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22章 不可思议的事
    中秋节的那一天,和家人吃过晚饭后陶陶就带着孟瑞华去了集市上逛一逛。

    本来今年家里添丁,中秋节应该是热热闹闹的,可裴元谦出国了,陈允和又因为家里的原因不能回来,而裴公卿又因公在外,是以没能赶回来。饭桌上到只剩了陶陶,裴夫人再加上孟瑞华。到显得有些冷清,裴夫人念着她们年轻也不强迫她们,吃过饭就让陶陶陪着孟瑞华出去玩闹。

    陶陶和孟瑞华走后,裴夫人立在廊下看着那二人离去,脸上的笑意逐渐的消退。

    “夫人……咱回去吧……这个中秋节若不是小姐回来了,就剩您一个人了,老爷也真是的,再忙也是要回来过节的,往年可是多忙都回来的。”

    裴夫人不语,他恐怕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今年对裴家来说是不容易的一年。

    陶陶带着孟瑞华来到集市上,人很多。都是出来闲逛,或看月亮的。

    要说看月亮最佳的地点就是湖心亭。两个人雇了一天小船,坐在船上欣赏月色。

    月的光晕与湖中水天想接,让人忍俊不禁。

    在湖上玩够了,就上岸,派人去买栗子和莲子剥着吃。如此才算是享受。

    陶陶也不那么讲究,两个人就坐在桥上望月谈心。

    “想家吗?”陶陶突然问瑞华。

    “不想……”不回去,才不会有烦恼和焦虑。

    “第一次离家,我也以为自己会各种不适应,受不了,可是真的做起来一点也不难。”陶陶望着天空悬着的明月叹息一声。

    父亲,母亲,您女儿长大了,不知道看到这样的我,你们会不会有一丝欣慰。她在心里默默的诉说着。

    裴家的人对她很好,他对她也很好,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有任何的诉求了。因为再奢求就是对不起允和。所以,她只能就此打住。哪怕再不甘心也要低头。像命运低头!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陶陶情不自禁的吟诵出了这首诗。

    孟瑞华咂咂嘴,“和谁共此时?”说着就扑向陶陶质问。两个人闹作一团。

    “哎呦……孟瑞华你真的是越来越讨厌了……”陶陶起身追着她。

    瑞华跑的快,陶陶被裙子绊了一下,慢了下来。待弄好裙摆后,她又开始追她,可刚跑了几步,就迎面撞上了一人,陶陶着急追孟瑞华也没抬头,低着头说“对不起……对不起……”

    来人没有吭声,而是抓住了她的胳膊,陶陶反感的抬头,这一抬头惊讶不已。

    “你……怎么来了?康平哥?”

    赵康平微微一笑,“还真的碰到你了。”

    “怎么?难不成你是故意来碰我的?”

    赵康平不置可否。

    陶陶见他不回答,只是笑,默认了一般,她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今日的赵康平破天荒的没有穿军装,而是穿起了西服。月色下到有了别样的气质。

    “要去南京的,经过这就来看看……还遇见了你,也真是有缘。”

    陶陶但笑不语。低着头将手里的栗子递给他,“请你尝一尝。”

    孟瑞华立在远处看着这二人,怎么看都是相配的。

    过了一会儿,赵康平的侍从官上来催促,“少爷,要开船了,咱走吧。”

    赵康平犹豫了一下,陶陶催着他快些。他才一步三回头的恋恋不舍的离开。

    待他走远了,孟瑞华走了过来,“他是特意来看你的?”

    “哪有……人家是去南京的。”陶陶心虚的回答。

    “你不会真傻的以为他是路过的吧……不管是从奉天到南京,还是北平到南京,走水路始终不最好的一条路。”

    孟瑞华拍拍她的肩膀,低声道“他不错呦!”

    “哎呀……”陶陶推开她,“没有的事,你别胡说,才没可能呢。”

    “怎么就没可能呢?”孟瑞华追上陶陶,陶陶生气的甩开她。

    赵康平上了船,手里还拎着陶陶给他的栗子。他拿出一颗剥了起来,并不那么容易,可他却坚持着。

    “少爷……”侍从官叫了一声,赵康平拂拂手,然后仍旧坐在那不动声色的剥着栗子。

    侍从官心里叹息一声,悄声的退了出去……

    过了中秋节,陶陶和孟瑞华就回了学校,临走前裴夫人又是好一通的交待,陶陶知道,她还是不放心,临走前也是抱了又抱的。

    回到学校二人又投入到紧张的学习环境中。一些同学也喜欢八卦小报,这不对于最近各路军阀齐赴南京的消息就有人解读为一政治站队。

    基于此,南京的楚家不惜将女儿推出来,用联姻的方式结队。

    报纸上对那场舞会做了特别的报道,谁谁家的公子出席了,谁谁又深得楚小姐的心,祥祥细细。虽说有戏说的气氛,但也算是剖析的一针见血。

    其中赵康平的名字赫然在列,陶陶这才想起来那天他说去南京,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孟瑞华知道后替陶陶打抱不平,“这算什么事呢?”

    陶陶不以为意,想想她二哥和陈允和的婚姻不也如此吗。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的身不由己。

    “你怎么就那么平静?”孟瑞华气不打一处来。

    又有什么呢,他又不是她的谁,况且人家也没表明心意。她反正是无所谓的。

    “怎么就干的出这种事?招惹了你……又……什么人呢!”

    “哎呦……我们嫉恶如仇的瑞华小姐呀……这有什么的啊……”

    孟瑞华实在无法理解陶陶的淡然。她害怕她想不开,特意的拉着她去了大世界。

    第一次来这是和赵康平一起来的,这一次他不在,她们二人就硬撑着大着胆子,来到吧台前要酒喝。

    期间有人过来搭讪,都被孟瑞华回绝了,陶陶附在她耳边“咱们去跳舞吧……在这这么坐着好像也太不是那么回事。”

    “咱俩跳啊?那不闹笑话吗。”孟瑞华低声道。

    “咱们四处逛逛吧,要不去听戏……”

    “不要……来这谁还听戏啊……。”

    “可就这么坐着太突兀,况且你看周围……”都是成双结对的,行为举止也是暧昧不清的。陶陶不想就这么干坐着。

    “哎……那就听你的去逛逛。来了都来了,总是要摸清的。”孟瑞华最后妥协。二人又上了楼。

    大世界的最高层,某个包房内,陈允和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桌上放着最新的报纸。

    入目的就是北京政府选举的事。刚才和那些太太们打牌,就听人议论了几句。

    她不关心政治,但因为陈家的地位决定了她不可能置身事外,那些人还特意打听她父亲的意向。

    这些她是从不过问的,也不和父亲讨论,至于他属意于谁,就算她心里清楚,她也不会透露半分。

    就在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门响了,她正襟危坐起来,仰头喝尽了杯中酒。

    “累了?”张楚逸走了过来,看到她空着的杯子,拿起酒瓶又给她填满了。

    他看到桌子上躺着的报纸嗤笑一声,“怎么还关注起时事了?”

    允和抢过报纸,“我还用看报纸?”什么事她能不知道?她的家就是最可靠的消息地。

    张楚逸按着报纸没让她抢到手里,他拿起来,折了一下,背面偌大的标题,南京楚小姐的舞会,各界才俊系数到场。

    数得上名的,各界人士,无一缺席。当然也包括他。

    “楚韵宜……这次玩的还挺大。”

    “你就没什么问的?”张楚逸似笑非笑的,翘着二郎腿,质问她。

    “有什么问的?难不成她还能看上你?她就算是眼瞎看上了,楚南雄也不同意啊……”

    “哈哈哈……”张楚逸哈哈大笑起来,这话说的刺耳,也就她敢当着他的面肆无忌惮。

    他一抬屁股,从桌案上下来,一步一步的靠近她,他身上的香味,允和闻了想打喷嚏,她悄无声息的挪了挪位置。

    张楚逸却绕到了她的身后,双手放在了允和的肩上,头贴着她的头俯下身来,“我有自知之明,不过听你的语气怎么醋意满满呢?”

    允和拂掉他的手,“你别自作多情了。”

    张楚逸又绕到她的身前,“猜我上来看见谁了?”

    “这里看见谁都不稀奇。”他的话题她并不感兴趣。

    张楚逸端起桌上的酒杯,就是允和的那个杯子,他毫不避讳的端起来一饮而尽。

    “裴元谦的妹妹……”

    “什么……陶陶,她怎么在这里?她和谁来的?”允和焦急起来。

    “呦……你这个嫂子还做的还真是尽职尽责的……那丫头好像是一个人来的。”

    “你别说风凉话……”允和打断他。

    “不过确实漂亮……”张楚逸擦擦嘴角,一脸坏笑。

    “你别动歪心思……”

    “怎么……你心疼啊……她就算再漂亮,也不如你……风情万种……”他说着捧起她的脸,被允和躲过。

    “张楚逸……你够了……”允和气的想给他一巴掌。这个人你越着急,他越是这幅气定神闲的样子。

    “啧啧……裴元谦看到你这个样子,应该很感动吧……”

    “张楚逸,那还是个孩子……你别让你的人碰她,不然我和你没完。”

    “瞧瞧……我好像就是个人渣似的……你急什么?来这儿的都是客,我自是要保障人身安全的。”

    允和,没再理他,摔着门匆匆的出去了,陶陶怎么一个人来这个地方。

    张楚逸有多恨裴元谦,她心知肚明,她可不敢保证他不背后下黑手。

    不管她和元谦有没有夫妻之实,陶陶就像她亲妹妹一样,她不想她有任何差池。

    因为裴元谦走的时候将陶陶交给了她,对她说“陶陶,就牢你费心了。”她答应了的,自然要信守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