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二十一章 交易
    郁鸣风磨磨蹭蹭的注视着马甲汉子两人远远走了一段距离才牵了马跟上,他对这两人先前所谈的话十分好奇,想先听听这二人和镖局一行人到底有什么牵连,沿途开路又是什么意思。

    木齐左右遥望一下,没找见那骑着大青骡赶路的爷孙二人,表情略显失落,显然对没看到骡子驼人有些失望。

    “郁兄怎么不跟上去?”木齐好奇问道。

    “先不急,听听他们说些什么?”郁鸣风回道。

    马甲汉子两人出了茶棚,胆子又变的大了起来。说话声音即使隔了近十丈依然断断续续的飘来许多。

    “什么得财有道,分明是既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马甲汉子远远的走了了离茶棚大约有百米的距离突然不屑的大声道。

    叫老廖的汉子低声劝阻了几句。

    “我刘三也就是给他几分薄面!”马甲汉子依旧大声道。

    “咴咴咴~”郁鸣风手里牵的马突然长嘶一声。

    “令大侠原谅,小的胡说八道……”马甲汉子浑身一哆嗦径直跪在大道上。

    “噗嗤。”木齐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老三,不是令开河,快起来。”叫老廖的汉子回头看到了郁鸣风二人,他心中一紧连忙拉了马甲汉子一把。

    “不是?”马甲汉子一脸疑惑的从地上俯起身子扭头看了一眼背后。

    一高一矮两个青年各自牵着一匹马离自己二人约莫三四十米远,高个青年一身青麻衣服一脸无奈,矮个的一袭华贵宝蓝服饰正掩面轻笑。

    马甲汉子刘三陡然大怒,他认出这两人就是先前令开河茶馆里自己挑衅过的那两人。

    “奶奶的,小畜生敢耍老子。”马甲汉子刘三猛然站起一拍膝上黄土,他恼羞成怒抽出腰间钢刀就要走向郁鸣风二人。

    老廖一把拽住了刘三低声道:“老三,先等等,我觉得不对,从先前开始我这右眼皮就跳的厉害。”

    “你少来,放开。”刘三正恼怒不已哪会理会同伴的劝诫,猛然甩开老廖,大步走了过去。

    老廖无奈,刘三性情火爆,他哪能劝阻住,想了想老廖也快步跟上,他暗暗将双手按在身后两杆短矛上。

    刘三越走越近,他心中怒火正盛,见这两人毫无惧意,也没觉得有半点不妥,他昂首喝骂道:“哪家的杂毛小畜生跟在爷爷背后,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郁鸣风和木齐两人脸色都是一沉,他二人一个年少气傲,一个身份尊崇,何曾被人这么难听的骂过?

    木齐寒脸道:“郁兄,有只狗在叫。”

    郁鸣风冷笑一声:“活狗能叫,死狗就叫不了了。”

    刘三哪会听不出来这两人在说自己,他恼怒之极:“爷爷本来还打算放你们一马,小畜生找死。”

    老廖心中越发不安,他急忙道:“且慢,老三,说不得是误会一场,两位少侠跟在我二人身后说不得只是同路……”

    “误会你娘的屁!”

    刘三回头打断老廖的话喝骂道:“柳爷怎么会安排你这么个软蛋和老子走一路,这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你怕什么?”

    “老三,你……”老廖口中一噎被刘三骂的不知说什么好,他心中转念一想刘三说的也对,两个小娃娃说不定是哪里的大户人家偷偷跑出来的公子哥,的确没什么好怕的。

    刘三一振手里钢刀指着站在前面的郁鸣风道:“小崽子,爷爷今天就给你提个醒,行走江湖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爷爷看得起你,才吐口痰给你。”

    他说的是茶馆中给郁鸣风吐痰一事。

    郁鸣风怒极反笑:“你倒是说对了,行走江湖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

    “找死!”刘三怪叫一声,踏步上前跳起便是一刀斜砍而下。

    老廖抽出双矛冲向木齐,刘三一手快刀在他们当地颇有名声,自己也不好显得太过没用。

    “噗。”

    白光一闪,老廖耳中听到一声轻微剑鸣,紧接着一团血花带着一截物事打着旋从他眼前飞过。

    刘三撕心裂肺的大喊随即响起。

    “呃啊啊啊啊啊……”

    “我的手……啊啊啊……”刘三扑通跪倒左手捂着右臂痛彻心扉的嘶喊,老廖吃了一惊,他还没冲到木齐跟前,“啪嗒”一声先前从他眼前飞过的东西落地。

    老廖斜眼一瞟心中狂跳,那赫然是刘三握刀的右臂!

    刘三的右臂已是齐肘而断。

    郁鸣风寒脸冷笑,他一手长剑斜指向天,一抹冷光从剑身划过,缘风决心法催动的剑法果然比以往更快,他的剑上连丝血迹都没沾上。

    刘三面目狰狞的抬起头,剧烈的疼痛让他满头大汗,嘴中涎水滴落他大吼道:“小畜生,你竟敢……唔……”

    刘三双眼陡然瞪圆,他未能说出口的脏话被郁鸣风一剑压入喉中,连半个字都无法吐出。

    快逾闪电般的一剑从他口中而入,脑后而出。

    郁鸣风一手押着长剑未动,他扭头对木齐道:“瞧,木兄,死狗便不会叫了。”

    木齐脸色略有苍白,他还从没这样当面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强忍着不适他勉强笑道:“郁兄说的真是太对了。”

    郁鸣风哈哈一笑抽剑,杀了这马甲汉子刘三,被对方带来的一股烦闷之气顿时一扫而空。他心中畅快不少,刘三尸身闷响一声砸到在地。

    闷响同样吓了老廖一跳,老廖浑身冷汗直流,他那还能顾上刘三死活,双眼紧紧盯着郁鸣风他手持短矛缓缓后退。

    自己一开始的不安,果然就是来自这个看起来十分清秀的年轻人。

    “站住!”郁鸣风转首喝道。

    老廖脚下一顿,听话的乖乖站住,他两手紧握短矛干笑道:“少侠,千般过错都是那刘三的错,我也劝过他,只是他不听……”

    郁鸣风一皱眉道:“少说废话,我问你你二人在茶馆中说的给文天南文镖头开路一事是怎么回事?”

    老廖神情一变,这年轻人竟然听见他和刘三的对话了。他心中一阵纠结,眼看郁鸣风又要开口。

    生怕郁鸣风不喜的老廖面色忽然一定道:“少侠可曾听说过巴州柳君离柳爷?”

    郁鸣风一愣,他转脸看了一眼木齐,巴州他自然知道,在容州以南,是天下黑道之人汇聚之处,不过柳君离这人他却是不知。

    木齐轻咳一声道:“你说的是统一巴州三十六家绿林好汉的柳君离?”

    老廖面色一喜忙道:“正是他老人家。”

    木齐脸色微微一变,他冲郁鸣风打了个眼色,郁鸣风一颔首继续问道:“知道又如何?柳君离和文天南又有什么关系。”

    老廖一咬牙道:“文天南此趟运的红货便是柳爷所托,我和刘三二人便是负责一路跟紧文天南一行,替他们沿途打点各处劫道的英雄好汉。”

    “哦?那你可知是什么红货?”木齐也来了兴趣问道。

    “这……小人不知,只是我二人临行前柳爷曾嘱咐道一定让文天南一行安全的把红货运送到容州轩固府。”

    木齐脸色一变急道:“文镖头送的红货和昆仑玉有关?”

    “小人不知。”

    老廖压力大增,额上硕大的汗珠不停涌出,见木齐和郁鸣风两人交换眼色他大着胆道:“两位少侠,小人知道的已经全部告知,可否放小人一马。”

    木齐翻身上马对郁鸣风道:“郁兄,我觉得此事一定和我陇叔父脱不了关系,我们不妨前去追上文镖头问上一问。”

    郁鸣风点点头同样上马道:“好,就依木兄所言。”

    两人立即扬马向着司烽城方向而去,在茶馆中他两人都听见了文天南说的今晚到达司烽城。

    老廖大松一气,这两人像是忘了自己一样,令他心中不由窃喜,他一拂额头冷汗一屁股瘫坐下来……

    令开河的茶馆中,郁鸣风两人离开不到片息,两名商贾模样的人也起身离去,只剩下那一直背对所有人的灰衣人仍怡然自得的一口一口吃着自带的小菜。

    又过了片刻,灰衣人终于吃完面前的所有东西,他一把将桌上的碟碗推开,从脚下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红木箱子。

    灰衣人将小箱子推到桌子中央翻开箱盖,箱子里金光灿灿竟是满满一箱子的金叶子。

    “令大侠。”灰衣人对着面前的空气说了一句。

    几声轻微的异响传来,一串白影从茶棚后亭闪动,一袭白衣披头散发,一脸病恹恹的令开河出现在灰衣人面前。

    灰衣人一声轻笑:“鄙人江横,见过令大侠。”

    令开河眸光一闪疑惑道:“捕风?”

    “正是!我想请令大侠帮个忙。”

    令开河拿起桌上装着金叶子的小箱子掂量了一下份量道:“可以。”

    灰衣人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令开河见了金子这么好说话,他朗笑道:“令大侠果然爽快。”

    “我们要杀一个人,想请令大侠协助一二。”

    “协助?”令开河敏锐的听出了这人话中的关键一词。

    如此高的报酬,竟然只是让自己协助一二?

    片刻沉默令开河开口道:“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