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47章 人去楼空
    以前元谦还没意识到,酒这个东西的好处。原来,不管是多重要的事,多在乎的人,只要你喝的个烂醉如泥,保证一夜无梦,一觉到天亮……

    尝到了这种好处后,他这几天几乎日日如此。明生的事,他也不再管了,承宇不知道他受了多大的打击,直到,陶陶和赵康平一起回奉天的消息传出来后,他才知道这一段时间他自虐为的是什么。

    陶陶临走前回了裴公馆收拾衣服,只是她没料到元谦居然在。

    那天正好是双休日,赵康平送她回来的,因为有事,他没有进来坐,两个人约好了,晚上他来接她直接去火车站。

    桃子见她回来,高兴坏了,接过她手里的书本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小姐,您热坏了吧?正好前儿李妈妈做了冰葡萄,我还想着您要是不回来,我让承宇开车给送过去呢。”

    “哦……我这不闻着味儿回来的吗。”

    桃子噗嗤乐了,“您就会捉弄我。”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客厅,“小姐,您先坐着凉块,凉块,我给您娶葡萄去。”

    这会儿确实是热了,陶陶拿起了蒲扇扇了两下,茶壶里是新泡的茶,信阳毛尖,她心下一紧,又摇摇头,怎么可能呢。

    李妈妈端了一盘水果出来,“小姐,这葡萄是降暑,但是还是寒凉,您还是少吃点。”

    “我知道了……”陶陶有点无奈,“桃子呢?”

    “那丫头在厨房忙着呢,哎呦……”李妈妈一拍大腿,“小姐,我的去看看我的菜。”她说着就跑开了。

    陶陶摇摇头就笑了。

    她这人既怕热又怕冷的,所以到了夏季,就喜欢吃凉的东西,冰葡萄就是一大爱,比起她倚在沙发上,手里摇着蒲扇,嘴里吃着葡萄,到也惬意。只是不一会儿的功夫,年前的葡萄皮就堆成了小山。

    她听见声响,以为李妈妈又来唠叨了,就悄悄的将葡萄皮藏了起来,然后怯笑的转身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我很听话……没……贪嘴……”

    陶陶一转身,笑容就凝在了脸上,元谦站在楼梯上,蓬着头,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这个样子,她从来没见过的,一时间真的是用震惊来形容。

    元谦到很从容,并没有理会她的吃惊,径直下了楼梯,经过她的身边,什么都没说,连个招呼也没有。

    此时李妈妈出来了,叫了一声,“二少爷,您起来了?饭这就好了。您和小姐一起吃吧。”

    元谦没有回应,拣着果盘里的一颗葡萄丢进嘴里,嚼了一下,微微皱了眉,“李妈妈,你这葡萄又凉又酸……以后别这么做了,我不爱吃。”

    “好……”李妈妈答应着,心想着,以前不是最爱吗,前两天还问了她一嘴有没有冰葡萄呢,怎么好端端的就说不爱吃了?她又看了一眼陶陶,心里叹息一声,还真的是两个冤家。

    陶陶这顿饭吃的堵的慌,偌大的餐桌上就她两个人,以前也是这张桌子,也是他们两个,她从没觉得餐厅的空阔,这会儿,却觉得如此的空旷,和安静。

    因为谁也没说话,陶陶还试图找个话题,可看他并没有要理她的意思,所以干脆就沉默了。

    李妈妈和桃子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以前两个人吵架,都是二少爷主动低头,逗着小姐开心。如今看二少爷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而陶陶也没有,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也不是办法。

    桃子推推李妈妈,示意她想想办法,李妈妈这才走到餐桌前,特意挪挪了菜盘,然后又对陶陶说,“小姐不是一直都想学蒸蛋吗?正好今儿晚上我教您,二少爷之前不也说想学吗?要不就一起学?”李妈妈看看元谦,询问他的意见。

    “李妈妈,以后有机会的,我回来收拾衣服的,一会儿就走的。”

    “小姐,您不是放假吗?好容易回来的,若是不行,明天让承宇送您也是好的呀。”

    “我答应要和赵康平一起去奉天的,所以……”陶

    “口拍……”的一声,元谦将筷子摔在了桌子上,连看都没看陶陶一眼,愤然的离开了座位。

    他这一走,陶陶也坐不住了,噔噔的踩着楼梯上了楼。

    桃子和李妈妈看着那一桌子的菜唉声叹气,看来这回的事并不容易解决。

    下午的时候赵康平真的来接陶陶了,桃子拎着整理好的行李下了楼,心里十分难受。

    因为就在刚刚,她和小姐说,“二少爷这两日都在家,整日的喝酒,没白没夜的,李妈妈看着直心疼,以为你俩又吵架了。小姐,你们真的吵架了吗?”

    陶陶摸摸桃子的头,“他把我赶出了裴家……”

    “小姐……不会的……少爷不会的……一定是误会。”桃子不肯相信裴元谦会舍得将陶陶赶出去,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他对她多么在乎,谁能看不出来?

    如今看来事情确实不如想象的简单,因为,二少爷自始至终,都没有从房间出来半步。包括赵康平来,陶陶坐着他的车离开。他的房门一直禁闭着。

    陶陶去奉天的第二天,元谦终于从那个房间走了去来,也不再是颓废的样子了,都以为他又振作了起来,可是当承宇哭着求他不要卖明生轮船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他是走投无路了。

    裴元谦前前脚和人签订了买卖协议,后脚明生被卖掉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一时间议论纷纷,说元谦是虎父犬子,败光了裴家的家业。没了明生,没了商务书局加持的光环,裴元谦也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人。

    就在元谦决定卖掉明生的时候,他特意给永谦写了一封信,大致意思就是他对他食言了,为了无愧于心,他还是自私的抛弃了他。

    永谦的回信里只短短的几个字,却让他松了一口气,终究是不再负重前行。他说谢谢你及时点醒了我,裴家不卖人。

    允和也是在报纸上看到的,才知道元谦卖掉了明生的股份,她知道后大吃一惊,那是他的梦想啊,他怎么就放弃了?

    她不放心,就去找他,听裴关公馆的下人说,他确实在,她才松了一口气。

    李妈妈见她回啦了,叫了一声二少奶奶。

    “我来看看,你们少爷呢?”

    “少爷……少爷……喝醉了。”李妈妈支支吾吾的,看到元谦这样,她也心疼,“少爷一连好几日都这样了,请少奶奶劝劝。”他都这样了她们也是没办法,只能病急乱投医。

    允和答应着,李妈妈拿着备用钥匙给她开了门。

    推门进去,酒气熏天,而元谦窝在正窝在沙发上熟睡。

    允和推开了窗户,放放里面的味道,又站在他的身前叫了好几声,他都没有反应。

    允和看着满地的狼藉,多半都是空酒瓶子,她心里一阵酸涩,他怎么就自己扛了下来?

    她又去取了薄毯给他盖上,他翻了下身,手上的怀表滑落了下来。

    她捡了起来,好奇心爆发,这块怀表她印象极深,他整日的带着,宝贝是的,有好几次,她都发现他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手里就是拿着这块怀表,默默的出神。她想这块表对他的意义一定非比寻常。

    她拿在手里看了看,到是件古董,到也不太稀奇,她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然后就打开了,这一打开,她才豁然开朗。

    表内夹着一张照片,那照片不是别人,正是陶陶,笑意盈盈的,居然还有着酒窝。

    原来裴元谦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罗陶陶。朝夕相处了十年的人。这算是青梅竹马?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两情相悦,而现在知道的是裴元谦对她情深不寿。

    难怪他们的很多爱好几乎都一模一样。难怪,裴元谦少有的几次醉酒,原来都是和陶陶有关系。

    所以这一次也是因为陶陶要嫁赵康平,所以他才醉生梦死?他这样糟蹋自己,岂不是让关心他的人心疼?

    这突如其来的发现,让允和一时无法接受,她匆匆逃离了,其实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逃。她觉得无法面对。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心里,她会想是不是她拆散了他们?也会觉得嫉妒,正是因为这种嫉妒,让她逃离了。

    陶陶在奉天受到了赵家人亲切的接待,反正赵康平的那几个妈妈,表面上确实都对她很好,起初也会觉得拘谨,但是他们的热情让她渐渐的放松。

    赵康平对她也是极其的好,态度比从前还更加的殷勤了。元谦卖掉明生股份的事,还是赵康平亲口告诉她。

    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后,陶陶就受不了了,她知道不该当着他的面流泪的,可她还是不受控制的掉了泪。

    赵康平,心疼起来,轻声安慰着,“会没事的……”

    “我想回上海……”陶陶恳求着他。

    见她如此的可怜,赵康平心软了下来,和家里简单的打了招呼后就带着陶陶回了上海。

    他们走后,赵康平的那几个小妈们,坐在一处议论,以后咱们家少爷恐怕是要被裴家小姐吃的死死的喽……

    赵康平安排的专列,陶陶连夜到的上海。她也顾不得时间,匆匆的就回了裴公馆……

    然而,裴公馆的大门却落了锁,此刻人去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