哥交到你这个损友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邵亦昭轻点陶陶的额头,“好你个小丫头,没心没肺的,民生有今日的成就的可不止是他一个人的。”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亦昭哥哥。”陶陶咯咯的笑出了声。

    “既然知道,那怎麽报答我?”

    “嗯?陪你跳舞一支舞怎麽样?”

    “一支 哪够,最起码得三支以上.......”

    “我可是轻易不答应人跳舞的......”

    “好吧,你说的算。”邵亦昭心甘情愿的认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