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59章 久别重逢
    后会无期,陈之和不相信裴元谦可以做到。就算是他想,他也不不会让他如意......既然话已经说透了,他也完全不用再顾忌。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就算是想改变也被改变不了什么,再提谁对不起谁也是枉然。毕竟,他已经做了坏人。

    元谦和邵亦昭并未在南通久留,参加完张源的葬礼后,两个人就赶回去了。就算时间再赶,元谦还是挤出时间拜访了穆志云。

    这个与张源其名的老人,因为路途颠簸,身体吃不消,暂住在张家人安排的别院内。元谦和邵亦昭去拜访的时候老人正在打针。

    两个人等了一会儿才进去。穆志云见到他二人甚是欣慰。还特意下了床,精神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人老了......这身体啊,就由不得自己了。”

    “您老啊,要好好的保重。”邵亦昭亲自扶着他坐下。

    “如今啊,我们都老了,这张老一走,我这也看明白了许多事。现在还得靠你们年轻人......元谦......”老人看了一眼元谦,“你有什么打算?真的就打算在那地方待一辈子了?”他所认识的裴元谦不是那么轻易被打倒的人。

    “穆老,您和张老一直是我前行的榜样。”

    穆志云安慰的点点头,有他这句话,他就放心了。他没有问元谦具体的打算,他也没有说。但不论他选择做什么,最后一定都不会差。这是他所笃定和坚信的。

    毕竟元谦曾和他一起工作了几个月,那几个月里,可以说是他人生最为大放异彩的时刻。那一次的美国之行,以及影响力,是他至今提起都会觉得自豪的事情。

    一场美国之行改变了几个人的命运,陈家很会利用资源,这也是陈之和为什么能那么快的脱颖而出的原因。时下风头最近的人就是陈之和。

    而元谦和邵亦昭因为政治和多种因素,前途受挫,但人生就是这样,谁都不会一帆风顺,但看如何取舍,如何冲破。他期待着这个他曾寄予厚望的后辈早日走出阴霾.......

    元谦回到渝都后就开始跑书店,买了很多书籍,等一系列文具用品。邵亦昭知道他的心思,也帮了忙。

    回涪陵之前,元谦将自己的想法和邵亦昭提了。听他要办教育馆,邵亦昭摇摇头。

    “我不是不赞成你办教育事业,我也知道这一直是你的梦想。但是......元谦你的一身才华岂不是埋没了?”

    元谦别没有解释,而是说,“帮我在渝都留意下这种地方,有合适的,及时通知我。”

    邵亦昭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着。就像元谦现在做的事,他的善心是感人的,但是这个社会,连吃饱都成问题,普通百姓谁又会关注教育。

    他的执拗,他也说不动,作为朋友,也只能是硬着头皮支持......

    元谦回到涪陵后,逐渐的忙碌了起来,山泉水如期的引到了村上。这一件事的成功,使得元谦在村民中的形象更加的高大起来。他说的话,村民们都支持。

    为了让孩子们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在村民的帮助下元谦又在自家小院搭建了一件土坯房。算是正式的教室。

    桌椅板凳,是既明和村上的木匠一起做的。教室正式建成的那一天,村长特意在村子里邀请了元谦,热闹了一番。

    元谦亲自教授孩子们国语,数学,英文。既明和承宇抽空会有针对性教村上的成年人认字。

    后来,元谦的学堂名声传的越来越远,临近好几个村上的村民也都把孩子送到这里。人越来越多,教室越来挤,元谦又有了新的想法。他要在几个村子之间建一所学校。有了这个想法后,他就亲自去和几个村上的村长去谈。起初并不是很顺利,但经过他的多番游说后,才算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学校在建的过程中,元谦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的教育事业要靠实业经济来支撑。所以他又重新规划了一番,最后他做了个决定,他要回上海......

    陶陶从涪陵回来后,每天就开始数着日子过。不为别的,她想早日放暑假,好去找元谦。所以当收到承宇的来信后,她高兴的连饭都没顾上吃,拆开信封看到里面的一张照片,如获至宝一般。

    那是元谦手捧着书正在授课的画面,陶陶看着照片里的人,不禁叹息一声,他又瘦了。黑色的长衫,一头短发,低着头注意力全在书里。这一刻,她真的好想他。

    承宇说这是他偷拍的,二哥不知道,若是知道了肯定要没收相机的。那部相机是她偷偷留给承宇的,目的就是希望他能拍几张照片给她寄过来。

    信的内容很短,说是元谦最近很忙,又多了很多学生。现在他正忙于扩建学校,和筹备师资力量。所以没有时间给她写信,要她体谅。

    她怎么能不体谅呢,他从来都是这样的,一旦开始了某一件事势必要全情投入的。一直都有一个教书梦想的,如今也算是实现了吧。虽然代价有点大,但是只要他高兴就好......

    孟瑞华一进来就看到陶陶低着头认真的看着什么,她悄悄的站在背后“啊......”了一声。

    陶陶吓了一跳,一回头见是她,才松了一口气。“你吓死我了。”陶陶拍着胸脯。

    “你看啥呢,怎么那么认真。”

    “承宇的信......”

    “哦......怎么样了,你二哥的学堂......”

    陶陶将相片递给她看。孟瑞华,看着相片,心都躁动不安的。“真帅气......是不是好看的人都生在了裴家。你这几个哥哥一个赛一个的。”

    “二哥不是最好看的,你是没见过我三哥,单那双桃花眼就招惹了不少外国的桃花。”

    孟瑞华看着照片笑而不语,元谦那温润如玉的样子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听说元谦要回上海,邵亦昭主动要求和他一起回去,他也没有拒绝。起初元谦并没有告诉他,他来上海的目的,在路上他多番的打探,元谦才将实情告知。他来这定船。

    邵亦昭听说他要定船,不禁吃了一惊。以元谦目前的形势来说,定船恐怕有些吃力,而他也没有张嘴向他求助,他本以为他已经成竹在胸了,可到了上海听说他要卖掉裴公馆后,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的。

    “你缺钱,我可以帮你筹,你这什么都不和我说,就是没拿我当朋友。”

    “亦昭,不是我不开口,你的情况我也清楚,你的煤矿厂也正是用钱之时,况且之前你又拿出一部分钱帮我投入到了合川电厂,难不成因为我你要向你舅舅开口?就算出你肯,我也不能够,你也知道我的脾气,这实业要是有了官股那就身不由己了。不就是一栋别墅吗,以后还会有的。”

    邵亦昭虽然被他说通了,但是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在他最难的时候,他没有能力伸手相助,总觉得亏欠。

    元谦来到上海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走访了各个船厂,心里基本有了个底,然后才张罗着卖房子的事。

    但眼下还有一件事,也需要他必须出面解决的就是他和允和的事情。所以,当晚他就给允和打了电话。

    元谦在南通出席了张源的葬礼,这事允和不止在报上看到了,之和也当面告诉了她。还说要她死心的话,她打定主意了,所以就算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改变。

    而她和张楚逸也摊了牌,她明确表态,她就是要等元谦,张楚逸气的咬牙切齿的。最后两个人不欢而散。他说她会后悔的,她有什么后悔的,她已经堵上了一切。就算她知道元谦的心里已经有人了,她也坚信她会挽回。

    所以她决定了要亲自跑一趟涪陵,她正在为这趟行程做准备的时候,就接到了元谦的电话。家里的佣人来告诉她是姑爷打来时,她惊喜的从沙发上跳下来。

    她特意的整理下衣裳,意识到他看不见的时候,她悄悄的嘲笑了下自己。“元谦.......”

    “是我......”他的声音从听筒的那一端传过来的时候,允和激动的落了泪。

    “你......回来了?”允和哽咽着,声音都发了抖。

    “是......我想和你谈谈,关于我们之间的事。”

    “好,现在吗?”

    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为了能早点见到他,她才不顾这是什么时候。

    元谦顿了一下,允和就说,“你要是不方便,我过去找你。”

    元谦又看了一眼时间,“那就去你最喜欢的那家法式餐厅吧。”

    “好。”允和兴奋的挂了电话,她喜欢的餐厅,他都记得。心里还是有了不小的安慰。为了怕元谦等,她速战速决,即便这样还是依着他的喜好选的颜色,换了好几套衣裳。就连头发也重新梳了。平时喜欢浓妆的她,特意画的淡妆。又对着镜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

    这些还不够,临上车前又问了女佣还几遍“好看吗?”女佣的头都点成了拨浪鼓,她才算觉得妥当。

    等她到的时候元谦已经到了,数月不见的他又瘦了不少,脸也比以前硬朗了些,或许是因为晒黑的缘故。

    见到她进来,他主动的站了起来,替她挪了椅子。她低声说了谢谢。他身上的味道还是那般的熟悉,就像古书散发出来的芳香一般。她的心瞬间变得轻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