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17章 顽皮的她
    “康平哥,我们去大世界吧。”陶陶建议道。

    “这……”赵康平犹豫了一下。

    “你放心,我们肯定安安静静的,我不会告诉嫂子的……一直都听说大世界多么的热闹,舞女都是万里挑一的,我想去见识一下。”

    “真那么想去?那就去。”

    “谢谢康平哥。”陶陶高兴起来。

    她激动的抓着的瑞华的手,险些就要手舞足蹈了……

    赵康平在大世界的门前停下车,早有人过来替他泊车。许是常来的关系,里面的服务人员点头哈腰的叫着“赵公子,去包间吗?”

    “好……”

    陶陶牵着孟瑞华的手,两个人跟在赵康平的身后,被里面人头攒动,热闹喧哗的场景惊叹不已!

    三个人上了楼,楼上的视角更加开阔了,舞台中央舞女们正在开唱。听着旋律人也会不由自主的跟着舞动起来。

    进入包间,外面的声音小了一些,陶陶看着赵康平就只是笑。

    她的笑让赵康平发了毛,“五小姐想问什么?”

    陶陶打量起这间包房来,豪华舒适,“想起一句话。”

    赵康平亲自倒了两杯茶,看着陶陶端起来呡了一小口,似乎甚是满意的样子,其实经过这几次的接触他也大概了解了一些她的嗜好。

    不喜欢喝咖啡,只喝一种茶,喜欢甜食……

    “什么话?”他也端起茶杯啜欣了一口,嘴角微弯。

    “像你们这种人是不是都狡兔三窟?”

    赵康平并未掩饰,也不心虚,“方便。”

    “哦……”陶陶咀嚼着这两个字,好像也确实如此。

    不过这又与她有何关系呢?她突然的转移了话题。“我二哥也常来?”

    “不常来。”裴元谦和他们这个群体似乎不太合群,他的身边都是一些搞学问的人,商人中也就和陈之和的关系比较近一些,为人似乎很神秘。

    他来过大世界几次,和一群日本朋友。两个人见面也只是点点头,并不深交。

    即使他已经参加过他们的两次私人家宴,他对他的态度还是客客气气。

    他到是不常来,不过允和可是这里的常客。那些贵妇们以她马首是瞻,听取她的时尚经,那些人一坐就是一整天的。

    他以为她害怕在这里碰到裴元谦为了让她放心又接着道:“你二哥,最近可能都没有空闲的时间。”

    “为什么?”

    “据我所知他要随代表一起赴美国参加环太平洋商务会议。”

    “不是已经定了吗?”她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些人,根本没有裴元谦的名字。

    “据说是争取来的……并且作为穆志云的助理随行。”

    虽然听起来不怎么好听,但是想必这也是他所满意的结果吧。

    “哦……”陶陶得知消息后,并没有表现出来有多么的兴奋。反而有一丝失落,因为他的消息她是通过别人的口中得知的,而不是他亲口对她说的。

    她知道,这件事对他的重要性,只是如今喜悦的时刻有人陪他一起分享了,可那个人再也不是她了。

    她突然的情绪低落,赵康平看在眼里就邀请她去跳舞,陶陶没有那个心思,孟瑞华却一再的鼓励,她不想让她担心,所以就和赵康平一起下去跳舞。

    一支舞结束,赵康平牵着她的手来到休息区,孟瑞华对回来的两个人鼓掌,“太美了。”她又弯腰附在陶陶的耳边道:“你俩太配了。”

    陶陶瞪了她一眼,“净说混话。”

    赵康平坐了过来,“说什么呢?”

    陶陶怕她听见,脸倏的红了,借着去洗手间逃开。瑞华的笑声传来,她紧着走了几步。

    因为是第一次来,她找不到,有点没头苍蝇似的乱撞。

    兜兜转转的,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她想找服务员问问,正好前方穿着制服的人刚走过去,她小跑了追了几步,刚要叫住那人,就见前方一熟悉的身影,那曼妙的身姿,婀娜的倩影,亮片氏的礼服,金光闪闪,而她正挽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起离去。

    她就立在那远远的看着,到了嘴边的“二嫂”怎么也没叫出口,就那么的看着那二人从她眼前离去。

    其实若不是她后退了,或是她叫出了声,那人怎么都会发现自己的,只是她眼中的笑意,让她犹豫了。

    后来她回去的时候,赵康平和孟瑞华都等的不耐烦了,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的,听说他都要给大世界的老板打电话了。幸好是最后回来了。

    只坐了一会儿,她就张罗着回去,赵康平还要带她们去看电影,陶陶说累了,他才作罢。

    不同于来时的兴高采烈,这会儿是垂头丧气,心事重重的。孟瑞华询问她怎么了,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是摇头。

    两个人一起往宿舍的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前面有一人拦下了她们,陶陶抬头,居然是承宇。

    “小姐。”他先打了招呼。

    “你怎么来了?”陶陶惊诧的看着他。

    “少爷过来了。”

    “哦……”

    承宇又看看她身边的孟瑞华,欲言又止。

    “我好朋友,孟瑞华。”陶陶给他介绍。

    承宇叫了一声“孟小姐。”孟瑞华点点头,两个人算是打过招呼。

    “少爷见您不在,就去看望校长了。”

    “我去找她。”

    孟瑞华见状和陶陶告了别。

    待她走后,陶陶由承宇引着赶去了教学楼。

    “小姐,您先上车等着,我去见少爷。”陶陶没有回应,算是默许。

    裴元谦从校长室出来,此时天空已经布满了繁星。承宇跟在他的身后和他汇报着:“是赵公子亲自送回来的,还有小姐的同学。不是她一人。”承宇还多解释了一下。

    元谦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看向远处,立在玉兰树下的陶陶,百无聊赖的玩着脚下的石头。

    这样的情景又让他想起从前,她还小一点的时候,总是跟在他的屁股后,他上学堂,她和家里的司机一起来接他,她站在外面等,等的不耐烦了就踢着石头发泄。

    等他终于从学堂出来,她钻上车一言不发,他就用糖果哄她。得到了心爱的糖果,她才展颜,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儿。

    她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他走近了她都没发现,他特意咳嗽了一声,弄出一点声响来。

    她这才抬头看他,他对着她微微一笑。

    她顿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口,“二哥,怎么过来了?”

    “来看看你。”

    “哦……看看我有没有调皮惹事?”

    元谦笑了起来,“我听说你很乖。”

    “所以呢?”

    “我过两天就南下……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