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环球挖土党 > 第203章 拜访涅涅茨营地
    顶着寒冷的夜色,五辆车往西南的方向开了多公里之后,立刻调转方向又开回了普尔河沿岸的煤矿公路。

    因为油气田的大力开采,普尔河西岸的发展相对东岸要好一些,至少矿区公路更加完善。没在沿途的小镇停留,车队一路往南开了多公里之后停在了一片森林的边缘。

    五辆车围成一个圈,放下卷在车顶的伪装网,再用地钉将其砸进冷的梆硬的地面,最后把雷达的预警范围设置在公里的范围,众人纷纷落下车窗的遮光帘洗漱休息。

    洗了个热水澡,石泉踩着厚实柔软熊皮地毯回到了卧室,这一整天开了三百多公里的荒原烂路,但和目的地乌连戈之间的距离却只拉进了不到公里而已。至于剩下的一大半距离,估计至少还要两天才能走完。

    一夜无话,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养足了精神的众人这才起床跑到石泉的车里分享早餐。

    一边吸溜着浓稠的棒茬粥,大伊万用筷子头儿指着铺在桌子上充当桌布的地图说道,“今天的目标是和乌连戈伊之间的距离再缩短至少公里。”

    “你还是直说要行驶的路程吧。”

    艾琳娜撕开一包榨菜倒在自己的餐盘里,顺便还用叉子从桌子中央的盘子里戳走了一片晶莹剔透的腊肉。

    “嘿嘿,不算太远,只有公里左右。”

    “路况呢?”石泉抬头问道。

    “多公里宽被砍伐殆尽的林场荒地,这片无人区是涅涅茨人每年赶着驯鹿迁徙的必经之地,现在那里的针叶林被砍光之后就只剩下苔原和低矮的灌木。

    咱们只要穿过这片无人区,再开过一片多公里宽的苔原地带就可以再次横渡普尔河回到东岸,从那里继续沿着矿区公路往南行驶大概公里左右。”

    大伊万丢下马克笔,“如果一切顺利,等开完最后这公里,,咱们和那座矫正营之间就只剩下公里左右的直线距离。”

    “一切顺利?”艾琳娜压根就不信,“但愿如此吧。”

    “顺利还是不顺利,等出发之后就知道了。”石泉喝掉最后一口粥,“等下伊万领头,我收尾,大家路上警惕点儿。”

    “总不能再遇到偷猎的吧?”艾琳娜说完,便发现一桌子的人全都神色怪异的看着自己,连忙咬了一口黑面包,“当我什么都没说。”

    也不知道艾琳娜是不是有乌鸦嘴体质,车队刚刚开进废弃林场无人区,这天上竟然开始飘起了雪花。

    “和我无关”艾琳娜哭丧着脸抄起无线电,她现在已经开始担心等下会不会遇到偷猎者了。

    “等下帮我选一张彩票。”石泉笑着回应了一句,随后频道里响起了大伊万等人的附和。

    虽然突袭而至的雪天在计划之外,不过好在影响不算太大,五辆车碾压着坑坑洼洼的路面慢悠悠的开向了无人区深处。

    这片无人区看起来一马平川,但实际上却坑坑洼洼的异常颠簸,除了大大小小的坑洼之外,还要躲避那些藏在灌木从中的树根才行,这地方别说太脱拉开不快,就算那些依靠驯鹿拉着雪橇车迁徙的涅涅茨原住民来了也要降低速度。

    躲避着时不时出现的灌木丛,车队朝着大致的方向开了十几公里之后,大伊万突然踩下刹车,语气古怪的在无线电里说道,“艾琳娜,你等下真的要帮我选一张彩票。我看到车辙印了,很新鲜还没被积雪覆盖的车辙印。”

    众人闻言,赶紧将车停在大伊万的座驾两侧,随后纷纷打开车门站直了身体往前进的方向看去。

    指甲盖大小的雪花缓缓飘落,被积雪覆盖的地面上出现了两道长长的车辙印。

    “换个方向走还是跟上去?”大伊万朝石泉问道。

    “先跟着吧,正好有人给咱们探路。”石泉想了想,“这都离着好几百公里了,就算遇到人也不太可能和那位马可夫少校有什么关系。”

    “咱们惹得麻烦”艾琳娜还没说完,其余四人齐刷刷的看过来顿时让她把后半句咽了回去,“,我不说话。”

    车队再次出发,跟着车辙印慢慢悠悠的往前开了六七公里,远远的便看到两辆破破烂烂的卡玛斯四轮卡车正在荒野上用一根拖车绳玩着拔河游戏。

    在石泉等人看到他们的同时,那些人也被突然从屁股后面冒出来的车队吓了一跳。

    为了避免引起误会,同时更多的也是为了满足好奇心,石泉等人隔着老远便踩下刹车,分别用远光灯朝着对方眨了眨眼睛。

    见石泉等人似乎没有恶意,对方短暂的僵持之后终于按响喇叭算作回应,不过石泉等人却看的清楚,有两个人已经拎着枪躲在了车身的后面。

    “艾琳娜,你和小野停在这儿。”石泉招呼了一句,兄弟三个启动车子继续往前,并最终停在了那两辆卡玛斯米开外。

    “需要帮忙吗?”大伊万降下车窗大声喊道。

    “你们是什么人?”回话的一位中年人,他略有些紧张的举着双手走到跟前问道。

    “自驾探险。”石泉趴在车窗边缘,将一包烟递给了对方。

    “莫斯科来的?”

    那位中年人接过没有开封的香烟,熟练的撕开之后弹出来一支叼在嘴上,然后用火柴点燃,用力吸了一大口这才丢掉手中即将燃尽的火柴棍。

    “对!莫斯科来的!”

    石泉示意那包烟是送给对方的礼物,对于这些居住在西伯利亚冻土带的本地人来说,遥远陌生的莫斯科代表的就是俄罗斯的欧洲部分。

    “你们准备去哪?”中年人眯着眼睛,“我是斯科夫,兽医,偶尔也给人看病,当然,主要工作是收购驯鹿。”

    “尤里”石泉指着跳下驾驶室的同伴,“他是伊万,我们准备往东去普尔河。”

    “这段路可不好走。”斯科夫若有所思的说道。

    “看的出来。”大伊万指着陷进坑里已经托底的卡玛斯,“需要帮忙吗?”

    “我们除了不值钱的驯鹿可没有多余的卢布支付拖车费。”斯科夫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不用担心,免费的。”

    石泉按下挂在肩膀的手台示意何天雷上前帮忙,然后这才问道,“你们准备去哪?”

    “在这片荒地东边有片苔原,那里有几个正在迁徙的涅涅茨部落,本来我准备抄个近路尽快赶过去完成收购的,没想到竟然把车开到了雪坑里。”

    斯科夫看着何天雷熟练的操纵着车尾的挖掘臂顶着卡玛斯的屁股推出陷坑,犹豫片刻试探着问道,“你们是来挖猛犸象牙的?”

    “挖猛犸象牙?”

    大伊万哈哈大笑,“我的朋友,据我所知挖猛犸象牙可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就算你们确实是去挖猛犸象牙的也没什么。”

    斯科夫吹了声口哨,招呼躲在车子后面的人出来,“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苔原上的涅涅茨人部落做客。”

    “只要不让我们吃生肉就行。”石泉和大伊万[龙腾]兄弟两个异口同声的说道。

    “这个不用担心,他们对客人还是比较宽容的。”斯科夫话虽这么说,但语气中的不确定却显露无疑。

    将双方相互介绍认识之后,俱乐部的众人跟在两辆卡玛斯后面继续穿越一望无际的荒地。

    虽然有经验丰富的本地人斯科夫带路,虽然有越野能力高出一截的太脱拉帮衬,但他们的速度却依旧没有快上多少,甚至中途斯科夫同伴驾驶的那辆车还遭遇了一次爆胎。

    费尽周折穿过荒地,七辆开上覆盖着冰雪的苔原不久便见到了二三十顶尖锥形的鹿皮帐篷。

    除了驯鹿更多,帐篷更多,这里的一切和他们昨天在路上见过的涅涅茨人营地没什么两样。最先迎接他们的便是一头刚刚宰杀尚且冒着热气儿的驯鹿,以及围着驯鹿尸体畅饮鹿血的原住民。

    车子还没挺稳,刘小野便语气严肃的在无线电里提醒道,“大家千万不要入乡随俗跟着吃生肉和鹿血。这些原住民的消化系统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饮食方式,咱们贸然尝试的话很容易出问题。”

    将小野的告诫翻译给艾琳娜,石泉这才问道,“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虽然有些夸张,但从医疗安全角度建议,如非必要最好不要和那些驯鹿有过于近距离的接触。他们的饲养太密集了,这种情况很容易出现人畜共传的寄生虫。”

    小野的话吓住了驾驶室里的众人,啥叫过于近距离的接触?这特么车都还没熄火呢,那些脑袋上顶着俩大树杈子的傻大个儿们就已经好奇的围上来了。

    他们在车里忧心忡忡,斯科夫却早已经熟门熟路的甩动着手里的小皮鞭轰赶开围过来的驯鹿凑到了石泉的车门边,“朋友们,我们的运气不错,这里有个女人马上要做妈妈了,等她从产房出来”

    斯科夫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体型比大伊万还要壮上一大圈,身高绝对两米开外的壮汉便像个坦克一样从鹿皮帐篷堆里冲了过来。

    人还没到,便听这壮汉扯着破锣嗓子,用带着口音的俄语大喊,“斯科夫,你来的正是时候,会不会做手术?我的妻子难产她快要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