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35章 南方战事
    裴夫人体谅,昨天都折腾了一天。特意通知各房不用过来一起用早饭。

    陶陶醒的早,就过来陪裴夫人,裴夫人看到她甚是欣慰。

    “还是有女儿好……知道疼娘……”

    “大嫂和二嫂都是过惯了西式生活的人……”

    “嗯,所以你就来陪娘用早餐?”

    陶陶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粥,小心翼翼的放到裴夫人的面前。

    裴夫人感慨着:“你去上学,我是不放心,如今看来到也是好事,都知道心疼人了,可见是长大了。”

    陶陶莞尔一笑,“以前确实是顽劣了些……”

    “呦……都有自知之明了……”永谦和韵宜一起走了进来。

    “母亲……”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

    裴夫人答应着,让人给她们搬凳子。“不是说好了,不用过来的,我都吩咐了给你们送房里去。”她示意韵宜坐在了她的身边。

    “最小的陶陶都知道来陪您吃饭,我们若不来岂不是被她比了下去?”永谦对陶陶挤挤眼睛……

    “大哥的嘴巴何时这么圆滑了?”陶陶也不相上下,两兄妹互相怼了起来。

    她的这个大哥平常一副严肃的面孔,其实就是个纸老虎,唬人而已……

    另一个哥哥呢,温润如玉,总让人觉得和蔼可亲,可却又是个闷葫芦,话不投机半句多。他是投不投机,都没话。

    从他们的身上,陶陶总结出了一个道理,千万不要被外表所迷惑。

    “元谦和允和呢……”永谦查看了一周也不见那二人。

    “二少爷,和二少奶奶昨日喝多了……早起二少爷房里还要了醒酒汤。”裴夫人身边的佣人提醒了一句。

    “呦……这俩人也真是的……”永谦笑而不语,看了一眼韵宜。

    韵宜似乎明白了是的,脸倏的就红了。陶陶坐在她对面,她的一举一动尽数眼底。

    她喝了一口汤,却不知怎么的就呛了。她咳嗽了起来……

    “怎么了?”韵宜一脸关切。

    “咳……咳……咳……”陶陶摆摆手,“没事……就是不小心呛了。”桃子递过来一杯水,她喝了一口才算压下去。

    裴夫人看了眼永谦,永谦低着头张罗着“来,吃饭,吃饭……”

    四个人刚吃没几口,元谦和允和就进来了。

    “不是说不用过来了吗?怎么就,还好吧?”裴夫人问着允和。

    允和不好意思起来,“昨晚一高兴就喝了点酒,今早就起来晚了。”她说着就挨着陶陶坐下了。

    陶陶微笑的叫了声“二嫂……二哥……”

    “去让厨房再送来两碗醒酒汤……”裴夫人吩咐佣人。

    永谦拍拍元谦的肩膀,一脸的坏笑。不过是喝多了酒,大哥的样子就像是他做了什么坏事一般。

    元谦又看看陶陶,还有韵宜,两个人都低头吃饭,一句不说,就连母亲也只顾喝粥,他忽的就明白了。

    再看陶陶,她神情淡定,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在心里叹息一声。

    允和也觉得气氛不对……总归是因为她晚了,所以就只能闷头吃饭,也不能解释,这种事好像越解释越让人误会。刚何况好像也没必要解释……

    昨晚她和裴元谦喝光了那一瓶红酒,他说是之谦从德国寄回来的,总共就两瓶,一瓶被陶陶糟蹋了,另一瓶他说要等陶陶嫁人的时候送给她的。

    她说那就算了,不能让她和他给糟蹋了啊,元谦却还是开了酒。

    他说“她又不知道……总不能带着一瓶红酒去婆家,咱们就当做替她提前庆祝了。”

    她又问“将来你打算给陶陶找什么样儿的人家啊?”

    他说不知道。他还说从她六岁那年来到裴家,他从就没想过这件事。可永谦结婚,让他意识到,她也会有嫁人替人生子的一天。

    那会儿,她从他的脸上读出了不舍,语气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忧伤。她能理解,毕竟早就将她视为裴家的一份子了,看着妹妹嫁人当然会不舍……

    她很羡慕陶陶,有这么些哥哥的疼爱。当初她结婚,大哥不也是……哎……如今想来都是命……

    她一杯接一杯的喝,他却只是看着酒的颜色,细细的品味,就好像有许多故事似的。

    昨晚他们说的话是自二人认识以来说的最多的一次。

    他又讲了陶陶小时候的许多趣事,她不知道她的哥哥和别人提起她来是不是也一脸宠溺的表情。

    那一刻,她觉得陶陶真的很幸福……

    再后来,她好像就喝多了,也不知怎么就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是在自己的床上。

    她起来的时候,元谦已经醒了,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怀表发呆。

    就连她走过去,他都没有察觉。那个怀表他一直带着的,陶陶身上似乎也有一个。

    “想什么呢?”允和走近了,提醒他一句。

    元谦这才合上了表盖,将其收了起来,只是无意间,她看见了怀表里似乎夹了一张照片。他合的快,她看得不真切,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眼见着就要过年了,今年都能回来吧?”裴夫人左右看看了,似在征询她们的意见。

    “嗯……”韵宜点点头。允和也“嗯”了一声。

    “过两日,你大哥和大嫂回南京,你不跟着去溜达溜达?”裴夫人询问低头吃饭的陶陶,这孩子话是越来越少了。

    “不了,母亲,我……我和朋友约好了……”

    “是赵康平吧?”允和微笑的戳穿她。

    “二嫂……”

    “母亲是不是也要准备嫁妆了?”韵宜也跟着起哄。

    “大嫂……”陶陶嗔怪了一声,放下筷子就要走。却被允和拉住了。

    “还害羞?昨日我们可都看见了……”

    “母亲陶陶若不想去,就不勉强她了。”

    “陶陶不去参加我们的婚礼了?”

    “当然不是……要去的……不过是约好了和……一起去的。”

    “哦……”韵宜后知后觉起来,“还说没事……”

    裴夫人看看元谦,又看看陶陶,若有所思……

    因为赶上了春节,永谦和韵宜在南京的婚礼就延到了年后。而这期间陶陶答应了要和赵康平一起去哈尔滨。两个人算好了日子,正好从那一起去南京。连路线都规划好了,虽然有点远,但是能和陶陶单独相处,赵康平心里也是美的。

    永谦和韵宜离开江南的那天,允和和元谦也回了上海。

    陶陶因为放寒假,没事的时候就陪裴夫人听听戏,打打牌。裴夫人怕闷坏了她,撵着她出去走走。她也懒的动弹,这期间,唯一有事可做的时候就是给赵康平回信。

    他的信,隔三差五的就来,算好了日子似的。反正也没事做,就当作是消遣了。

    裴夫人发现她日渐开朗了起来,才算放心。

    腊月二十九那一天,裴卓云回来过年。裴夫人递给了他一杯茶,看他鬓边染了风霜,不禁感叹,“都一大把岁数了,孩子也都大了,你还这么的拼?每次见你风尘仆仆的回来,我这心都不是滋味……”

    裴卓云拍拍她的手“让你跟着提心吊胆了一辈子……人啊……哪有满足的时候?眼见着几个孩子都是人中龙凤,怎么也要推一把的。”

    “哎……你们的筹谋我不懂……反正最后这个家齐齐整整的好……”

    “你放心……”裴卓云给她吃了定心丸。“对了,今年过年永谦和韵宜可能不会回来了。”

    “怎么了?”

    “要打仗了。”

    “什么?”裴夫人吃了一惊。

    “你也别大惊小怪的,军人吗,不就是枪林弹雨里过来的。楚南雄是终于开战了,他这也是谋划了许久啊。”

    “永谦亲自带兵上阵?”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事……”

    “可你有没想过……若是……”

    “他不会有事的……”裴卓云笃定似的,他相信自己的儿子。可裴夫人仍旧是不安心,本以为可以过个团圆年,如今来看来要在担忧中度过了……

    自从允和向元谦袒露心事后,元谦确实是很少麻烦允和了,就连这次过年他也体谅允和,没让她一起回来。

    允和起初不解,害怕裴夫人误会,又担心家里人交待不过去,所以元谦就亲自去和陈夫人说这件事。不想陈夫人却责怪起允和来。所以最后允和还是陪着元谦一起回了江南。

    元谦觉得对不起她,允和却不以为意,她心里其实很感动,感动他的体贴,感动他还记着她的话。所以这一趟来裴家,她心里是高兴的,也不似从前觉得别扭和反感。

    因为南方的战事,裴夫人整日的没精打采,陶陶为了讨她的开心,早早的就吩咐着人装扮起来。永谦和韵宜成亲时挂着的彩旗并没有拆下来,当初就是为了过年用的,省的来回拆装,裴夫人就命人留着了。

    剩下的就是悬挂灯笼了,各个院子的灯笼都由管家安排好了。

    正房前的灯笼,陶陶说她要亲自挂一个。还要裴夫人给点意见。

    裴夫人自然知道她是为了讨她开心,所以也就欣然配合,她确实不能因为担心永谦就一蹶不振,偌大的家还要她来管理,况且元谦和允和就要回来了。她总不能愁眉苦脸的。

    所以当元谦和允和进了院子,就看见陶陶在正房门前挂灯笼,裴夫人站在一边时刻提醒她小心。

    “陶陶……你怎么上那么高?”允和喊了一声。

    陶陶回过头见允和和元谦回来了,高兴的给他们看“二嫂,我挂上的怎么样?”

    “好……可要小心……”允和提醒她。

    “知道了……”陶陶高兴的回应着。

    此时元谦已经走到了梯子下面,仰头看着她,大气不敢出,生怕她有个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