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70
    元谦的那一巴掌,他至今想来都觉得后悔,他哪她动过手,不说她,就是下人也从没严厉的苛责过。

    陶陶经常说,他对她严厉,其实那是掺杂着宠爱的督促。两个人吵吵闹闹,就算红了脸,他道歉后也就好了。并没有因为吵架影响了感情。反而到是越吵越变得亲密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次却……让他力不从心。那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却疼在了他的心上。

    他最在意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无异于一种宣判……爱而不得,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心情吧。

    多少次了,好像自从他和允和成婚后,他就已经不能自如的进到这间院子了。这间,曾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院子。

    今日他回来,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她淡然的样子,他知道,她不在乎的事和人,才会表现出这个样子。

    能不介意吗?所以这顿饭他吃的并不舒心。一桌子的菜,确实都是他爱吃的,允和做事很细心,他也看得出来她的用心。但,就算是味道再可口,他还是觉得那一碗蒸蛋最好吃。

    后来在北碚他几乎是每顿饭都要吃一个蒸蛋,但是味道却总是不对,后来他才意识到不是味道不对,而是做的人不对,吃的人心情也不一样。再后来,他就再也不吃蒸蛋了……

    看着绛雪轩亮着的灯,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正要回房的时候,碰到了

    元谦的那一巴掌,他至今想来都觉得后悔,他哪她动过手,不说她,就是下人也从没严厉的苛责过。

    陶陶经常说,他对她严厉,其实那是掺杂着宠爱的督促。两个人吵吵闹闹,就算红了脸,他道歉后也就好了。并没有因为吵架影响了感情。反而到是越吵越变得亲密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次却……让他力不从心。那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却疼在了他的心上。

    他最在意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无异于一种宣判……爱而不得,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心情吧。

    多少次了,好像自从他和允和成婚后,他就已经不能自如的进到这间院子了。这间,曾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院子。

    今日他回来,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她淡然的样子,他知道,她不在乎的事和人,才会表现出这个样子。

    能不介意吗?所以这顿饭他吃的并不舒心。一桌子的菜,确实都是他爱吃的,允和做事很细心,他也看得出来她的用心。但,就算是味道再可口,他还是觉得那一碗蒸蛋最好吃。

    后来在北碚他几乎是每顿饭都要吃一个蒸蛋,但是味道却总是不对,后来他才意识到不是味道不对,而是做的人不对,吃的人心情也不一样。再后来,他就再也不吃蒸蛋了……

    看着绛雪轩亮着的灯,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正要回房的时候,碰到了

    元谦的那一巴掌,他至今想来都觉得后悔,他哪她动过手,不说她,就是下人也从没严厉的苛责过。

    陶陶经常说,他对她严厉,其实那是掺杂着宠爱的督促。两个人吵吵闹闹,就算红了脸,他道歉后也就好了。并没有因为吵架影响了感情。反而到是越吵越变得亲密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次却……让他力不从心。那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却疼在了他的心上。

    他最在意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无异于一种宣判……爱而不得,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心情吧。

    多少次了,好像自从他和允和成婚后,他就已经不能自如的进到这间院子了。这间,曾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院子。

    今日他回来,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她淡然的样子,他知道,她不在乎的事和人,才会表现出这个样子。

    能不介意吗?所以这顿饭他吃的并不舒心。一桌子的菜,确实都是他爱吃的,允和做事很细心,他也看得出来她的用心。但,就算是味道再可口,他还是觉得那一碗蒸蛋最好吃。

    后来在北碚他几乎是每顿饭都要吃一个蒸蛋,但是味道却总是不对,后来他才意识到不是味道不对,而是做的人不对,吃的人心情也不一样。再后来,他就再也不吃蒸蛋了……

    看着绛雪轩亮着的灯,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正要回房的时候,碰到了

    元谦的那一巴掌,他至今想来都觉得后悔,他哪她动过手,不说她,就是下人也从没严厉的苛责过。

    陶陶经常说,他对她严厉,其实那是掺杂着宠爱的督促。两个人吵吵闹闹,就算红了脸,他道歉后也就好了。并没有因为吵架影响了感情。反而到是越吵越变得亲密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次却……让他力不从心。那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却疼在了他的心上。

    他最在意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无异于一种宣判……爱而不得,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心情吧。

    多少次了,好像自从他和允和成婚后,他就已经不能自如的进到这间院子了。这间,曾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院子。

    今日他回来,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她淡然的样子,他知道,她不在乎的事和人,才会表现出这个样子。

    能不介意吗?所以这顿饭他吃的并不舒心。一桌子的菜,确实都是他爱吃的,允和做事很细心,他也看得出来她的用心。但,就算是味道再可口,他还是觉得那一碗蒸蛋最好吃。

    后来在北碚他几乎是每顿饭都要吃一个蒸蛋,但是味道却总是不对,后来他才意识到不是味道不对,而是做的人不对,吃的人心情也不一样。再后来,他就再也不吃蒸蛋了……

    看着绛雪轩亮着的灯,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正要回房的时候,碰到了

    元谦的那一巴掌,他至今想来都觉得后悔,他哪她动过手,不说她,就是下人也从没严厉的苛责过。

    陶陶经常说,他对她严厉,其实那是掺杂着宠爱的督促。两个人吵吵闹闹,就算红了脸,他道歉后也就好了。并没有因为吵架影响了感情。反而到是越吵越变得亲密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次却……让他力不从心。那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却疼在了他的心上。

    他最在意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无异于一种宣判……爱而不得,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心情吧。

    多少次了,好像自从他和允和成婚后,他就已经不能自如的进到这间院子了。这间,曾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院子。

    今日他回来,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她淡然的样子,他知道,她不在乎的事和人,才会表现出这个样子。

    能不介意吗?所以这顿饭他吃的并不舒心。一桌子的菜,确实都是他爱吃的,允和做事很细心,他也看得出来她的用心。但,就算是味道再可口,他还是觉得那一碗蒸蛋最好吃。

    后来在北碚他几乎是每顿饭都要吃一个蒸蛋,但是味道却总是不对,后来他才意识到不是味道不对,而是做的人不对,吃的人心情也不一样。再后来,他就再也不吃蒸蛋了……

    看着绛雪轩亮着的灯,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正要回房的时候,碰到了

    元谦的那一巴掌,他至今想来都觉得后悔,他哪她动过手,不说她,就是下人也从没严厉的苛责过。

    陶陶经常说,他对她严厉,其实那是掺杂着宠爱的督促。两个人吵吵闹闹,就算红了脸,他道歉后也就好了。并没有因为吵架影响了感情。反而到是越吵越变得亲密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次却……让他力不从心。那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却疼在了他的心上。

    他最在意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无异于一种宣判……爱而不得,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心情吧。

    多少次了,好像自从他和允和成婚后,他就已经不能自如的进到这间院子了。这间,曾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院子。

    今日他回来,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她淡然的样子,他知道,她不在乎的事和人,才会表现出这个样子。

    能不介意吗?所以这顿饭他吃的并不舒心。一桌子的菜,确实都是他爱吃的,允和做事很细心,他也看得出来她的用心。但,就算是味道再可口,他还是觉得那一碗蒸蛋最好吃。

    后来在北碚他几乎是每顿饭都要吃一个蒸蛋,但是味道却总是不对,后来他才意识到不是味道不对,而是做的人不对,吃的人心情也不一样。再后来,他就再也不吃蒸蛋了……

    看着绛雪轩亮着的灯,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正要回房的时候,碰到了

    元谦的那一巴掌,他至今想来都觉得后悔,他哪她动过手,不说她,就是下人也从没严厉的苛责过。

    陶陶经常说,他对她严厉,其实那是掺杂着宠爱的督促。两个人吵吵闹闹,就算红了脸,他道歉后也就好了。并没有因为吵架影响了感情。反而到是越吵越变得亲密了。

    然而这一次,这一次却……让他力不从心。那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却疼在了他的心上。

    他最在意的事从她嘴里说出来,无异于一种宣判……爱而不得,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心情吧。

    多少次了,好像自从他和允和成婚后,他就已经不能自如的进到这间院子了。这间,曾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院子。

    今日他回来,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她淡然的样子,他知道,她不在乎的事和人,才会表现出这个样子。

    能不介意吗?所以这顿饭他吃的并不舒心。一桌子的菜,确实都是他爱吃的,允和做事很细心,他也看得出来她的用心。但,就算是味道再可口,他还是觉得那一碗蒸蛋最好吃。

    后来在北碚他几乎是每顿饭都要吃一个蒸蛋,但是味道却总是不对,后来他才意识到不是味道不对,而是做的人不对,吃的人心情也不一样。再后来,他就再也不吃蒸蛋了……

    看着绛雪轩亮着的灯,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正要回房的时候,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