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52章 跋山涉水
    陶陶完全不能相信,刚才看到的事就像一场梦一样,如果那仅仅是一个梦该有多好啊……

    他们这样,对得起元谦吗?陶陶觉得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她要去川渝,去找元谦。她的二哥,怎么能受得了这种气呢?

    她连孟瑞华也不顾了,低着头匆匆的往出走。因为过于投入,以至于前面有人,她也没看到,迎面就装上了那人怀里。

    陶陶吃痛,揉着额头抬头看眼前的人,赵康平也正打在量着她……

    “……对……不起,康平哥……”

    “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她只要一想事情,或是情绪低落的时候就会这样。心不在焉,六神无主。

    陶陶挠挠头,嘿嘿一笑,“习惯很难改……”

    赵康平手里夹着雪茄,也不抽,“这么急着去哪?”

    “没有,就……想回去了。”

    “因为我来了?”

    “没有……没有”陶陶摆手极力的解释。

    “那就陪我聊一会儿……”赵康平掐灭了手上的雪茄。示意陶陶一起走走。

    陶陶便硬着头皮跟着他走走,此刻空气里弥漫着茉莉的花香,两个人都不说话,偶尔能听见皮鞋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

    陶陶不得不承认,赵康平穿着军装的样子,甚是好看。她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

    “最近还好吗?”沉默许久后,赵康平停了下来,转过身直视着陶陶。

    “挺好的……”

    “你就没有什么对我说的?或是有什么要问我的?”

    “啊?”陶陶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算了……”赵康平叹息一声。“回去吧……”

    “哦……”还真是莫名其妙的,她现在的心思都在刚才的事情里,又哪有心思去理会他的不正常呢。

    “康平……”一清脆的声音传来,陶陶抬头看去,不远处一女子拖着一身黄色的礼服,神采奕奕的走过来。

    陶陶一眼就认出是赵康平带来的舞伴,不会是上海滩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真的是很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会说话一般。

    待走近了,她自行走到赵康平的身边,很自然的挽起他的胳膊。

    “康平,这位小姐是?”不会是叫黄莺,声音都如黄莺鸟般清脆。

    “裴小姐……”

    “哦……”她打量起陶陶来,“是裴二少爷的妹妹?”眼神毫不闪躲,看起来就似一个天真的孩子一般。。

    “是……”陶陶还没搭话,赵康平就替她答了话。“怎么不在里面跳舞,来这做什么?”

    “太闷了……一回头你又不在了,就想着着出来试试运气……还真被我这么快的找到了。”她的话说的如此的自然,看得出来,她很依赖他。而赵康平对她似乎也耐着性子……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吗,如今有人在他身边,她省的有负罪感。

    “康平哥……你们聊,我要回去了,一会儿瑞华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赵康平看了她一会儿才点点头……

    “裴二少爷的妹妹好漂亮……”陶陶走后,黄莺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是裴元谦的妹妹?”赵康平抽出被她挎着的那只胳膊,和她保持了距离。

    黄莺撇撇嘴,心里不满意,却也说不出什么,“在凯司令见过的,裴少爷对她这个妹妹可不是一般的宠爱。”

    她喜欢吃甜食,尤其爱吃凯司令的桂花糕,每次经过那,都会自己进店去挑选。

    有一次,她收工晚,路过那就下车去买桂花糕,刚要推门进去,店里就走出一对壁人,男人一身长衫,气质温润,他身边的女孩子也是明媚俏丽。

    她给他们让了位置,男人还很绅士的对她点点头。

    她正要进去,就听刚才那俏丽的女孩子说:“二哥,那人是黄莺吧……终于见到真人了。”那会儿她也算是小有名气了,走在街上总是能被人认出来的。对于别人的大惊小怪她早就见怪不怪了。

    那一刻,她却不知怎么的,被这二人认出心里就涌起一股骄傲之情来。

    她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就算是她人生中的一场不一样的遇见吧。

    可没想到她出来后,刚才的那个人男人正站在外面等她。

    他说不好意思,打扰到你,我妹妹很喜欢你,可不可以麻烦你帮忙签个名字……她吃了一惊,有点儿不可置信,又受宠若惊。

    她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只见他拿出一本书,好像是商务书局出版的最新的英文译本,她在书的扉页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极其认真……

    她写好后递给他,他微笑的说着谢谢。她也微笑的摇摇头,又不是什么大事,对她而言乐意之至的事情。

    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她才想起来,叫住了他:“您怎么称呼?……”

    他似乎没预料到她会这么问,回身站定,望着她,犹豫了片刻,还是自报了家门,“裴元谦……”

    她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直到元谦上了车,她才想起来,裴元谦不就是那个炙手可热的裴元谦吗。

    难怪,他的气质如此的不一般。他上了车,将刚才的书交给他的妹妹,那个女孩子笑的灿烂,他也笑了,和刚才截然不同的笑。那是发自肺腑的宠溺。

    这一刻她很羡慕,若是也有一个这样的哥哥该有多好呢……

    赵康平看着陶陶离去的背影沉默不语,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心里既失望又伤心,真的就这么失去了吗?他的骄傲不允许失败,但因为她,他其实早就败的一塌糊涂了……

    赵康平独自一个人走了好远,一回头,黄莺还站在原地,“走啊……”

    “哦……”黄莺追上来,他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所以她得小心些。

    “不是爱吃桂花糕吗,我带你去买……”

    “真的?”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还真是令她受宠若惊……

    陶陶并没有去找孟瑞华,而是委托适应生给孟瑞华带去一句话,她先走了,就不等她了。

    回到学校后,陶陶还是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她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这样的事,按理说她不该告诉元谦的,可是又不想他被骗,所以这一刻她特别的想见见他。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几乎是一宿没睡,第二天,她又去教导室请了假,她决定要亲自去一趟涪陵。

    孟瑞华知道她要去涪陵的消息后,便求着她带她一起去,她是这么解释的,“你自己去,路上没有照应的,我不放心,再一个正好商务书局在川渝有慈善活动,我顺路,正好去参加。”

    陶陶便答应了,两个女孩子路上也有个伴。只是决定是一件事,实际行动却又是另一件事。

    以前所有的事都是元谦帮着打理的,她从不知道,完成一件事要费如此的心力。

    就说买船票的事儿,两个人起了早,却没没买到好的轮船,最后等来等去,买到了一条小的客船,却还是人挤人的。

    陶陶是第一次坐这种船,人又多,各种气味都有,她也不知道是熏的,还是因为船开的不稳,她上船后不久就开始吐,几乎吐了一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还好有瑞华在,要不她自己是怎么也撑不到川渝的。

    船到了川渝后,已经很晚了,已经没有去涪陵的船了,两个女孩子又在码头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旅馆的条件一般,几乎都是赶路的人,喧哗声不止,偶尔还传来孩童的哭声……挨到了后半夜,好不容易孩子的哭声没有了,说话声也渐渐的止住了,却传来的别样的声音。

    起初陶陶以为是老鼠啃咬什么的东西,后来越发觉得不对劲,好想是床晃动的声音,吱呀,吱呀的……她推推睡的正香的孟瑞华“瑞华你听有什么声音”陶陶低声的,有着一丝担心。

    孟瑞华揉揉眼睛,“哪有什么声音……”

    “你听听……”陶陶不甘心,这会儿好像还有喘息声……但是她却不确定。

    孟瑞华翻了身,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快睡吧……把耳朵捂上,就当做没听见……”

    “可我睡不着……”陶陶倒是做了起来。

    孟瑞华靠近陶陶,然后摁倒了她,附在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陶陶“啊……”的一声叫出了声,不可置信的看着孟瑞华。

    “嘘!”孟瑞华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要是不信,再听听……”

    果不其然,有女人的叫喊声……“嗯嗯……呀呀的……”

    陶陶害怕的钻进孟瑞华的被窝,伸手捂住了耳朵……

    这一晚又是个不眠夜,好不容易没有了动静,她刚要睡着,天就亮了。

    为了赶最早的一班船,她和孟瑞华连吃早饭的机会都没有就跑去了买票。

    本以为,买点东西能在船上垫垫……可她邻座坐的孩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她就将自己的吃食让给了那孩子。

    乡下的孩子哪吃过这种东西,狼吞虎咽的,三两口就吃光了。陶陶看着他满足的样子不禁笑了。

    这里真的是太落后了,茅草房比比皆是……完全就是落后小山村的样子。

    她邻座的小男孩的母亲听说她要去涪陵不禁露出喜色,她就住在涪陵,来川渝是来看望孩子的父亲的,她可以给她们带路。

    陶陶感激不已,悄悄的塞了几张银元。那妇女说什么都不肯收,陶陶说是给孩子的买一双鞋,因为他的脚上还穿着草鞋,脚趾头都磨破了皮,血肉模糊的,她看着都疼。

    妇人感激不尽,收下了陶陶的钱。下了船,她就带陶陶去了村长的家里。因为路上陶陶已经说了,她是来找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