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41章 求婚
    陶陶生病的消息,陈允和还是从张楚逸的口中得知的。

    张楚逸在元谦那碰了钉子,心里不痛快,那几个烟馆要只是单纯的烟馆我就好了,其实它不过就是个幌子,他心疼的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黑市交易联络网就这么的断了。

    更是害得他好几十箱的军火器械被警察局缴了。眼瞅着交易的时间要到了,让他去哪找武器给补上?

    他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怎的也要将眼前的危机得度过去。

    从元谦那受了气,他回到大世界就去允和常来的那间包间。这个时候了,没想到她还没走,居然睡在了这儿,他倒是有一些惊奇。

    其实没事的时候,他经常会来这里,不为别的,因为这里有她的味道。在这里哪怕是待上一天,他也不会觉得闷。

    他看着睡在沙发上的允和轻轻的走了过去,俯身蹲下去,贴在了她的唇瓣上。觉得不够,又磨蹭了起来,胡茬刺痛了允和,她翻了下身,这样的她却让张楚逸不能自己。

    他扳过她的身子亲吻她,继而啃咬她的唇,允和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张楚逸却霸道的不肯松开她,蛮横的将她推在沙发上,栖身过来。

    允和伸手给了他一巴掌,这一把掌在寂静的房间里甚是响亮。

    饶是允和都吓了一跳,张楚逸摸着自己的脸,松开了她。

    他真的是倒头霉了,一晚上被这两夫妻虐,今日出门没看黄历。

    允和,整理衣裙,准备离开。张楚逸却笑了,“我说你怎么还没回去,是裴元谦不回去吧?”

    允和不想搭理他,起身就走,张楚逸却拦住了她,“你不是一直都是模范嫂子吗?怎么小姑子病了也没见不宽衣不解带的伺候着。”

    允和瞪了他一眼,“你要说什么?”

    “想知道?就留下来陪我?”

    允和唾骂一声,甩头就走了。

    门刚合上,里面就传来什么摔碎的声音,她也不理会,反正都是他的东西,她不心疼。

    第二日允和就去裴公馆看望陶陶,在允和的嘘寒问暖中陶陶才明白过来,这些日子,她都活在了梦里。或者说是她沉浸在梦里不愿意醒过来。

    “二嫂……”陶陶叫着允和,其实这一刻面对允和她是心虚的,这些天来,她自私的霸占着元谦,自欺欺人的以为他还是她一个人的二哥。

    梦毕竟是梦,终会有清醒的那一刻……

    “这些日子忙着搞妇女救济会的事,也没没时间来看你,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怎么会呢?我都好了,只不过……他……二哥……他不放心,所以执意要我再休息一段时间。”

    “那就听他的。”

    后来元谦回来了,三个人一起吃的饭,不过却是各有各的心事。

    吃过饭后,陶陶就撵着二人,“二哥带二嫂回去吧。”

    元谦不语,静静的坐在那喝茶,没有要走的意思。“我们再坐坐的。

    “怎么这就赶人了?”

    “我怕打扰二嫂休息,你也忙了一天的,还特意跑来看我,再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

    “好……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陶陶答应着,亲自送二人出来,“冷!快回去吧。”允和撵着她。

    待车走远了陶陶才回屋去,只是这一晚却失眠了……

    孟瑞华最近也不么来了,因为听说她去商务印书局了,二哥帮的忙,这才是人尽其才吗,总归算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就在她在家待的百无聊赖的时候,赵康平却从奉天回来了,特意来看她。

    她很高兴,终于等能有人可以和她说说话了。

    “我去学校找你,听说你请了病假,我就来看看。现在好了吗?”

    “你看我哪还有病人的样子?早就好了,就是二哥不放心,所以才让我在家里养着。”

    “是他得罪黑帮的事?”

    “得罪黑帮?”陶陶吃了一惊。

    赵康平真后悔自己多了嘴,但是看陶陶的样子她不从他嘴里撬出点什么的话,她一定不会罢休。

    “嗯……就船上的乘客被人勒索……不过都解决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人跟我说。”陶陶着急了起来。

    “你二哥应该是不想你知道,这些日子不让你上学恐怕也是害怕你被绑架。”

    “他解决了吗?你能帮帮他吗?”

    “这我会的……你二哥,应该是不想事情闹大,永谦知道了恐怕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听他这么说,陶陶就放心了。

    提起永谦就不得不说,他这一年,真的是势如破竹,这一次的战事楚南雄大获全胜,南方六省俯首称臣,甘愿归其麾下。而永谦更是因为这次的战事一战成名,其率领的十九师骁勇善战,成为全军楷模。

    如今裴永谦的名字在南京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他和楚韵宜原本要在南京举办的婚礼也因为战事的原因被推迟。

    这一次南方大获全胜,楚南雄高兴,将他们的婚期又提上了日程。

    “这一次来就是打算和你一起去参加永谦和韵宜的婚礼的。”

    好啊……她也痛快的答应。

    “我答应了要和你一起去看冰灯的,可是因为你出了意外,就搁置了。现在还想去吗?”

    “那么远,我二哥肯定是不同意的,谁说看冰灯一定去哈尔滨呢,这里也能实现的。”

    赵康平带着陶陶去了大华饭店,特意包下了整个房顶的空中花园。

    陶陶听说过这儿,只是一直没来过,元谦带过这里的三味夹饼给她,还说要带她来吃,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若是知道这儿还有这么个美丽的地方她定是早早的就央求他陪她来这了。

    赵康平站在舞台中央邀请她,她脚踏上去才发现那光滑的地面似冰一样。她吓的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幸好赵康平及时接住了她。

    他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放松,”然后一只手就揽上了她的腰,此时音乐声响起,他引着她翩翩起舞。

    他们舞动的影子倒影在地面上,天花板上挂着大小不一的灯泡,此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一曲终了,一个雕塑的兔子形状的冰灯就从下面上升了过来,落在她的眼前。

    “好看吗?”他轻声询问。

    “嗯……太可爱了。”她围着那兔子爱不释手。

    她入了迷的样子甚是可爱,他走过去,拽过她的双手,“陶陶……”眼神极其认真的,“嫁给我吧……”

    “我……”居然这么的突然。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陶陶……这次回去,父亲和我提起了成亲的事,他又要安排一个人给我,我一口回绝了,并且告诉他,我喜欢的人是你。他不相信,说要我把你带到他面前,他才同意。”

    “可我……我好没……”

    “你讨厌我吗?”赵康平握着她的手,让她直视自己。

    陶陶摇摇头。

    “所以就是了。你看永谦,元谦,还有我身边的朋友都娶了妻子,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而且我都想好了,就算结婚我也不会干涉你,你要念书,我就陪你在这。”

    她完全没想到,他居然把所有的都想到了,面面俱到。

    “我会和你二哥先谈谈,然后再和裴伯父坦白,你看这样好不好?”

    陶陶没有说好还是不好,她的心很乱,听说他要和元谦先谈谈的时候,她才点点头,她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他同意,她会不会嫁?这个选择,她要他亲口对她说。

    这一日,赵康平又来看看陶陶,她和桃子正在草坪上放风筝,今日她穿了一件嫩绿色的裙褂,更衬的人白皙如玉。就像这春天里刚发嫩芽的小草,有着极强的生命力。

    她们似乎是捣鼓了很久也没飞起来,赵康平走上前拿起了风筝对着陶陶说“我试试……”

    他举起风筝,跑了很远,陶陶喊着“放线……”他执着线轱,一点点的放松,许是老天爷体恤他,第一次放风筝的他居然毫不费吹灰之力就放了起来。

    陶陶跑过来,他将线轱交给她,他站在她的身后教她如何放线,两个的离的很近,态度亲昵。她银铃般的笑声印在传进他的耳中,直达心底。

    远处,元谦静静的立在那看着放风筝的两个人,态度如此的亲昵,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原来他不在她的身边,她也可以笑的这么美……

    也不知道她是何时发现他的,她跑了过来,身后跟着赵康平,就像以前的他一样,时时更在身后护着她。

    “二哥……风筝放起来了。”陶陶和他显摆着。

    “嗯……很漂亮。”他微笑的看着她,其实不止是风筝美,人也很美。

    他和赵康平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你们玩儿,我回来取点东西,一会就走。”

    “二少爷……正好你回来了,我们谈谈?”赵康平追上元谦。

    “好……”元谦答应着,两个人一起向屋内走去。

    两个人走后陶陶就剪断了风筝线,没有了束缚,它想飞哪就飞哪去吧,或者是遇到有缘人,将它带回家也说不定。

    桃子看她那么坚决忍不住心疼,“那是二少爷买来给小姐消遣用的……”

    陶陶越听越生气,“以后都用不上了。”甩着头,怒气冲冲的走了。

    留下桃子一脸的诧异,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就变了?她小姐的脾气,就和这春天里的天气一般……阴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