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23章 生日宴
    陈允和匆匆的下了楼,碰到服务生就打听陶陶的下落,语气是焦急的。这里的人都认识她自是不敢懈怠的,都帮着寻找。

    张楚逸更在她的身后,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允和也没打算求她。

    终于有人过来禀报,按照她的形容在隔壁的厅似乎有她要找的人。

    允和二话没说跟着那人亦步亦趋的向着目的地走去……

    她走的急,鞋跟又高,踩在厚重的地毯上,一不小心就崴了脚。即使这样她还是咬牙坚持着。

    二人来到戏剧厅,在走廊上,允和看着前面人的身量体段,很像陶陶,她试探的叫了一声:“陶陶……”

    即使周围都是喧闹的声音,但是她还是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陶陶转过身来,“二嫂……”没想到会碰到她。

    允和一瘸一拐的走近了她,陶陶看得出她的脚不自然,忙上前扶助了她,“二嫂……你的脚怎么了?”

    “没事,刚才走的急,不小心崴了一下。”

    允和看了一眼陶陶身边的女孩子,陶陶忙着给二人介绍,“二嫂,这是我同学孟瑞华。”

    孟瑞华也很有眼力见的叫了一声“二少奶奶。”

    允和想说不用客气的可是脚太疼了。她得找个地方坐一坐。

    陶陶的重心加重了,知道允和可能是受不住了,忙询问一旁的侍应生这里是否有医生。

    侍应生点点头,陶陶让她引路,自己扶着允和,一旁的孟瑞华也过来帮忙,两个人一起扶着允和。

    刚出戏剧厅,迎面走来一个男人,侍应生叫着老板,他没有答话,只看着允和。

    陶陶只觉得眼前的人熟悉,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

    那人只是盯着陈允和看,允和躲避着他的目光,她不想陶陶误会,所以警告的意思很明显。而张楚逸视而不见一般,走到陶陶的身前,“裴小姐……我是这儿的负责人,也是允和的朋友,把她交给我吧。”他说着就伸出手来,要扶着允和。

    陶陶犹豫了一下然后让出自己的位置给他。孟瑞华自然也放了手。

    张楚逸扶着允和,让她的重心全都依靠着他,允和并不怎么愿意,但是他却霸道的,捏着她的肩膀,似乎是警告一般。

    他的呼吸的声音提醒着允和,他很生气。因为陶陶在,她不想让她看出端倪,所以只能顺着他。

    见了医生,擦了药,虽说没什么大事,但也被告知这几日还是卧床休息的好。

    允和见时候不早了,张罗着回去。张楚逸亲自扶着她上了车,等着陶陶和孟瑞华上了车,他还笑意盈盈的,“裴小姐有空了再和朋友过来玩儿。”

    “谢谢……”陶陶礼节性的点点头,其实这一声谢谢也包含了他对允和的照顾。

    车开走的那一刹那,张楚逸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二嫂,脚还疼吗?……”陶陶看着她红肿的脚不禁又关切起来。

    “没事了……”

    “二嫂,你怎么来这儿了?”

    “哦……陪几个朋友过来打牌。你不提,我都忘记了,你怎么跑这了?”

    “我……听说……就想看看……”

    “下次再要来和我说一声,我带你来。这里人多又乱,我怕吓到你……”

    “嗯……好的……”陶陶答应的痛快。

    “对了,下次带朋友来家里做做。过两天我的生日会,你们有时间吗?”

    “当然有了……”陶陶乐不可迭。孟瑞华也对她表示了感谢。

    允和命司机先送陶陶,最后才回的私邸。刚到家,佣人就来报“小姐,大世界的张老板,让您回来给回给电话。”

    “知道了.”

    允和并不着急,被丫头扶着去了浴室,洗过热水澡,她又磨蹭了好久。

    佣人又来敲门,“小姐……电话……”允和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打来的,这一次她没有逃避,一瘸一拐去接。

    刚拿起来,听筒那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怎么……”

    大世界的最高层允和刚刚待过的那间屋子,烟雾缭绕,张楚逸一个人在这儿待了好长时间,他又抽了一口雪茄,“躲我啊……”这一会也不知道是第几根了。一烟灰缸的烟蒂。

    “真要躲你,我就不接这个电话了。”允和揶揄道。

    “哼……陈允和我就看不惯你那样儿,一个小姑子,还不是亲生的,凭什么你就低声下气的?你的傲气呢?”

    “她和我们不一样……我从她的身上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曾经也是个被保护的小女孩……”

    “矫情……”

    “算是吧……我不想她像我们这群人似的,为了利益,不得不低头。”

    所以,她愿意守护她的天真……

    不见他回应,又过了一会儿允和开口“没事我挂了。”

    对方只是沉默,就在允和快要挂断的那一刻,他开了口,“脚还疼吗?”

    允和心下一暖,“不了……”

    两个人又都不说话,最后还是允和先挂断的电话……

    允和生日,陶陶一直没想好要送什么,询问孟瑞华她也没能说出一二,因为她也被邀请了,她也因为这事焦虑不安。

    她还向陶陶打听她的喜好,但陶陶却也说不清楚。最后思来想去的两个人决定合唱一首歌献给她。

    但陶陶私下里还是替孟瑞华准备了礼物,只是没有告诉她。

    到了允和生日这一日,两个人放学承宇就来接了,她有些日子没见他了,这一看,陶陶就笑出了声。

    “你这是怎么弄的?才几日怎么就跟个黑脸包公似的呢?”

    “小姐,您是不知道,少爷不在这些日子,既明就拉着我在码头修船。哎呦,可累死我了,他可是比我还黑呢。”

    “怪不得二哥什么大事都交给既明去办,他让人放心……”

    “哎呦……是……少爷净让我干些接人的活儿,还不讨好……”两人吵架了,他还得在后边跟着哄着,说些好话。如果可以,他到是真希望能和既明换换。

    陶陶噗嗤笑了,也不理他,她今儿心情好。才不会计较。

    “小姐,大少爷来了。”承宇突然说道。

    “真的?大哥怎么来了?”

    “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有任务。我和既明在码头见到了,没惊动外人。”

    “哦……”这些陶陶不感兴趣,她只要想到一会儿能见到大哥心里就高兴极了。

    车子驶入别墅,已经有宾客陆续到了,从前宽敞的庭院已经停满了轿车。

    她下车允和正站在廊下迎客,见到她微微一笑,“回来了?”

    陶陶笑着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金丝绒面料的拖地晚礼服衬得她身姿曼妙。

    “二嫂,脚还疼吗?”

    “早就好了……”

    “二嫂,好美……”陶陶由衷的称赞了一句。

    允和被她这么一称赞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快进去吧。”

    她说着过来拉孟瑞华的手“请进。”

    孟瑞华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有些紧张,可为了不让人看出她的没见过世面,她只能佯装淡定,亦步亦趋的跟在陶陶的身后。

    陶陶进来后,先去给陈夫人打招呼。陈夫人很高兴,拉着她将她介绍给了身边的朋友。

    她也陪着那些不是公爵夫人,就是大使夫人,要不就是某个银行行长的夫人说了一会儿话。正愁着找什么借口溜掉呢,赵康平就过来这打招呼。

    他还好心的将她带了出来。他见到她又是微微一笑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是的。可是也没有开口。

    “什么时候回来的?”但是陶陶先开了口。

    “昨日……”

    孟瑞华对他有了偏见,所以没给他好脸色,还说要出去透透气,拉着陶陶就要走。

    陶陶对他点点头,正要离去,就被赵康平叫住了,“五小姐,我们能谈谈吗?”

    他态度真诚,陶陶不忍拒绝,悄悄的和孟瑞华交待了几句,孟瑞华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白了一眼赵康平。

    赵康平寻了一处安静的地方,两个人凭栏而立。有那么一会儿赵康平是不敢看她的眼睛的。

    “五小姐……我这次去南京……”

    “你见过我大哥了?”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声的。

    “?没有,我在南京没碰到他,那会儿他休假了。”

    “哦……这个人休假也不回家。”

    “也可能是有别的任务。”

    “嗯……也是。对了,香山的枫叶红了吗?”

    “快了……”她还记得他们的约定。他顿时轻松了下来。

    但有些事,他还是要解释的,所以就觉得有必要,刚要开口又被人打断。

    “小姐……您怎么在这呢?”桃子过来寻她。“大少爷来了,刚才还问起你。”

    “好……好……我这就来。”陶陶兴高采烈的,她对赵康平微微一笑,“我先过去了。”

    赵康平点点头,就见她提着裙子小跑了起来,她奔跑的影子印在他的心里,如舞动的蝴蝶一般灵动……

    陶陶小跑着过来,临进正厅前才停下脚步,整理了下裙子,迈着小步进来。

    远远的就看见允和身边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子,和允和站在一起也完全没有被遮住光彩。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避免抢了允和的风头,并不隆重的礼服,发饰也只是简单的珍珠,却依旧惊艳。

    允和看到了她,招招手,“陶陶,过来……”

    陶陶走了过去叫了一声“二嫂,”眼睛却不受控制的看向那个女子。

    只见那人道“这就是陶陶?”

    她到是还没等陶陶点头,就先伸出了胳膊,“你好,我是楚韵宜……”

    “哦……你好……”陶陶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就是楚南雄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