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三十二章 枭龙
    范成接着道:“事情突发,将军让我前去查看一番,公子恕罪,烦劳朱捕头和我一块走吧,你手下的捕风可能会有助力。”

    范成十分着急,昨夜才有人强闯陇府,今天又出现了这样的事,实在有些让他焦头烂额。

    木齐忙道:“既如此,我就不拦着范统领,朱捕头你就随范统领一起前去吧。”

    朱厉有些不甘却只能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随范统领一同前往。”

    范成脸上出现几分喜色,有朱厉和他手下的捕风协助,事情一定能事半功倍。

    郁鸣风注视着朱厉范成二人离去,木齐道:“郁兄,走吧,我带你去见叔父。”

    郁鸣风应了一声,他心跳突然加速了不少,不知道这位天下前五的大将军陇行天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深吸一气郁鸣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郁鸣风忽然心中一动,木齐似乎对陇府颇为熟悉,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昆仑玉的消息是陇行天故意传出去的。

    思索一阵郁鸣风开口问道:“木兄,你可知道陇将军手中有昆仑玉的消息是怎么流传出去,引来江湖中人觊觎的?”

    木齐侧头一笑语气十分轻快道:“我当然知道,还是叔父亲口告诉我的,我敢保证郁兄听了一定会吓一大跳。”

    “哦,为什么?”心中暗道果然另有隐情,郁鸣风表面上还是装作不解的问道。

    木齐故作神秘的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因为呀,这是我叔父和一位蔡指挥故意通过捕风散布到江湖上的。”

    “故意散播到江湖中的,这又是为什么?”演戏演全,郁鸣风故意装作十分震惊的问道,他自然不会告诉木齐他昨夜偷听范成李易水二人的谈话早就已经震惊过了。

    “因为我叔父和蔡指挥想要用昆仑玉的消息引诱抓捕一个叫做“枭龙”的大盗!”

    木齐一脸认真,旋即他也有些疑惑道:“可我从没在江湖中听过这个枭龙大盗,但叔父他们却十分肯定江湖中有这么个人,郁兄你可曾听说过江湖中有这么一号人吗?”

    郁鸣风瞪大了眼睛,这回他是真震惊了,原来陇府散播昆仑玉的消息是为了引诱所谓的“枭龙”大盗,“枭龙”又是什么人?

    郁鸣风心中又联想到昨夜那胖掌柜李易水说过第一个“枭龙”是奇人朽木乞。

    可朽木乞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和自在僧二人双双前往了风境天,难道说这“枭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吗?

    压下心中疑惑,郁鸣风道:“没有,我从没听说过什么过什么“枭龙”大盗。”

    郁鸣风说的是实话,他在脑中将鲁伯平日跟自己说过的一些江湖事迹细细想了一遍,鲁伯确实从没跟自己说过什么“枭龙”大盗。

    木齐点点头自语道:“我也觉的奇怪,可我再问,叔父却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问蔡指挥,蔡指挥只是说此事涉及到一起皇室丑闻,不能外传,可我也是皇……”

    木齐似是突然警醒改口道:“可我家离皇宫不远,怎么从没听过什么皇室丑闻。”说完他又下意识的看向郁鸣风,像是害怕郁鸣风听出他的口误。

    郁鸣风心中正猜测这“枭龙”大盗是怎么回事,就听见木齐突然改口。

    心头一动,郁鸣风听出木齐在有意隐瞒身份,他心下一细想,不管是陇府门口的普通家丁还是统领范成,亦或是掌管容州一境的朱厉,对木齐的态度都尊敬的异常!

    木齐说自家父亲在帝都为官,可以朱厉的身份一般得官员子弟怎么能让他毕恭毕敬?刑部的大捕头,官阶可比州府县令什么的大多了!除非木齐的父亲是那位和陇行天平起平坐的内部大总管,朝廷宰辅牛寿昌。

    可木齐姓木,牛寿昌姓牛,木齐怎么可能是牛寿昌的儿子。郁鸣风忽然觉得木齐的身份绝没有木齐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只是隐瞒了身份,不是什么大事,他看得出木齐是一个可交之人,既然木齐不愿细说,自己也没必要摸根挖底的打听,等木齐什么时候想说他自然会说。

    心念一转郁鸣风故意引开话题道:“对了,木兄你刚才说的蔡指挥是不是当日在司烽城中先找到你的那位蔡先生?”

    见郁鸣风好像没听出自己口误,木齐轻舒一气神色自如道:“当然,要不然我当日怎么会乖乖的跟他走,蔡指挥可是刑部的西北捕风总指挥,而且还是一名绝世高手。”

    “绝世高手?”郁鸣风吓了一跳,一方高手不值钱就算了,现在连绝世高手都不值钱了?旋即他神色又凝重起来,陇行天可是一位天下前五的绝世高手,这位蔡指挥能坐任捕风西北总指挥的位置,武功就算不如陇行天,想来也不会太差。

    能惊动两位绝世高手布局引诱的枭龙,又是什么人,总不能真是那传说中的朽木乞吧?

    心里刚惊讶一下,郁鸣风又想起了那个出入陇府自由的红影,那人恐怕也是一位绝世高手,“枭龙”会不会就是他?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韦君离,似乎目标也是直指昆仑玉。听文天南说,韦君离背景神秘,和朝廷四部都有联系,他又在这次的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郁鸣风独自在心中思索,木齐有些心虚不知道郁鸣风是否在怀疑自己身份,他之前隐瞒身份只是害怕郁鸣风对自己不利,两人结伴同行后他慢慢才发现郁鸣风憎恶分明,敢作敢当,是个有情有义的青年俊杰。绝对是个不可多得朋友。

    他又觉得说出自己真实身份,害怕郁鸣风和自己疏远,而自从那日被郁鸣风一把扯入怀中后,木齐更是觉得自己新中华对郁鸣风生出了一股特别的情愫。

    想着想着,木齐就有些面红耳赤,偷瞄一眼面露思索得郁鸣风,木齐陡然加快了步伐,走在了郁鸣风前面。

    郁鸣风诧异道:“木兄?”

    “啊,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次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毕竟光是被吸引来的武林中人就已经有数百人了。虽然郭统领已经去城门口控制进城的江湖人数量了,但城中的武林中人依然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就怕他们被有心人利用了。”

    木齐随口将从陇行天那里听来的话当做掩饰自己情绪的说辞。

    郁鸣风点点头,不疑有它。

    两人又走了一阵,就在郁鸣风感慨陇府真大的时候,木齐突然在一处拱门前停下了脚步。

    郁鸣风疑惑道:“木兄,怎么了?”

    木齐回头慎重的看了郁鸣风一眼道:“郁兄,我叔父就在前方的院子中,他老人家最讨厌自大自以为是的武林中人,你可要小心说话。”

    郁鸣风不由得凝重起来道:“木兄放心,我自然有分寸。”

    木齐一笑道:“也别那么紧张,我叔父武功虽然高,可为人也很随和,他跟我说过,府上最近缺少人手,我将你引荐给他,他说不定还十分高兴呢。”

    郁鸣风点头应道,他上下看了一眼自己衣着,这是他今早才换的干净衣服,握了握自己的长剑,确认没什么不妥,郁鸣风心中又不停的跟自己连说了两遍放松。

    马上要见到一位天下前五的绝世高手,可千万不能露怯丢了自家风脉的人。

    木齐菀尔一笑,当先走入拱门,郁鸣风紧跟在后。

    拱门里面是一个比外面更大的院子,院子中错落有致的栽着形象各异的大树,几座凉亭坐落,远远的还有一处碧波粼粼的小湖,奇石假山布置的得体大气。

    木齐带着郁鸣风走进一间屋门大张的厅堂中,穿过几个小门后,在一间布置的十分典雅的屋中,郁鸣风终于见到了这位身为大总管,大将军的绝世高手陇行天!

    这是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头发花白的魁梧老者,一袭价格不菲的紫色锦袍。腰背挺得笔直,一张方脸不怒自威,神态中有着久居高位的威严。

    陇行天看见进来的二人,神色不见丝毫变化,像是对木齐领来了一个陌生人早有所料一样。

    木齐欢笑一声道:“叔父。”

    陇行天神色轻微的柔和了一点“嗯”了一声,转身坐在一张红木椅子上陇行天端起一盏茶道:“这位是……?”

    “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郁鸣风。”木齐向前走了两步,背着郁鸣风冲陇行天使劲的眨眨眼睛。

    陇行天将木齐的暗示收在眼中,心中淡淡一笑:“这孩子。”

    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陇行天道:“小琪,你芊儿姐方才还在找你,你先下去看她找你有什么事吧。”

    “哦。”木齐乖巧的应了一声又道:“叔父,这位郁兄可是我的朋友,我请来给府上帮忙的,您不是说府上人手不够吗?”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陇行天无奈得开口道。

    木齐怏怏的从一侧厅门中走出,临走还给郁鸣风打个眼色。

    木齐一走,屋中顿时一静,陇行天像是忘记面前还有一个人,自顾自的小口小口啜饮茶水,不知道陇行天到底什么打算的郁鸣风,静等着陇行天喝完茶水。

    “当。”

    陇行天终于喝完了茶水,茶杯随手一搁,他一双虎目看向了郁鸣风,郁鸣风心中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