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三十五章 不好的预感
    黑衣家丁便带领二人沿着先前老蔡离去的方向绕过几处拱门,又穿过几处庭院,就在郁鸣风觉得自己快要转昏头时才停了下来。

    “真大呀。”郁鸣风感慨,难怪在街上看到陇府的院墙那么长。

    黑衣家丁停下身子一伸手道:“二位,前方便是客居,请自行择一间入住,饭菜热水自有人准时送到。”

    说罢黑衣家丁微退两步,自行离去。

    郁鸣风偏头看向江横,江横善意一笑道:“郁少侠请。”他方才听到陇行天介绍郁鸣风便将郁鸣风的名字记下。

    郁鸣风也不娇作,他与这人也不熟络,没有推让,当先进入拱门,随意选了一间屋子推门而入。

    江横注视着郁鸣风选好屋子,眼中奇异光彩一闪而逝,然后才向前大步走去,在一间半掩了窗子的房间前停下,淡淡一笑江横推门而入。

    屋中桌上不知何人摆有一个毫不起眼的木箱,江横却丝毫都不惊讶,像是对此早有所料。他手轻抚木箱坐下,眼中精光闪烁,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这箱中放了什么,江横心知肚明,因为里面的东西本就是他亲自所放,这里面装着四只形如老鼠的奇兽,正是文天南镖局一伙人自巴州带到轩固城中的活镖!

    郁鸣风按剑坐在桌前,眉头紧蹙,不知为何从他进了这间屋子以后,心中就涌现出一丝淡淡的躁动,这种感觉十分奇特,他长这么大,还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他又想起了早上碰见木齐时那道让他不安的目光,那道目光究竟是不是朱厉,郁鸣风心中又没有多少把握。

    他只是觉得朱厉这人,虽然脸上一直带着笑,但绝对不是一个良善之人。而江横此人则是给他一种难以琢磨的神秘感。

    这两位大捕头武功都在一流之列,绝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陇府内现在聚集有这么多高手,可以说是极为的安全,郁鸣风实在想不清楚自己的不安来自何方,将屋内仔细的打量一番,郁鸣风甩去心中烦躁,开始盘膝练功,这几日来他觉得自己离八重天已经越来越近了。

    ……………………

    傍晚,朱厉一脸怒容的回到自己在陇府的客居之中,他与范成二人在上午去了发生惨案的废旧大院内,确认了惨遭杀戮的正是凌崖镖局的文天南一行。

    通过尸体上的伤口,朱厉只是辨认出杀人者之中有“恶虎”林啸虎,阴山双鬼,至于文天南一伙为何遭到杀害,他心中隐隐有几分猜测。

    此事怕是与韦君离有关,阴山双鬼与林啸虎都是韦君离手下,这次计划,韦君离可以说还是策划者之一,联想到这点,朱厉便籍口此事只是普通的江湖仇杀。

    范成也查不出别的,只能如此确认,朱厉离开之后,立刻找来了手下捕风准备查一查郁鸣风的来历。

    但一个意料之外的情况让朱厉勃然大怒,他手下的捕风竟然没有一人敢和他说任何有关郁鸣风的情报,因为这是总指挥蔡靖亲口下的命令!

    刑部的捕风阶级十分奇特,从下往上依次是捕风,捕头,大捕头,总指挥和大指挥。

    捕风千千万万,武功大都不入流,捕头成百上千,武功大都是些二三流的角色,大捕头一州一个,全都是一流或者一方高手,总指挥三名,大指挥一名全都是绝世高手。

    捕风和捕头虽是大捕头的直属下属,却归总指挥掌管,大捕头虽然是总指挥的直属下属,却直接听命三名总指挥之外的大指挥。

    大指挥只高总指挥半阶,总指挥手下捕风捕头无数,大指挥手下却只有十几名大捕头,隐隐形成一个制衡之局,任何一方都不能一手遮天。

    朱厉虽然身为大捕头可他下属的捕风捕头却不听他的,因此朱厉十分的气怒。

    朱厉一进门就将地上的小凳子狠狠踢了一脚,朱厉的内力十分绵柔,小凳子受力没有被踢走,反而在原地被一股力量挤压的碎成了小块。

    朱厉还是没出气,他怒骂道:“老匹夫,诚心与我过不去,他日等我飞黄腾达,坐上总指挥的位置。一定将你千刀万剐!”

    他对木齐的身份心知肚明,对他来说,只要能讨好木齐,别说是总指挥,大指挥他也能坐得!

    木齐对郁鸣风的态度让他心中难安,所以他才要查清郁鸣风的所有资料。

    但他万万没想到蔡靖居然护佑郁鸣风,这简直就是和他过不去!

    与此同时,蔡靖正在劝说木齐:“公主,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五皇子根本没来轩固城,您应该回去了,况且再过几日就是六月初七,枭龙取玉之时,到时候府内凶险万分,我和陇将军都恐怕难能护的你周全。”

    木齐不乐意道:“叔父武功天下难有敌手,那个什么枭龙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你少骗我。”木齐此刻的声音婉转清脆,赫然是女声。

    蔡靖沉声道:“公主,那枭龙并非等闲之辈,我们查到消息,此人极有可能是十年前达到风之印痕境界的朽木乞之徒。陇将军究竟能不能对付此人还是两说,况且城中江湖人士众多,若是联合攻府,陇府人手根本不足,到时候情况将凶险万分。”

    蔡靖并没有说出陇行天先下手为强,将江湖中人抢先抓起来,破坏他们被人利用联合起来攻府的高明主意,他要保证一切将木齐送回去,这也是他动身来到容州之前,木齐的同胞哥哥三皇子的命令。

    如今帝都形势动荡,纷乱之极,木齐若能回去,对三皇子将是一个极大的助力。

    木齐,不,武朝二公主穆宝琪相信了蔡靖的话担忧道:“那府上的家眷和芊影姐姐她们怎么办?”

    蔡靖道:“公主放心,陇将军和我对此早有安排。”

    穆宝琪喜道:“你们既然早有安排,那我和芊影姐姐一道不就好了。”

    蔡靖苦笑道:“公主您何苦为难我,让您回去是圣上的意思。”

    蔡靖眼珠一动又道:“何况还有杨夫人,也多次嘱托我,一旦寻到公主,立刻将公主送回去。”

    穆宝琪眼睛一亮道:“我娘还说什么了?”

    蔡靖一叹气道:“杨夫人身子骨弱,公主您不告而别后已经卧病了很久。”

    “什么?我娘病了!”穆宝琪一下脸色大变急道:“她病的轻还是病的重?三哥呢,他不好看着娘吗?”

    蔡靖低头不语,若能将穆宝琪骗的心甘情愿回去,最好不过,不然他只能动手点了穆宝琪穴道再将穆宝琪送走。

    穆宝琪急得转了个圈道:“蔡指挥,我现在就要走!”

    蔡靖不动声色的道:“我早就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