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三十三章 试探
    “你就是郁鸣风?”陇行天开口,语气十分淡漠。

    郁鸣风不卑不亢的道:“我就是郁鸣风。”

    “好,很好!”

    陇行天只说了三字,他站起身来,一股强大的气机从他身上开始散发。

    郁鸣风脸色一变,握剑的手隐隐发力。

    陇行天冷笑一声,向前走了一步,他脚下“咔咔咔”发出一连串异响,无数细小的缝隙从陇行天脚下蔓延而出,青条石地面一下子如同受到重击的瓷器一般遍布裂痕。

    郁鸣风不知道陇行天要干什么,但他看的出此刻的陇行天十分可怕,心中苦笑一声,郁鸣风觉得木齐说错了一句话,陇行天绝不是一个和善的人,至少现在不是。

    “喀嚓嚓~”

    “喀嚓嚓~”

    陇行天又向前走了两步,他每一步落出,都会在坚硬的地面上留下一个足印,无数细小的裂痕从足印弥漫延伸而出,郁鸣风甚至能感觉到由地面传来的颤动。

    郁鸣风心底压力陡然倍增,如果陇行天这时候突然出手,自己一定接不下一招!

    陇行天一连走了七步,站在了郁鸣风面前,他背起双手,精光奕奕的双眼直视郁鸣风沉声道:“你为了昆仑玉而来?”

    郁鸣风感到了莫大的压力,全身激起一层冷汗,不知道为何在这一瞬间,在陇行天的注视下,他竟然连说一句掩饰的话都没有,诚实地道:“不错。”

    “你好大的胆子!”

    陇行天一声暴喝,紫袍飘动,属于绝世高手的醇厚内力猛然扩散而出!

    一阵劲风铺面吹来,郁鸣风下意识一眯眼,“遭了,陇行天要动手。”

    一瞬间郁鸣风反手抽剑,长剑“蚩啷”出鞘,就要动手。

    陇行天冷哼一声。

    他快,但陇行天更快,他的长剑才拔出一半,陇行天一只大手已经按到他的剑柄,生生又将长剑推了回去。

    郁鸣风脸色一变,他再度发力拔剑,长剑却纹丝不动,陇行天一手将剑压的死死地。一咬牙,他左手松开,一掌就拍向陇行天丹田所在!

    “啪!”

    一声脆响,陇行天成名多年,对敌经验何等丰富,身形不动如山,他抬起一腿,以膝盖接下了郁鸣风的一掌。

    一下子郁鸣风的脸色难看无比,他抽身就要退走,蓦然间肩上一沉,郁鸣风定睛一看,陇行天一只手掌不知何时已经搭在了他肩头。

    陇行天突然发力,郁鸣风只觉得像是有一座山压在了自己肩上。

    紧接着郁鸣风就看见陇行天一只宽厚的手掌从他剑柄上提起,快如闪电般的在自己胸口几处穴道上连点数下。

    郁鸣风闷哼一声,就觉得自己胸口一麻,体内的气血一下阻塞无法运行了。

    “点穴手。”

    郁鸣风暗呼一声,他知道自己这下彻底完了,现在自己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陇行天摆布。

    出乎预料的陇行天竟然没有再动手,反而拍拍手掌,收了外放的真气,将双手背在身后看着郁鸣风冷声道:“好大的脾气。”

    郁鸣风一怔,不知道陇行天到底什么意思,陇行天并没有点他的哑穴,郁鸣风不解的开口道:“前辈到底什么意思?”

    陇行天没有回答郁鸣风的问题反而上下将他打量一眼笑道:“不错,不错。”

    “你是鲁乘风的徒弟?”陇行天又道。

    郁鸣风诧异,事情好像和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小命都还在陇行天手里捏着,他老老实实道:“家师正是鲁成风,前辈认识家师?”

    “认识,怎么不认识,当年他和火脉传人耿继火两人管我的闲事,风火联手,还不是被老夫收拾了一通。”陇行天冷冷一笑竟然说出一个鲁乘风从未跟郁鸣风说过的秘闻。

    郁鸣风惊讶不已,陇行天又道:“怎么?你不信?你真当你们天相四脉的武功可以和老夫的万气归元功媲美?”

    郁鸣风惊道:“前辈也会万气归元功?”

    “你什么意思?”陇行天眉头一皱。

    郁鸣风忙道:“晚辈也会万气归元功。”

    “当真?”陇行天半信半疑道:“那你用万气归元功冲穴让我看看,放心,我用的不是什么高明的点穴武功,只是简单的封闭了你经脉中气血的流动而已。”

    点穴手在江湖中,并不能严格的算作一门武功,只要能认准经脉上的穴道,哪怕是刚刚习练出内力的人也能施展。

    点穴的本质上来说只是封闭经脉中的气血流动,就好比一个人坐的时间长了,压的腿麻,一样无法控制自己脚趾弯曲一样,时间一长都能自己恢复。

    不过也有例外,江湖中有一些特殊的点穴武功,用劲手法独特,被点之人只要以内力冲穴反而会使自身遭到更大的痛苦。

    鲁伯就对自己说过一门名叫鹤喙蛇噬手的点穴武功,被这门武功点了穴道的人一旦妄自冲穴,反而会使的自身穴道如遭蛇噬,痛不欲生。

    陇行天说的清楚,他并没有用特殊的点穴武功,郁鸣风便放下心来,按照陇行天所说,体内运转起万气归元功内力冲穴。

    万气归元功内力在不同的经脉中运转,从不同的方向齐齐冲向被点的穴道,不消一霎,郁鸣风便觉得自己胸前一暖,气血流动通畅,他身子一动,恢复了正常。

    “咦”郁鸣风惊咦一声,万气归元功竟然在冲穴上还有这般奇效?自己怎么从没发现过。

    “果然是万气归元功,小子你是风脉传人,怎么会万气归元功?”陇行天沉声问道,他心知肚明自己虽然没用特殊的点穴武功,但以他的功力点的穴,也不是这么轻易就可以被冲开的,也只有同时运转人体所有经脉的万气归元功才能这么轻易地打通封闭的气血。

    这也是万气归元功的奇异所在,六大奇功岂能简单。

    陇行天并没有再动手的意思,郁鸣风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这恐怕只是陇行天在试探自己的武功来路,他如实道:“这是晚辈幼时在一处山洞中从一具骸骨上发现的。”

    “骸骨?”陇行天一惊:“什么样的骸骨,是不是带着一杆青钢长枪的骸骨?”

    郁鸣风仔细思索了一下,当时发现那个骸骨时,他才六岁多一点,后来他和鲁伯两人将骸骨埋葬之时也没发现洞中有其他东西。

    当下他确定的道:没有,那具骸骨除了留有一本万气归元功便什么都没留下。”

    “当真没有?”陇行天认真道,他又喃喃自语道:“他一向枪不离身,没有枪那就一定不是他。”

    陇行天所说的人是他的师弟“枪圣”姬康,据他所知当今世上还会万气归元功的人除了他应该就只有他那个已经消失了几十年的师弟姬康。

    “小子,六大奇功在江湖中流传,从没固定的传承,你既然能继承这门奇功,那也是一种缘分,老夫不与你为难。”

    陇行天神色一定缓缓道:“我知道你也是被昆仑玉的消息吸引而来,但我告诉你,昆仑玉在我手里,就断然没有丢失的可能,你要是想要从我手里抢夺,老夫随时奉陪。”

    郁鸣风苦笑道:“前辈莫要挖苦晚辈了,晚辈这点三脚猫功夫在前辈面前不值一提。”

    陇行天冷笑一声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武功在我眼里不够看,可在江湖上也不是易于之辈,再给你个一二十年,老夫还真不见得是你的对手。”

    “我不知道木齐跟你说了什么,但你既然来了,那就不妨留下帮我一个忙,昆仑玉我不可能交给任何人,不过我可以让你参悟一番,说不得你还真能从中领悟出什么,你可愿意?”

    郁鸣风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个意外之喜,木齐说的果然不错,陇行天的确是个和善之人啊!

    他自然没有不同意见,当即点头欣喜道:“当然愿意,任凭前辈指挥。”

    陇行天点点头转身走向屋外道:“那就好,你可知道昆仑玉在我手里的消息是怎么流传出去的吗?”

    郁鸣风道:“晚辈从木兄那里听说到是前辈和刑部的一位蔡指挥故意通过捕风流传出去的。”郁鸣风没有隐藏,与其时候让陇行天知道木齐曾跟自己说过,反而不如自己痛痛快快的实话实说。

    陇行天诧异的回头看了郁鸣风一眼道:“她倒是信的过你,不错,这次昆仑玉事件其实原本就是一个圈套,是我和西北捕风总指挥蔡靖二人,为了针对一个名叫“枭龙”的大盗设计的一个圈套,所以昆仑玉在我的手里,决不能丢失。”

    郁鸣风听得有些奇怪,什么叫从他手里绝不能丢失,难道在其他人手里就丢失过?

    见陇行天还想继续说的样子,郁鸣风便没有开口说出自己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