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15章家宴2
    关于派代表出席环太平洋商务会议,裴卓云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认为有这个资历的非张源莫属,但听陈公卿的意思张源并未打算参加。除了张源那么名声正盛的也不外乎陈公卿,还有棉纱大王穆志云。但之前听到的消息是北洋政府只打算派一名代表参加。穆志云赫然在列,但据说被其否定。毕竟是代表国家形象的,单单一个人也不足以,所以他提议选派各行业优秀代表参加。至于其他人选,暂时还是迟迟未定。

    穆志云出身贫寒,年幼的时候在棉花行做了数十年的学徒和职员,对于棉花有着极深的感情,后辗转去美国留学,在美国期间更是系统的学习了棉花种植到纺纱、织布、办厂以及如何管理工厂。

    回国后两手空空开始创办穆氏纱厂,凭借着新式的机器、产品质量、企业管理模式在同行业刮起了一股穆氏旋风。并一直被人尊称为棉纱大王。

    然而在穆志云不仅在商业上有所成就还关心教育,创办穆氏小学,中华职业学校校董,关注医疗慈善事业。声望日隆,与张源并称南张被穆。

    张源退居二线后,北洋政府对其推崇备至。此人与陈公卿摇摆不定的政治立场不同,他一心支持北洋政府。与时任北洋政府的外交总长黄世骏更是亲如兄弟一般。

    罗振玉在世时,二人关系匪浅。宣统退位后,罗振玉回了老家旅顺,办起了墨缘堂。罗振玉去世后,穆志云辗转得知,罗振玉的遗孤被裴卓云收养,并将墨缘堂发展壮大,成为了如今商务印刷局。因着罗振玉的关系,其对裴家也多番照拂。

    元谦和允和的婚礼,他也作为贵宾出席。婚礼的那一天,裴卓云还特意将陶陶叫到了跟前,将其引荐给穆志云,穆志云看到了陶陶后欣然点点头。

    这件事陶陶都已经忘了,若不是今日在席间听裴卓云和陈公卿提起,她都忘了还有这么个插曲......

    允和见她只顾着低头吃菜,不禁莞尔一笑,靠近她的耳边小声道:“是不是这些日子没吃饱?学校里的饭吃不惯?”

    陶陶嘴里塞满了饭,听她这么说刚要出声,才意识到自己满嘴的饭,鼓着腮帮子摇摇头。这时对面的赵康平看过来,两个人的眼神不起相遇,他微微一笑,陶陶自知自己的失态,脸倏的一下就变红了。

    她忙低下头喝了一口汤,掩饰自己的失态。又拿出手绢擦擦嘴角,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不经意间瞥了一眼裴元谦,他正好看过来。

    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并没有闪躲,似乎是有什么要说似的,陶陶等着他开口,就听允和道:“我刚才还埋怨你二哥,怎么就同意了你住校呢,一定受苦了。”

    “咳......咳......”因为刚才的那一口汤有些呛到,陶陶咳嗽了起来。

    她的这一声咳嗽引得在座的众人纷纷看过来,陈母更是紧张起来,“怎么了?要不要紧?”

    陶陶到真的不好意思起来,“不碍事的伯母。”

    允和也跟着打圆场,“都怪我吃饭的时候问东问西的,害得陶陶没能吃好饭。”

    “没事的,是我不小心罢了。”陶陶也跟着解释。

    “我是埋怨元谦,怎么就同意陶陶去住校了呢,她还这么小。”

    “倒是应该锻炼锻炼。”一旁的元谦开了口。

    “是啊.....这样,才知道生活来之不易吗。”陶陶微笑着附和。

    “倒真是个好孩子。”陈母忍不住赞扬了一句。

    “女孩子家,只要不娇气,其他的你随意,若是受不住,和你二哥说一声,让她接你回来。”裴卓云也开了口。

    “知道了,父亲。”

    听他们谈论陶陶住校的事情,陈之和也想起了他留学时的事情,不禁提起了话题。

    “康平你还记得咱们留学那会儿吃的苦吗?”

    “谁还记得那些,不过,印象里你可没吃什么苦。吃喝玩乐可跑不了你的影子。”

    “胡说,你记不记得,我姐从巴黎过来看咱俩,那会儿咱俩不刚好和人打架。”

    提起这允和噗嗤一声笑了,“那可能是康平这辈子最落魄的一次了。”

    “哎......别提了,糗死人了。”

    陶陶瞪着眼睛,竖着耳朵饶有兴致的听他们讲那些趣事。正等着下文呢,允和就不提了。

    “饶你一回,下次啊,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说出去......”

    “二嫂,康平哥是被人打趴下了吗?”

    “哈哈.....”允和大笑了起来,见赵康平一脸吃瘪的表情不禁正色道:“嗯......可能比那还严重。”

    “允和......”赵康平叫了一声。

    “好......我不说。”她又看看陶陶微微一笑,“你要是感兴趣,以后当面问他。”

    之和也憋不住笑意,被赵康平在桌下踢了一脚,他才忍着不笑。陶陶一脸天真的看着那三人。每个人都有出糗的童年趣事吧。因为年少轻狂。因为任性随意。

    印象里元谦好像就没有不能提的糗事,因为他好像一直都少年老成似的,做什么事都谨慎认真,所以不管是交给他的事都放心。这么一想,他还真是缺少兴致。

    才几日的功夫,陶陶和赵康平的关系似乎是又进了一步。看她兴致盎然的样子,不禁让他想起承宇和他汇报的事情。她在学校过得似乎还不错,也没再做无理取闹的事情。和同学间相处也甚是融洽。

    只是突然间她不在身边叽叽喳喳的,他确实觉得清静了许多,不过偶尔还是会觉得清净的过分了。

    父亲来沪不止是因为受赵世明的邀约,还有这次的环太平洋商务会议,父亲有意要他跟着代表团一并去参观学习。只是名额有限,能不能成,还是未知。

    但赵世明意欲何为,他和父亲都心知肚明。这一关是怎么都要闯一闯的。

    眼下他不插手印书局内部的事情,一心扑在轮船公司上,父亲并未有什么异议,或多或少也支持他。接他的路上,他还破天荒的询问了他今后的打算。他保守的粗略的谈了下他的计划,他也并未说什么。

    如今国内环境大好,也正是发展实业的契机。各行各业鳞次栉比,他一心只想自己的运输大业。

    当初入股轮船运输公司,还是父亲的决议。后来更是放心的交给他经营,如今虽未见明显的起色,但有朝一日,他坚信必会创造自己的事业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