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陶之夭夭 > 08章婚约
    这几日家里人来人往不断,公司里的董事已经下了最后通牒。

    记者日日堵在家门口,等着采到第一首的消息。这已经影响了裴家正常生活秩序。但裴卓云不在家里,凡事由元谦做主。

    陶陶也被勒令留在家里暂时不去学堂了。元谦也是考虑到她的人身安全问题。

    “我不想你娶那个人……”陶陶没去看元谦的眼神,只是将自己拿来的银元首饰地契推给他。

    “陶陶……”元谦皱眉。

    “二哥,你喜欢那个人吗?”

    元谦并没有回答,只是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话。

    “陶陶,现在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裴家已经无路可走。”

    “如果我求你不要娶她可以吗?”

    元谦心下一紧,看着陶陶。

    就在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时候,她走了过来,伸出手抓住元谦的。

    “二哥……”

    对于她的恳求,他突然间就心软了。柔声安慰,“我会想办法的。”

    “嗯……”陶陶点点头。

    他摸摸她的头,“能告诉我为什么反对吗?这个家里,就只有你一个反对了。”

    “我……”陶陶支支吾吾“我不想你受苦。”

    元谦微微一笑,“为什么这么说?”

    “直觉……”陶陶心虚的低下头,其实她是有私心的。

    很多时候面对他,她都想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可又害怕受伤,所以总是在试探,前进与后退中徘徊不定。

    元谦的几个日本朋友,因为回收股权的问题裴家和日本董事之间也闹的不可开交。

    所以那些朋友即使有心,但迫于压力也不能帮忙。而父亲又在沪上,他也必定是四处奔走的。

    就在他打算用轮船公司做抵押的时候,父亲却从沪上回来了。

    那笔资金他分文不差的补缴上来了,虽然惹得董事们的不快,但索性保住了股权,解决了危机。

    后来裴卓云又亲自写了一封道歉信给股东,并公布在各家报馆上:大意为因为自己没有按照公司法律章程办事,给公司及股东们造成严重的影响,深感抱歉,以后凡公司上下人等皆遵照法律办事,并严定办事权限,以保全公司。并请全体同仁及股东监督。

    一场风波总算平息下来,表面看风平浪静,但实际裴卓云的信用已经大打折扣。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裴卓云又一次的向陈家抛出橄榄枝。出售自己10%的股份给陈公卿,更是间接促成了裴陈两家的联姻。

    元谦和允和都不在场的情况下,裴卓云和陈公卿就敲定了下来。

    因为这件事元谦第一次和父亲发生了口角,他认为父亲完全没有询问他就这么悄悄的将婚事定了,是不尊重他,更是独裁的表现。他不同意。

    裴卓云当即发飙,将他臭骂一顿。“就算是民国了,咱们这样的人家也注定了婚姻不自主。别看永谦在南京,哪一天他的上级需要,喜不喜欢他也得服从。这就是你们的命。”

    这还是元谦第一次觉得命运的无奈,知道消息后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陶陶,她曾经说过的话。

    “二哥,我求你不娶她可以吗?”

    可是他食言了,他做不到,他不知道要怎么向她交待......

    他去绛雪轩找她,果不其然她已经知道了,因为他还没进去就听见了她警告下人不许他进来的话。

    他有些沮丧,在外面站了好久,桃子来来去去好几次,最后也只能为难的道:“二少爷,要不您先回去。”

    他微笑着摇摇头,“我再待一会儿。”

    他在外面坐了好久,她终究是没有出来。桃子已经劝说了好几次,陶陶依旧认死理。他说话不算数。

    他负手而立,她看不清他的样子,只单看那侧眼就让人心生眷恋,只是如今在气头上,她却没有欣赏的心情。

    “小姐,您好歹也听少爷解释解释,这事本来就是老爷定下的。我刚才出去,很明显少爷的心情也不好,您不安慰着,这时候还生气,少爷该多伤心。”

    “我不去,他爱站着是他的事。陈允和那么漂亮他也不吃亏。”

    “小姐您又说气话不是,我知道您......”桃子一顿,“若是二少爷一会儿走了,那可就没机会了,明日他可就要去沪上了。”

    陶陶不语,藏在窗帘后盯着外面瞧,他正盯着秋千发呆。她在心底哼了一声,如今她无依无靠,没有显赫的背景,裴府对她已经仁至义尽,她还能奢求什么呢。

    只是,却总是不甘心,不甘心就此错过,如果此时她冲出去和他表白心迹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可长辈们已经定下的事,他都没有办法,她又能挽回什么呢。

    就在她犹豫不定的时候,他却叹了一口气,转身看了一眼,然后信步离开了。他走后陶陶离开窗前,气急败坏的。

    她翻箱倒柜的好一顿折腾。他给她买的书,送的头饰,衣服,还有那块怀表。她统统的拿出来一股脑的塞给桃子,“去帮我还回去。”

    桃子左右为难,“小姐......”

    “你不去,我自己去。”

    “好,我去。”桃子上前拉住她。如此这般又该闹的天翻地覆了。

    桃子走后,她就哭了,她开始想家,甚至有回旅顺的打算。她不想在这看着他娶别的女人,她觉得那样自己一定会发疯。

    这么多年,她不敢表露心迹正是害怕坦白后的尴尬。但她也知道他对她是特别的,或许这些年正是因为他的那一份特别,所以她才无所忌惮。

    如今,她又有什么底气呢。

    哭了一夜的她,第二天一早起来眼睛又红又肿,她去正房给裴母请安的时候,裴父已经去公司了。元谦天没亮就走了。好像是躲着她一般似的。

    “眼睛怎么了?”裴母见她的眼睛红红的,关切的询问。

    “没事,就做了噩梦......”裴母见她眼神闪烁并没有多问。此时饭已经摆好了,母女二人坐下一起用饭。

    “咱家这些日子可能会很忙,你下了学堂早些回来帮我抄抄账本也是好的。”

    “好.....”陶陶答应的爽快。

    “陶陶,”裴母夹了一块鱼肉放到她的碗里,“这么些年,我把你当成自己的骨肉一般,裴家上下更是不敢怠慢一分。以后有什么心事都要和母亲说。不要自己憋在心里。”

    “母亲.....”陶陶哽咽出声,裴母的这一番话,让她感动万分。

    裴母拍拍她的手,“以后就留在母亲身边,日后定让你父亲寻个好人家。也绝不会像你那几个哥哥一般,你的婚事全凭自己做主。”

    裴母的一番话,到让陶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甚至想过寻个方便的日子和母亲说她想回旅顺了,可是她一早这番话,到让她想说的话说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