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33章 闹洞房
    车子要绕城一周,浩浩荡荡的迎亲车队,成为了江南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早前裴永谦和楚韵宜的婚事登报的时候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裴家也可以算上热门人物了,两兄弟轮流成为八卦小报的头版头条。

    而对于这一次的裴楚联姻,又被人揣测成政商联姻而非爱情。沉浸在婚姻喜悦里的裴永谦和楚韵宜二人完全忽略外界的声音。

    韵宜在车里一言不发,永谦总是忍不住好奇想提前看看她的样子,他弓着腰,低下头顺着盖头的缝隙想偷偷的看一眼,却被韵宜及时的拉回来了。

    永谦反手握住她的手,冰冰凉凉的,他又扯过那一只,用自己的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为她去暖。

    “冷不冷?”他问了一句。

    韵宜摇摇头……

    “又没说不让说话……”永谦好笑的看着她这么的认真。

    “我紧张嘛!”韵宜嗔怪了一句。

    永谦想将她搂进怀里,抬头看了眼,开车的是他的副官,副驾驶又坐着外人,他想想就放弃了。

    柔声道“有我呢!”

    他这一声,到是让韵宜紧张的心安定了下来……

    绕城一周后,车子到了裴府。此刻鞭炮齐鸣,震耳欲聋一般,直击人的心底。

    陶陶觉得耳膜都要被震碎了一般,赵康见她捂着耳朵,贴近了她,置身在外侧将她护在了怀里。有了依傍,陶陶才觉得舒服了一些,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以前每逢过年家里燃放烟花,她都藏在屋子里,蒙着被子不敢出来。元谦为了帮助她克服恐惧,想尽了一切办法。后来渐渐的长大了,到不像小时候那么怕了,却还是不敢近距离的靠近,那会儿元谦就陪在她的身边,她枕着他的肩膀,在绛雪轩两个人静静的远远的看着升空的烟花。

    也不是她多矫情,只是因为这个声音和记忆力父亲倒在血泊中的声音是如此的相近,所以她从来都不敢想……那是她心底不能言说的痛……

    所以这也算是元谦的一个遗憾吧,一直都没能真正的将她从心底的恐惧中带出来。

    其实元谦已经吩咐了既明和承宇,让二人一会儿护着陶陶,可那二人看着护在陶陶身前的赵康平时,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两人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人群。

    鞭炮声刚落,天空中又响起了声音由远及近,惹得人人停步观望。

    不一会儿,宾客中有人喊了一声,“快看……飞机……”这一声话落大家都抬起头观看,果然是飞机。四架飞机整齐划一的飞了过来。还不时的在空中摆出阵型……

    在场的人无不惊叹,这一幕看得人热血沸腾。

    也不知是谁拍了下永谦的肩膀,“还有这么大的惊喜?”

    “我也被惊到了……这帮臭小子,得到允许了吗?”那些人都是和永谦要好的战友们。

    赵康平看着远去的飞机,不住的赞叹,“……看着他们这样,真的是意气风发。希望以后我们也能拥有自己的飞机。”

    飞机都飞远了,陶陶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不累吗?”赵康平微微一笑。

    陶陶这才回头,微微一笑,“他们真的都很了不起。”

    “会开飞机就了不起?”

    “嗯……”陶陶点点头。

    “要不哪次我带你飞上去?”

    “啊?你会开飞机?”陶陶惊讶的都合不拢嘴了。

    “这没什么,就像你会画画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或不擅长的领域。”

    “那不一样,和你比较,我那只能算得上是绣花,你那才是伟大的。”陶陶觉得他十分的了不起。

    赵康平觉得自己在陶陶心里的形象好像又高了一大截。这么想着到觉得还不错……

    元谦今日的应酬就多了起来,每一个来的宾客都会和他寒暄几句,对于这个如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大家都愿意与之攀谈几句。

    昔日赴美的那几人今日尽数出席。穆志云因为年龄大一些,所以显得德高望重,是政治首脑们争抢的对象,邵亦昭是六人中话最多的一个,在沉闷的旅途中,常常扮演一个活络气氛的人。

    他跟在元谦的身后,指着舞池中央“那是哪家的小姐?”

    元谦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是陶陶和赵康平正在翩翩起舞。

    今天那两个人就像是连体人一般,黏在一起,无论他何时追寻陶陶的身影,都能看到赵康平殷勤备至的伴在他的身侧……

    两个人有说有笑,似有说不完的话一般,元谦在心内叹息一声,他嫉妒,在意,却又能如何呢?

    “怎么?”元谦轻皱眉头。

    “赵康平这小子艳福不浅啊?”

    “那也是人家有这个实力。”陶陶似乎是鞋不合脚,趔趄了一下,赵康平忙扶助了她,从元谦的角度看过去,陶陶就似挂在了他的身上一般。他一仰头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你喝这么急干什么?”邵亦昭阻止元谦。“什么吗?不一样靠老子。我看这小丫头这么纯情,若进了赵家还不得被人吃的骨头都不剩。”

    “那人是我妹妹,你说话注意些。”元谦心情极其不好。

    “靠!”邵亦昭咒骂了一声,“也不早说。”怎么这裴家刚娶了媳妇就要嫁女儿了?

    他又结合了如今的形式想了想,一拍大腿,“裴卓云还真是老谋深算啊。”

    不过,看元谦的样子或许不大同意,他同不同意,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他追上元谦,“走喝酒去……”

    永谦的同学或是朋友们都是当兵的,行事作风自然是豪放不羁的,酒没喝多少,就等着傍晚的闹洞房。更主要是平日里,永谦不苟言笑,常常一脸严肃的样子,他们就想这时候让他出出洋相。

    那面宾客们还没散,这面就已经压着永谦来新房了。还老远的就喊着“闹洞房了”……

    韵宜脸皮薄,听人说来闹洞房了,脸不自觉的就红了,刚放松下来,又紧张的不行。

    她抓着允和的手不放,“我该怎么办啊?”

    允和又哪见过这阵仗,当初她和元谦结婚,被裴夫人的一句,天色不晚了,都散了吧,就打发了,就没人来闹了。况且那时候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个上面。

    允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一二三来。韵宜又向陶陶求救,陶陶挡在她的前头,“大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交给我吧。”可单纯的陶陶又哪是那帮人的对手。

    看到门口的阵仗,陶陶真后悔刚才说过的话……

    此时的永谦被人束缚着,生怕他跑了一般。他一进来就一脸笑意的看着韵宜,眼里哪还有周围的人。陶陶发现今天的大哥很爱笑,从接亲开始就没见他板过脸。而韵宜呢又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害羞的低着头。

    这就是两情相悦的样子,哪怕就是这样看着也让人觉得欣慰。

    “嫂子……”这一声嫂子,把韵宜叫的不知所措,总归是见过面的大家闺秀,又是留洋回来的,韵宜脆声声的答应了一声。

    坐在沙发上吃瓜子的一群少妇,小姐们,也都大笑起来。

    “嫂子,在部队里我们没少吃亏,今儿求嫂子给做主,帮我们治治这个人。”

    说着就将永谦推了过来,力气如此的大,受到惯性的原因,永谦直奔韵宜,眼见着就要扑倒了她,他急忙的伸出腿撑在了沙发上,韵宜也被她护在了怀里。

    两个人离的如此的近,身后又是此起彼伏的口哨声,起哄声。

    韵宜连头都不敢抬了,永谦却大大方方的轻揽着韵宜,“兄弟们,平日里没少受到我的刁难,今儿大喜的日子,我就给你们陪个不是。”

    “那不行……”大家伙一起起哄。

    “好,你们说怎么办?”

    “要嫂子给点支烟吧。”有一人从人群里站了出来。

    “好……”永谦答应了。

    佣人拿来了香烟,永谦叫来陶陶附在她的耳后小声说“帮帮你大嫂。”

    陶陶微微一笑,大哥这是心疼媳妇了。

    陶陶亲自端着托盘,韵宜将香烟递给对方,对方麻利的接了,可刚燃起的火柴就被人吹灭了。

    永谦看在眼里,掏出打火机递给韵宜,这一次却又被人不动声色的吹灭了,如此往复……

    陶陶看在眼里,趴在韵宜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韵宜心领神会。

    “你们这么对我嫂子,就不怕我大哥秋后算账?我劝你们珍惜眼前的机会啊,大哥你可看清了都是谁这么为难你媳妇了?”

    陶陶转身示意永谦。永谦连连点头,伸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杀人的手势。

    “这真是*裸的要挟?”

    “谁说的?”陶陶喊了一声,“大哥你记住了吗?”

    永谦点点头。就这么连要挟带胁迫的,韵宜给每一个人都点了香烟。

    站在窗外看热闹的邵亦昭不禁感叹“元谦,你这小妹妹真得有意思……”

    元谦不置可否,她的鬼点子,一箩筐……

    本以为这就完了,也不知道是谁又站了出来,“永谦啊,咱们上军事理论课,关于急救方面的,你跟嫂子讲讲,就讲那段人工呼吸的那一段就行。”

    “不行啊……得演示啊……咱们上课那会儿可是真真其实的实践了。”大家又开始起哄了。

    这一次,就连永谦都没有办法了,“你们这群小子别太过分。就不怕我秋后算账?”

    “咱们这也不过分,这不难吧?不比当初您狠虐我们的那会儿强多了?”

    都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就连坐在嗑瓜子的那些少妇们也来了兴致。

    邵亦昭抻着脖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你大哥这回栽了……”还幸灾乐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