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24章 生日宴2
    一个一直被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对象,突然的就出现在你的面前,到让陶陶有一些茫然。

    她就是楚韵宜,难怪那么多男人趋之若鹜,不止是因为她父亲的权利,还有让男人为之心动的容颜。

    “陶陶……怎么不叫人?”这一声拉回了她的思绪。

    她抬头,大哥之谦正看着她,她忙应了一句,“楚小姐。”

    “别这么客气,她们都叫我韵宜的……你叫我韵宜姐就好。”

    陶陶抬眼看了一眼之谦,并没有叫出口。

    “大哥,我带韵宜去我母亲那……你和陶陶先聊。”

    永谦点点头,看着那二人相携离开的身影走远了才回过头来,“书念的怎么样?”

    “哎呦……您怎么一见面就问我这个,比二哥还烦。”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永谦比了一下手势终究没能印在她的脑门上。

    陶陶闭着眼睛捂住了额头,预想的疼痛并没有下来,她睁开眼睛,过来挽着之谦的胳膊,笑嘻嘻的,“大哥,什么情况啊?”

    “你这孩子?什么……什么情况?”

    “就是楚韵宜啊?你们一起来的?”

    “不是……”

    “那她来二嫂的生日宴你不知道?”

    “不知道……”

    “大哥,她那么好看,比二嫂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怎么不近水楼台先得月?”

    永谦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小丫头,不好好念书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呀?我得和元谦谈谈,考虑考虑对你严加看管。”

    “大哥……”陶陶撒着娇,嗔怪起来。

    永谦视而不见,抬脚向舞池走去。

    后进来的赵康平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这一刻他是羡慕之谦的。因为只有他可以和陶陶随意的打闹。

    因为元谦不在,所以舞会的第一场舞允和是不打算跳的,她找到了赵康平要他和陶陶一起领舞。

    其实她本意是打算让楚韵宜和裴之谦一起领舞的,但是永谦好像并无此意,而且站在那还那么严肃,她想想就算了......

    所以当赵康平牵着陶陶的手步入舞池的时候,允和会心的笑了......

    楚韵宜看着舞池中的那二人不禁莞尔一笑,“这两个人还蛮般配的吗?”

    允和也附和着,“嗯,赏心悦目的。”

    这时候有人过来邀请楚韵宜跳舞,她回头看了眼裴之谦,他正和人交流着什么,他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眼神,也抬头看过来,四目相对,楚韵宜微微一笑,答应了那个邀请她跳舞的男士。

    永谦并没有理会,继续和身边的人交谈着。只是眼睛却时不时的不受控制的瞟向了舞池......

    第一支舞结束的时候,赵康平绅士有礼的将陶陶带下了舞池,顺便将其带到了永谦的身边,他从侍者的手中拿过一杯红酒示意之谦:“好久不见,本来在南京的时候想着和你讨杯酒喝的......你却不在。”

    “有任务在身。”永谦也仰头饮进了杯中酒。

    趁着两个人说话的间隙,陶陶悄无声息的从赵康平的身边走到了永谦的身侧。

    而刚从舞池下来的楚韵宜也过来了,赵康平和她打着招呼,“韵宜。”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很近。陶陶也对她微微一笑,只有之谦一个人未展露笑颜。

    “五小姐刚才的舞跳的真好。”韵宜夸赞道。

    陶陶含笑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跳舞的缘故还是因为害羞,脸颊红扑扑的。看得赵康平心砰砰乱跳。

    “也算认识了,我们喝一杯吧?”韵宜说着就从刚经过的侍者的手中拿起两杯红酒。一杯递给陶陶,一杯自己拿在手里。

    “她不能喝酒。”永谦夺过陶陶的酒杯。

    “哎呀......大哥也真是的,今天是二嫂的生日吗?平时也就算了,这样的日子您也管我。”陶陶害怕楚韵宜尴尬,嗔怪了几句。然后劈手就去夺之谦手里的酒杯,她个子矮,要把手举的高高的才能勉强够到。

    永谦这才低下身,陶陶一身手就够到了,她才笑嘻嘻的对着韵宜做了请的姿势,只是刚要仰头喝下去,就又被永谦阻止了。

    “饮一小口就好了。”

    “哎……”陶陶翻了白眼,心里叹息一声,大哥认真起来比二哥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这样,哪个女孩子能受得了呢。

    “尽量就好……”楚韵宜还很有风度的微笑着对陶陶道。

    “嗯……”陶陶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喝了一大口,其实本来她是打算都喝掉的,毕竟总要给人面子的。可一着急有点呛到了。

    她捂着嘴咳嗽了一声,韵宜忙低下身询问“还好吗?”

    “没事……没事……”陶陶安慰她,“就是喝急了。”她说着还要继续干掉杯子里的酒却被永谦抢了过去,“我替她喝……”脸上带着责备的神色看着楚韵宜。

    一时间气氛好像凝重了起来,陶陶挡在二人中间,“都怪哥哥们将我惯坏了,什么事都做不好……”

    “这丫头,我和元谦成婚那日偷着喝了酒,醉的不省人事,还折腾病了,母亲就勒令再也不许碰酒的了,这几个哥哥就上了心,处处的管着,今日心情好,少喝一点不碍事的。”允和也一起打圆场。

    “都是我不好,我没考虑那么多……”楚韵宜自责起来。

    “快别这么说……是我馋酒了……本来还没有借口的,正好借这个机会,可见人还是不能撒谎的,报应就来了……”陶陶开着玩笑,希望能扫去韵宜心中的不适。

    陶陶的一番话她很感动,本来被裴永谦弄的有一点下不来台,心里也委屈的很,如今这丫头的一番话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她的尴尬,她心里对她的好感又加重了。

    恰此时,第二支舞曲响起来,陶陶催着赵康平“康平哥去跳舞吧?”

    赵康平过来邀请她,她却努努嘴示意他邀请身边的楚韵宜,他明白过来,微笑点点头。

    “韵宜去跳支舞吧?”

    楚韵宜惊诧的看了一眼陶陶,她也正微笑的看着她,她这才大大方方的挽着赵康平的胳膊步入舞池。

    而此时正好有人过来邀请允和,陶陶示意她随意,待允和也走了,就剩下他们兄妹的时候,陶陶陪着他站了一会儿,但见他瞥了一眼舞池的方向,然后转身出了房间。

    陶陶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来到阳台,凭栏而望。

    “大哥,你怎么来了?真的是特意来给二嫂过生日的?”这样的永谦让陶陶觉得陌生,就好像有许多心事似的,却却又不想和任何人开口一般。

    “说什么呢?”之谦白了她一眼,她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我以为是受二哥之托呢……”陶陶支支吾吾的。

    “你二哥哪有那个时间?不过是巧合罢了……”

    其实是他休假回了趟家,母亲张罗着要给陈允和的生日礼物邮寄过来,又怕不妥当,正好他在上海有几个朋友,本是打算趁着休假的机会见见面的,正好顺道看看陶陶,所以他就充当了邮差的角色。

    “哦……大哥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小孩子家家的,怎么就知道心事。”

    “大哥,我都上大学了,早就长大了,老拿人家当小孩子……”

    “我……能有……什么心事?”对于他的辩驳,永谦似乎无力反驳,心事被看穿,所以只能支支吾吾的自圆其说。

    “你都结巴了,明显撒谎……”

    永谦不打算理她,转身要走,陶陶拦住她,“大哥,你和楚韵宜是什么关系啊?”

    “能有什么关系,他是我首长的女儿……”上下级关系呗……

    “但是我没有看出来,怎么感觉她有点怕你……”

    “别随意的揣测……”

    就连陶陶都看出了两个人的不正常,那么别人呢,他是不是有点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舞池内的楚韵宜并没有像刚才那般高兴,有点心不在焉,一不小心踩到了赵康平的脚,她忙说着抱歉。

    赵康平微笑着摇摇头,并不介意。

    “韵宜,有心事?”

    她并没有否认。

    “是不是因为裴旻。”

    楚韵宜抬起头注视着他,他是怎么发现的?难道就是人们说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其实我并没有掩饰……是他不喜欢。”

    “所以这一次你也是因为他才来的?”

    “有一半的原因,允和的生日邀请函我也收到了,起初确实没有打算亲自来的,听说他来了,所以我跟来的。”

    “在南京的那晚,你和我说你心里住着一个人,那会儿,我还没猜到他是谁,只是今天才知道。”

    “我也知道了你心里的那个人是谁?”楚韵宜莞尔一笑。

    赵康平轻笑出声,“你的问题解决了,我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哪有那么容易?这次他是故意休假的,这么些年,他就从没休过假,什么累了都是屁话。还不是为了躲我……我要他和我爸爸坦白,他不去说……我要说,他又横加阻挠……这件事开始由我,结束也该由我的。”她如此的坚定,到让赵康平刮目相看。

    楚南雄没有儿子,所以这个女婿必然是千挑万选的,对于没有任何势力依傍的裴永谦而言,确实是不小的挑战。

    但,如今却也不一样了,裴陈两家的联姻,还有商务书局从前的影响力,加之裴永谦的才干,若是裴家在能和楚南雄有意拉拢的一方打成联盟,这件事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