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61 章 剑拔弩张的气氛
    裴公馆异主的消息,允和是几天以后才知道的。她答应了元谦,要在他离开前给个答复的。所以在他离开上海的前一晚,她又一次的约了他。

    只是这一次却发生了小插曲。她特意来的早一点儿,为的就是有足够的底气面对他。然而元谦还没到,她就碰到了张楚逸。

    张楚逸的身边永远不缺莺莺燕燕,换女人就像换衣裳一般。他最先看到的允和,毫不避讳的就上前来打招呼。

    “呦......裴二少奶奶,怎么一个人啊?二少爷呢?”

    裴元谦回上海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听说他最近游走在各家船厂,看样子有重操旧业的雄心。但,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不说陈之和会使绊子,就是外国人也不会轻易让他做大。而裴元谦卖房卖地的事也被上流社会的人当成了笑话。

    允和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他,元谦一会就到了,她不想他误会。所以并没有给张楚逸好脸色。“这是我的事。”

    “怎么?女人翻脸比翻书都快。”张楚逸拉开椅子一屁股坐在了允和的对面。又拉着他身边的女人一并坐了下来。

    允和捏了下鼻子,这身上的香味,走出一整条街都能闻到了。

    “我约了人......”允和开始赶人了。

    “裴元谦?”张楚逸哼笑一声。

    允和没有答复。

    “哎......我还真是替你惋惜,不出来混圈子,什么事都不清楚了。”张楚逸态度慵懒,眼中带着一丝戏谑。

    “你想说什么,不如直说。”很明显他话里有话,允和就知道他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张楚逸却住了嘴,打个响指叫了服务生,大有不走了,就在这的架势。

    允和倏的站了起来,“你不走,我走......”然而就在她站起来的瞬间,元谦已经进来了。并且已经看到了她。

    允和愣神的功夫,张楚逸已经站了起来,挥手和元谦打招呼。元谦到也从容的走了过来。

    待元谦走近了,张楚逸主动的伸出手和元谦握了手,“好久不见。”

    元谦自然也客气的回礼,“好久不见。”他还未坐下,允和就开了口,“元谦,我们换个地方吧。”

    “好不容易遇到了,我和二少爷还没喝过酒呢,机会摆在这呢,怎么也给我们一个机会。”张楚逸开口阻止。

    元谦看了眼张楚逸身边的女人,又看看允和,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本不想趟这趟浑水。但,张楚逸已经摆明了有话要说的样子,所以他自然得坐下来观看这一出好戏。

    “好......”元谦说出这句话后,允和的脸就拉了下来。张楚逸就是故意的。

    张楚逸到了一杯酒递给元谦,然后又去拿允和面前的杯子,却被允和拒绝了。他也不恼,微笑着对身边的女伴说了一句话,“去楼上逛逛,看中了什么,就和老板说,全挂我帐上。”

    女伴笑的满面春光,喜滋滋的走了。待她走后,张楚逸端起酒杯,示意元谦,然后一饮而尽。

    元谦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一小口,“在下不胜酒力。”

    张楚逸微微一笑,“你随意。”又看了眼允和,然后接着说道:“其实,我倒是蛮佩服你的,若不是因为......还真想交你这个朋友。”

    “张楚逸......”允和打断他,“酒也喝了,没什么事,你就走吧。”

    “怎么,这么急着赶我走干什么?话还没说完。二少爷,最近不是正张罗着卖房吗?”

    “什么?”允和不可置信,她看着元谦,无声的询问。

    还没等元谦开口,张楚逸又道:“卖给我怎么样?”

    “我们什么都不卖,元谦,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允和,确实如此。”元谦大大方方的将实情告知。

    “你遇到困难了,为什么不和我说?是不是走投无路的那一天也不会来找我。”允和,已经顾不得张楚逸是不是在这了,她就是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了。

    “允和,其实也不是......我暂时不打算回上海了,裴公馆的那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倒不如用这笔钱做点别的什么。你放心,你现在住的那套房子,我是不会动的,现在是你的,将来也是你的。”

    “你不回去,我一个人住在那里又有什么意义.....”

    “啧......啧......啧......二少爷和二少奶奶真是情比金坚。我这外人看了都感动。”

    元谦沉默不语,允和打破了沉默,“是啊......所以说张老板还是去楼上找你的美人去。”

    “允和,你不觉得你这话里醋意十足吗?”张楚逸哈哈笑了。

    “其实咱们也都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们三个人之间的事,今天就拿到明面上来说。”张楚逸晃动着杯子里的红酒,“只要你和允和离婚,我可以送你一条船作为补偿,多大吨位的随你选。”

    “张楚逸你拿我当什么?”允和怒不可遏。“我已经和你说的够明白了,我们之间早就成为过去了。”

    “那只是你单方面的,我还没同意。”张楚逸也寸步不让。

    元谦拉了下允和,让她坐下,他才缓缓的开口,“当初,是你来找我,直接了当的表明允和是你的女人,又是再三的威胁,恐吓,要我完璧归赵。我确实答应了你,但并不是害怕,也不是畏惧你的势力。裴家曾经不曾怕过,如今就更不怕。我之所以答应,是因为允和。有一个这样死心塌地为她的男人,我替她感到高兴。”

    “可,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却和当初背道而驰。你说爱的是她,可你却在伤害她,那些花花绿绿的街边绯闻就不提了,就说你今日为了她要和我交易,这话我听着都不舒服,更何况是允和。不说我们还没有离婚,就是离婚,你也不是允和的良配。”

    张楚逸哼笑了一声,“所以这就是你的态度了?陈允和你听着应该很舒服吧。”

    “他是尊重我的,也只有他是从心底尊重女性的。而你呢,说是了解我,却从来都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允和的心乱极了,事情现在已经完全超出了她所能驾驭的范围。张楚逸横插一脚,让她进退两难。这种局面下,她知道让元谦难堪了。

    所以,她想尽快结束这种尴尬的局面。“对不起......”她站了起来,“我要回去了,元谦你能送送我吗?”

    “好。”元谦爽快的答应了。

    张楚逸这一次没有拦着,而是看着那二人离开后,他愤怒的掀翻了桌子,噼里叭啦的响声,让人纷纷侧目,玻璃划伤了手指,已经在滴血了,他也不在乎。

    允和上车后就沉默不语,元谦也一句话都没有说,她觉得自己是应该说点什么的,但真的是太累,她一点都不想开口。

    车子开进两人曾经的别墅,允和要元谦进来坐坐,他拒绝了。既然他不进去,允和就让他陪她走一走。这一次元谦没有拒绝。

    池塘里的荷花开的正艳,两个人在凉亭下漫步,他不开口,允和就率先打破了沉默,“今天的事......我没想到他会去那。”

    “哦......没事。”元谦安慰了一句。

    “元谦之前答应你的事,我还没想好,你能再让我想想吗?”

    元谦看的出她的心情很不好,有气无力的样子一直在撑着,他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好......”

    允和似得到了安慰一般,她很感谢他没有逼迫她......

    元谦离开上海的那一天,陶陶并没有来送他,一是元谦不许,再是上海全城戒严。因为赵系内部发生兵变。赵世明被困奉天,赵康平远在北平,远水解不了近渴。后来赵康平金蝉脱壳,利用日本的力量,镇压了兵变。而主犯仍在逃,赵世明已经下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大有不抓到这人誓不罢休的意思。

    正是因为这次兵变,赵世明承诺了日本人在华的特权,遭到了工商界人士的强烈谴责。听说他来上海参加会议,学生们主动的发起了示威游行活动。

    为了保护赵世明的人身安全,军警对几个学生动了手,激怒了学生。由此也受到了更多人的抵制.....

    为了避免事态失去控制,赵系下令全城戒严,严禁学生上街。禁止游行活动。元谦为了她的安全,所以不许她出去。也更不许她参加这种活动。

    陶陶明白他的用意,所以,这种活动她是能不参加就不参加的。她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裴家,为大哥考虑考虑。

    元谦要和允和离婚的事情,陶陶是听邵亦昭说的。他也是无意说漏了嘴,其实元谦也并没有要瞒着她的意思,只是他觉得这种事没有必要和她说。

    邵亦昭说“换做是谁也受不了的。”毕竟当初若不是陈家落井下石,元谦如今也不会输的这么惨。他说这些的时候,陶陶全没放在心里,那时候她想的是另一桩事。发生在大世界,允和和大世界老板的暧昧关系。她以为元谦发现了,所以才要离婚的。她其实是想当面问问他的,但是却苦于没有机会。

    如今,望着窗外的大雨,陶陶又想起他来,他孤身一人的身影,想来就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