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73 章 进退两难的形势
    陶陶正襟危坐起来,看裴夫人的态度如此坚定,她知道这个事儿十有八九是定下来了。

    “大哥和二哥也同意了?”

    “他们管不住我的。”裴夫人拍拍陶陶的手,“咱们去你三哥那,他们两个也说不出什么。”

    陶陶“哦”了一声,裴夫人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那就几乎没有挽回的余地。只是以前说走都是气话,如今真的要走了,却有一点舍不得,突然间的好心情就消失殆尽了。

    天虹桥官邸是永谦成亲后裴公卿在南京置办的,他们夫妻二人虽然不在住,但永谦偶尔也作为私人宴请的地方。

    这次裴夫人过来后,永谦便将她安置在这,其实裴家在南京也有宅子,只是因为距离总统府远,永谦想让老夫人住的近一些,裴夫人为了让他放心也就听从了他的意思。

    元谦和允和先下了车,等着裴夫人和陶陶,车停下,裴夫人看着远处站在一起的二人叹息了一声,陶陶听得真切,这一声叹息,包含了太多的情愫。

    车一停下,允和就走上前来,亲自打开车门,扶着裴夫人下了车,“母亲您慢点。”允和小心翼翼的。

    “好”

    陶陶跟在二人身后,亦步亦趋。允和回过头来看了眼陶陶,就笑了,“母亲,您看那几个军官怎么样?我看啊,对陶陶好像都......”

    陶陶跺跺脚,急红了脸,“二嫂......”

    陶陶抬起头,看了眼元谦,他也正看着她,脸上还带着笑,这一整晚,他们都没有机会说一句话,而她甚至连看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他忙着应酬,她也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对这些个夫人小姐,还有那几个军官。

    数月不见,他更加的瘦了,人倒显得清冷些,以前这个词她总是不会和他联想到一起,相比起从前人也是越发的沉默了。

    她很快移开了眼睛,低下头,掖了下鬓角的碎发。

    裴夫人,“你呀.....有这个心思,还不如赶快给我生个孙子。”她这一声很大,身边的丫头婆子,甚至是远处的元谦都听得一清二楚。

    “母亲.....”这次到轮到允和不好意思了。

    允和抬起头看了眼元谦,他不动声色,没有任何表情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灰意冷。这段日子,她是在渝都,可是两个人见面的次数也是能数的过来的,起初,他到涪陵,她也跟了过去,那里的环境,她不是克服不了,而是实在是不方便,村庄,道路都在整修,她去了,有一些人想要讨好元谦的人就对她特殊对待,他知道后很不乐意。

    说她占用了民间资源,搞得他很被动,本来她是来照顾他的,反倒是给他添了麻烦。她心里其实很过意不下去。

    后来他到渝都商谈办教育馆的事情,她也跟着去了,这期间一直住在一家酒店内,她是不知道的,后来听人说,他每次来都住在这的,这里的环境说不上是最好的,但还算是干净的,只是却不太符合他的身份。其实又有什么不符合的,她都亲眼见识了他在涪陵住的的环境了,只是若不是亲眼所见,那样的一个人,她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足见他是吃了不少的苦。而且,他和那些农民几乎都是平起平坐的,那些孩子和他也亲,他也从不嫌弃他们,有好几次她亲眼看见的,那些孩子脏乎乎的小手就印在他的长衫上。她叹息一声,换作他的哥哥,恐怕是绝不会再穿第二次的了。

    听说她来了,陈书浓特意带着二姨太来了,他的这位二太太经常陪着陈书浓出席重要的场合,也是见过一定世面的,两个人倒也算是投机。后来经过她的介绍,她在渝都看中了一栋别墅,房主因为要出国急着卖,又因为二姨太的关系,所以价格也相对便宜些。她本是想等元谦回来一起商量商量的,但是他因为民生公司的事情又回了上海。等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将房子买了下来。

    她本是打算给他一个惊喜的,可他却一点都没领情,他说,民生还在起步阶段,别人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他怎末就能先享受起来。

    她说,这是她的私房钱,她只是为了他能生活的好一点。不说这还好,说了这些,他就和她提离婚的事情。那栋别墅他至今也没走进去过......

    允和抬起头看了一眼元谦,他的眼神全都在陶陶的身上,似乎是根本就没有将裴夫人的话放在心里一般。她心里不是滋味起来。

    她从没这么嫉妒过一个女人,而这个让她万分嫉妒的却还是个小丫头.....

    刘美琳对元谦的心思,她一眼就看穿了,她整日的围在元谦的身边,二哥哥,二哥哥的叫着,陈书浓的二姨太看见了,也还有意无意的劝着她,男人三妻四妾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牢牢的抓住他的心,甭管他娶几个,总是会记起你的。可,她再清楚不过元谦的心思了,那小丫头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再说不过就是个黄毛丫头,她总是不放在心里的。但是,陶陶却不一样,就像是一根刺一般,让她难受.....

    几人进了屋,刚坐下,外面就下起了雨,听着雨打窗棂的声音,让人莫名的心烦,裴夫人在客厅里略坐了一会儿,就说累了,陶陶扶着她上楼休息,允和也要跟着的,却被裴夫人拦住了,“让陶陶伺候我就行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允和,这才没有跟着上去,看着二人上楼后,她又回身看了眼元谦,他仍旧坐在那,似乎没有回房的打算,她就出声问了一句:“上去吗?”

    良久后,他才缓缓开口,“你先休息吧,我还有点事......”说着便将报纸摊开,坐在那看起了报纸。

    她看了眼落地钟,已经很晚了,他这么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不想上去的意思。

    “母亲在,你非要我这麽难做么?”允和终究还是将郁结在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元谦倏的站了起来,“母亲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意思。”

    允和眼见着,那一整张报纸落在了地毯上,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声音,元谦经过她的身边,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裴元谦.....”她的尊严,一次次的被践踏。如今他就是在裴夫人面前也懒得去表演了。“你不愿意可也改变不了什么。”

    元谦顿住,回身望着她,“你何苦要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的人,不是我,一直都是你......母亲的心思,你再清楚不过的了。”允和手我握成拳,既然已经摊牌了,她也就顾不得那麽多了。

    元谦听了这话果不其然怒火中烧,“所以你揣测了母亲的心思,怎麽的都不肯离婚?”

    “是......”如今她也不用瞒下去了,到了这份上还不如敞开天窗说亮话了“当初我们无意却还是牵绊在一起,如今,你无心,可我却有意,所以我不惜和家里翻了脸,只希望能你好好过日子......你不是也答应了的吗?可后来你又反悔了,至于为甚麽会反悔,我也再清楚不过的了......你心里装着的东西我想知道,但有一句话,如今,恐怕就是我想离,你也不能够的了,我们的这段婚事,起初不是你我说了的算的,如今就更不是了。”

    允和的一番话正中元谦下怀,眼下的形势本就烦躁不堪,如今就更加的郁闷了,永谦和赵康平握手言和,之前一直依附于赵家的陈家,如今也是如日中天的,而眼下南京的形式,永谦言语中也是要他和允和维持夫妻关系的。

    这一次允和和他一起来南京,多多少少也是有给陈家面子的意思。元谦本就为这事心烦,后来陶陶来了,韵宜又极力的撮合着她和那个空军少校的事,他知道这事多少都有永谦的意思,当初因为陶陶他和永谦关系已经僵了,这些年才有所缓和。如今,却又弄这麽一出。

    他舍不得,却又不得不舍弃,陶陶之于他就是心底不能言说的痛......

    雨越下越大,狂风乱作,吹的树叶哗哗作响,他三两步的上了楼梯,全然不去理会允和。走到拐角处,碰到了陶陶,也不知道她是刚出来,还是已经听了很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疾走几步,回了书房。

    陶陶愣在原地,他们的说话声那麽大,她其实不用特意听,已经听的清清楚楚了,其实她早就该明白的,像他们这样身份的人注定不能婚姻自主的,她已经很好了,几个哥哥没有逼迫她,而且还一直将她保护的很好,虽然当初赵康平......那也是她自己选择的。

    换作她来选择,她恐怕也是会为了裴家,放弃自己的生活。眼下,出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这样一来,她的幻想,恐怕就真的只是幻想了,这样也好......只有他好就好。

    她转身回了房,只是一夜无眠,下了一夜的雨,一早起来,推开窗清新的泥土气息铺面而来。草坪被冲刷的干干净净,似乎又焕发了生气,她收拾妥当,去了裴夫人的房间,却不想她不在。佣人说老夫人一早就出去散步了,二少奶奶早起陪着的。

    允和,这个儿媳妇确实做的尽职尽责。

    陶陶便下楼来,信步走到餐厅,元谦却静静的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他的旁边是叠的整整齐齐的报纸,好像是还没打开一般。

    想起昨晚的事,她到不知道要怎麽做了,刚迈出的脚要抽回来,元谦却抬起了头。

    “起来了.....”他倒是很自然的和她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