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70 章 虚惊一场
    东庭楼爆炸,裴家很快封锁了消息,这件事是承宇处理的,其实裴家本可以借助这件事情再一次的站在舆论的风口,利用人们的同理心,这对裴家,对元谦的事业也是大有好处的。

    但是,元谦却命承宇封锁了消息,因为这件事的受害者是陶陶,其实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元谦不想打草惊蛇,他想顺藤摸瓜查出父亲死亡的真相。

    元谦在东庭楼那发了疯的举动,允和都看在眼里。陶陶中枪的那一刻,裴夫人吓的昏厥了过去,而她只能强壮镇定,其实这一刻她也是脆弱的,。

    元谦那声嘶力竭的一声又一声的陶陶,就像巨石一般砸在她的胸口,让她无法呼吸。她眼见着他红了眼眶。

    一向温和的元谦不是不会发脾气,一向绅士有礼的他不是不会失态,而是还没有哪个人,哪件事可以让他失态。然,今日,那人那件事都被他碰上了。那一刻,允和才知道,陶陶才是元谦的底线。

    她眼见着元谦抱着陶陶上了车,那车如离弦的箭从她眼前消失。她虚弱的想找个依靠,可昏迷了裴夫人还要靠她来服侍。

    “二少奶奶,我送您和夫人回去。”

    他身边的随侍承宇亲自开车送他们去的医院,裴夫人只不过因为情绪激动而昏迷并无大碍,醒来后惦记着陶陶,她又要安慰她,恐惧、无力、这一切都要她自己来承担。

    她冷的直打寒战,只想有一双温热的手能给她一点温暖。还是承宇看出她的异样,“二少奶奶我往家里打个电话,让李妈妈给您送件衣服来。”

    她抱着自己,没有回应,承宇就去办了,不一会儿来了一个护士,递给她一杯热水,“您没事吧?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她倚在墙上摇摇头,眼泪却在眼圈里打转。这时候的她也需要人来安慰啊,可是她却不得不坚强。

    元谦一直没有出现,她知道陶陶正在抢救中,她不能去,也不想看到他颓废的样子。

    裴夫人醒来的那一刻,就要去见陶陶,她得拦着,“母亲,陶陶还在抢救中......您放心,她会没事的。”

    或许对医院有一种抵触,她醒来后就张罗着要回去,而她一时间也没有人能商量,所以思忖再三还是陪着她一起回去了。

    还是承宇亲自开车送的,她知道,他是元谦身边的得力助手,也知道元谦的心思,他必定知道。其实就算她想打听点什么,他也不会说的。但是,她总是不死心。

    “元谦没受伤吧?”

    “回二少奶奶的话,少爷没受伤......”

    “陶陶......怎么样了?”这种话她自是不能当着裴夫人的面问的,而是到了裴家,她伺候裴夫人休息下后特意让承宇等着的。

    “暂时还不清楚,少爷也在等消息。”

    “这次的事,你们提前知道?”

    “二少奶奶,若是提前知道了,小姐就不会受伤了。”

    “元谦是不是在渝都得罪了什么人?”

    “怎么会呢?虽说那是刘湘的地盘,但也算是楚系的管辖范围,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是真有谁想对大少爷动手也得掂量掂量。今儿的事.....少爷会查清楚的,少奶奶不用担心。”

    他说的天衣无缝,让她察觉不到一丝的漏洞。

    “少奶奶,您没事,我要去医院看看了......”

    允和点点头,“和少爷说,明天一早我去医院看看陶陶。”

    承宇答应着,撤了出去......

    云和望着这硕大的庭院只觉得冷.......

    元谦一天一宿没有合眼,好在是最后陶陶脱离了危险,但因为一直昏迷着,所以他也是寸步不离的。

    他握着她的手软绵绵的,苍白的一张脸毫无血色,他又想起那次的一巴掌,又不自觉的心疼起来,他怎么下得去手了呢。

    她倒下去手里攥着的那块怀表,是他送给她的,当初她还闹脾气,说是不喜欢,可还不是口是心非。就像是他一样......

    他抚摸着她的脸颊,终于不用再顾忌那么多了,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他已经心满意足了。他实在难以想象没有她的日子,他该怎样度过。

    他曾逃避过,也曾争取过,可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将对她的心意藏在心里,可心里的那一丝期待却总是爬出来,猝不及防的。

    如今若不是遇到这件事,他又怎会知道他对她的在乎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他摸摸她的头,又好想将她抱在怀里。

    他喃喃低语,“陶陶......”他觉得这两个字是世界上最动听的两个字。以前,他当着她的面嫌弃过,其实那是因为,提起陶陶,他总会想起逃逃二字。逃跑的逃,总是会让人觉得不吉利。

    直到今日他才明白,他内心所害怕的是什么。原来他所担心的就是她终有一天会离他而去。失去她无异于在挖了他的心。

    一夜未睡,陶陶又脱离了危险期,他才算松了一口气,却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握着她的手趴在她的身边本是想小憩一会儿的,却还是睡实了......

    伤口的麻药劲过了,陶陶是被疼醒的。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趴在床边的元谦。她的手被他紧紧的攥着,她不太敢动,害怕惊动了他。

    她忍着痛,静静的看着他,当他向她走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他眼里的焦灼还有说不清的情愫。如果时间静止在那一刻,她一定可以分辨出来,是不是她所期盼的而又不敢期望的。

    元谦动了一下,她忙闭上眼睛,假装睡着,可他不过是换了下姿势,手还被他攥着,陶陶已经感觉到了麻了,她想撑着身体坐起来,给他盖个衣服,一动弹牵动了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

    元谦还是惊醒了,也正好看到了陶陶疼的抽搐的脸,他忙起身,温柔的道“疼了?”

    陶陶点点头,嗓子有点干哑。

    他走过去,替她盖了被子。“是不是饿了?”

    陶陶摇摇头,其实她只不过是想看看他,就那么看着就好了,什么都不说。

    “那我去找院长,让他来看看.....”

    “二哥......”陶陶突然叫住他。

    “我......疼......”她捂着胸口。

    元谦回过身来,“能忍住吗?”他说着就走到她的身边,抓起她的手,“要是熬不住你就说一声。”

    “二哥......”陶陶看着他一脸憔悴的样子,还有冒出的胡茬,心里不好受起来。

    “我挺好的。”

    “你呀......可吓坏我了。”他摸摸她的头发,“幸好......是虚惊一场。”

    “对不起......”她低下头,声音细弱蚊蝇。

    “这不怪你......是二哥没能保护了你。”

    “对了.....”陶陶似乎是想到什么,她四下看了一眼开始着急起来,“我的怀表呢?”

    “你回去就是为了找那块表的?”

    “是.....”陶陶这会儿也顾不得伤口疼,开始在床上翻找,又摸遍了枕头,“我的衣服呢?”

    “陶陶......”元谦阻止了她,“是这个吧......”他从怀里掏出那块表。

    “是......太好了,幸好没有丢。”

    “为什么这么在乎这块表?”

    “因为是你送的啊......”陶陶低着头,检查着怀表是否完好无损,脱口而出。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她才抬起头,而元谦也正看着她。他的眼神太复杂了,她一时读不懂,攥着怀表心里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傻瓜......”片刻的静默后,他轻轻揉揉她的头发。

    她只能任由他去,因为她害怕自己紧张的情绪泄露自己内心的慌张。

    “陶陶......二哥要和你道歉,那一巴掌......对不起。”

    他终究还是道歉了,虽然有些迟,她等的有点长,但是这样的一句对不起,还是让她感受到了一丝慰藉。

    “真的很疼......”

    “那我去叫大夫。”

    “我说的是这里。”陶陶指指自己的脸颊。

    元谦才意识到自己被他戏弄了,他就笑了,“要不要打回来?”

    “下次一定还回来。”

    “怎么可能有下次呢?”这一次已经够了,他不能再对她动手了。也会不舍得的。

    两个人的笑声,传到了病房外,允和已经来了一会儿了,一直没有进来是因为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其实她不是有意要听的,而是就不忍心打扰。

    这样的元谦和陶陶,她从未见过,或者说元谦何曾迁就过别的女人,而因为陶陶,他一再的退让,从他的话里她都能感受到那种心疼。

    本来他们已经说好了要重新开始的,可当她看到元谦为了陶陶红了眼眶的那一刻,她知道他们说的话不作数了。

    这一刻,她才体会到了嫉妒,她嫉妒陶陶。嫉妒元谦对陶陶的情意。她为了他牺牲了太多,甚至不惜和家人翻脸,可换来的是背叛。

    是背叛?还是她插足?为什么他们认识的会这么晚?如果早一步,她有信心得到元谦的心。然而如今,她不止没了信心,甚至是连迈进这间病房的勇气都没有了。

    若不是大夫来查房,她恐怕就真的不进来了,她很快的整理好了情绪,跟着医生一起进了病房。

    元谦让出位置,对着她点点头,她微微一笑,既是对陶陶也是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