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侠武九天 > 第三十章 目光
    说时迟那时快,一直没有动手的鞭王方昆,突然一甩手,他腰间缠绕的长鞭立刻如同一条毒蛇抽向文天南腰间。

    “咻!”

    一道白光一闪,自灰衣人身侧激射而过,破空风声带动灰衣人衣角飞起,白光快逾闪电,穿过文天南身体,“砰”的一声扎入杂草丛生的青砖地面中,迸溅起数不清的砖石碎块。

    方昆的长鞭此时才奔至文天南身侧,文天南却“噗通”一声砸到了地上,大片的血从文天南身下流出,染红了地面。

    电光火石间发生如此惊变,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一定,目光看向了那道贯穿了文天南的白光,能在眨眼间,将一名一流高手贯穿的东西究竟是何物?

    白光斜扎入地面,尾部犹自颤动个不停,众人定睛一看,这竟然是一杆白蜡木长枪!一杆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长枪!

    除镖局之人外在场所有人看清长枪后脸色都是一变,有人慌乱,有人惊恐,目光闪烁的四下寻找射出这杆长枪的主人。

    院落上的灰衣人露出一丝笑意,他知道这杆枪虽然在这里,但射出这杆枪的人恐怕还在上百米之外!他轻吐一句道:“霸枪绝弓楚红荊!”

    ………………

    客栈内,郁鸣风孜孜不倦的盘膝练功,体内周天运转不停,他迫不及待的想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修为,虽然不清楚此次昆仑玉之事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但他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掺合一脚。

    要是在能给再他半个月时间,他绝对有信心突破至一方高手之境!

    清早,郁鸣风将自己所有的剑法,分别以左右手各自演练一遍,又将千折燕奇功练习一遍后,才准备出门转转。

    享受了一顿天字上房待遇的早餐,郁鸣风心满意足的出了客栈,他没有在客栈里发现那身为陇府情报机构的掌柜李易水。

    若无其事的从客栈中走出,郁鸣风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左右,却发现这条街跟昨日已经不一样了,陇府的大门口,家丁的数量增加了一倍,而且人人都握着一杆长枪。

    街上也比昨日的人更多,来来往往的都是佩刀带剑的江湖中人,目光全都若有若无的在盯着陇府。

    郁鸣风暗自思索,武林至宝的名声太大,已经足够让这些刀尖上舔血的江湖人忘记了陇行天朝廷外部大总管的身份,和绝世高手的可怕。

    恐怕等在过两天,来的江湖中人再多些,这些人的胆气再大些,便能结伙向陇府施压,说不定还会强行攻府,逼迫陇行天交出昆仑玉。

    也不知那陇行天到底是怎么想到,故意要将如此重要的消息泄露出去,引来江湖中人觊觎。

    郁鸣风自问自己不算太笨,可也却怎么也猜不透陇行天想要干什么,他对这位武功足以排进天下前五的绝世高手更加好奇了,也不知这陇行天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郁鸣风漫无目的的街上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好像在叫他的名字,偱声望去,郁鸣风发现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人在一个小摊子前跳着冲他招手。

    这个人竟然是木齐!

    郁鸣风惊喜不已,连忙对着木齐摇手示意,那边的木齐已经带着笑脸连蹦带跳像个小孩子似的想着他走了过来。

    就在这时郁鸣风眉头一皱,他感觉到了一股带着敌意的目光正在审视他,这个目光让他十分不舒服,像是有人要对他不利,这是来自他天生灵觉传来的异样感觉。

    郁鸣风不动声色的顺着感觉寻找目光的来源,突兀的,这道敌意的目光忽然消失。

    木齐显得十分高兴:“郁兄,好久不见。”

    郁鸣风同样笑着回道:“木兄,好久不见。”

    一个二十七八岁捕风模样的青年跟在木齐的后面走了过来,郁鸣风心中一动,那道目光,是来自这个人吗?

    木齐丝毫不知道郁鸣风的心理变化,待捕快青年过来介绍道:“郁兄,这位是朱厉,朱兄。”

    朱厉脸上浮现出一抹温和的笑意道:“这位就是郁小兄弟吧,在下早就多次听木公子提起过,果然是少年英雄啊。”

    郁鸣风看不出朱厉脸上的笑容是真是假,抱拳笑道:“朱兄缪赞了,在下实在不值一提。”

    木齐压根不打算给朱厉和郁鸣风聊的机会,将朱厉介绍一下又道:“郁兄,你是何日到轩固城中的?”

    郁鸣风道:“昨日刚到。”

    木齐道:“那你为何不来陇府找我,我不是托文天南告诉你一到轩固城就来陇府找我吗?”

    郁鸣风尴尬一笑,不知如何回答,他本来是想多在城中待上几日,多多搜集一点关于昆仑玉和陇行天的消息,知彼知己后才打算去陇府找木齐,但此刻又不能直说。

    木齐佯怒道:“好啊,我将郁兄真情实意的当做朋友,原来郁兄却不拿我当朋友。”

    郁鸣风却不知木齐假装还以为木齐真的生气忙道:“怎么会,我自然真心拿木兄当做朋友,只是陇将军府上戒备森严,我不好前去打问,你看木兄你转交给我的匕首我都带在身上,就准备待会就去问问。”

    郁鸣风说着就从怀中将木齐托文天南转交给他的银制小匕首拿出:“喏,物归原主。”

    “真的?”木齐接过匕首看似漫不经心的将匕首拿在手中转了个圈。

    “自然是真的。”郁鸣风忙道。

    “你真的将匕首一直随身带着?”木齐的关注点总是很奇特。

    郁鸣风听不出木齐话里的意思大喇喇道:“自然是真的。”

    木齐突然将小匕首重新拋给郁鸣风道:“我就相信郁兄一次,匕首你拿着吧,我送出去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要回来的打算。”

    木齐突然又不生气了,非但不生气,他嘴角反而勾起了一丝十分开心的笑意,这丝笑意落入朱厉眼中,让朱厉心中妒火中烧。

    朱厉又笑道:“木公子,我们出来的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免得陇将军和蔡先生担心。”他上前一步,隐隐将郁鸣风挡在身后。

    木齐蹙眉瞪眼,他这个不高兴的表情让人一看反而别有一番魅力,朱厉心头一跳,将头低下不去看木齐的脸色,却也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

    郁鸣风重新将匕首放入怀中,他心中一动,木齐说过他身份不一般,这跟着木齐的朱厉原来是保护木齐的护卫,难怪一身的捕快装扮。

    木齐眼珠一转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去吧,郁兄正好我替你引见一下我叔父。”

    木齐口中的叔父自然是陇行天。

    朱厉猛地抬头道:“木公子,这万万不可,府中正值多事之秋,怎么能带身份不明之人进府!”

    木齐道:“郁兄是我朋友,怎么是身份不明之人。”

    朱厉道:“木公子您身份尊贵,不知江湖险恶,人心难测,难免被不法之徒混淆视听,欺瞒利用。”

    木齐怒道:“你是说我见识短浅识人不明吗?谁给你的胆子跟我这样说话?”

    朱厉立刻再度低下了头,嘴上却仍道:“属下不敢,只是事关重大,属下害怕指挥大人和陇将军责怪起来……”

    木齐冷哼一声道:“蔡指挥那里自然有我担保,我叔父前两日还跟我说府中正值用人之际,我引荐郁兄给叔父不也正是好事一件,若郁兄真是心怀不轨之徒,你认为他能过了我叔父那一关?再说了你朱厉不也是刑部中的大捕头吗?有你在府中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木齐话中连讽带嘲,朱厉却连头都不敢抬,他自然知道木齐真正的身份是什么,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教训木齐。

    不过他对郁鸣风却不一样,木齐如此偏袒郁鸣风,让朱厉心中怒火中烧,他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找机会杀了郁鸣风,不然依木齐对郁鸣风的态度,他哪里还有攀附上木齐尊贵身份的机会,大好前途,荣华富贵,岂不是都竹篮打水一场空?

    郁鸣风自然不知道朱厉心中在想什么,但他看的出朱厉似乎十分不愿意让自己进陇府,朱厉与木齐对话他听在耳中却不好掺合,这是陇府内的事,他一个外人又怎么能随意开口。

    朱厉不再说话,木齐平复心情对郁鸣风道:“郁兄不要介意,如朱兄所说,陇府内因昆仑玉一事大张旗鼓,朱兄的担忧不过是份内之事,还望郁兄不要往心里去。”

    顿了顿木齐又笑道:“叔父素来疼我,陇府内我还能做一点主,我答应过郁兄的事怎么能食言呢。”