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26章 归国
    “怎么是你?”陶陶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是应该在北平吗?怎么来这了。

    “我不放心,特意过来的。”赵康平微笑着扶起陶陶。

    “你这么的两下跑不累吗?”

    “不累!又不是跑着来的,况且还是为了你……”

    他的一番话,陶陶竟无言以对,她挠挠头,手不自觉的放在书签上摩挲来摩挲去。

    赵康平看她不自在的样子就觉得可爱极了,他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心里涌着雀跃的血液。

    她低着头,摆弄着书签,再这么下去脖子就不舒服了。所以他体贴的转移了话题。

    “你不会自己一个人来嗯吧?”

    “桃子和承宇陪着我来的。”回答完后陶陶觉得不对,他都知道她在哪个包厢,怎么会不知道她不是一个人来的,显见是故意的。

    陶陶瞪了她一眼,嗔怪着,“你还真是……”

    “怎么了?”赵康平也笑。

    “没什么……”

    然后他就一直赖在包厢里没有走,这期间桃子打水回来,就连茶都沏好了。

    承宇逛了一圈,也回到了包厢,看到屋内的赵康平,他也吃了一惊。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要更他打招呼的。

    其实这一趟北平之旅,他是真的不该来,不止他,就连陶陶小姐都不该来。

    眼见着二少爷就要回来了,换做以往,陶陶肯定是日盼夜盼的,恨不得第一个去接的。

    如今有了赵康平却全都变了,好像也不全部因为赵康平,主要是二少爷成亲了。

    但,这里面的事他最清楚不过了,二少爷是有苦难言,有时候他都替他委屈,真的想什么也不顾就豁出去了这么藏着掖着,他憋的慌……

    他和桃子都很有眼力见的出来了,“你怎么没完没了的抽烟?”桃子嫌弃承宇,她使劲的扇飘过来的烟雾。

    “再吸下去身上有了味道,熏到小姐。”

    承宇掐灭了烟,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一句“麻烦……”

    “承宇,你说谁麻烦呢?你敢嫌弃小姐?”桃子不依不饶的。

    “怎么了?你去告状去……”承宇破罐子,破摔起来。也不相信她真的就能去。

    “呦……这是不愿意伺候了啊?我们小姐也没求着你跟着的啊?是你偏要来的,说什么没法子和二少爷交待……你张口闭口二少爷的,总拿二少爷压小姐。”

    “我来,一是少爷确实交待了,二是,我确实不放心,五小姐不止是你的主子,也是我的。我只是不甘心……他算哪根葱哪根蒜啊?缠着小姐不放。”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主子的事也是你我等能议论的吗?你就是忘了二少爷的教训。况且,人家也没什么不好,二少奶奶同意的。”

    “你说什么?”承宇看着桃子,陈允和怎么能随便同意,这件事就算是大少爷也同意,有这个决断的也是他家二少爷。因为……

    “你别一惊一乍的,二少奶奶的意思很明显了。”

    “桃子……你别装糊涂,小姐和少爷的事……你别说不明白。”

    “那……是从前了……二少爷都娶亲了,他们怎么能……”

    “那……”承宇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没有裴元谦的允许,他什么都说不得。

    “二少奶奶那么好的一个人,小姐怎么能呢?所以……这也是小姐的选择。”

    承宇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皇帝不急,太监急,又有什么用呢?一次出国,换来了这样的局面,也不知道目睹真相后的少爷会不会后悔……

    几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北平。此时天色已经晚了。赵康平安排了最好的酒店。

    然后他又带着陶陶去吃饭。陶陶一直不解,按说两个派系不是一直视对方若眼中盯,肉中刺的。怎么他在这里大摇大摆,就不怕被人扣为人质?

    心里有了疑惑,陶陶还是问了出口,“你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北平城,就不怕……”

    赵康平放下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怕什么?今时不同往日了。”

    “?”陶陶疑惑不解。

    “我爹也在呢……”

    “什么?”陶陶简直不可置信。

    “我爹将我二姐许配给了姜豫琳的儿子。这次两家是来见面的。”

    “这……”这里面的道道,陶陶再清楚不过的了。她身边的人,就是例子,只是没想到居然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利益牺牲自身的幸福。

    “那你二姐愿意吗?”

    “他配不上我二姐。我二姐呢,是专挑软柿子捏的人。以后也是作威作福的……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

    “要是有一天,你父亲要你……”陶陶说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因为南京的那一次,不也是为了某种目的吗?虽然现在没有了下文。

    楚韵宜参加完陈允和的生日宴后就回了南京,是和裴永谦一起走的。

    他们回去的不几天后,永谦就申请调离侍卫室,要去杭州。然后就有消息传出楚韵宜和侍卫室的某位将官恋爱了。大家一直在猜这个人是谁,却终究没有一点声音。

    赵康平看了一眼陶陶,他没有躲避,“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下……”

    陶陶正襟危坐,等着他的诉说。

    “上次去南京,我确实是按照父亲的意思行事。当然我也觉得有必要。可是后来……我就反悔了。然后到了南京,我就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心,我找韵宜聊了好久……幸好,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

    “人这一生,总是要学会争取的,换句话说有些事可以将就,但有些事无法将就。你懂我的意思吗?”

    陶陶似懂非懂的,摇摇头。

    赵康平就笑了,“你知道那个和韵宜传绯闻的那个侍卫官是谁吗?”

    “……你大哥,裴永谦。”

    陶陶并没有太惊讶,因为那天那两个人的气氛确实不对,似是叫着劲儿似的。如今听他这么说,倒也能解释的通了。

    “他去杭州,韵宜追到了杭州,他回江南,她跟到了江南,他来上海,她也随之而来。我想你大哥的心就算是榔头做的也该融化了。况且两个人还是两情相悦。”

    “他们回在一起吗?”陶陶关心的是最后的结果,她希望自己在意的人都能获得幸福。

    “会的……”赵康平回答的很坚定。陶陶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笃定,但是那一刻,她我也相信结果是好的。

    吃过饭后,赵康平将陶陶送回酒店休息,折腾了一天,想着让她早些休息,明天的行程还很满的。

    到了门口,陶陶要推门而入的时候,赵康平却开了口,“陶陶……”他换了称呼。

    “你知道我是因为什么事情改变了主意吗?”

    “嗯?”陶陶被他弄的莫名其妙。她还在回想两个人刚才的谈话,他就又说“那是因为遇见了你……”

    就这一句话,扔下这一句话,他就转身离开了,留下愣在原地的陶陶。

    等她梳洗完毕躺在了床上,才明白过来他说这话的意思,是因为她才让他改变了主意,她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如果真的重要,她裴元谦怎么不会为她而改变主意呢?利益面前,什么都得靠后。可,若他说的是真的呢?若真有一个人因为她可以不去想利益前途,那么她又该怎么选择?

    一起赴美的那一行人,历经一个月之余终于回到了上海。早在几天前,上海工商总商会,及各团体联合会就派人在码头上设置了彩旗,并准备烟花爆竹,只为了迎接这群英雄们。

    彩旗招展,迎风飘扬,当这一行五人包括裴元谦走下船舱之时,码头上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各大报社记者,为了抢头版头条,早早的就来抢位置。当裴元谦跟在穆志云的身后出来的时候,有的记者大声问道“穆老先生,能介绍下您身后的这位先生吗?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女孩子们心中的偶像。”

    穆志云微微一笑,回头看了眼元谦,看见没奔着你来的。

    元谦颇有些不好意思,“您老见笑了……走吧……”

    “不打个招呼?起初都说是五个,这下来六个,得解释,解释。”

    穆志云停了下来,对着刚才的记者道“这位先生是明生轮船的少东家裴元谦,是我这次赴美的助理。也是这六个人中唯一一个全程自费的。”

    穆志云的一番话不异于*,弄的岸上的记者们面面相觑。对于这里面发生的故事,他们更加的感兴趣。

    此时更多的人涌了过来,为了他们的安全,上海政府出动了军警维持秩序。

    为了欢迎他们回来,及这一行所做的贡献,上海工商总商会决定举办一次欢迎晚宴,为这些人庆功。

    为了避免事故的发生,且又在海上飘了将近两个月。六个人商量着分开走,各自让各自家的车接走。

    是既明来接的元谦,一上车,元谦就问“陶陶今日放假吧……”

    “嗯……”既明话少,问一句,答一句,不像承宇,问一句能说十句。

    “她这一段没调皮惹事吧?”

    “嗯……”

    “你怎么除了嗯就是嗯啊……是不是把你扔船上话都不会说了?”元谦踢了一脚他的架势坐。

    “不是……少爷这事本来就是承宇管的,我确实不知道。”

    “那他人呢”元谦靠在后坐上,有点懒洋洋的。

    “他……他……去北平了。”

    “他去那干嘛?”

    “陪着五小姐去的?”

    “陶陶去北平做什么?”元谦正襟危坐起来,心里带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语气也明显不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