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73章 好久不见
    裴永谦和赵康平是否会面陶陶不得而知,只是赵系随后通电全国,在政治经济独立的前提下甘愿接受楚系的整改,并对楚系俯首称臣,并一致对外。

    帝国主义虎视眈眈,国家主权尚不完整的前提下,赵康平的举动赢得了全国内外人士的赞颂,被称为时代的英雄。许多媒体,学者对其大加称颂。这件事对赵康平而言也算是一件幸事吧。

    这件事之后,不管是赵康平还是裴永谦都没有来找她,只是分别收到了两个人的来信,大致意思都是一样的,不想扰乱她平静的生活。她知道其实也都是保护她的意思。

    这一仗是裴永谦自接管楚系以来打的最漂亮的一仗,楚系在形式上完成了统一,这是多少当权者想实现而实现不了的梦。

    有人说,裴永谦的运气好,赶上了好时候,对于质疑声,永谦没有理会,当然也不乏一些拥护的声音,有人说,楚系和赵系的一战在所难免,楚南雄或者是赵世明,恐怕都会以武力举行,眼下中国的形势,本就不适宜再有内战,如今,裴永谦和赵康平和平解决,这对以后的对外积攒了实力,同时也使百姓免于战乱之苦。

    两股声浪,议论不停,而当事人永谦却已经置身事外,和楚韵宜悄声的回了江南的裴家。

    如今两个人的身份地位与往日不可同日而语。身边的护卫都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当然二人能回来,这对裴夫人来说可是极为欣慰的一件事了。

    如今裴家就缺那满地乱跑的小孙子,裴夫人心里想着,可当着韵宜的面也不好说出来,而元谦和允和,她更是不敢指望。

    允和不在身边,随着元谦去了渝都,她当着永谦的面才能说几句,“元谦和允和的事,我本是不打算说的,可我也不能眼见着两个人就这么散了。”裴夫人叹了一口气,由永谦搀着坐了下来。

    “之前,元谦回渝都,是我强迫他带上允和的,不管当初因为什么娶了人家,如今,她既然踏进了裴家,那就是裴家的儿媳妇,我认下了这个人,她就只能是裴家的二少奶奶,其他的再要踏进来那只能是姨太太。”

    “母亲......你知道元谦不是那种人,况且现在都提倡一夫一妻,元谦可没有那些个想法.....再说了,他的一颗心,早就......”

    “哼!”裴夫人狠狠的拍了下石桌,“这事我当初挡了,也就会一直挡下去......”

    “您这是何苦.....”

    “咳......咳......咳.....”裴夫人连着咳嗽了好几声,永谦这次和韵宜回来其实也是因为她的病,两个人的意思是接她去南京养老。

    永谦好说歹说,裴夫人最后才松了口,答应去南京。

    “您放心,这事我会提点元谦的,陈公卿也有意向楚系投诚,而如今的楚系也确实需要他的经济势力,这层利害关系,元谦自是知道的。”

    “以前我一直舍不得,如今,也只能把陶陶送出国外,要不这个家不会消停......”裴夫人执拗的认为将两个人分开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永谦也没有反驳,只说,“这事我会让人去办的,也急不得。”

    裴夫人到南京养病期间,元谦抽空去了趟南京,允和自然是跟着的,如今,允和对元谦寸步不离,而且一到渝都,她很快就和那些官太太,小姐们结交了朋友。更知道刘美琳对元谦的心意,但是碍于面子和尊严,她自是不敢多言,况且她这次来渝都,元谦本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所以她只能顺着他的心意,尽量不和他对峙。

    因为两个人的到访,楚家特意安排了家宴,虽然是家宴,但是也有不少楚系的官员参加,不隆重,到也显得隆重了。

    只是该到的人都到了,晚宴还没开始,楚韵宜颇为神秘的说,“还有一位贵客,在路上,等她到了咱们就开宴。”

    允和见她神秘兮兮的样子不禁悄悄的打趣起来,“到不知道是哪位贵客,能让你这么费心。”

    韵宜掩嘴笑了,“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而恰好,公馆外有车声响起来,而韵宜已经拉着允和的手出来迎接了,此时正下着雨,佣人替二人撑了伞,韵宜穿了一身无袖的旗袍,风一吹有点冷,她抱了了下胳膊,“冷了?”

    韵宜默默自己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嘴硬的说,“不碍事,马上就到了。”

    虽说她们已经看到了车子,但是因为公馆太大了,大门距离正厅还有一段距离,看着韵宜这么重视,允和猜想此人定不是简单的人物。

    当车子在门厅前缓缓的停下来时,韵宜抢先一步下了楼梯,车门打开的时候,下来了一位美丽的小姐,允和这才看清,原来是陶陶。

    已经数月不见了,她出落的越**亮了,站在她面前,允和一点自信都没有了。

    “大嫂......二嫂......”陶陶脆生生的叫了两位嫂子,她们自然是欢喜的。而韵宜对陶陶极为热情,其实允和也理解,毕竟当初她和永谦的事,陶陶也在中间帮了忙,再者,陶陶本就招人喜欢,往那一站就光芒四射的,谁都愿意看两眼的。

    陶陶一进来,自然成为了焦点,连一直在说话的男人们都看了过来,元谦也没有预料能在这看见陶陶。

    他因为民生的事情,提前回了渝都,没有亲眼看到她康复的那一刻,他心里其实歉疚的,所以一有空闲就会给她写信,来往的信中,他也了解了她的生活,她给他讲学校里发生的事,讲她最近看的电影,甚至是连她最近迷上的饭菜也会说两句。

    无意中,他开始期待她的信,好像一天中最快乐的一件事就是收到她的回信。

    韵宜拉着陶陶给楚南雄和楚夫人引荐。

    楚夫人见了也甚是欣喜,“平日里,韵宜就在我耳边跟我说五小姐的事,早就想着亲眼见你一面了,可还是不得空。”

    “她一个黄毛丫头,还劳您惦记着。”裴夫人对于陶陶的到来到也吃了一惊。她本就忌讳元谦和陶陶的见面,只是如今因为楚韵宜她自是不能发作的。

    韵宜又将陶陶引荐给了几位夫人,小姐,还有一些单身的军官。其实,一顿饭下来,陶陶也就明白了楚韵宜的意图,难怪她在心里一直说要做个红娘,如今的势头就是要给她牵线的架势。

    她在心里悄悄的叹息一声,“这个嫂子也真是可爱至极。”

    宴席上,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还是远谦,楚南雄很看好元谦,尤其是关于最近一段时间民生兼并福川公司的传闻。

    要知道,民生的三条船,民生、新民、民望,总共加起来还不足230吨,居然兼并了一条273吨的商轮。

    外界,对民生是这么评价的,只要有船,不论好坏,裴元谦就是照价买回来,愿意与民生合并的,不论负债多少,民生一律助其还清债务,需要多少现金就交多少,剩余的还可以作为股本加入民生。

    对于元谦的举动,当时包括邵亦昭在内的等一些合伙人就提出过质疑,但是元谦一再的坚持,而且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他的做法是对的。

    楚南雄关注元谦好久了,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总是会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一点儿消息。他曾经不只一次私下里和永谦说过,要元谦来南京帮他,永谦知道元谦的脾气,所以替他回绝了。

    如今,这么多人在,楚南雄又旧话重提,“我听说如今的涪陵可不是当初的涪陵了,等身体好些,我就和你楚伯母去你那看看,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元谦自是一番客气。

    “张源老先生曾建立的南通模式,就被很多人甚至是外国人都心生佩服,如今,你的涪陵,有过之而无不及,足见是一浪更比一浪强。他老先生在天之灵也能安息。”

    “张老是我的启蒙恩师,虽然他没有教过我,但是,他确实对我影响很深,如今的涪陵、北涪、合川、宜昌,都算是我的梦想,私心想将张老的模式发扬光大,国富民强,我们才不怕外来侵略者。”

    “好啊......”楚南雄,被他的一番话感动了。“这样,这四县我就交给你,给我们渝都再建一个张源模式出来。交通部长的位置,我给你留着。”

    “这......谢谢楚伯伯的信赖,但元谦无能,不适合......我还是适合......”

    “哎,这我知道,所以现在也不能让你来当,民生也离不开来你。”

    元谦这才松了一口气。

    除去元谦,另一个焦点人物,自然就是陶陶了,其实已经有几个大胆的年轻将官来和她搭讪了,她出于礼貌只能微笑着陪着,但心里却疲累极了。

    整个宴会下来,元谦和陶陶没有私下交谈的机会,就连眼神交流的机会都没有,回去的路上,陶陶和裴夫人,同乘一辆车,她也好久没见她了,所以趴在裴夫人的怀里撒娇。

    裴夫人,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道,“陶陶,你出国的事,你大哥说会看着办的。”

    陶陶倏的坐了起来,当时只是一时的气话,如今她根本就没做好准备。

    裴夫人见她惊诧的样子,有继续说,“如今,国内也不太平,这个仗早晚都是要打的,与其以后走,还不如趁现在,我想好了,咱们娘俩一起走,也好有个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