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75章 风波前的平静
    元谦经过实地考察利用温汤峡的温泉、森林、山川等自然景色,以温泉为中心,亲自设计布置,同时募捐资金,率领峡防局官司兵前往开荒整地,筑路修池,栽花植树,营建亭宇,意图修建嘉陵江温泉公园。

    项目启动时,民生公司举办了一场奠基仪式。这场宴会汇集了各界人士,举办宴会的点子还是邵亦昭想出来的,目的当然是为温泉公园造势,更能募集一些资金。

    陶陶当然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所以她没有和元谦提前打招呼,只是和邵亦昭私下沟通了,就来了渝都。

    元谦,邵亦昭,和民生的几个股东一起开会研究这一次的酒会事宜,这事元谦是不管的,他全部都交给了邵亦昭去办,这方面他也不擅长。这他来参加这次股东大会的目的可不只是这一件事,因为他已经瞄准了几艘军轮,下一步就想兼并这几条轮船。所以想听听大家伙的意见。

    元谦有这个想法,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了,就是因为现如今川渝上下游的轮船良莠不齐,军轮又经营不善,持续亏损,他看准了这个时机,只是,兼并军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想买,人家可不一定卖。川渝地区,表面上大家都支持刘湘,但实际还不是自己有自己的小九九,况且因为之前清剿匪患的事已经动了不少人的利益,所以这事,也是盘根错节,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会上大家对元谦的这个想法是赞成的,但是不建议去冒这个险。即便,他有峡防局局长的身份,但是步子还是不能迈的太急,最后也只是从长计议。

    还没宣布会议结束,邵亦昭就坐不住了,“这事儿,一时半会也定不下来,今儿先到这,我还有事,先走了。”

    元谦见他形色匆匆的,想着是有急事的也就没有拦着,只是邵亦昭刚走到门口元谦就叫住了他,“亦昭。“

    “啊?”邵亦昭心虚的回头,生怕他问起来,他没法回答,最主要是在他面前,他撒不了谎。

    “你的衣服。”

    邵亦昭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时着急,大衣都忘记拿了,他又转身回去去取了大衣,连围脖也没来的及戴人就风风火火的消失了。

    元谦摇摇头,也没有多想,结束了会议后,回到自己的住处。

    民生公司的办公楼搬到渝都后,他也在渝都租了一间公寓,自始至终都没有去过允和买下的年间公寓。

    碍于允和的脸面,他并没有阻止允和从那搬到公寓来,两人人前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妥,人后,还是各睡各的,允和,用尽了办法,元谦从不越雷池一步。

    这些对允和而言也算是不错的了,毕竟,他不会对她冷言冷语,也不会甚麽都不说,如今,他也能听听她的意见,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时间会改变一切的。她坚信......

    这次的酒会,她也帮着出谋划策,也尽力的帮着元谦笼络了许多人,她相信,她会是他的得力帮手的。她不求他的感激,只希望尽自己的一份力足以。

    元谦回来换衣服,之前就说好了的,他回来接允和一起去酒会的,允和当然乐意等待。

    所以二人携手而来的时候,还是羡煞了很多人,陈书浓的二姨太看着眼前的二人就在陈书浓的耳边小声嘀咕:“这一对真是赏心悦目的,恐怕换做个女人都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

    陈书浓哈哈一笑,“元谦的妻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你还羡慕人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外人不过就是凑一热闹,闲话几句,真实的谁又知道多少。”

    二姨太撇撇嘴,他甚麽时候这麽有见地了。

    元谦一进来,就是各种应酬,这样的场合,刘湘都亲自携妻子前来,他当然不能有所怠慢,只是,他疲于应付之时,想起了邵亦昭,在大厅内巡视了一圈也不见他人。

    还是承宇说,看见他去码头了,说是接重要的客人。能劳邵亦昭亲自去接,这人的身份也是不一般的。一会儿就能看到,元谦也就没有多想,继续去场上应酬。

    酒会已经开始了,邵亦昭才姗姗来迟,他接的不是别人,正是罗陶陶。看到他挽着陶陶的手出现在酒会上的时候,允和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因为,只要是陶陶已出现,她充满希望的生活就又会被打乱,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开始惧怕她,惧怕她的出现,惧怕元谦和她的单独接触,所以他回上海,她也派人跟着。他的一举一动,尽在她的掌握中。

    她从没这麽的希望陶陶消失过,有了这种想法后,她都开始害怕起来,她害怕某一天她会变得自己都讨厌自己起来,更害怕会因为嫉妒伤害这个单纯的女孩。

    但是,当她又一次看到她出现的时候,那种嫉妒的感觉又一次的浮现出来的时候,她才知道,她有多麽的在意,她就是一根刺,这根刺她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将她剔除。

    有些人并不认识陶陶,但是涪陵的孩子们却都认识她,小宝作为表演嘉宾也被邀请了,几乎一年没怎麽见面了,小宝已经进步了很多,这期间,他和家人搬了家,一家人都来到渝都安家,而大姐也和丈夫团聚了,大姐的丈夫还成为了民生轮船上的骨干,一家人对元谦十分的感激。

    所以,当小宝看到陶陶的时候,激动的不顾身份,就冲了上来,“陶陶姐姐。”

    陶陶险些没认出面前的穿着西服扎着领结的小男孩。

    “是小宝。”邵亦昭小声的提醒着。

    陶陶这才恍然大悟,高兴的拥抱了小宝,“都长这麽大了。”她险些就没认出来。

    邵亦昭摸摸小宝的头,“一会给你陶陶姐姐亮一手。”

    “嗯。”孩子答应的爽快。

    “甚麽?”陶陶好奇的看着这二人。

    “先留个惊喜给你。”

    他不说陶陶也不强求,牵着小宝的手跟在邵亦昭的身后,“你妈妈呢?”

    陶陶和小家伙聊了起来。

    “妈妈和爸爸在后面忙着呢,我自个儿到前面来的。”

    “一会带我去看看他们。”

    “好的。”孩子高兴极了。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邵亦昭停下了脚步,陶陶这才抬头,元谦正看着她呢。

    “二哥......”

    “嗯。”他答应了,并没有责备她的意思,看样子心情似乎还不错。

    “没和你说,想着给你个惊喜。”邵亦昭笑嘻嘻的。

    “反正她从来就是这样的,也大了,管不住了。”元谦也不怕陶陶生气,实话实说。

    “不是的.......”陶陶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允和就走了过来。

    “陶陶......来之前怎麽也没说说一声。”

    “二嫂.......是我考虑的不周。”

    “安全到了就好了,只是你一个女孩子家,不提前打个招呼,万一路上出点甚麽事,我们也不知道。”

    “二少奶奶,放心,这一路我都安排人了。”邵亦昭帮助陶陶解围。

    “行,亦昭都这麽说了,我还能说甚麽呢?”允和的语气有点阴阳怪气。

    陈书浓的二姨太也过来和陶陶打招呼,之前陶陶在的时候,她没见到,只是常听人提起,如今见到了本尊,到觉得别人的话不虚,确实是个美人,也难怪,邵亦昭会这麽的殷勤备至。

    “小宝不是还有节目吗?”

    “是,二少爷.......”小宝听到元谦提醒,倏的松开了陶陶,跑向了舞台上,落落大方的对台下的人行了礼,然后才做到琴凳上,弹起了钢琴。

    陶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孩子,“小宝学会弹钢琴了?”

    “多亏了,元谦发现这孩子有这方面的天赋,就自己出钱资助他。这孩子造诣确实高,才一年就精进了不少。”

    陶陶偷偷看一眼元谦,他正聚精会神的听着小宝的琴声,面露微笑,似乎是对这孩子很满意。

    他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这一路,她在船上听的最多的就是民生的事,还有关于他的事,他的二哥在那些人的口中是了不起的人物。

    她听着都觉得无比的自豪,也发自肺腑的替他高兴。

    陶陶听的正认真的时候,孟瑞华悄悄的敲了一下她的肩头,她猛的回身见是孟瑞华,不禁高兴起来,“瑞华......好久不见了。”

    孟瑞华也十分高兴,“真的不够意思,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没有,是我不想麻烦你们的,就拜托亦昭哥哥的,之前他来学校看我,听说了温泉公园奠基的事情,所以才要来的。也是和学校请了假的。”陶陶压低声音,生怕元谦听到,责怪她。

    其实,元谦已经听到了,他嘴角微勾,假装没听见一般,他的举动被允和看在眼里。她悄悄的握紧了拳头,心里难受极了。

    孟瑞华一副了然的样子,这一年来,她借着商务书局志愿者的名义,辗转涪陵,渝都,在元谦的身边日渐多了起来,对元谦是越发的恋慕起来。

    接触的越深,越无法自拔,也知道了元谦和允和名义上夫妻关系,所以心里一直抱有侥幸的心里。这点,允和也看得出来,但是却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元谦怀表内藏着的照片,她亲眼看到了,才意识到陶陶在元谦心中的地位。因为孟瑞华和陶陶的关系,所以元谦身边的人也待她极好,十分的信任她,偶尔元谦不忙的时候,也会问她一些关于陶陶的事,其实她心里是抵触的,但是能和他单独相处,她愿意自欺欺人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