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三十四章 高明的主意
    陇行天突然不说话了,目光看向一侧,郁鸣风顺着陇行天目光望去,只见从自己和木齐二人进来的拱门那里又进来了两人。

    走在前方的是一名衣衫精美的阴鸷老者,老者看上去比陇行天年纪还要大上不少,脸上一个鹰勾鼻子十分醒目。

    郁鸣风心中一凛,立刻联想到这人恐怕就是那位西北捕风总指挥蔡靖。

    跟在蔡靖身后的那人,一身灰衣,普通之极,看起来大概有三四十岁的样子,郁鸣风眼中一动,他觉得这人好像在哪见过这人。

    只是这半个月他一路上见过的人太多了,一时半会根本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这人。

    蔡靖和灰衣人走到陇行天身前,蔡靖诧异道:“将军,这位是……?”

    陇行天道:“这就是小琪说过的那个青年俊杰郁鸣风。”

    郁鸣风向着二人抱拳行礼。

    蔡靖乃是西北总指挥,郁鸣风的资料他早就知道但他还是故意装了一副恍然的样子,颔首示意了一下。

    灰衣人含笑一还礼,并未说话。

    陇行天道:“你带来的又是什么人?”他一指蔡靖身后的灰衣人。

    灰衣人恭恭敬敬道:“见过将军,在下是巴州境内捕风的大捕头江横,听蔡指挥之命,特意前来协助将军。”

    郁鸣风惊讶的看向了灰衣人,这个人和那朱厉一样,居然也是一位大捕头,真没想到自己在一天之内尽然能见到两位捕风中神秘之极的大捕头。

    陇行天道:“好,老蔡还是你们捕风人多,这次诱捕枭龙成功,你定然能压那两人一头!”

    陇行天说的那两人是指捕风东南总指挥,和中原总指挥。

    蔡靖阴鸷的脸上,目光闪动数下才干笑道:“但愿如此吧!”

    陇行天询问道:“你有心事?”

    蔡靖目光闪动点点头道:“江横跟我说了一点不好的消息。”他目光一指灰衣人江横。

    江横认真道:“将军,卑职接到手下捕风传来消息,巴州黑道中的韦君离已经率领了一群绿林豪强前来容州,似乎是冲着昆仑玉而来。”

    陇行天微一皱眉。

    蔡靖冷哼一声道:“他们已经来了,城中潜藏的捕风报告,怨僧何江龙,鞭王方昆,恶虎,阴山双鬼,蛇蝎美人李娇娇,甚至还有个霸枪绝弓楚红荊!”

    江横惊声道:“什么?楚红荊也来了?”

    蔡靖不满的瞥了一眼江横继续道:“以这些人在江湖上的威望,煽动城中的武林人,联合逼宫,定然是个极大的麻烦!”

    陇行天冷哼一声道:“麻烦?有什么麻烦,我还怕他们一帮杂鱼不成!你说了这么多,韦君离去哪了?”

    蔡靖沉声道:“韦君离长什么样子都无人知道,根本查不到他。”

    陇行天不满的道:“这么多年了,韦君离的名号越来越响,你们捕风居然连他的一点消息都不曾掌握?”

    蔡靖摇摇头道:“此人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常年在巴州,奉州,沂州,蕲州活动,我一个西北指挥,手也伸不到别出,根本无可查处。不过……”

    陇行天道:“不过什么?”

    蔡靖缓缓道:“有一次,我手下的捕头,从韦君离出现和消失的地方顺藤摸瓜查到最后,涉及到了护部。”

    “护部?”陇行天皱眉,护部是朝廷四部中最为神秘的一部,只听皇帝一人命令,不管执行任何任务都以面具隐藏身份,每个护部的成员,明面上的身份都是皇族子弟,就连他都素来不去招惹。

    陇行天沉默片刻突然冷笑道:“我怕他做什么,老蔡,明日我就叫范成,郭旭二人带着府里的亲卫,配合你们在城里的捕风,先将城门封闭,再将城中的武林中人全都抓起来,关进牢里,我看他们还有什么手段!”

    蔡靖稍微一思道:“将军,这样恐怕会提前引起城里江湖中人和陇府的冲突,况且城里的江湖人中不乏楚红荊这样令人棘手的高手,此事怕是不妥。”

    “无妨。”陇行天一摆手道:“郭旭,范成二人都是跟谁我多年的近卫,武功也都算二流中的佼佼者,让你手下的捕风配合,先将城中武功在二流以下的货色都抓起来,眼馋昆仑玉,他们还没这个资格!”

    “抢在这些江湖中人被人煽动,联合起来之前就把他们都抓起来,剩下的一流高手,大都心高气傲,难以被人煽动利用,聚合起来,就已经不值一提了!”

    郁鸣风眼睛一亮,他自然听得出来,陇行天这是个极为高明的主意,异位而处,郁鸣风自问自己,一时片刻还真想不出来这么好的主意。

    他之前就听木齐说过,城中的江湖中人若是被人煽动联合起来,定然是个极大的麻烦,可要是按陇行天的办法,先下手为强,抢在这些江湖中人还没被煽动利用起来之前就先釜底抽薪,将这些一流高手之下的众多江湖中人抓起来,一切问题变都迎刃而解。

    这果然是个十分高明的主意!

    蔡靖与江横二人为不可查的眼神交换数下,蔡靖沉吟道:“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可将军城中被吸引而来的江湖中人不下三四百人,若是没有理由就抓人,怕是会引起所有人的反弹,反而提前促进他们结盟。”

    陇行天一笑道:“老蔡,你多虑了,轩固城并没有多大,县令沈广言的话还不如我一个屁声大,我要城中宵禁到几时,就到几时,这些江湖人远道而来,住的地方并不多,四散在城中各处,只要严格控制住消息走漏,此事并不难办!”

    蔡靖的鹰勾鼻子略一耸动道:“好,那就这么办!”

    蔡靖像是忽然想起一事道:“将军,这样一来,怕是府力的护卫力量大大减少了!”

    陇行天哼道:“有我和你在府里坐镇,还怕什么人敢来府里捣乱!”

    蔡靖道:“将军,你别忘了昨晚的那个红影人,更别说此刻城中还有韦君离,楚红荊这些高手,更何况还有一个枭龙。”

    陇行天沉默片刻道:“明日我便将昆仑玉带到身边,我就不信,这地境天中还能有人从我手中盗走昆仑玉!”

    蔡靖叹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依你之见,先将城里这些不入流的江湖人先清扫了,然后再静观其变。这些抓起来的人又不能杀了,只能耗费大量人手看押起来。我在从城中留下的人中试试能不能找到几个帮手,你我自然不怕,可芊影呢?府中的一些家眷呢?”

    陇行天握紧了拳头,却没有开口,默认了蔡靖的话,的确,他陇行天的确武功盖世,可他的女儿不是,府里的一些家眷也不是。

    蔡靖又似是想起来什么道:“明日行动一开始,府中危险程度定然大大增加,木公子必须先行送走!”

    郁鸣风心中一动,他知道蔡靖口中的木公子肯定指的是木齐,连捕风中西北总指挥也尊称木齐为木公子,木齐到底是什么身份?要知道刑部的指挥,官职可不在陇行天的外部大总管之下!

    难道说,郁鸣风突然有个惊人的猜测!

    陇行天道:“可以,反正你已经确认了她要找的人并没有被昆仑玉的消息吸引而来,我不会在找借口让她留下了。”

    老蔡点点头,转身顺着小路走入陇府深处,他对陇府极为的熟悉。

    只剩下郁鸣风江横二人和陇行天三人还在原地,半响陇行天道:“我跟蔡指挥的话你们也听到了,近几日你们便留在府中,帮我守卫府中吧,你二人可有异议?”

    郁鸣风苦笑,他能有什么异议,当他知道这次昆仑玉事件本来就是陇行天故意放出的风声后,他就已经不对昆仑玉抱有想法了,和陇行天的交手虽然只有一霎,但他却以认清自己和陇行天之间的巨大鸿沟差异,就如陇行天自己所说,这地境天现在还没有一人能从他手上抢走昆仑玉。

    所以,陇行天既然答应了自己会让自己参悟一下昆仑玉,这已经让郁鸣风心满意足了,何况能与陇行天交善,也远比与陇行天交恶划算。

    江横更加没有意见。

    陇行天便随手叫来一名家丁道:“带这两人去客居。”家丁点头称是。

    陇行天又对二人道:“府中机关陷阱甚多,你二人夜间不要随意出门,白日里府内可以四处走动,但不能惊扰了府中的家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