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71 章 摊牌
    大夫检查完后,又嘱咐了一番,然后才离开,元谦也跟着一起出去了,留下陶陶和允和,允和走到陶陶的床边,坐在了元谦刚才坐的位置上。

    “本来昨晚就要来的了,可是母亲身体不好,又受了惊,安抚了一番才好一些。”

    “二嫂.....”陶陶挣扎着起来,“母亲怎么样了?”

    允和扶着她,在她的后背塞了一个枕头,又替她盖了被子才说,“你放心,没事了......早上听说我要来,还要一起过来,我怕她伤感所以就擅自做主,等你大好的再带她过来。”

    “恩......这样也好,省的母亲担心,还是二嫂想的周到。”

    “你昨天那样可真是吓死人了,我现在想想都后怕......”

    “害得你们担心了......”陶陶正说着,元谦推门进来了,她这才住了嘴。

    元谦手里拎着食盒,允和起身接了过来,“早知道你们没吃饭,我就从家里带过来了......”

    “呀......还是明记的小米粥呢。”

    “嗯......是承宇特意去买的。”元谦接过允和递过来的粥碗正要走到陶陶的床边,允和又回身接了过去,“我来喂陶陶......你也去吃吧。”

    元谦看着手里空着的碗,又看看陶陶,这才走到一边,看着那热气腾腾的粥,没有一点胃口。

    “二嫂,我自己来吧。”

    “你伤口怕抻着,还是小心点好。”允和一勺一勺的喂着陶陶,陶陶也极为配合的,喝了一碗。允和还要再盛的时候,陶陶拒绝了。

    “也好,还在恢复期,少吃点也是好的。”

    “本来啊,还想着一起去南京的,可这一趟又落空了。你大嫂若是知道了,肯定还是要失望的。”

    “你们何时动身?”

    “还得看你二哥的行程。”

    两个人同时看向元谦,元谦已经听到了,却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仍旧低着头翻报纸。

    允和削着苹果,陶陶一看就知道她是做不惯这种事的,不禁笑了,“二嫂,你削的苹果,二哥看到了,肯定会说浪费的。”

    允和的手一顿,“难不成他就削的有多好?”

    “是啊......以前都是他削给我吃,他说我拿刀子的样子太吓人。”

    允和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保持那个皮不断,她一面听着陶陶的话一面抬起头看向元谦,一晃神的功夫,削到了手指。

    她“哎呦”了一声,陶陶关切的问,“是不是削到手了?”

    元谦走了过来,夺过她手里的刀和苹果,“我看看......”

    手指流了血,元谦带着她去了洗手间冲洗了一下,又回到病房找到药棉,纱布,细致的替她包扎了起来。

    他们离的如此的近,她紧张的连呼吸都停滞了。身体也绷得直直的。他冒起的胡茬都清晰可见,这么不修边幅的元谦她还是第一次见。

    陶陶在床上急切的看着这里,她冲她微微一笑,“没事的。”

    元谦包扎好后,松开了手,“尽量不要沾水。”

    “不碍事的......”她特意说的云淡风轻的。

    元谦也没再说什么,而是走过去拿起刚才的苹果继续削着。允和走到陶陶的身边,微微一笑,陶陶要看她的伤口,她摇摇头,示意没事,她才放下心来。

    “很难想象吧?二哥做的很好吧?”

    “嗯?”允和抬起头看向元谦,只见他已经将削好的苹果切成了小块,动作如此的娴熟,就像是时常这么做似的。

    “倒真的是......我做什么都笨手笨脚的。”

    陶陶就笑了,“二哥总这么说我。”

    “你是真的笨.......”元谦漫不经心的,用叉子叉起一块递给允和,“去南京的事,以后再说。”

    “可,我都答应了韵宜......”

    “我会解释的......”

    所以说,这一次,他是不想带她一起去了吗?那是不是渝都之行也作废了?她情绪低落了起来,陶陶似乎也感受到了,催促他们回去,“二哥,你回去看看母亲吧,也好让她放心。”

    允和并没有答话,元谦倒是没有拒绝,回身拿了自己的衣服,允和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出来病房。

    “进去照顾下小姐,我一会就回来。”元谦吩咐他身边的随从承宇。

    出了医院,裴家的车等在外面,她正要上车,他叫住了她,“允和......之前的事,你当我没说过。”

    她怎么能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可她却故作镇定,“元谦,这会儿,我不想提这件事。”其实这就是她一贯的策略,不这样又能怎么办呢?她除了逃避就只能是逃避。尊严早就不复存在了,在他面前。

    上了车,两个人挨着坐了,元谦闭目养神,允和忍了一路临到裴府的时候才开口,“渝都之行,我是一定要去的。”

    “允和......”

    “别的事我能答应你,唯独这件事。母亲也盼着我去......我知道,陶陶的事对你打击很大,也知道她在你心中的位置......但是,我只希望你看到,我为了你放弃了什么。”

    “话已至此,允和,我想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聊聊。”

    “就在这说吧。”

    元谦冲着前面开车的司机喊了一声“停车。”

    其实又有什么必要呢,都是裴家的人,所有的事谁还不是心知肚明的。

    元谦下了车,替她开了车门,允和伪装的坚强瞬间瓦解,“陶陶就是你心里的那个人吧?”

    元谦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其实我早就该看出来的......也是,以前我的心思也不在这上,要不是赵康平提醒,我也不会注意。可是元谦,那是你妹妹......”

    “他和裴家并没有血缘关系。”

    “可母亲并不这么看......只要她在,你们就没有可能。”

    “......只要她好就行。”

    “可你心里真的这么想吗?”

    “允和,我要谈的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而不是陶陶。”

    “是啊......我们之间的事......如果我坚持不离婚呢?”

    “这件事我不能替你做选择,你也不能强迫我做选择,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可你还是看着错误开始了。”开始由不得你我,结束当然也由不得。只要我们一天没离婚,站在你身边的人就是我,陈允和。”

    元谦没有想到允和的态度居然这么的坚定。他已经对不起陶陶了,更不能再伤害她了,所以他还是态度坚定。

    “我还是最开始的坚持。”

    “我不同意......”

    “允和,你这是何苦?”

    “我离开家人,不顾她们的劝说,放弃我的骄傲,来到这儿,我不是散心来了,裴元谦,我为的是你。”

    “允和,爱情不是施舍......也不是将就,你做的这一切我很感动,也从心底里感谢你,但是,这和爱没有关系,我不能自欺欺人。”

    看着眼前的人,允和又爱又恨。“我想一个人静静......”

    “好......”元谦答应的痛快。

    后来这件事还是不欢而散,终究也没讨论出一个结果来,但是允和却病了。高烧不退,裴夫人将他从医院叫了回来,要他陪着允和。

    而陶陶后来也出院了,毕竟裴家有家庭医生,只要慢慢的休养就好了。

    允和病情转好后,元谦离开了江南,因为陶陶的事,他已经耽搁了一段日子,而他和允和的事情,只能暂时放着。

    因为裴夫人已经找他谈过了,老太太仍旧是坚持最初的想法。甚至还特意责备了元谦,而为了不让母亲担忧,元谦也只能听着。

    生活照旧,普通人依旧是茶米油盐酱醋茶的五味人生,可这看似平静的生活下却笼罩着黑暗。赵世明在从北平返回奉天的途中遭遇日本人的伏击,他所乘的车子被炸的四分五裂,而赵世明也不能幸免。

    赵康平从上海赶回奉天处理赵世明的后事。赵系内部一时间,人心惶惶......

    就在赵世明离世后的几个星期后,楚系发动了北伐战争。这一次北伐的总司令由裴永谦担任,也不难看出,永谦的态度,他太需要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了,所以,这一次的战役至关重要。

    赵康平还没有从父亲的伤痛中走出来,就不得不披挂上阵,然而此时他的心里最重要的是杀父之仇。所以很多公开场合,他都说此生愿追随父亲的遗志,不破楼兰终不还。

    两军对战之际,赵康平的副官悄悄的到陶陶的学校找到了她。他将赵康平亲手写的一封信交给她,要她亲自带给永谦。

    收到那封信后,陶陶觉得身上压了巨石一般,好几日都睡不好,当永谦的军队推进到上海的郊外时,陶陶以永谦妹妹的名义发了一封电报。

    永谦接到电报后第一时间赶往了城内。他以为陶陶遇难,当她将那封信递给他的时候,看着她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不禁在心里咒骂起赵康平来。

    他的妹妹,他也敢利用。“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

    “哦.....”陶陶答的漫不经心的。

    “大哥,你和赵康平真的要打吗?”

    “小孩子不要掺合大人的事。”

    “可我们学校的同学都说,日本人太猖獗,眼下最应该的就是一致对外。”

    永谦看看她,“都谁和你说的这些话?”

    “我说的对不对?”

    “听我的话,赶紧离开上海。要么去南京,要么去找你二哥......”

    “大哥,你怎么总是转移话题。”

    “赵康平约我见面......这件事你最好别管,你二哥若是知道了你掺合其中,定是要给我甩脸子的,现在我可是轻易不敢惹他。”

    他说的,陶陶知道,因为元谦的民生公司在渝都做的风生水起,而永谦要想高枕无忧,渝都这一块儿,他就要有所仰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