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60 章 你的怀抱
    元谦坐下后,她先开了口,“好久不见了,还好吗?”其实她想说你都瘦了,但是话在嘴里咀嚼了一番后又改了口。

    “我还好......”

    “哦.....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我还想着过几天去找你呢。”

    “允和,那种地方不是你能待的。”

    “你都待得了,我怎么就不能待呢......”允和微微一笑,“不过你这次回来是就不打算走了吗?”

    “没有......”恰此时服务员端上了鹅肝,元谦顿了一下,等人走后才又接着说,“我不过是过来处理一些事情,还是要回去的。”

    “那这次我和你一起走吧。”允和颇为认真的又满是期待的眼神看着元谦。

    “允和......上次我和你说的事,我希望你已经考虑清楚了。”

    允和的手颤抖了一下,“元谦,之前的事,我不记得了。我只想和你重新开始......”她近乎恳求的声音。

    “允和.....”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这人生存能力很强的......”

    元谦打断她,“允和,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再重新开始了。”

    “是因为我父亲和我哥哥吗?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们已经结婚了,就应该是一体的。”允和情绪激动起来。

    元谦,到是没料到她会这么的激动,他轻声道,“允和,我知道,那些事我没怪任何你,更不会牵累你。你也不要因为这有负担,如今我父亲已经去世,商务书局也不在我手上,当初我们同意合作的目的已经失效了,所以我更不能再耽误你的生活。”

    “元谦,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当初的我们是合作关系,但是现在我要终止的是这合作的关系,而不是终止婚姻。”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元谦望着允和,多月不见,她和从前相比似乎是不一样了。但哪里不一样,他却说不上来。

    “我喜欢你......”没有比这更直白的了。

    元谦一瞬间愣住了神,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允和。“允和.....我......”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既然如此我就把话说清楚,我这个人呢眼神不好,总是带着有色的眼光看人,所以当张楚逸风度翩翩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他疯狂的追求,我束手就擒。那会儿,对于任何人,甚至是你也是不放在眼里的。而起初因为我的偏见,我对你的印象确实是很糟。但人都是有心的,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我对你完全改观更是不知不觉中付出了真心。”

    允和此刻已经完全不顾什么尊严了,她想挽回他,就只有抛弃自己的骄傲,到如今,还没有哪个男人能让她牺牲这么大。这一切全都因为他值得......

    “允和......”元谦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们缘尽于此。”

    他的决绝,冷酷,让允和一时难以接受。

    她近乎哀求的,“是我不够好,还是你已经心有所属。”

    “不是你不够好,而是,我不够好。”元谦避重就轻并没有如实的回答她。

    “那我不同意离婚,我愿意等。”

    允和一向都是洒脱的人,如今她这么的纠缠,到确实有点不像她。元谦皱了眉,已经失去了耐心。

    “允和,我给你时间考虑。但,一直拖着终归不是办法。”他说的已经够明显的了,只希望她知难而退。

    “好,在你离开上海的那一天,我会给你明确的答复。”这是允和最后的回复。

    元谦要送她回去,她拒绝了,她说要一个人坐一会儿。元谦走后,允和就撑不住了。她攥着的刀叉都被她捏变形了。

    眼泪终于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她不想也不能在他面前流泪。今天已经够丢人的了,她又怎么能将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呢。

    桌上的高脚杯那红色的液体刺的她眼睛生疼。就像是心在滴血一般。失恋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既明开着车,元谦一脸疲倦,他倚在后座上闭眼小憩一会儿,然后又开口,“今天星期几?”

    “哦,星期五。”既明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

    “明天去学校把小姐接回来吧,房子要卖,也总该通知她一声。”

    既明答应了一声。

    第二日一早,既明就去办了这件事。当陶陶在学校看到既明的时候,产生了错觉一般,就像是以前,每个周五都来接她回家一样,有的时候是既明,有的时候承宇。

    陶陶兴高采烈的上了车,“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几天了。”

    “那怎么才来看我。”陶陶不愿意了。

    “少爷很忙,一直没抽出时间来。”既明不像承宇,总会想办法说点好听的哄哄陶陶。他就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从不添油加醋的。

    “哦......那这次回来还走吗?”

    “恩,过两天就回去了。”

    “好吧......”看在他这么忙的份上,陶陶选择原谅元谦,毕竟他都答应了,放暑假她可以去找他。

    “二哥回来住哪?”

    “裴公馆。”听他这么说,陶陶就放心了。只是埋在心里秘密不知道要不要和元谦说。

    既明将陶陶送回裴公馆后,他又去找元谦汇合了。陶陶一个人在公馆内无所事事。先前因为已经遣散了这里的仆人,而元谦和既明回来后,既明就找人收拾了一番,所以又是焕然一新的。就只是别墅外面的草坪没有人精心的照顾而杂草丛生。

    陶陶百无聊赖的,从早上等到了中午,又从中午等到了晚上。这一天都饥肠辘辘的。好在傍晚的时候,元谦和邵亦昭回来了。

    三个人进来的时候,陶陶歪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会儿既明才突然一拍脑袋,“哎呦......我忘记给小姐准备饭了,她不会一天没吃东西吧。”

    元谦走过去,看她睡的正香,安安静静的,一双手垫在脸畔,样子恬静急了。他不忍心,却还是叫醒了她,因为邵亦昭在,他可不想,她睡着的样子被被人偷窥了去。

    “陶陶......醒醒。”

    陶陶这才睁开眼睛,见眼前放大的元谦,她这才揉着眼睛坐起来,“二哥,你回来了。”带着一丝慵懒。

    “怎么睡这了?”

    “二哥,我饿了。”陶陶撒着娇。

    邵亦昭噗嗤一声笑了。“五小姐这么大了还撒娇。”

    陶陶听见外人的声音忙坐直了。又叫了一声,“亦昭哥哥。”

    邵亦昭微微一笑,算是打招呼。

    “既明已经去准备了,一会就好。去洗把脸,一会过来吃饭。”

    “哦......”陶陶答应着,蹬蹬的上楼了。

    邵亦昭看着陶陶离开的背影,不禁感叹一句,“五小姐还真听你的话。”

    元谦不语,拿起陶陶扔下的书看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喜欢上诗歌了。

    既明摆好了饭,元谦让他一块坐下吃,他也没有扭捏,搬着椅子坐在了陶陶的下手边。

    许是因为太饿了,饭桌上谁都不说话,陶陶更是埋头吃碗里的饭菜。元谦时不时的会夹一筷头菜放到她的碗里。

    等快吃的差不多了,元谦才撂下了碗筷,问着陶陶,“吃饱了吗?”

    “恩。”能不饱吗?他就只管往她碗里夹,他夹了,她就得吃下去。要不他又该说了,她不想招惹他生气。

    “陶陶,我这次回来,其实......我想把这栋别墅卖了。”

    “二哥......你缺钱吗?”

    “我定了一艘船,所以......”

    “哦......这本来就是父亲留给你的,你做主就好,反正我平时也不回来的,你又不在上海,空着也是空着。若是能帮助你......那也是极好的。”

    “所以我们明天就得搬家,你的东西......”

    “我这也没什么东西,几件衣服而已,我就拿回学校。只是二哥,你真的舍得......”这幢别墅是裴卓云生前最喜欢的,每次来上海,他都住在这。

    这里面有太多他的印记了,若不到万不得已,元谦是不会卖掉的。

    “一间房子而已.....”

    “好,那我明天就收拾。”陶陶答应的痛快,只是心里却觉得心酸。骄傲如元谦,如今已经破落的要卖掉房产来维持。

    她开始心疼他。所以当既明和邵亦昭都回了房间后,陶陶下楼来敲元谦的房门。

    元谦确实没有睡,他每天也就睡几个时辰,这样的状态已经很久了。似成了习惯一般。

    “怎么还没睡?”元谦亲自给陶陶开了房门。

    “我想找你说说话。”陶陶进来,看到了书桌上的书,他刚才应该是在看书。

    元谦关了门,走到她的身边认真的看着她,“怎么了?”

    “二哥......”陶陶突然的回身抱住了他。

    元谦愣了一下,一双手犹豫着要不要抱住她,最后感情战胜了理智,他也拥住了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这么静静的抱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呼吸还有心跳声。

    一如曾经,他拥她入怀,她窝在他的怀里,满园的槐香,醉了人......

    陶陶吸了吸鼻子,“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元谦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是在享受这片刻的安静,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乖一点就好了.....”

    “好。”陶陶答的认真。

    元谦微微一笑,没想到她居然就答应了。其实她已经很乖了,只是,他总是以他的标准来要求她,每次都弄得适得其反。该反思的人其实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