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31章 允和的焦虑
    放了寒假,陶陶和桃子主仆二人一起回了江南。临走的那一天,允和来码头送她。

    自那晚以后,陶陶就再也没回过别墅,亦或是裴公馆。承宇第一次来接的时候,她说要放假了,她得抓紧时间复习。

    后来,承宇禀报给了元谦,元谦叹息一声,声音里充满了忧伤“由她去吧……”他知道,她恐怕是再也不会回去了。所以自那以后,承宇也不去接了。

    后来允和还亲自去学校看她。给她带她最爱吃的桂花糕。

    允和去的时候,陶陶正在排练,她坐在台下看了好一会儿。陶陶扮演一颗大树,虽然台词不多,但是她却极其认真的配合着台上的演员。她那股子认真执拗的劲儿头,让人看着好生喜欢。

    中途休息,别人都是高谈阔论的讨论着,她就静静的坐下来,听人议论,不发表一点儿意见。

    允和上前叫了一声“陶陶……”

    她才回头,一脸吃惊的样子,似乎是没想到她回来。

    “二嫂……”她柔柔的叫了一声。

    允和朝她招招手,她这才站起来,下了舞台,来到她的身边。

    “二嫂,你怎么来了?”

    允和拉着她坐在坐了下来,“给你送好吃的来了。”

    “你二哥说,你忙着复习,连家都没空回了,所以来看看。嗯,这么一看,好像是瘦了些。一定很累吧?”

    “没有……挺好的,和同学在一起很充实。”陶陶拿起一块桂花糕,咬了一小口。

    “以前也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让我吃这种甜食,说是对牙齿不好。藏着掖着的,总是不能尽心。如今想想……有些东西太容易得到了……反倒没有最初的感觉了。”

    是啊,允和是吃不惯这种东西的,也不知道陶陶和裴元谦怎么就都喜欢这种糕点。

    昨日,他回来看到茶几上的桂花糕信手拈了一块儿也不吃就只是看着。她在楼梯上看着这一幕,那一刻,她突然从他的背后读出了一种孤独。

    这种感觉萌生出来的时候,她还吓了一跳。她怎么会留意他?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留意起他的一切来了?

    陶陶递给她一块儿,她笑着摇摇头。“给你买的……”

    陶陶将包装完好无损的封好,只吃了一小块儿然后取出手绢轻轻的擦擦嘴,动作柔美。“确实挺甜的……”

    允和微微一笑,“不爱吃了?”

    “还不是被二嫂惯坏了。”陶陶打趣她,“母亲若是知道,我这么些年的毛病就被二嫂治好了,她得多沮丧……”

    “你这丫头,”允和点点她的额头。

    人总归是会变的,就像陶陶,小时候最爱吃的桂花糕,到如今也会有吃腻的一天。那曾经不喜欢的人,某一天是不是也会完全的改观?反之,曾经爱的无法自拔,某一天是不是也会心如止水?

    裴元谦赴美之前和她说过,等他回来,她就放寒假了,正好和她一起回江南。

    可,也就几个月的光景,他说的话就又食言了。陪着她的还是桃子。

    那晚的事,她已经释然了,他给出了选择……她又怎么能不遂了他的愿呢。

    允和这段日子以来也是极其的焦虑,自那天从陶陶的学校回来后,她就再也没去大世界。别家的太太小姐给她下帖子,她也都懒得去应酬。

    这么一位混迹时尚圈的名媛,突然的就大门不出二门不入,让人匪夷所思起来。有的人还以为她生病了,或是怀孕了,特意的前来登门拜访,一探究竟。

    “关于你最近的传闻可是很多啊?”张楚逸也很久没见她了,特意打来电话以示关心。

    “我能有什么传闻?”允和卷着自己睡袍的带子,人也懒洋洋的。

    “难不成,真如人传的那样?你陈允和怀孕了?”

    “张楚逸……”允和发了脾气,“你别说些混话。”

    “又不是我说的……你的那些姐妹们又不知道……裴元谦三天两头的不在家……”

    “张楚逸你存心的是不是?”他就是故意来给她添堵的。

    她也不等他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一回头裴元谦正站在客厅内,两个人中间隔了长长的楼梯,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又听了多少。

    允和拢拢头发,故作镇定。“你回来了?”

    元谦看了她一眼,然后移开了眼神,允和低下头,见自己的睡袍袋子散开了,她忙系的紧一些。这才抬头看他。

    “可能要麻烦你过两天和我一起回趟家,到时候既明会来接你,我们在码头汇合。”

    果然,他是有事情交待的,所以才会留下来。其实,自从陶陶每周不过来了,他自然也不回来了。这次回来,不过是来收拾东西的。

    他的东西,总是很少,少到好像从不曾存在一般似的。

    “好……”允和点头答应。

    大世界的某个包房内,稀里哗啦的摸牌声,对于陈允和的消失数日,大家都打趣她,“前儿我家那口子,碰到了裴二少爷还问他是不是有好事发生,他还笑微微的说有好事一定通知大家的。今儿你就出现了……真没动静啊?”那人摸摸允和的肚子,“那你这几日是病了?”

    允和推倒了牌,“糊了……给钱,给钱……不过是休息几天。”

    “听说裴家大少爷和南京的楚小姐要结婚了?”

    “那怎么了?”允和不以为意,最开始她就知道那二人一定会结婚,只是没想到这么早。

    她寻个借口出来透透气,在大世界的最高层有专门为她准备的包房,很久没来了,她想上去看看。整个上海,只有那间房间算是她的私密空间,想来也是挺讽刺的。

    她推门进去,走到酒柜前随手拎起一瓶酒就奔着壁炉旁去了。

    看着酒杯内那鲜艳欲滴的颜色,允和叹息一声,她的生活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表面她风光无限,陈公卿的女儿,裴元谦的妻子,人人艳羡,可实际呢?她的生活见不得光。就像现在,她只能一个人落寞的坐在这里喝着红酒,疏解自己的烦闷。

    她气的扔了酒杯,哐的一声,撞到墙上摔的粉碎。一个不小心,桌上的报纸被她碰散了。她懒得去管,正要离去,无意间瞥了一眼散落在地的报纸。

    她攀着元谦的肩膀,他正好搂住了她的腰,她记得那一日上海总商会的欢迎宴,她和元谦一起出来送穆志云,她的裙摆很长,也不知道谁踩了她的裙子,她险些就出了洋相,是元谦及时抱住了她。那是两个人为数不多的身体接触中的最近的一次。

    那时候,她心怦怦乱跳,当时她以为那是因为后怕的心有余悸,可如今再想来,那一晚其实她就已经心乱如麻了。

    每个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来和她攀谈,眼中不乏流露出羡慕的神色,都说她嫁了一个好男人。可事实又真的如此吗?

    他确实是个好男人,可却不是她的……他又属于谁呢?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对他的一切如此的上心。

    就在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张楚逸推门而入,看到墙角的玻璃碎片,他卷起嘴角哼了一声。

    “怎么,二少奶奶如此的心气不顺?”

    允和心气不顺,就更不想看到他,她拿起那张报纸就要离开,就被张楚逸眼疾手快的夺了过去。

    “怎么?你不会今天才看到这张照片吧?”

    他应该是看到了,要不怎么会放在这里呢。这里,也就只有他能进来。

    “为什么拿走?留作纪念?”张楚逸语气讽刺。

    “这是我的事……是,我就是要拿走,找到底片冲洗出来,就放到这屋。”

    “哈哈…哈哈……”张楚逸大笑起来。

    “允和,有时候我真的挺可怜你的,那么聪明的一人,怎么偏走了这样一条路。”张楚逸不紧不慢越过她,坐在了壁炉前。

    “这张照片的底片被裴元谦买走了……你也不用那样惊讶的眼神看着我,这件事你居然一点都知道,真的不知道你们这夫妻是怎么当的。”

    允和确实是一脸的震惊。

    “一趟美国之行,就让裴元谦在上海有了声望,他这个人深不可测。”

    “这是他应得的,凭自己的本事赢得别人的尊重。”

    “看看……你现在哪一句话不是在维护他?也是啊,如今陈家不比从前了,姚远贿选的事,你爹被推在风口浪尖上。虽然最近和南派的人走的很近,但谁都不是傻子,欲盖弥彰,也于事无补。反倒是裴家因为裴元谦走出了负面影响。你看他现在的明生轮船商务公司,做的也是风生水起。以前提起裴元谦也不过是商务印书局的二少爷耳耳,如今再起他也是上海滩的明星人物,卖菜的阿婆,阿公晓得。所以,你是不是得极尽的巴结?”

    “怎么,你羡慕他?”允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走近张楚逸。“你也想达到他的高度?”

    “切……”张楚逸不屑一顾,他倏的站起来,将允和扯进怀里,两人离的很近,四目相对,他一字一顿的道“真正对你一心一意的只有我……裴元谦那样的人就是一块石头,容不下任何人。”

    允和木然的被他搂在怀里,她要怎么做?如果当初真的跟他私奔了,她还会过的这么疲惫吗?

    她真的很累,很累,也需要一个人的臂膀来给她依靠,她抵着他的肩膀,手不觉的抱住了他。

    张楚逸感受到了她的软弱,用力抱紧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