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三十九章 凶悍
    牛寿昌目光闪动,心中大为震惊,不提这些护卫武功不低,单单能在殿中三位绝世高手眼皮子底下,就将这么多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点了穴道,来的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屋梁上的黑影,一个倒翻避开两根银筷,银筷“噗噗”钉入房梁不见,黑影人在半空一阵怪笑道:“好功夫。”

    声音苍哑,语气古怪,让人听不出他到底是在夸赞还是嘲讽。

    “啪”黑影落地,几人这才看清,这竟是一个蓬头垢面,穿的破破烂烂,年纪约莫在五六十岁左右的精壮老者。

    这蓬头垢面的老者落地后全然不惊,单手把玩着昆仑玉,眉眼间竟似乎将殿内的三名绝世高手都不放在眼中,他看着手中昆仑玉,突然抬头看向穆承天怪声道:

    “老夫早就听闻得,昆仑玉落在你皇室之中,果然不错,不枉老夫今日心血来潮入你皇宫一遭。”

    陇行天性子刚猛,见这人怪声怪气,哪还能沉住气,上前一步,双拳齐出就打向这人胸口。

    拳风呼啸,又快又狠,此时的陇行天功力虽不当十年后深厚,可一双铁拳造诣也不浅,若能击中这人,必叫他骨断筋折。

    那老者裂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瓷片似的整齐牙齿,从容的将昆仑玉放入怀中,脚下一错,双目精光一闪,“嘿”的一声,两手快如闪电般的插入了陇行天的拳风中,擒住了陇行天的双腕。

    在场三人都是一惊,能将这么凶猛的双拳抓住,这人好高明的眼力,好高明的功夫!

    陇行天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一阵天旋地转,他便已经被这人凌空扔了出去。

    来者不善,穆承天伸起一脚踢在桌子上,桌子“呼呼”翻转砸向这老乞丐,满桌酒菜翻飞,那老乞丐忽然在原地拉出一道残影,整个人已经出现在桌前,双手带动一片残影,在飞起的酒菜中迅速将飞起的酒液,花生抓进嘴里,残影闪动他又回到了原地,那桌子此时才飞至其面前。

    这种轻功身法,简直吓人,难怪能在不知不觉中就将殿内殿外的十几名护卫侍婢统统点了穴道。

    “哈哈哈哈哈……看了老半天了,可馋死我了。”老乞丐哈哈大笑,丝毫不将三人放在眼里,单手轻轻一压,那翻飞的桌案在他手中平静的如同不起波澜的秋水。

    下一刻,老乞丐按住桌案的枯瘦手掌上,青筋爆起,真气涌动,一层气浪扩散,桌案“啪”的一声爆碎,化作成千上万碎屑崩飞。

    内力鼓噪,足以切金断玉的千万木屑瞬时变作最为可怕的暗器覆盖了半间大殿。

    漫天花雨般的木屑暗器激射,陇行天三人丝毫不敢马虎,绝世高手独有的护体真罡凝起,木屑撞至,纷纷崩碎成齑粉飘飘落地。

    牛寿昌护主心切,木屑陡一射完,整个人一马当先窜出,双掌平平印向老乞丐身前,那老乞丐夷然不惧,竟以一掌对上牛寿昌的两掌。

    “啪!”

    两人三掌甫一接触,一层精纯气劲扩散,牛寿昌脸色一变,他只觉得这老乞丐手掌干枯如同树皮,却又坚逾钢铁,他两手的劲力居然被这人一掌就以震散。

    那老乞丐狰狞一笑,身上破衫陡然鼓起,他江河湖海般汹涌的内力顺着手臂澎湃而出,牛寿昌一惊,下一刻他整个人已经倒飞出去,哐里哐当一阵声响,砸进撞翻几面屏风柜子,摔了进去,一时片刻竟然生死不知。

    “呼!”

    拳风又至,老乞丐看都不看,便知陇行天又从身后攻了过来,一腿如弹簧般飞去,迎向陇行天打向他脑后的一拳。

    同时他反手一探抓住陇行天另一拳,剩余一手曲肘向后击出,正打中陇行天胸口,陇行天顿时如遭重锤,踉跄数步步伐一软,瘫倒在地。

    穆承天脸色大变,万万没想到朝廷内外两部的大总管瞬息之间,就已教这来历不明的乞丐打到在地,他虽然自负武功高于陇、牛二人,但绝做不到能将二人都在一招间制服。

    但他身为天下之主,平日里又自负武功天下第一,岂能叫一个乞丐吓住,一念起,穆承天抬掌便拍向老乞丐。

    他心思急转,这人潜至殿内的时间不长,至少他命人取来昆仑玉时并未来,心念一动,他用的正是那门自昆仑玉中领悟出的奇功天锋掌。

    穆承天所猜不错,他向陇行天牛寿昌二人演示天锋掌时,那乞丐并未到来,不曾见识到天锋掌的奇特。

    眼下穆承天一掌拍来,老乞丐并未放在心上,他自恃武功远在三人之上,对穆承天这一掌并不看重,见穆承天扑至,他轻蔑一笑,青筋显露枯如树皮的手掌对了上去。

    穆承天见老乞丐自大,心中暗喜,连忙运起十二成功力,天锋掌“啪”的对上老乞丐手掌。

    老乞丐面色首次一变,“噗”的一声轻响,一串血花飞起,天锋掌力如同无坚不摧的神剑洞穿了老乞丐的手掌。

    穆承天得势不饶人,另一手天锋掌再度拍来,老乞丐面色一沉,冷哼一声,一手后发先至打在穆承天手腕,这一掌顿时失去了准头,天锋掌力激射而出,一扇木窗“啪”的爆碎开来。

    穆承天毫不失望,两手天锋掌接连拍出,老乞丐识得厉害,不予硬接,身形闪动,两手往往打在穆承天手腕,手肘,肩头各处,使得穆承天掌力四处激射,没有准头。打在殿内各处,一时间各种器物爆裂之声不绝。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步履嘈杂之声,火光闪动,老乞丐脸色骤然难看了几分,穆承天却哈哈大笑。

    原来他故意只以天锋掌对敌,除了让老乞丐忌惮,便是借以天锋掌的威力巨大,对殿内的东西大加破坏,制造声响。

    皇宫之内,戒备森严,可谓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他料定这老乞丐潜伏而至,为不惊动宫中军卫,只能将殿内外的十几人点穴制住,离此殿远些的定然鞭长莫及。

    他制造声响,定然能引来宫中护卫查看,果不出他所料。

    穆承天突然收掌站住,老乞丐也同样站稳了身子,殿外各种声响越来越大,穆承天已然胜券在握。

    老乞丐并未惊怕,他冷冷的看着穆承天道:“这是什么武功,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穆承天昂首傲笑道:“此乃寡人所创天锋掌!”

    老乞丐点点头喃喃道:“好一个天锋掌,若有时间,老夫必然还来请教。”

    穆承天怒笑道:“阁下也不成以为我这皇宫大内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他一句话说完,老乞丐便神色一异,蓬头微扬,但见陇行天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身后,双拳紧握,令一侧一扇砸到的屏风下,牛寿昌也站了起来。

    三位绝世高手,隐隐将这武功高强的老乞丐围在中央,殿外一列列人影闪动,大批的皇宫护卫将大殿围了起了。

    老乞丐微微一愣,旋即冷笑道:“你这皇宫禁地和老夫的后院有何异,取你至宝不过闲庭胜步,探囊取物而已。”

    穆承天听得大怒道:“匹夫狂妄,今日叫你插翅难飞,识相的快将昆仑玉拿出来。”

    老乞丐哈哈大笑:“昆仑玉就在我身上,有本事你就来拿啊。”

    穆承天面色一变,这老乞丐武功之高简直超出想象,他绝不是对手,又怎么敢上前拿玉。

    陇行天喝道:“你这乞丐,到底是何人,竟敢来皇宫撒野,信不信我灭你满门。”

    老乞丐嘲道:“外部大总管,兵马大元帅,好大的口气,好高明的武功。”陇行天在他手上不过一招之敌,他自然看不起陇行天。

    陇行天大怒,破军拳法中的绝招“破杀千军”顿时打向老乞丐腰背,老乞丐丝毫不惧,同样举拳迎上,他施展得不知是何拳法,双拳“砰砰砰”的全都打在陇行天拳上。

    两人俨然一副拳对拳,硬碰硬的模样,陇行天遭人嘲讽奚落,心中怒火大盛,纵然双拳被对方打的疼痛难忍,却一点不露怯意。

    牛寿昌心知陇行天绝不是这人对手,纵身扑起一张拍向老乞丐后脑,老乞丐听得风声,不遂牛寿昌心愿躲避,反而一记头锤猛地砸向陇行天。

    陇行天心中正急躁不堪,他赖以成名的拳法竟然丝毫不是对方对手,慌乱间被老乞丐不出常理的头锤砸中,眼前一黑,就觉得一阵晕沉,连站都站不稳了。

    牛寿昌也吃了一惊,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老乞丐的一腿不知何时又以飞奔至他胸前,牛寿昌大惊失色,连忙聚起护体真罡,当下了这一脚。

    老乞丐冷笑一声,收回了腿道:“就凭你们,还留不住我!”

    穆承天变色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凶悍,单足一跺,天锋掌再次拍至,老乞丐竖掌为刀,内力透体而出,真气刃芒凝在手刀上,反斩穆承天手腕。

    这要被斩中,手掌焉能留下?穆承天急忙也聚起护体真罡挡下了这一记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