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三十一章 入府
    郁鸣风自然记得当时木齐答应说能让自己见识见识武林至宝昆仑玉,当时郁鸣风听得心中向往,但这些时间里,郁鸣风也自然知道了昆仑玉是何等价值连城的宝物,早就不把木齐当时的承诺当回事了。

    但木齐此刻又故意提起此事,让郁鸣风心中一惊,难道木齐真的能让他见识到昆仑玉?就算木齐跟陇行天关系再亲近,也绝无可能吧。

    难道说,木齐的身份其实比他说的还要尊贵?

    心中念头闪过,郁鸣风自然不可能去问木齐到底是什么身份,他也看得出这个叫朱厉的人似乎一点也不想让自己进陇府,他有心气气朱厉便朗然笑道:“那我就尊敬不如从命了,木兄请。”

    “好,那我们走。”木齐抿嘴一笑,转身走在前方,没再看朱厉一眼。

    郁鸣风紧随其后,心中却提起了注意,他想知道那股让他十分不舒服的目光到底是不是来自朱厉。

    朱厉注视着木齐和郁鸣风一前一后走在前方,目光暗闪,他不知道木齐答应过郁鸣风什么,但他知道若是任由木齐和郁鸣风继续这样下去,他想要讨好木齐的打算,就将彻底落空!

    郁鸣风突的回过头来,朱厉报之一笑,他脸上的笑令人如沐春风,挑不出半点不妥,他背在身后的拳头,却捏得“咯咯”直响。

    郁鸣风有些失望,他没有再生出那种感觉,但他本能的觉得朱厉此人绝不是一个良善之辈,虽然这人脸上一直挂着和善的笑意。

    朱厉此刻就在他的身边,不知为何郁鸣风总觉得朱厉是在不让自己和木齐离得太近。

    朱厉的确是这个打算,他看了一眼走在前方的木齐道:“郁少侠勿怪,先前不是在下存心不让郁少侠去府上,只是陇将军身份特殊,在下职责所在而已。”

    郁鸣风笑道:“无妨。”

    陇行天是外部大总管,如今朝廷的外部其实也只剩下了一个责任,那就是震慑江湖武林,可以说外部与江湖在朝廷的手段下乃是对立面。

    朱厉的解释实在很不错,可郁鸣风却一点儿也不信。

    朱厉保持着笑意,他是个聪明的人,知道解释的越多反而给人一种掩饰的越多的感觉,他绕开话题继续道:“不知郁少侠是什么时候与木公子结识的。”

    “一个月前。”郁鸣风如实道。

    “只有一个月?”朱厉惊讶道。

    “怎么,朱兄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妥吗?”郁鸣风带着玩味的笑意道。

    朱厉脸色不变仍笑盈盈的道:“自然没有,我只是觉得木公子对郁少侠的态度,你二人更像是一对多年的好朋友罢了。”

    “我也觉得奇怪,可能是木兄看我长得俊俏,喜欢我吧。”郁鸣风随口开了个玩笑。

    朱厉却面色一变,他终于收了笑意认真道:“郁少侠切勿乱开玩笑,木公子身份尊贵,容不得胡言乱语玷污。”

    朱厉的反应十分奇怪,就算这个玩笑不好笑,也不应该如此认真,两个男人的又怎么会觉得对方俊俏而去喜欢呢?

    木齐回身道:“郁兄,你和朱兄再说些什么?”

    郁鸣风上前了两步不与朱厉并行,轻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是朱兄问我一些江湖中的趣事罢了。”

    “哦?真的?”木齐古怪一笑,他不信郁鸣风的话,郁鸣风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野小子,哪里知道江湖中的趣事。

    木齐回头问朱厉道:“朱兄身为容州境内捕风中的大捕头,容州境内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你的耳目,有什么趣事要向郁兄打听?”

    郁鸣风陡然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朱厉竟然是一名大捕头?

    刑部捕风遍布天下十六州,每一个城镇中都有十几名捕风替朝廷监察着情报,每几个大的城郡中必有一名身手高强的捕头坐镇,而每一州中却都有一名统率全州捕风的大捕头,这看起来年龄只有二十七八的朱厉居然是统率容州境内的大捕头?

    朱厉笑意不减,同样上前两步站到木齐一侧笑道:“郁少侠只是随口一说,我刚才不过是问郁少侠何时与公子相遇而已。”

    木齐“哦~”了一句,含笑的看向郁鸣风,郁鸣风唯有苦笑。

    三人并行一路回到了陇府所在的街道,看见街上来来往往目光有意无意总是盯着陇府的江湖中人,木齐和朱厉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朱厉低声道:“这些泥腿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木齐加快了脚步,郁鸣风只得跟上,虽说他住的客栈就在跟前,他却一点也没有上去收拾几件衣服的想法,离陇府越近,他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紧张来。

    木齐要带他去拜访陇行天,拜访一位足以在十六州内排进前五的绝世高手,他怎么可能会不紧张!

    路过一家关门的布行前面,朱厉垂下的右手食指拇指中指突然一屈,隐秘的做了个动作,一个懒洋洋地依靠在布行墙上须发凌乱的江湖人将朱厉的手势瞧在眼里,他浑身一震。

    这个江湖中人其实是一名隐藏的捕风,像他这样的捕风,此刻轩固城中少说也有七八十人,就在这条街上也绝对少不了三人。

    在大批的江湖中人涌入轩固城之前,这些捕风早以暗中分布在城中各处,在这城中,但凡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物,早以被捕风们牢牢的监视住了,什么人与什么人会面,什么人又住在何处,一举一动其实都已尽在陇府的掌握之中!

    眼见这名捕风接到指令,朱厉又若无其事的随着木齐走向陇府,他相信,最迟今晚,有关郁鸣风的一切消息都会出现在他手中。

    陇府门口站立的笔直的八名黑衣家丁,见到木齐前来,齐声道:“木公子!”

    “嗯。”木齐压根没正眼看这些家丁一眼,应了一声道:“这位郁公子,是我的朋友。从今天起他会在府中住一段时间,你们看仔细了,他进出府,不得阻拦。”

    “这。”八名黑衣家丁互视一眼,不知如何回答,木公子身份尊贵,但他们都是陇行天训练的亲卫,木齐的话不能不听,但陇行天的话也不能不听。

    朱厉轻轻颔首,他知道陇府内,木齐说的话陇行天基本没有不会答应的,别说木齐只是让郁鸣风这样一个无名小卒进来,就算木齐让城中的所有江湖中人都进来,陇行天一样会答应,因为陇行天自负自己的武功面对江湖中的任何人都游刃有余。

    区区一个郁鸣风,哪怕他就是那个让陇府散布昆仑玉消息,大张旗鼓等君入瓮的大盗枭龙,陇行天一样能用一只手压的死死的。

    八名家丁看到朱厉轻轻点头,又互视一眼,齐齐道:“是!”

    木齐说完后就连头都没有回,他可以对任何一个人客气,但绝对不会跟这些家丁客气,因为这些家丁都只有一个身份,下人!木齐绝不会正视任何一个下人,这无关品行,只是双方身份上鸿沟般的差异造成的。

    “郁兄,请。”木齐带笑伸手。

    郁鸣风当然不会露怯,大步阔首的走进了这如今已在风口浪尖上的陇府!

    朱厉紧随其后。

    入眼便是一条花岗岩铺就的两丈宽余的大道,大道两侧茵茵绿草沿墙蔓延,草地中奇石林立。郁鸣风好奇的左右打量。

    木齐闲庭信步的带着郁鸣风走入一条长长的红木长廊中,长廊中每隔二十米站立着两名黑衣家丁,长廊外还有五人一组的家丁不断的左右巡逻徘徊。

    真可谓是戒备森严,郁鸣风暗自心惊,就在昨日他还有过夜闯陇府的想法,也幸亏只是想法,他要是真闯了,现在下场一定很惨。

    也不知那红影是如何在这种情形下做到在陇府中来去自如的。

    一名衣饰和普通家丁明显有区别的黑衣人,独自低着头匆匆从长廊深处走来,木齐眼睛一亮道:“范统领。”

    郁鸣风心中一动,这人听见声抬头看见了三人,目光在郁鸣风身上略一停留便对木齐恭敬道:“木公子。”这人一开口郁鸣风便立刻确认了这人的身份。

    这人肯定是昨夜在他屋顶和胖掌柜李易水二人谈话,掌管陇府内守卫的范成。

    木齐道:“范统领你这是准备去哪?”

    范成看了郁鸣风一眼还是开口道:“回公子,昨夜城中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我正要去看看。”他一顿又道:“朱捕头,你也随我一道去看看吧。”

    朱厉面上迟疑之色一闪,他虽是大捕头,但这几天却是一直都在围这木齐转,城中的消息他确实没好好的听人汇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