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序章 林中之人
    “胡哥,有情况。”

    山林之中一个通身上下伪装着杂草枯叶的匍匐身影突然轻声道了一句。

    另一侧一个同样伪装匍匐的人闻言将杵在地上的头颅抬起,露出了自己沾满了泥土的脸颊,轻声询问道:“什么情况?”

    “来了一个人……”

    胡成业精神一震,伸手抚去了沾染在眉毛额间的泥土,扭动身子轻轻爬向了同僚身边。

    他二人监视的这条路通往的地方只有一处,除了每月一次的朝廷商队外。

    只有两种人才会从这条路上走过。

    一种是恶人,一种是傻子,猜测这些来人的身份,也是他二人为数不多的乐子之一。

    “这次来的是哪种人呢……?”

    胡成业略带浑浊的眸子透过青黄干枯的杂草,扫视了一眼视野中山道上,匆匆行来的穿着青灰色麻衣的剑客。

    “是个年轻人……”

    胡成业心中轻轻嘀咕一句,他已经有了判断。

    背转了身子仰天躺下,胡成业顺手从地上捋了一根青黄的草茎塞进嘴里。

    以他做捕风三十几年的经验来看,来的这人绝对是个傻子,一个要找极恶镇恶人麻烦的傻子。

    “呵,又是个不珍惜性命的人。”真傻。

    胡成业目光透过林间枝杈悠悠的想道。

    因为来的如果是一个逃来的恶人,那么他的衣服绝不应该这么整洁,神情也应该更加慌乱和犹豫不决才对。

    毕竟一进入极恶镇就意味着终身的囚禁。

    “你觉得这是个什么人?阿良。”

    胡成业有意考较考较新来的晚辈。

    “年纪轻轻的居然甘愿被打发到这种地方来当值,真是耿直的很啊。”

    胡成业从这个叫梁良的年轻人身上,看见了些许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他一侧身压断了身下一根枯枝,枯枝“嚓”的发出一声脆响。

    梁良刚要开口回应却又突然闭嘴,猛地将自己视线收回,将头压在了草皮上,接着又将呼吸缓缓的放轻。

    梁良一连串的变化,让胡成业散漫的眸子一凝,脸色立刻变得慎重起来。

    保持着仰躺的身子不动,胡成业同样放缓了呼吸,腾出一只胳膊,动作十分轻柔地从放在一旁的鸟笼中抓出一只灰雀,熟练的用单手将灰雀轻轻的一扬。

    这雀儿是一种灵性极高的异兽,经过训练可以做出相当多的指示。

    “啾啾……”

    灰雀一声轻啼,扑棱棱地从林中飞起,发出一连串的动静。

    行走在小道上的郁鸣风见状轻呼了一气,将手从按住的剑柄上放下。

    他从初春翠绿青黄交接的山林中收回目光,轻声自语了一句:“原来是只鸟儿……”

    实在是由不得郁鸣风不小心提防,因为他要去的地方可是江湖中一处凶名远扬的武林禁地。

    加上这又是他第一次独自出门,还是去杀人,所以一路上越是靠近极恶州他就越发慎重。

    鲁伯将这里说成龙潭虎穴,令他一路上不敢有半点马虎。

    顿了顿,郁鸣风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心中自己嘀咕道:

    “时间差不多了,据鲁伯所说,今日离交易日还差几天,白日里留在极恶镇中的人不多,是一个入极恶州的好时间。”

    定了定神,郁鸣风扫视一眼四周,确认没有什么状况之后,他继续向着前方的武林禁地走去。

    不是他非要来,而是养育他长大,教他武功的鲁伯说他只在山上练功难免成了温室里的花朵,以后到了江湖上遭受不住风雨打磨。

    觉得师父说的很对的郁鸣风于是便抱着见识一下世面的心思。一路往极恶州而来。

    顺便也能验证一下自己的武功在江湖上到底算一个什么水准。

    郁鸣风一步一步向着前方缓缓而去,身影很快消失在山路中,不见了踪迹。

    ………

    “啾啾…啾……”

    林木之中忽然又响起一阵清脆的鸟鸣之声,声音婉转清脆。

    若有人在旁,定然会惊讶的发现这声音竟然是从那仰躺在地的胡成业口中发出。

    不到片刻,那原本早就不知所踪的灰雀应和着啼鸣之声,几个盘旋又飞回了胡成业身旁,轻盈的落下。

    若是这周围有人,或是刚才那人去而又返,这雀儿便不会落地只在空中啼鸣示警。

    “是个高手。”

    确认了那个剑客已经离去的梁良俯起身子长呼一气,擦着冷汗心有余悸的对一旁重新捋了根草茎的胡成业答了一句。

    “废话,我用你说。”胡成业斜瞪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能隔着四五十米察觉到他压断枯枝声响的人,至少也应该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才对。

    “一流高手肯定不是傻子,难道又是一个要逃入极恶州的恶人?”

    胡成业下意识的咀嚼着草茎思虑道:

    “没听何捕头说过最近有什么恶人要逃入极恶州啊?难道崖州哪边消息还没传过来?”

    “阿良,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阿良?”

    “你小子哑巴了?”等不来年轻同僚应答的胡成业原地跃起,一侧头便看见梁良似是被人点了穴道般呆立着张嘴望着二人监视的小路,对他的询问无动于衷。

    胡成业心中一跳,顺着梁良目光望去,顿时让他心中一个激灵。

    只见山道上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名身着与先前那名剑客同样青灰麻衣,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老者。

    那老者步履迈动如风,轻轻一动便是两三丈距离。

    老者目光如电,经过胡、梁二人藏身隐匿之处之时,扭头和睦一笑,接着便三两下从胡、梁二人眼前掠过,消失在二人视野之中。

    两人看的清清楚楚,那老者每一步都是踩在草尖上前行,动作轻灵飘忽如同鬼魅,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胡成业浑身冷汗直下,他在江湖中混转多年,哪怕是在这极恶州外轮值近十年也未曾见过如此高手。

    一道闪电在脑海中劈过,胡成业浑身一震,一拍身旁目瞪口呆的梁良低声道:“绝世高手!”

    “绝世高手?”一旁的梁良顾不上前辈的大力一拍带来的疼痛,惊讶的反问道。

    整个江湖中叫的上名的绝世高手也是屈指可数,今日自己二人竟是亲眼目睹了其中一位?

    经验丰富的胡成业终究见多识广,不同于梁良,他霎时便冷静了下来自语道:“是谁呢,极恶州毗邻崖州、苍州、漳州……”

    眼光一亮胡成业脱口而出:“难道是隐居在崖州境内青牛山上的乘风剑圣?”接着他又蹙起眉头自语道:

    “可乘风剑圣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二十年前他追杀尹陆不得,便在青牛山隐居不问江湖世事,今日又怎会?先前的那名年轻剑客又是谁?难不成是乘风剑圣一直教导的那个徒弟?”

    极恶州捕风身居要塞,职责相比其他各州捕风都要高许多,对四周消息掌握极多,分布在周遭几州的高手都有了解。

    心思一番急转,胡成业不愧是经验老道的捕风,若是乘风剑圣在此定会惊讶于他竟然将自己二人的来历猜测地丝毫不差。

    胡成业目光闪动片刻这才一定,一位隐居多年不问世事的绝世高手和弟子一前一后去了极恶州,不管是因为什么这都是一件震动极恶州的大事,丝毫马虎不得。

    心中主意一定,胡成业转头神色慎重的对一旁还沉浸在惊讶之中的梁良道:“阿良,你好好守在此处,我要将这里发生的事去通告何头一声。”

    “是!”梁良大声应到。

    胡成业眉头一挑。

    梁良这才反应过来忙低声道:“是。”

    胡成业点点头转身道:“乘风剑圣乃是正道人士,定然不会恼怒我们捕风,你就在这里好好监视,不要放过一点风吹草动,这等消息对我们捕风来说便是大功一件,我去禀告何捕头一声就回。”

    梁良点头应到,不敢马虎,连忙又俯下身子,匍匐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向了眼前的山路。

    胡成业见状不禁一笑,这年轻人倒真不错,是个做捕风的好苗子,将来肯定有飞黄腾达的一天。

    随后他脚下一踮,跃入层层叠叠的密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