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18章 告别
    陶陶不语,所以他是来告别的?

    元谦穿着长衫一步一步的走近了她,两个人就那么相互的看着彼此,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又似乎没有什么要说。

    过了一会儿,元谦微微一笑开了口:“出去玩儿了?”他声音温柔,语意平静,并不是责备的口吻。

    陶陶点点头。

    “都去哪玩儿了?”

    陶陶从没觉得元谦唠叨,有时候甚至是不厌其烦的回答他的各种问题,只是为了能和他相处的时间长一点。

    只是他今天来的目的,他迟迟不说,她就疲于应付,也没了耐心。

    元谦见她不说话,也没再多问,反正她现在和他说话总是没有耐心的,三句话不到,必然着火的。他将这种情况归咎于叛逆期。她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思,不喜欢别人的过多干涉了。

    元谦在心里叹息一声,对于她,他总是没有任何办法,到头来妥协的还是他,“既明和承宇都留下来,你要有事找他们就行。”

    “什么时候回来?”她没问去哪,也没问什么时候走。

    “最快可能两个月以后吧,你放寒假之前或许就回来了。”

    “哦......”她又低下头去,踢着脚下的石子。她控制的很好,不用费多大的力气,踢出去,再用脚尖划回来,来来回回的,如此反复。

    元谦拿出怀表看了一眼,“回去吧。”

    那个和她藏在枕头下的,一模一样的,这次来这,她本不想带着的,最后还是没舍得,悄悄的带了过来。

    这次她没有动,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他说“去吧......我看着你进去,一会儿就回去了。”

    她转身走了,又似乎是想到什么的似的,突然转身了,他还站在那,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她。她猝不及防的转身,到让他也吃了一惊。

    “二哥......你和二嫂......”

    他没想到她问的是这句话,脸上的惊诧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眉头紧皱。她没事怎么会问起这件事。

    “我们......你希望我们好,还是不好......”说出这样的话,元谦自己都没意识到。

    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是她一提起陈允和,他似乎就不怎么高兴,“当然是好......”

    元谦摆摆手,示意她回去,然后也没管她是不是已经回去了,转身上了车。

    刚坐下,他就吩咐承宇开车,车子发动,承宇看了一眼倒车镜,陶陶仍旧站在那。他开口提醒了一句,“小姐还没回去呢。”

    元谦却没有表示,仍旧正襟危坐的,目视着前方,一点回头的样子都没有。

    承宇无奈的摇摇头,来的时候还高高兴兴的,走的时候又是悻悻而归。其实刚才他汇报赵康平送她回来的时候,害怕他会发脾气,两个人交谈的时候,他还捏了一把汗。

    好在他很控制,并没有咄咄逼人,也没有刨根问底,他还松了一口气。可是,看情形还是谈崩了。

    陶陶见车影消失在夜色中,然后才回头向宿舍走去。

    晚饭的时候她就没怎么吃,在大世界也只是吃了几块糕点。这会儿到有点饿了。可是又不是在家里,饿了有人伺候着,她只能忍着。

    她不知道今天和允和在一起的男人是谁,或许不过是朋友罢了,她又何必多管闲事自讨没趣呢,惹得他不高兴。

    元谦从学校出来后并没有回私邸,而是去了大世界,承宇起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确认了一次,要知道他一般是不怎么来这的。也不知道怎么就心血来潮了。

    服务生过来问他要不要去包房,元谦摇头拒绝,他坐在吧台前要了一杯红酒,此时的大世界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他一个人安静的坐着,与周围的喧哗格格不入。张楚逸出来送人,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裴元谦,一个人坐在那。他在心里哼了一声,走了过去。

    “裴少爷……”

    元谦回头见是他,只是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并没有站起来的打算。

    张楚逸伸手和酒保要了一杯白兰地,翘着二郎腿坐在了元谦的身边。

    “一个人来的?”

    元谦并未回话算是默认。

    “还没恭喜你……”张楚逸举起杯子碰了下元谦的杯子。

    看来他赴美的事已经不是秘密了。

    张楚逸一饮而尽,“虽然是助理的身份,又是自费,但也不错了,能入穆志云的法眼……”

    元谦也仰头喝尽了杯中酒,算是给他一个面子。

    张楚逸拿过酒瓶,亲自给他到了,“算我请的。”

    此刻舞台上正闹的欢,一群达官贵人,争先恐后的因为某个姑娘的初夜,闹的不可开交。

    元谦望着台上的姑娘,她使劲浑身解数,骚手弄姿。其实也都是人不由己的,那些个男人哪一个是真心诚意的,不过是相互较量,贪一时之乐罢了。

    张楚逸见他看向舞台并不说话,不禁莞尔一笑,“若是喜欢,我立马让人送来。”

    “谢张老板美意,元谦无福消受,告辞。”

    张楚逸似笑非笑的,仍旧翘着二郎腿,没有起身的准备,一句“你随意,”算是对他的回答。

    此时台上的舞女成交价格已经出来了,他喝尽了杯中酒,再看看那群人,然后才向舞台中央走去。这样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他和裴元谦这样的人总归是做不了朋友的。

    元谦出来后,承宇已经等在了外面,他上车后就开始闭目养神,刚才的场景让他想起来了从前,在家的时候。

    因为受到朋友的邀请,他去了昆剧馆,大家都对这个角赞不绝口,想一睹真容就玩起了新花样,谁出的钱多就和谁有单独见面的机会。这么的就好多人跟风,他的朋友来了兴致,也跟着叫起了板。

    他因为喝多了酒要去解手,就交给了他,要他帮忙举牌,目的就是拿下。

    他正举牌的功夫,陶陶却来了,她安静的立在一旁,看他举起的牌子,怒不可遏。

    他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他正要解释她却冲了过来,抢过他手里的牌子,叫了一声十万,这一次全场的人都看过来。

    他站起身去抢她手里的牌子,“快给我,别胡闹……”

    她嗖一下躲过,“你喜欢,我帮你啊……”

    就在她的一声五万后,老板上台宣布了最后获胜的是裴二少爷。

    老板话落,陶陶将纸板摔在地上,抬脚就走。下楼的时候还和他的朋友撞了一下。

    朋友人还没上来就嚷嚷着,“怎么样?拿下了?”

    元谦没理他,推开他就急匆匆的跑下楼去追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