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37 章酸中带甜的橘子
    元谦微笑着答应了一声,刚伸出手,画面就消失了......无奈摇摇头,嘲笑自己的天真。

    正要走,门廊下的灯突然的就亮了,他的影子映在灯影中,拉得老长。与此同时,桃子走了出来,看到他惊讶的叫了一声“二少爷。”

    元谦点点头,“这么晚了.....陶陶还没睡?”

    “睡了,可又疼醒了,不敢声张害怕夫人惦记。我想着,去厨房给她弄点夜宵,今晚儿上吃的少。”

    “哦......”元谦问了话,想转身就走,桃子又叫住了他,“二少爷......要不您进去陪小姐说会儿话,她这几天总是做恶梦,这会儿身边没人,我怕她害怕。”

    “总是做恶梦?怎么没禀报?”元谦语气中带了些责备。

    “小姐不让说的。”

    “她不让说就不说了?这个家里不是还有我吗?”元谦说着就拾阶而上。桃子替他打了门帘,见他进去,她才放心的转身去取宵夜。

    陶陶蓬着头发,歪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一只手还缠着绷带,有点憔悴。听见声响,她也没抬头,“这么快就回来了?”

    并没有回应,她才抬起头,见元谦正注视着她,眼中的神色是她读不懂的。一句“二哥......”就哽在喉中。

    元谦搬了把凳子坐在了她的身边,“还疼吗?”床头柜上放着橘子,元谦拿在手里,一点一点的剥开。

    陶陶看着他专注的剥着橘子,就像从前,她病了,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人总是他,他就像现在这么做着,手里同样剥着橘子。她醒了他就递过去一瓣放到她的嘴里,还笑着说,“真是算好了时间,我刚剥好......”

    她皱皱眉,“酸......”他放了一个在嘴里,“有一点......那就不吃了。”

    她却摇摇头,“我想吃......”然后他就一瓣一瓣的送到她的嘴里,起初还酸酸的,可后来却越来越甜。

    这一次他剥好了,却没有送到她的嘴里,他看着那剥好的橘子沉默了许久。然后才抬起头看看她,征询她的意见“要吃吗?”

    她摇摇头,不是不想吃,是今时今日他们都变了。以前他不会征询她的意见,不会这么客气......

    他扯下一瓣送到自己的嘴里,酸......是真的酸。还有一丝苦涩。就像他的心一样。

    他又将那剥好的橘子放回了原位,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你不是一直想去燕京大学吗?正好我和他们的校领导有一些渊源,若你想去,回去我就帮你办个转学手续......”

    “当初你不是不同意我去北京吗?”

    “那会儿......”

    “又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是大哥的意思吗?”

    “不是......是我的主意。”

    “我好不容易适应了那里的生活,又好不容易的融入那个氛围,如今你们说让我离开,就离开?”陶陶怒目而瞪,有些歇斯底里。

    “陶陶......”元谦很后悔,这会儿他确实不该提,或者从一开始他就不该存了这种想法。如果她真的同意了,他又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在试探什么。

    可她这么大的反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炸了毛的陶陶,是最让他无能为力的。

    “我不想看到你了。”陶陶跪坐在床上,开始赶人。

    元谦上前想安抚她的冲动,陶陶抄起身后的枕头就砸了过来。可因为用力过猛,扯到了胳膊,疼她龇牙咧嘴。

    元谦丢开枕头,冲了过来,“......给我看看。”

    陶陶的眼泪簌簌而落,“我不要你管......”

    元谦不顾她的抵抗,将她搂进怀里,“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咱们不去......哪也不去.....”

    陶陶用一只手去锤他,可那化为愤怒的拳头,却如棉花一般,轻飘飘的,不起任何的作用。可对于元谦来说却如巨石一般沉重。他是既无奈又无力......

    后来,他是等着她睡下去才回去的。陶陶始终是他不能言说的忧伤......

    南方的战事是很多人关注的焦点,对于裴家人来说更甚。报纸裴夫人每日必看的,总竭力的从中找寻永谦的消息。

    在元谦和允和动身回上海的那一日,南方传来了大捷的消息。永谦所在的十九师十九旅攻克湖南,率先取得南方战役的首战大捷。

    这对于南京而言是多麽振奋人心的一件消息,可对于裴夫人而言,她要的是自己的儿子平安无恙。永谦因为这场战役直接晋升为少将。这一年,他蹿升的速度犹如火箭一般,已经引起许多人的不满。但,碍于各方层面,都是敢怒不敢言。

    陶陶因为胳膊受了伤,所以一直在家养病,和赵康平的约定也只能暂时作罢。

    开学的那一日,元谦派承宇来接陶陶。这一路上听承宇和桃子说,明生的第一艘轮船已经正式下水运行了。

    桃子高兴的手舞足蹈,“小姐,二少爷成功了。”

    陶陶沉默不语,这是他的梦想,很早的时候他就说过要让中国的轮船走向世界,他只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路还很长,很长......她不知道他会经历什么,但,她始终坚信他会有成功的那一天的。

    陶陶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找孟瑞华,经过一个寒假,还怪想她的。

    孟瑞华是提前回的学校,两个女孩子一见面就高兴的拥抱了起来,瑞华问她过得好不好,还和她提起了永谦的婚礼,她在报纸上看了报道。

    她说“陶陶,我真羡慕你,两个嫂子都那么漂亮。”

    陶陶又问她过得怎么样,她闪烁其词,并未多提。

    日子依旧照旧,学生的生活三点一线,简单重复。又到了每个周双休的日子,陶陶之前并没有和元谦提过,元谦也没问,她就按照自己的心思,不打算回去了。

    但是,放学的那日还是有车来接,这一次,来接她的却不是裴家的人,而是陈家的。

    司机将她拉到了陈公馆,陶陶知道又是允和的意思,她以为元谦也在的,可没想到他居然不在。

    “想着你这两日放假的,元谦可能也忙,我就自作主张的接你回来,我母亲也想你了。”

    陶陶微微一笑“谢谢二嫂。”

    她刚进去,陈夫人就迎了出来,拥抱了下陶陶,“哎呦,这丫头可是越发的漂亮了。”陈母由衷的发表着赞叹。

    这时一阵声响,陈之和带着一众朋友从楼上下来了,赵康平也身在其中,正一脸笑意的看着陶陶。

    陶陶微笑着算是打过招呼......

    也不知允和是不是故意的,将她的座位和赵康平的安排在了一起,赵康平还绅士的替她拉了椅子。陶陶微微一笑,算是回礼。

    他刚坐下就低声的问她,“胳膊好了吗?”

    “好多了......”

    “本想着忙完了去找你的......”

    “哎呦,康平你们说什么呢,交头接耳的。”允和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二人。

    赵康平以为陶陶会不好意思,可她却没有,很坦然的对着允和道,“二嫂还真是越来越管闲事了。”

    吃过饭,赵康平亲自开车送陶陶回去,“我会在上海停留一段时间......”

    “哦.....那不是挺好的。”陶陶回应他。

    赵康平停下车,走过去帮陶陶开车门,“一直没有机会问,今日我想问问......当初在北京我问过你的问题,不知道你想好了吗?”

    陶陶完全没预料到,他突然的就问了这个问题,其实,她有想过,可后来又发生了许多事,其实已经不用她去想了,别人就替她做了选择。

    “我......”陶陶看着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

    “陶陶,”他打断她,“我不想给你压力,也不想你有负担,更不想你因为别的什么答应我,我没和任何人交换什么条件,我喜欢的只是你的人无关其他。”

    他如此真实的一番话,到要她有点小人之心了,她说“对不起......我的心现在很乱,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你,我知道我应该答应你,但好像对你又是不公平的......”

    陶陶见他没有反应,转身就要走,可刚走没几步,就被赵康平拉进了怀里,“我喜欢你这一条就够了......”

    陶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让他那么抱着,她心里混乱极了,想拒绝,却怎么也拒绝不了。

    元谦是特意来学校接陶陶一起去吃饭的,下午开了一个会议,来这儿就有点儿晚了,不想车刚开进校园,就看到了送陶陶回来的赵康平。

    他没说话,承宇也不敢吱声,心里盼着赵康平早点走,可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赵康平居然抱了陶陶,而陶陶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他已经不敢去看元谦的脸色了,过了好一会儿元谦才说“回去吧。”

    承宇发动了车子,透过倒车镜那清楚的看到拥抱在一处的两个人,他说“少爷咱们去哪儿?”

    “回明生吧。”

    二少爷饭还没吃呢,特意吩咐他今天预定的餐厅,看来也只能取消了......

    陶陶回到宿舍,心里烦躁不堪,就去找孟瑞华,可来到她的宿舍被告知,不在。她只能垂头丧气的回来,心里想着这么晚了她去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